联系我们:通过邮件
欢迎光临 祝您阅读愉快!
当前位置:黑岩阁 > 天才地师 >

第三百六十七章 何谓宿命?

    正思索着,耳边忽然传来响声,梁辰静下心仔细听,是从石壁背后传来的。

    笃、笃笃、笃

    起初像是有人在敲打着洞穴的石壁,越往后,声音越大,渐渐的变为有人在重重敲击石壁一般。

    梁辰心里隐隐有种不好的预感,低头看了眼七星罗盘,不知何时开始,七星罗盘的指针开始了飞速的转动,一点都没有要停下的意思,只是飞速的转动着,和之前在地面上地气紊乱干扰之后何其相似?

    “难道上面的雾气沉下来了?”

    梁辰心下一惊,这种可能并非不存在,因为之前雾气就是从地下升腾上去的,无论那是慕容家刻意的操控,还是这阵法自身的运作,雾气再降下来都是迟早的事,可要是现在被自己碰上了,那会让自己陷入比之前更加艰难的处境。

    梁辰不敢停留,加速奔跑了起来,没有往后,而是继续往前,想起之前那个女子,如果她是慕容家的人,那一定有出去的方法,再不济也不会让自己被困于此,相比重新回去,而不知外面情况的时候,继续往前或许更明智。

    而且梁辰还有另一重打算,就是如果前路真的不通,刚刚过来的路上也没有岔路,再不济,沿着洞壁还可以回到来处,这是最差的打算。

    那遮天蔽日的磅礴大雾,真是让梁辰心有余悸,虽然没有杀伤力,但就那样让人困在其中,也是会逐渐吞噬一个人,让其深陷绝望的。

    四周的敲击声,越发响,梁辰还没跑出多久,那声音竟已如雷鸣般响,如千军万马正奔腾而来一般。

    梁辰还看到,四周的水气正猛烈的从石壁丽向外喷涌而出,迅疾猛烈,在整个隧道里绞在了一起,比之前大雾升腾起来时,还有过之而无不及,就像一场地下世界的海啸一般,往梁辰击来。

    一路狂奔,然而还是没能冲出这片水气汹涌之地,就听嘭的一声,石壁传来声响那是真正的水击石壁的声音。

    梁辰一听,更是大惊,这慕容家还真是不按套路出牌出牌,刚刚还是雾气营造的象,没想到此时已经是真正的大水冲入,在这样狭小地势的洞穴中,这根本避无可避。

    难道真的要命丧于此?

    这个念头还没完,那汹涌的大水已经追了上来,此时梁辰也是万分后悔,如果当时往回跑,因为地势高,或许还不会被水淹没,眼下只会被水冲走,根本毫无办法。

    水流一瞬间就将梁辰卷入其中,此时的梁辰,就如水中浮萍那般,控制不住自己,只能被水波推动着向前,起初他还能努力把头伸出水面,努力的在水中游着,好在梁辰自身,水性还不算差,在这样的水流中虽然不能控制自己前行,但自保还尚且可以。

    梁辰唯一还死死拽着的,就只剩下叶老留下的七星罗盘,梁辰只觉得自己什么都可以丢掉,这罗盘是自己一切的开始,也代表着自己的一切,无论如何都不能让其丢失。

    水流速度很快,而这地下隧道也深邃遥远。此时的梁辰还努力保持着清醒,但是此时也不知道这是慕容家故意的安排,还是遇上了意外。

    “或许是意外吧,呵,还真倒霉。”

    梁辰心里苦涩的想道,本身他选择这个方向离开,是为了追之前那个小姑娘,那个女孩应该是慕容家的人,眼下这水流往下,并无岔路,那个小姑娘想必也无法逃离,慕容家要害自己,总不至于把自己家人也搞进去吧。

    在水流中不知呆了多久,这水冰冷刺骨,像是常年不见阳光的地下水脉中的水,让人身上热量散发的极快,梁辰是练武的身体,有远超常人的身体素质,就是比那些特种部队的军人也是不差的,只是此时却也觉得有些力不从心,在这天地自然的伟力面前,人力终究太过渺小。

    不过慕容家的先人能利用这地下水脉开凿扩展形成阵法,实在是将人的思虑与自然的变化结合到了极致,难怪乎古人说天人合一之道是风水的至高之道。

    体力逐渐跟不上,几次沉入水中呛了几口水,又努力扒拉起来,不知道这水会把自己带往何处,如果真的把自己卷入地下水脉,可能自己真的就没有一点机会,甚至对于外人来说,会是尸骨无存,这个世界上都不再存在梁辰这个人。

    梁辰这么想着,心里也泛出淡淡的绝望,胖子、唐妍、白千羽、洛山、何露露、南宫明月、慕容臻…

    一张张面孔突然出现在自己的面前挥之不去,像是在回忆着一切似的,身体的力量在逐渐散失,梁辰几乎已经放弃了挣扎,顺着水流飘,一会起,一会沉,只有那些面容依旧在目前跳跃变换着,难道自己真正的风水三弊这么快就得到了应验?

    早在看到图老书册的时候,自己就知道自己可以受财,可以有势,却唯独命格不全,所受富贵越大,对自己命格耗损越重。

    自从来到赌城,自己接触到的人,获得的东西,确实都太快太多,本以为找到慕容家,就能找到他们家的帝王龙脉,改变这一切,没想到天命注定,岂是人力所能扭转?

    尤其是想道不久前在神都所发生的事,一想到张远志和杨水巷,那张远志家里,百年前张家祖宅的遭遇,让张家虽没有富贵,却能落得安稳清净,自己要是命丧于此,慕容臻想必也会安排好张远志家里,至少生活不愁。

    而那杨水巷强夺那福地,不仅得了一块不知何时就会丧失地气的地,还因此彻底得罪了李翱鹏,估计以后也不会再帮助他们家为非作歹,杨家的衰败也已近在眼前。

    这一切好像都是百年前就已注定,命运的齿轮从百年前张远志太爷爷救下那个游方道士开始,到今天的一切遭遇,都像是冥冥中的早已注定。

    只是这种宿命让自己实在不甘心,早知如此还不如在渝都好好享受一下,或许还能多活些时日,只是那样,所谓的风水术又有什么意义?连风水师自己都只是命运摆布的玩物,到这时,梁辰心里更是充满了不解。

    “老天,你让我接触风水,甚至触碰到风水之秘的巅峰,就是为了戏耍我一番吗?我梁辰可不愿意做你的棋子,靠。”

    在封闭的地下石道里,梁辰怒吼着喊出声,这一下又不知呛了多少水,但梁辰还是想把一切委屈都吼出来,自己所受的艰难,命运的不公,一切的一切都想吼出来。

    终于,梁辰耗尽了全身的力气,意识也渐渐的模糊下去。

    “就这样了吧,大家,好好过,我先行一步了。”

    梁辰想着。
←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