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通过邮件
欢迎光临 祝您阅读愉快!
当前位置:黑岩阁 > 甜妻热恋中 >

第四百六十一章 成全他们一家三口

    这个时候,不管颜雅真说什么,贺臣风都不会觉得她好的。

    她现在就是处心积虑想要对付曲染,也是想尽一切办法的要利用贺欣对付曲染。

    “你少给我装模作样,你什么心思,我会不懂么,你还真以为我不敢告诉贺欣事实呢!”

    “我警告你,颜雅真,从这一刻起,你最好给我老实点,我不会允许你再靠近贺欣半步!”

    既然知道了事情,贺臣风就不会容许颜雅真继续在这儿兴风作浪。

    可是,贺欣还是不了解实情的,以至于在这一刻是非常的痛恨贺臣风,“你走,你不要回来了,你既然要和曲染在一起的话,你就净身出户吧。”

    “对,你就只能净身出户,所有贺家的财产都是属于我妈妈和我的,你根本就是个坏蛋。”

    贺欣对贺臣风敌意深,这让贺臣风眉梢之间紧拧的褶皱是越来越深了。

    “贺欣……”

    “不要叫我,你没资格。”

    贺欣此刻的态度不行,索性,贺臣风叫来管家,将她领着进了卧房,可贺欣还是歇斯底里的尖叫,“啊……我不要待在这儿,放我出去,你们快把我放出去。”

    “妈妈,救我,妈妈,让我出去……”

    “我才不要一个人待在这儿。”

    “……”

    贺欣的求助声,叫嚣声渐渐地在耳畔隐没,但是贺臣风对颜雅真的态度依然是非常的恼火,“出去。”

    他喝令着颜雅真离开,“永远不要在这儿出现,更不要缠着贺欣去利用她,如果再有下一次,你小心点,我可是什么都不会顾虑的,哪怕你真的是曲静,我也不会给颜面的。”

    只要对曲染不利,只要是对曲染有危害的人,他一个也不会放过的。

    颜雅真当然清楚贺臣风有这样的态度,自然就是因为太爱曲染了,大概也是和曲染一样不敢置信,她和曲染竟然是姐妹关系,这一层关系以至于令他们非常的反感,显然就是完全不应该牵扯到一块的两个人,竟然在这个时候是那样巧合的凑一起了。

    颜雅真也知道他们的心思,唇角染笑,“我知道你们都不想承认我是曲静,没关系,我也不想承认自己是曲静,所以,往后不管做什么事情,都不要把我当成是她,我依然还是颜雅真,我,也不屑认曲染这个姐姐,她不配当我的姐姐。”

    “闭嘴,滚蛋。”贺臣风没有好脸色给她看,厉声的呵斥。

    “不要这么生气,我们还会见面的,你们要是不把我爸爸保释出来,我就会闹到你们发疯为止,我说到做到。”

    颜雅真到这一刻是更加的感激颜达明对她的保护和爱护,以至于就是要闹腾着让贺臣风去保释颜达明。

    毕竟,现在,也只有贺臣风有这个权力和能力去保释颜达明。

    颜雅真没办法让贺臣风这么做,但是,她很清楚曲染是一定有这个能耐的,毕竟,只要是曲染的要求,贺臣风都会答应的。

    她就算不想承认自己是曲静,不愿意面对这个事实,但是颜达明的情况已经等不了了,他的身体状况在监狱里这段时间是很不好的,颜雅真急于要将颜达明保释出狱,这个时候就只能在曲荣山这儿提要求。

    曲荣山虽然已经康复不少,但依然还在医院里住院,这会儿见到曲静的时候,在确定DNA亲子鉴定就是表明是父女关系的时候,曲荣山见到曲静是万般的喜悦。

    “静静……你愿意来看我……我真的太开心了……过来,过来让爸爸看看你……”

    曲荣山对于这个失而复得的女儿,既是喜欢,又是充满了内疚和亏欠的,毕竟这么多年来,他们始终没能找到她,哪怕就在眼前,竟然不知道她就是曲静。

    颜雅真没什么好跟他说的,开诚布公的,“我今天来是找你办件事情的。”

    她言辞冷漠,好像她和曲荣山之间根本就不是父女关系,更像是只有利益关系。

    可是,现在曲荣山别说是办一件事情,只要是能做到的就算是办十件事情也是可以的。

    “静静,你说,爸爸要是能做到,一定会想尽一切办法的替你做到。”这个时候的曲荣山约莫猜测到应该就是想要一笔钱吧……

    曲荣山这个时候是做好了准备,若是要钱的话,曲荣山就会把曲家全部值钱的都卖掉,全部给曲静,毕竟这么多年来,他作为父亲,在她身边缺失这么多年,真的是愧对她的。

    “我要你帮忙把我爸爸颜达明保释出来。”颜雅真很坚定的态度。

    听闻,曲荣山蹙眉,明显就是这件事情有为难到他,他在一开始知道颜雅真就是曲静的时候,曲荣山不是没有了解颜达明的情况,听说贪污受贿,做了很多不合法的事情,以至于就算是保释也不被允许的。

    “静静,这个……”曲荣山紧拢的眉梢之间,分明就是万般的在难为他。

    “你知道曲染可以让贺臣风做到的,现在只要曲染说什么,贺臣风便会做什么,对你们来说很简单的事情!”

    “我爸爸,为了我,付出了很多,从小就是把我当成亲生女儿一样对待,不仅仅是我需要报答他,你们既然认定是我的家人,作为我的亲属,应该要报答我爸爸的,更何况,我爸爸之所以被关监狱,都是因为曲染举报的。”

    在提及曲染的时候,颜雅真的眼底是那般的狰狞又憎恨,仿佛就是万般滔天的恨意凝聚在心底,恨不能让曲染碎尸万段的,所以在这种情况下,她也绝对不可能去承认曲染是她的姐姐。

    曲荣山虽然一心一意是想要弥补颜雅真这些年所承受的委屈,但是现在不难看得出来颜雅真对他们的憎恨与怨念。

    “静静,对不起,一切都是爸爸当初没能快速的找到你,把你接回家,这一切都是爸爸的错误,跟你姐姐没关系,现在爸爸唯一的希望就是你和曲染能够姐妹相认,你们以后能够和平相处,静静,你可以做到吧。”

    曲荣山语重心长的期盼着,他很清楚自己的身体状况,以至于在临死之前,他唯一渴望的就是看着他们姐妹重逢,关系亲密。

    可显然想要修补关系,甚至是关系亲密,这在颜雅真这儿永远是不可能的……

    “我为什么要和她相认!我不可能和曲染相认的,更加不可能和平相处!”来自于颜雅真言辞里的话语是那般的斩钉截铁,根本就没有任何转圜的余地,恍如他们之间就是不共戴天的仇人,一辈子都不可能和好的。

    “静静……她毕竟是你姐姐,尤其这些年来,曲染其实一直是在找你的,我们都很想你,你失踪的这么多个日日夜夜里,我们是多么想念你。”

    曲荣山也很信任曲染,一直以来是真心真意的,也是想尽一切办法的在找寻自己的妹妹。

    然而,曲荣山不说还好,一说这话就让颜雅真歇斯底里的撒泼起来,“想念我,找过我?拉倒吧,不要在这儿假惺惺了,别以为我不知道曲染的心思,是真的这些年没找到我么,难道我就真的这么难找吗,在同一个城市啊,怎么可能找不到!”

    “其实说到底,就是你们从来没想过要找到我,更是从来没有付诸行动主动去找我,可能对于曲染而言,她早就知道了我们的关系吧……”

    这个时候的颜雅真明摆着就是在歪曲事实,言辞里是充满了对曲染的敌意和愤恨。

    曲荣山听到这儿,急忙的反驳,“不是的,曲染她真的不知道,是我那天发现你手肘上的胎记,以及看到你这张脸很像你妈妈的时候,我才认定你是曲静的,曲染真的不知道……”

    “你不要袒护她,我知道她心里在想什么,如果在公开了我是她妹妹后,她肯定就不敢公然的和我抢贺臣风,她现在就是处心积虑的,在想尽一些办法的要拆散我和贺臣风,想尽一切办法的鸠占鹊巢,这种人,配当我姐吗!”

    颜雅真对曲染的仇视憎恨不是一天两天的时间,如此怨恨的感情仿佛就是根深蒂固那般的扎根在她的心底了,以至于颜雅真就算是曲染的亲妹妹,就算他们之间是不可磨灭的血缘关系,但是,颜雅真是不可能和曲染和好的。

    曲荣山一听,情绪很激动,“不是的,静静,你误会曲染了,曲染从来就不是这样的人,她心地善良……”

    “你是想说她心地善良,我就心地狠毒了是吧!不是误会的话,那就真的如你所说曲染就是个善良的人,既然这么善良,既然把我当成妹妹对待,她就把贺臣风让给我啊!”

    颜雅真索性是这样要求着,厚颜无耻的要求。

    “这……”曲荣山一时间已经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了。

    可是颜雅真却是滔滔不绝的有备而来,“如果你们都觉得亏欠我的话,就让我和贺臣风,和贺欣一家三口在一起,成全我们,毕竟,曲染能活多久呢,她动了手术之后分明还是有后遗症活不了多久的,只要她成全我和贺臣风,我就会对贺欣视如己出,好好对她。”
←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