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通过邮件
欢迎光临 祝您阅读愉快!
当前位置:黑岩阁 > 甜妻热恋中 >

第四百七十五章 只想赌一把

    第二天清晨。

    曲染醒来的时候,是贺臣风守在身边的。

    这一幕对于曲染来说是很熟悉的,以前在脑部肿瘤动手术的时候,就是贺臣风守在身边。

    只是这次……

    曲染有些头疼,身体也是沉甸甸的难受。

    曲染在醒来的刹那,贺臣风就已经清醒,此刻探上她的额头,“已经退烧了,幸亏退烧了,你都不知道我有多担心你。”

    她整个晚上都是浑浑噩噩的,说了很多糊话,但都是跟贺欣有关的。

    一听,曲染也是有些纳闷,“我怎么好端端的发烧呢……我还以为……自己一直在做梦……”

    即便是个噩梦,但是因为梦中有曲染,所以不愿意醒来。

    曲染这个时候醒来,也只有贺臣风在身边,这让她心下是空空荡荡的难受,还是很渴望见到贺欣的,哪怕是这个小丫头会很抗拒她,排斥她,但只要她在身边,曲染就会觉得很开心。

    “我知道你担心贺欣,也很想念贺欣,给我一点时间,我会处理好的。”

    贺臣风紧握着曲染的掌心,此刻是布满了血丝的双眸里分明就是充满了疲惫感,他明显就是很辛苦的。

    曲染在看到贺臣风那般辛苦疲倦的时候,她心下也不好受,因为她的关系,让贺臣风一直操心,一直在劳累奔波着。

    可是她呢,似乎从来没有体恤过贺臣风的辛苦和为难,只是一个劲儿的在索取,在要求着贺臣风做这个,做那个。

    其实曲染明明知道,有些事情,就算她不提要求,贺臣风因为自身的强烈的责任感,以及对她强烈的感情,他都是在尽量做到让她开心,让她舒心的。

    所以,曲染也清楚某种程度上,她的存在,让贺臣风承受着沉重的负担,也让他很辛苦。

    曲染这时已经牢牢的抱紧着贺臣风,头深深的埋在他的胸口处,耳畔听着贺臣风强而有力的心跳声,这心跳声明显就是非常的震动有力,但也听得出来他的慌乱和他的紧张。

    由始至终,贺臣风都是担心她的吧。

    “贺七……”她有好久没有这样叫过他了,久违的称呼,令彼此心间就好像是快要融化那般,贺臣风也顺势的将她搂紧,“爱死了你这么叫我的名字,染,我好爱你,所以,不管发生什么事情,答应我,不要再生病,也不要有事,永远留在我的身边。”

    只有留在他的身边,他才有机会去弥补。

    曲染也不会再有任何的矜持,和贺臣风经历得够多,和贺臣风也受过不少伤害,所以,只想在往后的日子里相依相偎的在一起。

    “我很清楚,我和你在一起,其实就是拖累你,也会让你很担心我的病情,但是,我不想逃,我只想努力的赌一把,我要和你天长地久的走下去。”

    哪怕有一天呼吸停止了,她依然还会爱着这个男人。

    越是和贺臣风在困境中走在了一起,越发的后悔以前在一起时,没能好好的珍惜彼此,否则的话,他们早已经可以跟幸福相遇了。

    然而,现在有颜雅真的阻挠,有贺欣的抗拒,令他们之间阻碍重重,但是彼此却有信心。

    ……

    而曲染住院的消息也是立马传到了钟健那儿,钟健一开始还以为曲染的病情又犯了,即刻收到消息就奔来了医院。

    他一如以前的莽撞冲动,但也终究是太紧张了,在没有敲门之下,便是立刻推开了曲染的病房门,钟健进去的刹那,便瞅见了曲染和贺臣风紧抱在一起,两人似难舍难分的新鲜恋人,好像就是刚恋爱那会儿,感情甜蜜不已,而现在他们更像是密不可分的恋人,爱得痴缠,爱得疯狂。

    “我……”钟健显得很尴尬,面色也立马酡红。

    曲染则是在见到钟健的刹那,立马惊愕,“钟健,你怎么知道我在这儿?”

    “我……我猜的啊。”钟健现在有些慌乱,回答的问题也是如此语无伦次,词不达意的,仿佛在这一刻意识到了自己连说个谎都说不好,立马就改口了:

    “我听说你住院了,还以为你是……旧病复发了,所以,有点担心就来了。”

    可是,说是“有点”担心,然而脸上的神情分明就是很担心,很焦灼的。

    曲染听闻也立马安抚着钟健,“我不是旧病复发,只是小感冒而已,不要担心我,钟健,我会好好的。”

    钟健这个时候是难得的局促不安,惊慌意乱的,或许就是因为自己的情绪曝光得那么明显,尤其还是在贺臣风面前,他就更加的慌乱惊恐了。

    今天的他,也似乎是有心事的。

    贺臣风以前倒是对钟健有不少成见,可是在接触下来,尤其在和曲染和好之后,与其说是对钟健的信任,还不如说是对曲染的信任,他知道一旦曲染答应和他在一起了,就不会给钟健任何的希望。

    但是,贺臣风很清楚在曲染的心里钟健也是占据着重要位置的,毕竟,他的确是个很好的朋友,是值得信赖的朋友。

    “你们聊聊吧,我去给曲染办出院手续,医生说退烧就可以出院了,曲染不喜欢待在医院里,我去跟医生拿点药,回去继续吃。”贺臣风倒是很“识趣”的将空间留给他们两人。

    此时此刻,大概不止是曲染有话要跟他说,钟健应该也有话想对曲染说吧。

    在贺臣风离开了病房之后,钟健的步伐靠近了几步,近距离之下,看着曲染略显苍白的面庞,他甚至想要伸手去摸摸她明显削瘦又惨白的脸,但是手却在半空中停顿了,道,“我现在没资格摸你了……”

    “喂,说什么呢。”曲染取笑,“说话还是和以前一样,一点改变都没有。”

    她其实早就已经习惯了钟健这个态度,以前跟她在一起的时候,就是喜欢不断的开玩笑,寻开心。

    “曲染……我可能……真的要结婚了……可是,我不想,那不是我想要的婚姻。”

    他缓缓地开口,意识到钟曼颖硬塞给他的女人——陶橙,他便是立马没劲儿那般,浑身已经失去了战斗力。
←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