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通过邮件
欢迎光临 祝您阅读愉快!
当前位置:黑岩阁 > 幽谷仙踪 >

第一百零一章 遗憾而终

    匕首在窦扣的脸和脖子之间游走,当一切变得如此容易的时候,于书娴反而觉得不能让窦扣死得如此痛快。

    “你想从哪里开始?”于书娴得意的表情里也参杂了莫大的哀伤。

    窦扣异常冷静:“我体内无功法,即便唤出麒麟,它也打不过你,要杀要剐,悉听尊便。”

    窦扣的誓死不屈让于书娴大怒,她猛然握起窦扣的右手腕按在地上,匕首一挥,切下了她的食指,血溅衣裙,触目惊心。

    痛!好痛!

    窦扣蜷紧身子,捂着伤口,浑身抖得厉害。

    她可没想过是这样的死法。

    于书娴面容扭曲,几近癫狂,她又捏住窦扣的脸,一刀划过整个左脸,见窦扣痛到失声,她不禁大笑:“哈哈哈……这就受不了了?才刚开始而已!”

    接着右脸一刀,额头一刀……当窦扣整张脸血肉模糊,于书娴刀锋下移,狠狠刺穿琵琶骨。

    窦扣想要掙扎逃开,于书娴又抽起匕首,猛的插入她的脚踝,深深扎进泥土里……窦扣近乎昏厥时见于书娴被突如其来的法术打飞了出去,她忍着剧痛拿起地上的碎瓦用尽最后的力气把手腕割开。

    不能前功尽弃,今日一定要脱离这副身子。

    “姐姐!”荼青飞奔而至,跪在窦扣身侧,吓得说不出话来。

    钟离阜立在十尺之外,静如雕塑,面如土色。

    他不过是离开了半晌,他不过是怕她在凡间无力自保,便去幽谷寻了荼青来,他不过是怕她不好跟婢女解释,所以用法术消去了昨夜的印记。

    窦扣无力思考其他,她示意荼青靠近,翻开荼青的手心,写下:莫忧,吾将回。

    “扣……扣儿。”钟离阜口中艰难,他看着倒在血泊里抽搐不已的窦扣以及那被她自己割开,鲜血直涌的手腕,竟六神无主,脚下如灌了铅一般。

    她该有多痛……

    昨晚她将身子予了他,答应了做他的妻,他仿若重生,第一次感觉到了自己活着,终是明白了何谓沉迷,何谓痴缠。

    他不会让她死,只要破除她体内封印,元神便可重化而生。只是禁灭封印属最上层禁锢之术,若强行毁之,轻则伤及真元,重则灰飞烟灭,他到底该怎么做?

    荼青不解钟离阜为何无动于衷,姐姐都快死了,他却看起来一丝异样的情绪都没有,如此不堪托付的冷血绝情之人,她真为姐姐感到不值。

    窦扣眼角瞥着钟离阜,暗嘲:就连我的死也没能让你动容,属于窦扣的一生竟是如此遗憾而终。这样也好,即使不能让你记得我的其他种种,但是我死前如此不堪的模样总能在你心里留下印记,当是你欠我的惩罚。

    看了好久戏的蓝渊从某一棵树的枝头飞下,一脸从容走向窦扣,经过于书娴身侧时,她看都懒得看一眼,只用指尖轻轻一弹,而后见于书娴突然自掐住脖子,面上表情痛苦万分,双手越锁越紧,指甲陷进肉里,在一阵挣扎后窒息而亡。

    蓝渊又施法消去窦扣身上以及地上的所有属于她的血渍,朝钟离阜讽刺道:“所谓冷血无情,道貌岸然,你真是无人能及。我说过若是你让我家扣儿再受到伤害,我定会平了你的阴山,看来钟离仙尊丝毫不放在心上,既然你视她如蝼蚁,想必我若杀光你阴山的所有生灵,你也都是眉头都不皱一下,倒也罢了,都是些无辜的性命,何必因你消陨。”

    蓝渊蹲下把窦扣抱在怀里,温声道:“别怕,不痛了,你安心睡吧,蓝姨这就带你走。”

    窦扣终是舒心而笑,咽下了最后一口气,死前目光紧锁钟离阜,直至被蓝渊拂下眼脸。

    钟离阜变出孔雀扇,看着蓝渊沉声道:“既是我阴山的生灵,怎能让你带走。”

    蓝渊轻轻把窦扣放在地,起身道:“若说起来,扣儿是我歃血盟约之主,钟离仙尊觉得我有无权利带她走?”

    钟离阜无心争辩,正要出手相夺,然见窦扣的尸身缓缓被五色光华围绕,接着瞬间消逝,找不到半点痕迹。

    荼青喜上眉梢,随即化作灵蝶飞去。

    蓝渊想到日前窦扣在荒宅里对她说的话:当初南华之所以将我的元神放入竹山,因此地钟灵毓秀,物宝天华,我那消散万千的元神才得以在十余年间复原。此次若我死去,蓝姨可否去落孤城西北方二十里外的大片竹山中寻我,元神重化最为虚弱,若有蓝姨相护,扣儿定能安然无恙。

    蓝渊化作青耕,抖开尾羽,飞进云霄时又回过头看了看钟离阜。

    是她看错了吗?此时的钟离阜竟面容哀伤地看着窦扣消失的地方,虽是唇语,蓝渊却还是看清了从他唇间轻蠕的‘扣儿'两字。

    青耕神音划破天际,蓝渊留下让钟离阜为之一颤的话:“此后来生,她终不会再见你,终不会再记得你,心里也终不会再有你。”

    青漠庄。

    凌央刚进庄,就被传去禁阁,凌寻似乎早已在庄门口等候,一见着人便匆匆迎过去,跟在凌央身侧一同朝禁阁走。

    她担忧道:“昨夜禁阁那边很大的动静,漫天兽啸一夜未绝,刚还有呢,现在突然就停了,父亲不让我过去,也不说出了什么事。”

    凌央安抚她:“你先回房,我去看看,晚些时候来告知你,有事还有我和父亲呢,不要担心。”

    凌寻眉头紧皱:“怎会不担心,我出生到现在,别说是我了,哥哥也从未见过禁阁有此异样吧,我总觉得非比寻常。”

    凌央摸了摸她的头:“听我的,回去等消息,别胡思乱想。”

    凌寻勉强应下,目送凌央而去。

    禁阁外围派了好多下人守着,其中一人一见凌央,马上打开大门,朝里传报:“去通知庄主,少主到了。”

    凌肃芒立在台阶下,抬头看着四方神兽石雕。

    凌央走到父亲身后,顺着视线看了看,却看不出有何异样,便问道:“父亲,到底出了何事?”

    “若我猜得不错。”凌肃芒神情凝重:“麒麟主殁了。”

    凌央一时没反应过来:“父亲说笑呢,我刚与窦姑娘拜别而来。”

    “不止如此。”凌肃芒转而对着凌央道:“昨夜她破了身子,毁了约定,致使神兽迁怒,本以为此次我凌家在劫难逃,却不想就在一刻钟之前,麒麟突然归位,也就是预示着它需重新择主。”

    “失身?殁了?”凌央诧异:“不可能的,几个时辰前我见她时还好好的,父亲是否估错了?”

    “暂且不论,你可还记得禁阁预言中的上谷蝶?”

    “记得。”凌央颔首。

    “预言既出,禁阁会一直开启直至所预之事了结,有何动向便会直接呈现于石册之上,你自己进去看看吧。”

    凌央怀揣不安,入了禁阁,由上俯视格外清晰,只见石册之周光华不减,石册之上‘涅槃归,三界乱'六字赫然在目。

    凌肃芒亦走了进来,站在凌央身侧忧道:“神族法力非我等能歼灭,纵使凡间各方能人联手也未必能制得住她。”

    凌央突然想起师傅说过的话,便道:“如果此人身不由己,非故意而为,难道也要致其于死地?”

    “若真如此,当初慧灯大师说把她囚禁于封元池,也许是她最好的去处。”

    从禁阁回到房中,凌央心里一直不安,他让人简述事由于凌寻后,第二日又匆匆拜别父亲,回到了落孤城。

    藏芳阁门楼正中的牌匾已不是如烟二字,让他更是不安。

    凌央走上前去,不意外被一个花娘缠住:“这位公子可是第一次瞧见……”

    凌央指了指牌匾,打断她:“我记得昨天还是如烟姑娘的牌子。”

    花枝招展的女子眨巴了几下眼睛,想了想:“公子记错了吧,我们藏芳阁没有叫如烟的姑娘。”

    此话已然让凌央的不安到达极点,挣脱女子的纠缠后,他找了一个无人之地隐身进了藏芳阁,发现昨日窦扣住的房内现在坐着另一个女子,伺候的人却不变。

    凌央又急奔回凤来客栈,发现祈山一众人等也已不在,唤来小二,只说是于昨日退了房。

    十日比试还未结束就离开,看来真的出事了。

    无论如何,小豆子你可千万别如父亲所说……
←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