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通过邮件
欢迎光临 祝您阅读愉快!
当前位置:黑岩阁 > 幽谷仙踪 >

第一百零五章 归还神坠

    青漠庄外,湖中画舫,凌央郁郁寡欢,一杯接一杯豪饮。

    水下突然穿过什么,荡起不小的波纹,画舫轻晃使凌央杯中的酒撒了一些出来。

    他并不在意,又一口饮毕。

    熬吟化了半截人身,搭在船头看着凌央:“我到底不及她在你心里的位置。”

    凌央凄然而笑:“豆蔻枝头双蛱蝶,芙蓉花下两鸳鸯,我若当初能把她带出阴山……”他开始哽咽:“若能把她带出阴山……”

    熬吟化做人形走到凌央身侧坐下,提起酒壶替他斟满:“你和她都是求而不得,我心里反而觉得平衡了。”

    凌央迷蒙着双眼:“求而不得?她求谁不得?”

    “她在西海时曾与我说过,之所以对你无意是因为心里已经有了别人,本来这女子间的私房话我不该说与你听,可如今她已不在,说出来当是缅怀。”

    凌央又想到在禁阁公示那日见到的道人,不过即便是谁又有何意义,到底不是他。

    “是我负了你的心意。”

    “如果我在你心里连一个故去之人都比不上,也是我自己没本事,与你何干。”

    熬吟给自己倒了一杯,仰头一饮而下。

    不娇柔不造作,洒脱自如,如此性情真率,确是难得。凌央突然握住熬吟再次举杯的手,目光柔情:“你不用和任何人比,你的好足以让天下男子倾心。”

    此时见门楼上有人挥了挥旗子。

    熬吟欲言又止。

    凌央摇晃起身:“父亲有事唤我,我先回去了。”

    熬吟笑着点头,目送凌央飞身而去才颓然道:“即便如此,你我终究身份悬殊。”

    青漠庄前厅大堂内,凌肃芒一人独坐,眉头深锁。

    凌央匆匆进了来,夹着一身浓厚酒气,步伐歪斜地坐在了堂下。他忍不住打了个嗝,立马捂了嘴,而后朝父亲拱手低头窘迫道:“孩儿失礼了。”

    凌肃芒无奈,他这个儿子自小积极,勇于直面挫折,却不想如今为了一个女子这般颓废。原本是两全其美的姻缘,奈何麒麟主宁可做姑子也不愿嫁给凌央。

    情伤之痛,凌肃芒失去亡妻之时深有体会,故不愿责备也知无力劝解。

    他拿出麒麟坠放在桌上。

    “今日值守庄门的守卫说是一个女子送来的。”

    麒麟坠是随窦扣尸身一同失踪的。凌央讶异:“女子?”

    凌肃芒点头:“说是着一身蓝色衣裙,十分大胆暴露,面相不过双十妙龄,她把麒麟坠交与后便化做光华消失了,不知是哪路妖仙。”

    “可有说什么?”

    “只字未提。”

    凌央突然情绪激动:“父亲,你说有无可能窦扣没有死。”

    凌肃芒正色道:“绝无可能,麒麟既已归来,便证其主已亡,千万年如此,央儿莫再抱有幻想。其实她不愿意嫁你也好,省去了日后要你大义灭亲岂非更痛苦?”

    “父亲何意?”凌央不解。

    凌肃芒缓缓道来:“荒古石册之预言皆非同小可,上一次魔界为神石而战,致使两败俱伤,魔君陨落,天将死伤无数,阴山神尊钟离阜亦伤重昏迷。三界制衡已久,哪一方都不敢轻举妄动,凡界向来弱势,若天魔再起纷争,疏于管制必出妖邪为祸凡界。万不得已之时需麒麟主于红月之时,四方神兽之灵下,以其血献祭天地,方能召出上古百兽之魂,其威力可颠覆百万魔军,无可抵挡。”

    他喝一口茶,停了一会又道:“为父后来又仔细想过你上次说过的话,总觉不妥。根源不除,春来又生,即便蝶女无心祸乱三界,但一切因她而起,无论如何需歼灭之以防后患。”凌肃芒终是加重了语气:“收起你的软弱和妇人之仁,大丈夫切勿让儿女情长削减了意志,既然麒麟需重新则主,望我儿不要让为父失望。”

    凌肃芒说完起身而去。

    在祈山之时也听掌教提及过血祭,凌央当时只觉意外,并未重视,今日听父亲如此细致而又郑重地重申,想来被麒麟选中并非荣耀,更多的是身不由己。

    凌央脑中不由得想起和窦扣第一次见面,再到山洞遇险……她神秘,独特,单纯又精怪,临危而不乱,自此在凌央心里埋下了种子。匆匆一别几个春秋,再见已是碧玉少女,缘分使然,他便暗自下定决心要娶她为妻。

    都是他的错,他不应该在她毫无功法的时候离开她。

    都是他的错……

    幽谷。

    “姐姐为何把那麒麟坠还回去,它既认了您之前的肉身做主人那便是看明了您的身份,您重化人形后只要再滴血结契不就又能留为己用了。”朦胧蹲在地上修缮着一块渐秃的草地,她刚送了麒麟坠回来,可是怎的都想不明白。

    桑虞仍是坐在秋千上,不以为意道:“凌家先祖与神兽结契,若后代不能让麒麟臣服,便要与麒麟主结合繁衍子孙,如有违背,四方神兽将不再庇护。失去神兽的灵力与庇护,荒古石册则无法开启,青漠庄千万年基业也会逐渐没落。”

    朦胧转过脸来,长长地‘喔'了一声:“我明白了,姐姐不喜欢那凌家的公子,若结了契又不嫁,就是害了凌家。”

    桑虞不置与否,她伸了伸懒腰,随手施法把秋千化作树藤吊床躺下了。

    她得好好修养一些日子,自重化以来脑袋里总会突然跳出一些莫名的片段,就连入睡也是梦境连连,甚是心烦身乏,更可笑的是居然还有春梦,向来只听过兽类有发情期,她这类的可无先例,难道是孤身太久暗示她要找个伴了?

    “朦胧,去谷口设个迷障,近日别让一些阿猫阿狗来扰我。”

    朦胧应声而去。

    荼青今日和潇潇出谷寻新的花种,少说三五日才回来,管家婆和啰嗦精走了,她耳根清净不少,等俩人回来,得再找个理由支走,最好能去个十天半个月的,再不若就找人娶了,皆大欢喜。

    正想时面上拂过一丝诡异邪风,桑虞垂下眼脸不惊不慌道:“老身近日身子骨不适,就不起身迎客了。”
←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