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通过邮件
欢迎光临 祝您阅读愉快!
当前位置:黑岩阁 > 幽谷仙踪 >

第一百一十一章 禁池之难

    敖聪命人在勾乾殿院里修了一个高大露台,用以用膳,饮酒,小憩,四方金丝帷幔垂挂,五六随从婢女伺候。

    这哪是来阴山上任,根本就是在游乐!

    即便如此,过场还是要走的,红鹤站在高台下向敖聪简略汇报了新人拜访之事后便转身退下,至于收的东西,本就不是给敖聪的,红鹤自是没有提及。

    敖聪接过婢女递上的酒杯,小抿一口问管夫已道:“如何?”

    管夫已从袖中拿出一木偶,与红鹤收的那尊诡异木偶一般无二,他在其跟前放了一颗瓜子,只见刚走到院门口的红鹤突然绊到什么,一个踉跄差点扑摔。

    管夫已满意道:“果然是鹿先生,从未让我失望。”

    敖聪挑眉:“你那个神龙见首不见尾的随从?”

    “鹿先生是父王的好友,每次我远行,他都会随形相护,我对他了解不多,只知他擅使一些障眼法,却是极为管用的。”

    “那接下来要如何做?”敖聪看着管夫已手里的木偶又道:“看你刚才的举动,想是这小座童已控在你手里了。”

    管夫已点点头:“今晚待他入睡,你想问什么,他都会知无不言。只是……”

    “只是?”

    管夫已略显忧虑:“只是这双生魔伶是楼兰审问罪犯时才能用的,若让父王知道我用在无辜之人身上,定是会大发雷霆,我王储之位恐亦会被弹劾。”

    敖聪不以为然:“只要鹿先生不说,又怎会传入你父亲耳朵里?既然鹿先生是帮凶,他自然不会说,再者你一片孝心何错之有?”

    管夫已把木偶收回,点头道:“那接下来就交给敖兄了。”

    入夜,红鹤把磨墨木偶放在床头,另一个拿在手里把玩。

    “四肢关节竟能做到如此灵动自如,身着服饰上边的一针一线也是十分细腻,整齐分明。”说到这,红鹤的视线停在了木偶的脸上,指尖不自觉抚上那栩栩如生的脸颊,又感叹道:“真是如活物一般。”

    尤其是那双混合了多种颜色的瞳孔,仿若附着了魔力一般让红鹤无法移开视线……

    夜晚的露台灯火灼灼,侍女于间抚琴,二人美酒互敬,谁知正是兴头时,管夫已突然示意抚琴女子退下,朝敖聪道:“成了。”

    敖聪伸了个懒腰:“要知如此容易,我当初何须多费口舌。”

    管夫已把另一尊木偶从袖中拿出,放到敖聪面前。

    “魔伶已入那小仙童的神识,敖兄想知道什么,可尽管问,那小仙童所知道的,这尊魔伶都会告诉你。”

    敖聪突然来了兴致。

    “既然如此,我便趁此机会挖一挖那个道貌岸然,故作清高的钟离仙尊不为人知的秘密。”

    岂料几句问下去,那魔伶不是说‘不知'就是说‘没有',‘从未',让熬聪挫败不已。

    忽而想到什么,敖聪又问:“钟离阜可有何收藏?”

    在魔伶说了一堆书籍之名后,敖聪听得不耐烦,正要打断,却又听魔伶迟疑道:“呃……仙尊把窦扣这些年练写的字都收在了寝居书架后。”

    敖聪立马来了兴趣,追问:“那关于窦扣,钟离阜还有何举动让你觉得不同以往。”

    魔伶沉默了好一会才缓缓说来:“自窦扣去了祈山,仙尊时常拿她练写的字出来看,一看就是好几个时辰,仙尊还说窦扣喜欢蓝花楹的味道,让我以后都不要扫去太慧殿的落花。”

    敖聪问管夫已道:“管兄如何看?”

    管夫已笑道:“没想到看起来平平无奇的小丫头竟能让仙尊动了凡心。”

    “当初我在太慧殿里看到那两个丫头就猜到了,不过现在想起来,倒是另一个相貌还出众些。”敖聪摸了摸下巴:“若让我再遇到那个凡人丫头,定要来个先下手为强,以报我大婚当日受辱之仇,等我玩腻了,再送个残花败柳给钟离阜,岂不大快人心。”

    管夫已举杯:“那就先祝敖兄心想事成了。”

    长夜漫漫,偌大殿院,露台上的二人对着一尊木偶话至天明。

    湚琉池。

    “翠翠啊,你是不是被窦丫头欺负了,想跑回来,才跟我撒谎的,那丫头是皮了些,可你也不至于咒她死吧。”嗜鬯倚着池边石壁,指尖戳了戳翠青蛇的头。

    绕在他手腕上的小蛇龇牙咧嘴。

    “你说我不信你?”嗜鬯直起身,“她有桓翁护着呢,又有祈山那些道法高深的地仙,谁能伤她,谁又和她过不去。”

    说到这,嗜鬯却有些不安了,翠翠从未对他说过谎,看它这般急切,难道……

    不可能的,不可能的,不可能……

    嗜鬯越想越不放心,几番挣扎终是决定暂时放下仙尊的嘱托,去祈山一探究竟。

    谁知结界突然波动,嗜鬯以为是红鹤,便道:“不是说一月……”

    在看到来人后,他猛然飞身跃起至二人身前,讶异道:“敖聪?怎会是你?你竟然还带了外人来阴山禁地。”

    敖聪朝嗜鬯身后探了探,面上不屑:“之前听那丫头说得神神秘秘遮遮掩掩的,我还以为是个什么稀奇的所在,不就一方水塘?”

    “红鹤不可能告诉你湚琉池的所在。”嗜鬯质问:“你把他怎么了?”

    “他可是钟离阜的座童,我岂敢?湚琉池既是阴山属地,我这个现任的阴山之神来此巡视,难道不是理所当然?”

    嗜鬯向来不屑与敖聪唇枪舌战,碍于敖聪如今的身份,他心知得罪不起,但也不会任由敖聪胡来。

    “你也看到了,此地狭小容不下你这尊大佛,若巡完了我就不送了。”

    “既是巡视,你这般拦住我是何意?”

    说完越过嗜鬯朝池边走,不想随行的管夫已却被嗜鬯拦住。

    “他不能过去。”

    敖聪不为难,便对管夫已道:“那管兄就先在此等我一等。”

    二人眼神交汇,心照不宣。管夫已为了让嗜鬯安心还退后了几步道:“是在下鲁莽了。”

    敖聪作势围着池绕了一圈,见嗜鬯的目光一直没离开过自己,他冷哼:“听说这池水是观音大士净瓶中的一滴而成,用以镇压湚琉珠内所囚禁的妖兽,我纵使有天大的胆子也不敢在此胡来,你何必戒心如此重。”

    嗜鬯不接话,他只想赶紧打发了这尊大佛好去寻窦丫头。

    敖聪耸肩,开始把视线集中在岛上的湚琉珠,他思忖道:“嗯,一颗能创造无限空间的宝珠,也确是不能掉以轻心。”

    嗜鬯对敖聪此话不意外,湚琉池在阴山本就不是秘密,只要不是新来的小妖,随便抓一个就能问出来。

    却不想敖聪突然飞身上岛,让嗜鬯措手不及,亦赶忙飞身而去。

    二人岛上对立,中间隔着珠台,敖聪双手举起:“不必紧张,我不碰它就是。”

    嗜鬯袖下指尖暗暗掐诀,只要敖聪再有举动,他可不管得不得罪,定要把敖聪打出结界。

    “仙尊曾交代除了红鹤不许任何人接近珠台,敖太子可不要太逾越了。”

    敖聪用双手捋了捋额发,嘴角挂上一抹不屑的笑容,神色阴冷道:“你要不这么说,我还真的没打算碰,但本太子偏偏喜欢强人所难,越得不到,越感兴趣,今日这湚琉珠,我是碰定了!”说完快速伸手去夺。

    嗜鬯早有防备,一招把敖聪弹开。

    二人随即大打出手,天上地下,震得池水波浪翻涌,嗜鬯怕波及湚琉珠,把敖聪逼退至池边。

    只见敖聪朝管夫已使了个眼色,管夫已即趁嗜鬯不备使轻功上了中岛,从珠台上一把拿下湚琉珠,大声道:“这色泽还不及敖兄宫里的照明蚌珠。”

    湚琉珠被钟离阜施了咒法,即便是随意拿取也不会有所影响,但嗜鬯哪容得了二人如此亵渎禁地神物,正要转身攻向管夫已,奈何敖聪招招牵制。

    嗜鬯怒火攻心,放出数条毒蛇暗器,四面八方攻向敖聪,趁敖聪无暇反攻之时,再一招大诀攻其要害,使敖聪瞬间吐血倒地。

    管夫已见玩过了头,赶忙把湚琉珠放回去,几个蜻蜓点水冲向敖聪,他把那奄奄一息的身体扶起来,朝嗜鬯斥道:“不过一场玩闹,仙君竟下如此狠手!”

    嗜鬯十分意外,敖聪不可能躲不过,即便躲不过也不至于伤成这样,他只用了三成功力,从未想过要置他于死地。

    “让我看看。”他走过去,想要查看敖聪伤势,却被管夫已拦下。

    “仙君还想趁人之危吗!”

    “我伤的他,我知道如何疗伤。”

    管夫已略迟疑,但还是稍稍挪开位置,让嗜鬯接过敖聪。

    不料敖聪突然抬手趁其不备将一把利刃刺入嗜鬯胸口,而后翻身而起再付之一掌,使利刃没入心脏。

    嗜鬯被震飞出数尺,意识渐渐涣散,此时的他已变为原形,碗口大蟒蜷缩在池边,金色的鲜血晕入池水。
←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