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通过邮件
欢迎光临 祝您阅读愉快!
当前位置:黑岩阁 > 幽谷仙踪 >

第一百一十七章 栽赃嫁祸

    下午的时候,小五不见了,桑虞知道定是去了殷伯珩那里,当然,桓奕也是能猜到的。这一来二去,弟子们都知道有个小貂鼠看上了那个笨头笨脑一身病的小师弟,虽然有些不合规矩,但当初既是隋何允了,倒也没人去阻拦二人相见。

    桑虞在树下品着弟子送来的糕点,瞥见桓奕走了过来,她起身行了一礼。

    桓奕见她不说话,问道:“姑娘为何以纱遮面,是有难言之隐吗?”

    他越发觉得这姑娘的眼睛熟悉,甚至是身型都甚似一个人。

    桑虞微微变了声道:“小女子幼年时毁了样貌,故用面纱遮掩以免惊他人。”

    桓奕觉得自己应该是魔怔了,竟会觉得面前之人会是窦扣。

    声音大不同,性格也迥异,窦丫头就算是让她装也未必装得出这般温婉的模样,说出这般用词精致的话语,她从来说话不经修饰,从来做事风风火火,又怎会是眼前这位仪静体闲的女子。

    “是我唐突了,姑娘莫怪。”桓奕鞠礼道。

    “仙上言重。”桑虞亦欠了欠身子。

    此时见一弟子入了园来,行至桓奕身前拱手道:“护教让弟子来请师叔公去议事堂商议关于辜师伯的弟子分派。”

    桓奕无心理会祈山琐事,但碍于挂了一层辈份在此,还是得做做样子。便问那弟子道:“怎么不是掌教让你来?”

    “掌教近日劳心劳力,今晨练功不慎损了心脉,需得静养一段时日。”

    这接二连三的大小事一起来,确是喘不过气,想着那日还因窦扣的事逼迫于他,着实有些不通情理。

    桓奕寻思道:“你去厨房让老耗子做一碗参汤给掌教送去,就说是我说的,让他亲自做。”

    那弟子应声退下了,桓奕跟桑虞招呼了声后也离了园子。

    桑虞又坐下,指尖延着茶杯边缘画着圈圈,而后化作一缕黄烟消失在了墙角。

    掌教寝居外的花团上停了一只小黄蝶,缓缓煽着翅膀,一上一下。

    房门是开着的,从外可以看到房内的邬落英双目紧闭,在蒲团上打坐调息。以桑虞的修为,隐藏灵力不被邬落英发现是轻而易举之事,想到曾经她还是窦扣之时,邬落英于议事堂众弟子面前让凌央杀了她这个麒麟之主为阻妖蝶祸害三界。说起来 ,无论是窦扣还是桑虞,在邬落英眼里都是要杀之人,只不过他万万没想到二者竟是同一人,也万万没想到等不到红月之夜,麒麟之主却被杀人所杀。思及此,桑虞竟觉得无比滑稽,心里还莫名痛快。

    生为凡人,她未曾行恶,生为‘妖蝶',亦未曾为祸,一朝预言,让她成为众矢之的,何不先发制人,逆了这乾坤?

    青漠庄那些凡人联盟她根本不放在眼里,但若今日杀了邬落英,无疑和天界结了梁子,到底是归属天界的地仙,天帝若是追究起来,无疑是撕破脸一场战,好给其他仙门交代。

    桑虞叹了口气:“估计是日子太闲了,先祖想给我一些磨炼吧,要不然预言谁不好,偏偏扯到我,总不好真的把那些整天只会勾搭异性,只会涂脂抹粉的男男女女都推出去打架吧,打情骂俏他们在行,打架还是算了。”

    正想时,桑虞感知到一股阴冷之气逼近,同周围的纯然仙气大相径庭,她心里暗衬:还真是空穴不来风。

    倒也好,借他人之手杀了邬落英也省得与天界结梁子了,不过她却对这黑手好奇不已。于是便又化了一阵轻烟寻着那股异常之气而去,那人见行踪暴露,避至后山,桑虞一路紧追,轻而易举把人拦下了。

    在见到是木菁后桑虞颇为惊讶:“季大哥让你来杀邬落英?”她实在想不通理由是什么。

    桑虞怎会知道她和鱼夜容打算做什么?木菁不解的同时迅速想着应对之词,她心知自己如今不是桑虞的对手,若来硬的,免不了吃亏,便软着语气道:“魔君只是让我来取一件东西,并非要杀人。”

    不想桑虞脸上竟有些失望:“那就可惜了,我还以为你要杀邬落英呢。”

    木菁意外:“怎么,你想杀他?”

    桑虞露出一个模凌两可的笑容:“你猜。”

    木菁朝桑虞身后看去,见邬落英居室方向紫光连闪三下,这是她与鱼夜容的暗号,意思是人已死,速就位。她心生一计,朝桑虞道:“魔君要取之物就在邬落英的寝居之内,是一颗有助修炼的上古灵石,既然魔后在此,可否助属下一臂之力?”

    桑虞虽心有疑虑,但一听是为了季大哥练功所用,想着也不是什么伤天害理的事,就点头答应了。

    二人随即施法回到了邬落英居所,正当桑虞回头想让木菁在门口放风,却发现木菁已不知去向,再看房内,邬落英仍是之前的姿势,紧闭着眼,一动不动。

    不对,气息!没有气息!

    桑虞现出身型,冲入房中,推了一下邬落英道:“喂!你……”

    邬落英顺势倒下,重磕在地,桑虞一探,发现他五脏俱损,内力功法全失,魂魄早已离体。

    桑虞忽然想到什么,惊呼一声:“糟了。”

    也正是此时,寝居外前前后后迅速围满了祈山弟子。

    隋何和龙幽潜并肩而立在前,桓奕同尤璃,秦殊瑶紧随其后而来。

    只听龙幽潜朝里大喊道:“大胆魔人,竟弑杀仙们至尊,今日你插翅难飞,还不快快束手就擒。”

    桑虞至此恍然,她面上冷笑,起身走出门去,见一众弟子将四下围得水泄不通,漠然道:“消息可真快。”

    桓奕一看是跟着小五一同来祈山的那个蒙面女子,心里暗骂小五:死丫头,又闯祸,还是那么大的祸,这下看谁能救得了你。

    不过这女子到底是谁?为何要骗小五带她上山,又为何要杀邬落英?是与祈山有仇还是与邬落英有仇?

    见桑虞毫无降意,隋何同龙幽潜联手攻去,桑虞不想伤人,只得退守,却被逼至中庭,不知从何方打来的术法,趁桑虞无暇还手之时袭掉了她脸上的面纱,桑虞一惊,却已于事无补。

    隋何和龙幽潜皆停了手,桓奕神色呆滞,同样不可置信的还有尤璃和秦殊瑶,以及那些见过窦扣的弟子。

    “你……”

    “窦丫头……”

    小五这才匆匆赶来,一看是眼前这般状况,她疯了似的跑过去拦在桑虞身前慌乱喊道:“你们肯定误会了!我们是因为听到有人要谋害掌教才回山的,桑虞是要来救人的,怎么会是凶手。”

    桑虞把小五推开,如此人赃并获的情况下又怎是一句话就能开脱的。她无奈笑道:“就当是我杀的吧,反正你们也奈何不了我。”

    “桑虞!”小五真的快疯了,想不到她还说这样的话。

    龙幽潜是个暴脾气,一听这嚣张无比的话就气冲脑门,正要拔剑又被隋何拦下。

    隋何到底是个理性之人。

    “本门绝对不会冤枉姑娘,若真非姑娘所为,还请拿出证据。”

    “我没有证据,我进去的时候他已经死了。”

    “那姑娘为何会出现在此?”

    小五一听寻了些理智回来,追问桑虞道:“是啊,你在这干嘛呢?”

    偷东西也不是什么光彩之事,桑虞想了想,看着那团稀稀落落的野花漫不经心道:“赏花吧。”

    “简直是胡言乱语!”龙幽潜压不下怒意。

    桑虞看着龙幽潜讽刺道:“人家都说修道之人处事淡然,性格温和,我看你修的不是道法,是妖法吧。”

    龙幽潜正要发飙,猛然想起当初桓奕那小丫头徒弟也是这般羞辱过他,他愕然道:“你真的是那死丫头?你不是……已经……”

    桓奕此前还因这句讽刺龙幽潜的话暗自开怀。此时再听桑虞口中说出,他几乎泪目。

    唯一的解释是:禁灭封印解除,真正的她重生了。

    桑虞朝桓奕眨眼轻笑,心照不宣。而后朝隋何道:“掌教一死,谁最得利,你是聪明人。正如小五所说,我是来救人的,不过既然救不了人,那也没有留下来的必要了。”

    隋何心中疑惑不已:“姑娘是何方高人?当初屈尊为我祈山弟子有何目的?诈死重回祈山说要救人又是何处得来的消息?”

    “老身应劫为凡人十余载,所见所做都是自然而然,没有你说的什么目的,至于消息也是道听途说。”

    龙幽潜不削道:“尊位之神才需应劫,看你不过千年小妖,还不快说实话!”

    桑虞冷眼:“我最讨厌别人唤我小妖,小丫头。”话音未落,瞬间移到龙幽潜面前,扣住他了脖子,指尖一弹,一阵轻烟灌入鼻。接着抓起一旁的小五飞天而去,留下响彻天际的话:“此毒十日后自解,就看他熬不熬的过去。”
←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