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通过邮件
欢迎光临 祝您阅读愉快!
当前位置:黑岩阁 > 都市小说 > 幽谷仙踪 >

第一百四十章 完结终章

    那个骨头快要散架的人翌日午时了还蜷缩在被子里,不敢面对现实。

    完了,要是让蓝姨知道她饥渴到竟与纸人行房,怕是永远在蓝姨面前抬不起头了。

    “虞儿,出来喝蘑菇汤。”

    钟离阜在院中喊道。

    桑虞一惊,看着桌上的两张纸人,脑袋里轰隆一声炸开了,她抓起被子裹住身体冲到门边,愣愣看着院中那煮汤之人,她又羞又愤,不知从何开口,便抓了一句:“你如何知道我在此处。”

    钟离阜尝了一口自己的手艺,悠然道:“西州山,林中人,当年预言的最后一句,不难寻你。”只是没说他只差没把西州地域的所有山都翻过来。

    “你莫不是忘了自己答应过南华的事?”

    钟离阜把纸人化在了掌中:“我现在是小紫,以后都是小紫,小紫并未答应过何事。”

    桑虞被这一本正经的耍赖气得不知该笑还是该恼,继又听钟离阜慢条斯理道:”你昨夜喝的酒里被我加了观音阁的祈子符水,你我虽不为一类,我已将我的神魂之力附入胎儿,让他为人身而不是为蛹,虞儿,你喜欢男孩还是女孩?”

    桑虞瞪大眼睛,摸了摸小腹:“胎……胎儿!?钟离阜!你算计我!”

    “虞儿莫要动怒,小心动了胎气,观音阁的仙童说,你所怀不比凡胎三月成型十月落地,符水一旦喝下,行房后即可成型,至于需孕育多久,那就要看所孕之胎的灵根,少需十年,久则百年。”

    桑虞快吐血了,他这是有备而来,而她毫无防备,她近乎是半吼半求的:“解药呢?快给我!有话好好说。”

    钟离阜好笑的看着她:“这又不是毒,哪来的解药?”

    然桑虞也不是个随意让人摆弄的人,见吼不成求也不成,她冷下脸:“观音阁是吧,我总有办法不要这个孩子。”

    说罢转身回屋,却一个天旋地转被人打横抱了起来。

    钟离阜把她放坐在榻上,再蹲下枕着她的腿,声音幽怨:“虞儿还在生气。”

    桑虞被他突如其来从未见过的脆弱模样消去了大半的怒意,其实要说怒,心里更多的反而是……故意。

    故意气他,故意想让他不快,故意让他慌乱。

    已过千年,虽说她真正有意识仅五年,这五年,每至深夜她经常会想:他若是来了,她该如何,跟他走吗?可以吗?为何不可呢?抛去一切仇怨隔阂,只顺从自己的心,只为了自己,为何不可呢,天帝当年说的交代,后从南华口中得知,是将蝶族所有死去的灵以灵台山大天神法为庇佑,使她们重入妖道,得以再次修行,在所有人看来,这已是最好的结果,无谓再起纷争而至更多伤亡,说到底,她的心确是狠不下来,做不了那个毁天灭地的恶魔。

    见她不语,钟离阜又幽幽道:“我折了一支蓝花楹枝回灵台山种下了,那里灵气最盛,仅五年便长得比太慧殿里的那株还高大粗壮,花开得也繁盛许多,你定是喜欢的。灵台山地底亦有温泉,我将它引了出来,造了一方和心明殿同样的住所,树在殿前,泉在殿后,你留在玄云宫的东西我都一一清点搬过去了。”钟离阜抬起头来,痴然看着她:“虞儿可愿同我去看看。”

    再坚硬绝情的心此时也难免动容,桑虞别过脸去,还是不语。

    “有些事隔在我们之间,我知你难为知你痛心,故思量了许久才来见你,我如今袭承师傅衣钵,护苍生安定,你此前说我不懂家国情仇,不懂仁义忠孝,是因看得太少,从未所历,如今每每看着这些凡人,大抵体会了些许你当年的感受,我不知道如何做才能消除你我之间的隔阂,实在想不出,但是又太想你,故就没脸没皮的来了。”

    这样的话居然能从他口中说出,也是让桑虞颇为吃惊,吃惊的同时心里早已化霜为水,喃出一句:“你昨晚一来就欺负我,还算计我,还想我同你回去,这是什么道理?”

    钟离阜见她不但软了语气还些些娇羞,心里喜悦不已,一时间不知如何回她这话,琢磨了半天道出一句:“不如我让你欺负回去?”

    桑虞一听这话,像个初经人事的小姑娘一样,脸刷一下红透,她抓起一旁的枕头扔在钟离阜脸上:“你出去!我要穿衣服!”

    多年后灵台山多了一个貌美如花,四处留情的仙子,乃是钟离仙尊所出,四海求一睹芳容之神魔妖仙趋之若鹜。

    南华每每来灵台山都不见桑虞,她上次偷了他两坛东海佳酿就跑,还让他有空多来替她管管女儿。

    到底是有蝶族的血,骨子里的妖媚不比她娘少,南华不忍叹气,说好的永不相见,结果被钟离阜耍了,也被桑虞的没骨气给气哭了。

    也罢,如今他两人在一起也没闹出什么事,当然除去生了一个不省心的。

    蓝渊倒是觉得这个女娃娃甚合她心意,一口一个姨母嘴甜如蜜,还会撒娇逗她开心。自从季忘娶了那波斯的分主,也让她终是放下了心中的大事,当年那波斯分主来的时候,两人还吵上了,没想到竟成了欢喜冤家。如今尘埃渐渐落定,那生下女儿的小俩口打着去凡间体会百态的幌子,把女儿丢在山上自生自灭,只随意交代了南华那老翁和她得空去照看照看,心也是颇大。

    京都最大的客栈里请了一位琴师,那琴师古怪得很,偏偏要在说书先生说书的时候附一曲与之匹配的曲子,说是既能听书又能寻些谱曲的灵感。

    故事配曲更容易让人融入其中,这几日来听书吃饭的人相比之前多了许多,今日更是一座难求,老板数钱数到手软,只是不解为何如此绝色,琴艺又非凡的女子竟甘愿去给说书的当陪衬,生生降了自己不知多少身价,不过只要有钱赚,管她呢。

    “姐姐生得如此貌美,屈居在此实在可惜,在下虽非大户,却能给姐姐锦衣玉食,一生无忧……”

    “梁公子,你那新纳小妾昨日还闹到李豆腐家了,你可别再来害人家姑娘。”

    座下有二人言语轻浮,引来堂内一阵哄笑。

    桑虞闻言笑笑,指不离琴。

    待说书先生手里的惊堂木一敲,今日份结束,她亦随之收尾,起身朝来客欠身要走,不想被那梁公子几步上前拦下。

    “说来惭愧,在下虽有妻妾,可自见到姐姐,便食不知味,夜夜思慕,听闻姐姐未曾留名,在下不敢奢求其他,只愿姐姐告知芳名一解相思之苦。”

    此番话说得颇为苦情,桑虞饶有兴致地看着那梁公子,笑出嘴角俩梨涡:“公子不妨去我房中,我细细说与公子听。”

    此话引得堂下哄闹不已,桑虞随即转身上了楼,那惊喜过头的梁公子只差没流出两行鼻血,他折扇一合,吞了吞口水跟着去了。

    待房门合上,桑虞入了屏风后,娇弱道:“奴家名唤蝶音,公子若喜欢奴家,奴家可是要公子的一颗心作为信物。”

    梁公子把折扇随手放在桌上,猴急猴急地追到屏风后面。

    “别说心了,身子都给你。”他见桑虞已领口半开倚在床边,更是按耐不住扑过去:“我一定好好疼你。”

    谁曾想连根手指头都没碰到就被一股力给打了出去。

    梁公子在地上滚了几圈,惊慌失色,定睛瞧见来人后,斥道:“哪来的小贼,坏本公子好事!”

    钟离阜看都不看地上的人,他走到床边,把桑虞的领口拉上,无奈道:“夫人又生气了。”

    桑虞把脸转过一边:“允许你勾搭小姐,不许我引诱公子?”

    钟离阜啼笑皆非:“那周家小姐是之前灵台山的一只仙鹤陨落转生,我只是去点化一二。”

    “点化到你夫人不见了都不知道?”

    “我是想看看你这小性子要怎么使,嗯……挺可爱的。”钟离阜从身后抱着她,把头埋在她的发间:“你说我们来凡间几年了,绾绾会不会想爹娘。”

    “她想不想我不知道,反正我不想你。”

    还坐在地上的梁公子听得一愣一愣的,脸色一阵青白,结巴道:“仙……仙人……”

    桑虞厌恶看了他一眼,随手化出一只虚幻凶兽抛过去,顿时把那梁公子吓晕了过去,然后被钟离阜洗去记忆,丢出了窗外。

    “那要如何做,夫人才会想我。”他继续在她发间蹭:“不如我们再来生一个,你就没有心思想其他的了。”

    桑虞推开他,气呼呼道:“你把我当成生育工具呢!”

    钟离阜又死巴着过去:“一日不见如隔三秋,为夫身心甚是思念夫人。至于孩子,夫人不想就不生。”

    边说边解她的衣带。

    他这是从来学来的油腔滑调,不过桑虞倒是不推拒了,反而说道:“不如生只蛹出来如何?”

    钟离阜停了动作,有些疼惜的看着她:“记得上次生绾绾,你痛得晕过去,其实我不忍你再受那样的痛苦。”

    “人家说二胎不那么痛了。”桑虞翻身把他压下,娴熟的去解他的衣袍。嘴里还嘤嘤唤道:“大叔,扣儿馋你的身子了。”

    钟离阜摸摸她的头,眼中无限宠溺:“你每次唤我大叔,我都觉得自己在欺负小女娃娃。”接着他又翻过身将她搂在怀下道:“不过,你每次这样唤,我就是忍不住想欺负你,狠狠的欺负你。”

    让人脸红心跳的对话在夜莺的无数啼声中隐去,取而代之的是毫无掩饰的声声浪潮和声声求饶,全数被圈进在了随手设下的结界中。

    又不知过了多少年,灵台山上某一天突然发出一声尖锐的吼声:“为何生的是又人!!!钟离阜!你给我死出来!……”

    此次他待妻子顺利生产之后迅速躲去了南华宫,此响彻九天的吼声让钟离阜抖了一抖,背脊一阵发凉。

    二人坐在山楂树旁,南华喝了口茶,面上的表情甚是无奈:“这都第三次了,你又骗她,喝了这茶你赶紧走吧,否则我南华宫都要被她拆了。”

    钟离阜不慌不忙,小抿一口,浅浅笑道:“下一个,再顺她的意。”

    “还有下一个?你要她生一窝啊?”

    “嗯,想和她生一窝。”

    (完)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