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通过邮件
欢迎光临 祝您阅读愉快!
当前位置:黑岩阁 > 武御群雄 >

第一百三十四章  地宫?七龙神棺(五)

    血门!

    第一门!

    战血魔!

    独眼老妪、楚仁良、蛇纹女,俱是神情肃穆,凝神戒备。

    血门左侧,有个十分突出,显而易见的圆形小石头。

    独眼老妪伸手将小石头往左一转,随着“轰”的一声,血门缓缓升起了。

    里面有白光,很亮,半空中,飘浮着一个若大的白珠子。

    三人一瞧,俱是目瞪口呆,彻底傻眼了。

    不见血魔!

    却见有人!

    一个红衣少女,看模样十七、八岁,长身玉立,一张白皙的瓜子脸,挑不出一点瑕疵,柳眉大眼,琼鼻樱唇,当之无愧美少女。

    红衣少女畏畏缩缩地倚靠在东北角落,瞪着一双大眼睛,战战兢兢地打量着独眼老妪、楚仁良和蛇纹女,那楚楚可怜之态,着实叫人心生怜爱。

    所谓的血魔是什么?

    这红衣少女是血魔吗?

    “血魔呢?怪物在哪里?”蛇纹女上下左右一阵打量,顿觉莫名其妙,忍不住叫嚷出声。

    这血门未曾打开之前,不管怎么看,这里都是一间密室,除了眼前这个红衣少女及头顶半空中那颗闪闪发光的白珠子,一无所有的密室。

    “阿蛇,你小心保护好楚小子,我先过去看看再说。”独眼老妪丢下话,大步走向红衣少女。

    红衣少女看着一步步走向自己的独眼老妪,是胆怯异常,惊恐万状。

    独眼老妪走近红衣少女,仔仔细细一阵打量。

    片刻后……

    “阿蛇,楚小子,你们过来吧!”独眼老妪头也不回地招招手,唤过楚仁良和蛇纹女。

    楚仁良和蛇纹女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一齐走到了独眼老妪的身旁。

    独眼老妪这才开口对红衣少女道:“姑娘,别害怕,你是谁,叫什么名字?”

    “我,名字,什么……”红衣少女支支吾吾,说不出下文。

    蛇纹女白白眼,冷笑道:“难道是个傻子?”

    红衣少女立即反驳:“不,不是,我,我不是傻瓜,不是。”

    独眼老妪似乎很有耐心,十分温柔地道:“他叫楚仁良,她叫阿蛇,你呢?你的名字,叫什么?”

    “我……”红衣少女像是在思考,又像是在回忆,“我,我叫丫头。”

    “丫头?”独眼老妪不禁愕然了。

    “是,是的,我没有骗你,我爹爹就是这么叫我的。”红衣少女点着头。

    独眼老妪又问:“你怎么会在这里的?你在这里多久了?”

    “我……我,呜呜呜……”红衣少女说着,竟哭泣起来。

    独眼老妪毫不犹豫,一把抱过红衣少女,安慰道:“乖孩子,好孩子,不哭,不怕,乖。”

    红衣少女退开独眼老妪的怀抱,抬起头天真无邪地道:“谢谢奶奶,我不怕了。”

    “切!”蛇纹女没好气地一叫。

    楚仁良就独眼老妪刚才所问继续对红衣少女问道:“姑娘,你怎么会在这里的?你在这里多久了?”

    “我,我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莫名其妙孤零零的到了这里,我,我睡了一觉,醒来,就,就和爹爹分开了,我五岁,到,到的这里,在,在这里,很,很久了。”红衣少女话是回答楚仁良的,目光却是一直看着独眼老妪。

    楚仁良一愣,一时无语了。

    蛇纹女颓废地道:“什么狗屁血魔没见着,倒是见着了一个傻瓜丫头。”

    独眼老妪沉默不语,若有所思。

    楚仁良盯着红衣少女,凝眉道:“血魔,我怀疑,应该指的就是这个傻瓜丫头。”

    “什么?”独眼老妪和蛇纹女俱是大吃一惊,疑惑不解,一脸茫然。

    这回,轮到楚仁良有些惊讶了:“怎么,难道你们没有感觉到她身上的魔气吗?她,是魔族中人!”

    “什么是魔族中人?”

    “她是怪物?”

    独眼老妪和蛇纹女非常的惊讶和不解,询问着楚仁良。

    楚仁良定了定心神,缓缓道:“怎么,你们从来没有见过魔族中人?总不至于,什么都不知道吧?”

    独眼老妪肃容道:“简直是闻所未闻,楚小子,你还是不是玄苍大陆的人?难道你不知道咱们玄苍大陆,只有一个种族,神族!”

    这个玄苍大陆只有一个种族!

    这个玄苍大陆只有神族!

    一时间,楚仁良思绪如潮。

    蛇纹女盯着红衣少女恶狠狠地道:“不管怎么样,反正血魔就是这个丫头,将她杀了咱们这一关应该就可以过了。”

    红衣少女吓白了脸,赶忙躲到了独眼老妪的身后,十分惶恐地道:“奶奶,我怕。”

    楚仁良拉住蛇纹女道:“我刚才说了,只是怀疑,并没有说她就是血魔。”

    蛇纹女手一甩,怒气冲冲地道:“管她是不是,先解决了再说!”

    “住手!没有我的允许,不准伤她一根头发!”独眼老妪狠狠地瞪了蛇纹女一眼,郑重其事的命令,继而看向了红衣少女,眼中无限温柔,“好个傻瓜丫头,看到你,不禁又使我想起了我那已经香消玉殒的亲孙女唐依静了,我老婆子不由得喜欢上你了,你没有名字,我看这样好了,从今天起,你就叫唐依静好了。”

    说罢,独眼老妪靠近一旁石壁,右手食指一伸,在石壁上写下了“唐依静”三个字,指着其对红衣少女道:“这就是你的名字,唐——依——静!”

    红衣少女甜甜地笑了,跟着道:“唐——依——静!”

    独眼老妪很高兴:“好,很好,静儿。”

    蛇纹女气不打一处来,横眉怒目地道:“师傅,你这突然之间莫名其妙抽的什么风?怎地如此诡异,是不是着了这血魔的道了?来来来,快些让开,让徒儿来收拾她!”

    “混账东西!”独眼老妪大发雷霆,眼光如刀,“师傅现在清醒得很,比任何时候都清醒!”

    蛇纹女扁了扁嘴,又道:“那……那师傅,这战血魔一关,咱怎么过?”

    独眼老妪不理蛇纹女,而是向唐依静问道:“静儿,你说,你五岁到的这里,你从来都没有出去过吗?”

    唐依静摇头:“从来没有出去过。”

    “你有没有试着想要出去过呢?”

    “当然有啊!可是……可是我找不到有什么机关可以打开石门,而且,而且我没有什么力量,也打不烂这石门。”

    “哦,那静儿,这里,一直没有别人来过吗?”

    “一直没有,奶奶和楚哥哥和阿蛇姐姐,是静儿一直被困在这里,第一次见到的人。”

    “静儿乖,先一个人待会儿。”独眼老妪伸手拍拍唐依静的肩膀,朝楚仁良和蛇纹女努了努嘴,“你们过来一下。”

    独眼老妪、楚仁良和蛇纹女随即走到一旁,独眼老妪一本正经地楚仁良道:“楚小子,我觉得很奇怪,但我不是奇怪她为什么会在这里,而是奇怪她是你口中所言的那什么魔族中人,这太奇怪了。”

    楚仁良阴沉着脸道:“我和前辈一样,一样奇怪在这个尽是神族中人的玄苍大陆,她为什么会是个魔族中人,我无法明白和理解。”

    蛇纹女突然开口道:“我倒是奇怪,她到底是怎么活下来的?没有不透风的墙,她能呼吸,这我认了,但是姓楚的,你说的什么魔族中人,难道不吃不喝也能活这么长的时间?”

    楚仁良苦笑了笑:“据我所知,并不能。”

    独眼老妪也不禁道:“那可就奇怪了。”

    楚仁良随口道:“稍时问问就知道了。”

    蛇纹女有气无力地道:“我倒是担心,这血门,咱们到底还过不过了?她不是血魔,那血魔到底是指的什么东西?”

    独眼老妪目光突然一亮,喜道:“我有办法一试,但不知道有没有用。”

    蛇纹女急声追问:“什么办法?”

    独眼老妪不慌不忙:“不急,咱们再去问静儿一些情况。”

    “师傅,那啥静儿,您老,不是认真的吧?”

    “是真的。”

    “为什么?”

    “已经说过一遍了,没有必要重复。”

    三人走回到唐依静的身旁,独眼老妪仍是十分温柔地向唐依静问道:“静儿,你是怎么在这里生存下来的,奶奶在这儿,没有看到一点水和食物。”

    唐依静挠挠头道:“我也不知道,自从我到了这里之后,就一直没有喝过水,一直没有吃过东西,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儿,反正我就是不觉得饿,也不觉得渴,我每天除了发呆就是睡觉。”

    蛇纹女忍不住叫嚷道:“怪物,真是个怪物,十足的怪物啊!”

    唐依静嘟起嘴道:“阿蛇姐姐,我不是怪物!”

    楚仁良若有所思地道:“静儿不渴不饿,或许是因为阵法限制的关系吧!一路走来,反正这地宫里有的是阵法限制,姑且,这么认为吧!”

    蛇纹女表示反对:“还有这种阵法限制?”

    “也许吧!”独眼老妪同意楚仁良的看法。

    楚仁良忍不住问道:“前辈,您刚才说的办法,到底是什么办法?”

    独眼老妪脸色一沉,沉声命令蛇纹女道:“阿蛇,过来,伸出手背!”

    “是,师傅。”蛇纹女走近独眼老妪,伸出了左手。

    呼——

    独眼老妪右手食指猛地划过蛇纹女的左手手背,立即见血。

    唐依静原本呆萌的目光触及到蛇纹女左手手背上冒出的鲜血,顿时瞳孔放大,眼睛变色,变成了红色……
←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