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通过邮件
欢迎光临 祝您阅读愉快!
当前位置:黑岩阁 > 武御群雄 >

第一百三十六章  地宫?七龙神棺(七)

    腐门,已经打开了。

    独眼老妪、蛇纹女、楚仁良、唐依静,正在腐门内。

    吃腐肉、披腐衣、卧腐床!

    光是听着,已觉很恶心。

    如今见着,更是想作呕。

    有个小圆石桌,石桌上放着一块红色的肉,腐肉,一件黑色的外衣,腐衣,一旁,放着一张棕色的木床,腐床。

    一切不必过多的描述,一切腐、腐、腐!

    腐朽!

    腐臭!

    不管是看着,还是闻着,都是异常的令人恶心作呕。

    “噗!”唐依静实在是忍不住了,转身跑出去呕吐了起来。

    蛇纹女一脸恶心地道:“师傅,恕徒儿真的无能为力,就是打死我,这腐肉我也吃不进肚子里去。”

    独眼老妪无奈地摆摆手道:“这种事情也不能怪你,出去和那丫头好好呆着,叫你们进来再进来吧!”

    蛇纹女也不多说,头一点,转身急出,和唐依静待在了一起。

    楚仁良冲着独眼老妪无奈地一笑道:“我来吧!”

    独眼老妪不假思索,冲口而出:“还是我来吧!”

    楚仁良一本正经地道:“前辈,并非我要逞强,您老知道的,我百毒不侵,这腐肉到我的肚子里,我敢保证,铁定要不了我的命,所以,还是我来吧!”

    关于这点,独眼老妪知道自己不能与楚仁良相提并论,本事也没他大,所以只得道:“楚小子,辛苦你了。”

    楚仁良点点头,二话不说,走近石桌,拿起腐肉,硬着头皮准备吃。

    “噗!”岂料鼻子一缩,臭味一吸,也忍不住呕吐起来。

    独眼老妪见状,不免有些担心地道:“楚小子,没事儿吧?若是不行,就不要勉强。”

    “我能行!”楚仁良说罢,再次拿起腐肉,迅速往嘴里一塞一咬,开始咀嚼起来。

    刹那间,楚仁良面露喜光,竟似在吃山珍海味一般,津津有味。

    独眼老妪看得不明就里,疑惑不解。

    楚仁良又津津有味地吃了几大口,腐肉已不多,这才对独眼老妪道:“前辈,这腐肉吃起来,一点也不臭,更不觉恶心,不仅如此,反而十分美味,吃起来奇香异常。”

    “哦。”独眼老妪走近楚仁良,盯着其手中的腐肉。

    楚仁良撕下一小块腐肉,递给独眼老妪道:“您老吃吃就知道了。”

    独眼老妪接过,毫不犹豫,直接放入口中咀嚼起来。

    果如楚仁良所言,吃起来当真是奇香异常,独眼老妪不禁哑然一笑。

    楚仁良将剩下的一点腐肉全部吃光,吃腐肉,这一关,算是过了。

    楚仁良又拿起腐衣披上,走近腐床,卧趴在了腐床上。

    一切依言照做,毫不迟疑。

    连臭气熏天,看着都想作呕的腐肉都敢开口吃,相比起来,什么披腐衣、卧腐床,都是小意思了。

    是以,楚仁良只管依言照做,不想其它。

    楚仁良在腐床上趴了一小会儿,便“轰”的一声响,腐床正前方的石壁,突然开裂,缓缓往两边分开。

    蛇纹女和唐依静听得动静,一齐跑了进来。

    石壁完全分开,露出了一道石门。

    石门上,有一个若大的“炎”字。

    “炎”字下面,还有一行小字:

    推炎石、填炎坑、劈炎链!

    石门边上,有一个灰色骷髅龙形戒指,是腐龙戒无疑了。

    独眼老妪将其拾起,只看一眼,也不多说,便交给了蛇纹女。

    蛇纹女伸手接过,把玩着道:“师傅,这腐龙戒,我可以戴上玩玩吗?”

    独眼老妪随口道:“你想自找麻烦,也不怕麻烦的话,就尽管戴上是了。”

    蛇纹女吐了吐舌头,手一运功,将手中的腐龙戒化作了一团黑气,黑气转眼消散不见。

    炎门左侧,有个十分突出,显而易见的圆形小石头。

    独眼老妪伸手将小石头往左一转,随着“轰”的一声,炎门缓缓升起了。

    入得炎门,映入眼帘的是……

    左手边,是一个高一丈,宽一丈的圆形大石。

    大石周身大火腾腾,红光闪闪。

    大石正前方不远,画有一个红色圆形大圈,看这情况,推炎石,是要将这大石推入红色圆形大圈内了。

    正中央,是一个约三丈深的圆形小坑,坑底,燃烧着熊熊烈火,看这情况,填炎坑,是要将这火坑填满了。

    右手边,凭空飘浮着一条一丈长的铁链,燃烧着熊熊烈火的铁链,看这情况,劈炎链,是要将这铁链劈成两段了。

    蛇纹女一见,便苦着脸叫起了苦:“推炎石,这也真是绝了,这浑身是火的大石头,如何去推,如何推得?”

    唐依静跟着道:“就是就是,这一碰这大石头,手都会被烤熟的。”

    独眼老妪盯着蛇纹女,无奈地道:“推不动,也得推,也只能我们两个来推,楚小子和静儿是帮不上忙了,不过,在此之前,为师看看是否灭得去火。”

    楚仁良深吸了口气道:“但愿能够灭得去火。”

    “神道——水武——碧水滔滔!”独眼老妪二话不说,右掌一击,已然出手。

    滔滔大水,席卷炎石,呼啸而过。

    再一看,大石周身仍是熊熊烈火。

    “唉!”独眼老妪见状,自知无能为力灭火,不禁无奈一叹。

    唐依静不由得怪嚷道:“连水都不怕,这石头上的是什么火?”

    蛇纹女抬起双手掌看了看,将幽怨的目光转向了楚仁良,白白眼道:“姓楚的,你不是聪明得紧吗?这会儿,没法子了吗?”

    楚仁良摇头一笑,不假思索,对独眼老妪道:“前辈,水力不行,试试风力吧!如若不行,我也不知该如何是好了。”

    “风力?”独眼老妪一愣,随即一笑,“好主意,我试试。”

    “神道——风武——千流狂劲!”独眼老妪右掌一击,顿时狂风气流涌动,以排山倒海之势,冲击着炎石。

    炎石动了,移位了,向前方移动了一些。

    “神道——风武——千流狂劲!”

    “神道——风武——千流狂劲!”

    独眼老妪一鼓作气,一连两击。

    结果很奏效,很成功,炎石被移动到了红色圆形大圈内。

    推炎石这一关,算是过了。

    独眼老妪微微一笑,看了看炎坑,向楚仁良问道:“楚小子,这炎坑,你说该怎么填?”

    蛇纹女抢着道:“这简单,师傅,用水,不仅能灭了火,还能灌满水。”

    “试试吧!”楚仁良表示同意。

    “好。”独眼老妪点点头,话不多说,右掌一击,已然出手,“神道——水武——碧水滔滔!”

    滔滔大水,灌入炎坑。

    然而,灌入炎坑之水非但未能灭火,反而全部蒸发了。

    “这……”蛇纹女看得目瞪口呆,惊愕不已。

    独眼老妪盯着蛇纹女道:“阿蛇,看来不行啊!这炎坑里的火,可比水厉害!”

    蛇纹女哭丧着脸:“这该死的炎坑,我……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唐依静突然开口对独眼老妪道:“奶奶,不如用火吧!”

    “用火?”蛇纹女一脸鄙夷,开始吐槽,“静儿,你这智商,就不要胡乱建议了。”

    唐依静一本正经地道:“阿蛇姐姐,我才没有胡乱建议,我是想着,这坑底本来就有火,咱们再加上一点火,让火越烧越大,越冒越大,大到冒出坑面上来,不一样是填满了吗?”

    “这……”蛇纹女想要反驳,却又觉得有道理,不禁一时语塞,无言以对。

    “好主意,妙,妙极了!”独眼老妪对唐依静的建议大为赞赏。

    “神道——火武——焚阳掌!”

    “神道——火武——焚阳掌!”

    独眼老妪毫不迟疑,右掌连击,滔滔大火,涌入炎坑。

    火势瞬间变大,大火冒出炎坑。

    此时此刻起,炎坑,成了一个满是大火的火坑。

    大火不灭,熊熊燃烧。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炎坑被火给填满了。

    “不管行不行,这炎坑就先这样,不管了。”独眼老妪走近炎链,向蛇纹女招招手,“阿蛇,过来劈炎链,咱们一起出手,速战速决!”

    “是。”蛇纹女一应声,忙奔到了炎链面前,站在了独眼老妪的身旁。

    独眼老妪伸出右手掌,竖立准备,命令道:“我数三声,三声过后,一起出手!”

    蛇纹女如法炮制,默默点头。

    “一!”

    “二!”

    “三!”

    砰!

    独眼老妪和蛇纹女同时出手,右掌竖劈而下,劈在了炎链上。

    噼啪!

    随着声响,炎链断成了四、五节,坠落地上。

    与此同时,地上突然出现了一把刀。

    刀把为红色龙头形状,刀身红如烈火,是炎龙刀无疑了。

    蛇纹女兴高采烈,将其拾起,递给独眼老妪道:“师傅,炎龙刀。”

    “嗯。”独眼老妪看了看,点点头,随即摆手,“你收好。”

    “是。”蛇纹女手一运功,将手中的炎龙刀化作了一团黑气,黑气转眼消散不见。

    轰!

    一声巨响,正前方的石壁,突然开裂,缓缓往两边分开。

    石壁完全分开,露出了一道石门。

    石门上,有一个若大的“寒”字。

    “寒”字下面,还有一行小字:

    饮寒水、浸寒潭、跳寒洞!
←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