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武御群雄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百九十四章 女孩?恢诡谲怪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徐老头看着楚仁良,目光闪动,欲言又止。

    徐束翠更是泪光闪烁,似要哭出来的样子。

    “你们这是怎么了?”看着徐老头和徐束翠的奇怪模样,楚仁良忍不住询问起来。徐老头没有回答楚仁良的话,却是突然道:“既然如此,那就请梁公子带着我这孙女,一起离开吧!”

    楚仁良讶然了,有些不知所措地问道:“徐老这是何意?晚辈……晚辈有事在身,带着您孙女,多有不便,再说了,这……”

    “唉!那就不勉强梁公子了!”徐老头打断楚仁良的话,垂头丧气,一脸无奈。徐束翠见楚仁良拒绝了自己爷爷的提议,是紧咬红唇,面现伤心难过之色。楚仁良想了想道:“徐老,徐姑娘,你们有什么困难,有什么需要帮助的,尽管向我开口就是,只要我能帮到的,一定竭尽全力帮助你们!”徐老头苦着脸道:“梁公子已经救过我们爷孙及全村一次了,我们怎敢再劳烦梁公子!”

    楚仁良顿时目光一亮,似有所悟,随即问道:“徐老,您老是害怕那什么大衍寨的人来报复吗?”

    徐老头默默点头。楚仁良微微一笑:“原来如此,小事儿一桩,您老人家明说便是了,既然如此,那我就在你们村子里住上一夜,若是他们不来,您老人家则告诉我大衍寨在何处,明日一早,我便去挑了它!”“什么?”徐老头和徐束翠俱是大吃一惊,随即欣喜若狂。

    有了楚仁良这句话,算是彻底根治了徐老头和徐束翠的心病!

    对于楚仁良能否有实力挑了大衍寨,徐老头和徐束翠自是深信不疑——肯定能!

    徐老头兴奋不已,一把抓住了楚仁良的手,十分激动地道:“梁公子,真的吗?”

    楚仁良肃起面容,一本正经地道:“千真万确!”

    “太好了,多谢梁公子!”徐老头身子一弯,又要下跪。

    楚仁良赶忙将其搀扶住,故作生气道:“您老人家若是再这么动不动就要行大礼,那晚辈可只有一走了之了。”

    “听梁公子的,听梁公子的!”徐老头笑呵呵,连连摆手,“梁公子请,走,上小老儿家休息去,请。”

    进入徐老头家……

    立即安排房间……徐束翠红着脸,低着头,轻声对楚仁良道:“梁公子,这是我的房间,公子不要嫌弃,进去休息吧!我和爷爷去弄些好酒好菜,一会儿吃晚饭了叫你便是。”

    “姑娘的房间,这……我……”楚仁良面现尴尬,有些语无伦次。徐束翠十分大方地道:“梁公子不必拘礼,请随意些,你若不是我们的救命恩人,像你这样的陌生男人,我是连家门都不可能会让你进的,更别说让你进我房间了。”

    既然徐束翠都已经把话说到了这个份上,楚仁良便也不再客套,只得连连点头微笑。

    安排妥当,徐老头便对徐束翠道:“翠儿,走,陪爷爷去弄酒菜。”

    “哎!”徐束翠应着声,准备跟着徐老头走。

    楚仁良忙道:“徐老……”

    徐老头笑着打断楚仁良的话道:“梁公子休要客套了,这好酒好菜你可不能拒绝,我是一定要准备的!一会儿,你可得陪小老儿多喝两杯。”

    楚仁良解释道:“不,不,徐老,我不是这个意思。”

    “不是这个意思?”徐老头困惑了,但随即目光一亮,似有所悟,“哦,哦,糊涂,糊涂,瞧我真是老糊涂了,翠儿,你留下来好好陪着梁公子,爷爷一个人去弄酒菜就好。”

    “是。”徐束翠红着脸,点点头。

    楚仁良急急开口:“徐老……”

    徐老头却是不再理会楚仁良,不等楚仁良把话说完,便头也不回地扬长而去了。

    楚仁良无奈地笑了笑,而后一本正经地对徐束翠道:“徐姑娘,实不相瞒,我是有一件事情,急需要请教。”

    “有事请教?请教我?还是请教我爷爷?”徐束翠不明就里,一脸茫然地看着楚仁良。

    楚仁良答道:“如果你知道的话,我就不用请教你爷爷了,我要请教的事情就是,你能不能告诉我,定天盟,在什么方向?离这儿,有多远?你知道定天盟吗?”

    “就这么个问题?”徐束翠有些哭笑不得。

    楚仁良点点头:“是的!”

    徐束翠笑道:“一直往北前行,一万五千里左右。”

    “多谢徐姑娘!”楚仁良拱手相谢,放宽了心。

    一万五千里,以自己中级神君(大成)的修为,飞行赶路,三天之内,必到定天盟!

    待解决了大衍寨的事情!

    就可以回定天盟了!

    楚仁良对徐束翠道:“徐姑娘,你去帮你爷爷的忙吧!我想出去随便走走,到了晚饭时间,我会回来的。”

    “这……”徐束翠感到为难,一时语塞。

    楚仁良打趣道:“怎么,徐姑娘怕我一走了之了?”

    “那倒不是。”徐束翠摇了摇头,欲言又止,“只是……”

    楚仁良截住话道:“行了,去吧!徐姑娘,也让我尝尝你的厨艺。”

    “那……那好吧!”徐束翠红着脸,有些依依不舍地走了。

    “呼——”楚仁良如释重负,长长地呼了口气。

    徐束翠的热情,使楚仁良感到非常的别扭不自在。

    立即闪身离村……

    附近湖边岸上……

    只见一个披头散发,衣裳破烂的小姑娘在此,小姑娘约莫七、八岁年纪。

    楚仁良的突然出现,使小姑娘吓了一跳。

    楚仁良微微一笑,随口一问:“小妹妹,你在这儿干什么呢?”

    小姑娘眼珠子瞪得大大的,看了楚仁良好一会儿,才缓缓开口道:“你……你不怕我吗?”

    “我为什么要怕你呢?”楚仁良来了兴趣,十分好奇地反问。

    “你不是村子里的人吗?”小姑娘说罢,伸手指了指不远处徐老头的村子。

    楚仁良摇了摇头,开口相问:“你是吗?”

    小姑娘神色黯然,点了点头。

    楚仁良想了想,似有所悟,开口又问:“村子里的人,都很怕你吗?”

    小姑娘可怜兮兮地点着头:“是的,他们都怕我,都骂我是怪物、都骂我是毒物,我爹娘都被我毒死了,村子里的人把我赶了出来,不给我吃的,不给我穿的,也不准我靠近村子,不然他们就会拿石头砸我,拿树枝打我……”

    话语突止,小姑娘忍不住哽咽起来。

    “别哭,别哭。”楚仁良微笑着轻声安慰,忍不住又追问起来,“小妹妹,你刚才说你的爹娘都被你毒死了,到底是怎么回事儿,你能告诉我吗?”

    小姑娘没有回答楚仁良的话,只是道:“大哥哥,我好饿,我想要吃东西。”

    “这……”楚仁良说不出下文,面现为难之色,他身上,可没有食物。

    小姑娘笑了笑,手指着湖水道:“大哥哥,湖里有鱼,我就是来抓鱼的。”

    “好,大哥哥帮你抓!”说罢,楚仁良右手一伸,五指成爪,运功相吸。

    一条大鱼立时从湖里被吸出水面,被楚仁良吸到了手中。

    小姑娘看得目瞪口呆,而后立即嚷嚷道:“快给我,快给我,大哥哥快给我。”

    楚仁良轻轻一捏,将鱼捏死,而后抛给了小姑娘。

    小姑娘接过鱼,立即啃咬起来,狼吞虎咽地吃着。

    看着小姑娘的饥饿模样,楚仁良很是辛酸,心里很不是滋味。

    不一会儿,小姑娘津津有味地吃完,开心地笑了。

    楚仁良道:“还要吗?大哥哥再给你抓一条,烤熟了给你吃。”

    小姑娘拍拍肚子,笑道:“我已经吃饱啦!谢谢大哥哥!”

    “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小菜芽。”

    “小菜芽,可以告诉大哥哥关于你的事情吗?”

    “嗯,可以的。”

    楚仁良一本正经地问道:“你刚才说你的爹娘都被你毒死了,到底是怎么回事儿?”

    小菜芽认真答道:“离现在也没多长时间,突然有一天,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儿,我……我就好像变成了一个浑身有毒的怪物,爹娘就那么摸摸我抱抱我,一个时辰后,就……就死了。”

    “有这种事情?”楚仁良眉头一皱,疑惑了。

    小菜芽以为楚仁良是不相信自己的话,于是极力解释道:“大哥哥,我没有骗你,真的,我说的都是真的!”

    楚仁良笑了:“小菜芽,你误会大哥哥了,大哥哥并没有怀疑你说谎,大哥哥只是在想,你为什么会突然变得浑身是毒。”

    “不知道。”小菜芽哭丧着脸,无奈地摇头。

    楚仁良想了想,又问:“小菜芽,你的毒,会毒死一切吗?”

    “不会呢!不会呢!”小菜芽挥挥手,急急说着,“小花小草,小蚂蚁小兔子,我都摸过,都不会死。”

    楚仁良沉默了。

    小菜芽接着又道:“爹娘死后,有一个大哥哥替我擦眼泪,也抱了抱我,然后一个时辰后,他也死了,最后,他们就把我赶出了村子。”

    楚仁良终于开口道:“小菜芽,大哥哥带你回村子好不好?”

    “不,不。”小菜芽一脸惊恐,拼命后退,“他们会打死我的!”

    楚仁良一个闪身,闪到了小菜芽的身边,二话不说就拉起了她的小手:“小菜芽,大哥哥不会让他们动你一根头发的,你不会受伤害,大哥哥也不会被你毒死,相信大哥哥,好吗?”

    “嗯!”小菜芽紧紧地握住楚仁良的手,露出了甜甜的笑容。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