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武御群雄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百九十五章 重复?咄咄怪事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一股强烈的头痛感猛然袭来!

    楚仁良陡然睁眼!

    自己在哪里?

    自己怎么了?

    然而,楚仁良,毕竟是楚仁良。

    起身,四下一瞧。

    这是一间陌生的、普普通通的房间。

    自己,正坐在床上。

    楚仁良很快冷静下来,也很快明白过来,不由得无奈地苦笑了起来:“这个世界,怎么又再次跟我开了这么一个身处异地的玩笑!”

    呼——

    他右拳一握,拳头立即冒出了大火,一个烈焰龙头形状环绕于拳。

    真是有惊无险!

    好在力量尚在!

    “罢了!”他摇了摇头,一脸无可奈何,“既来之,则安之,也不知道这地方离定天盟有多远,得找个人问问。”

    吱——

    一声轻响,房门随即被人推开。

    进来一个人,一个粉衣少女。

    楚仁良看着粉衣少女,傻眼了,惊呆了,不知所措。

    他惊的,并不是这粉衣少女的容颜有多么的沉鱼落雁,也并不是这粉衣少女的着装有多么的花枝招展。

    而令他傻眼的却是,这粉衣少女的脸。

    这张脸不是花轻衫,还能是谁?

    这粉衣少女是花轻衫吗?

    可是……

    花轻衫明明就已经……

    楚仁良震惊猜想之际,粉衣少女已缓缓开口道:“公子醒了。”

    楚仁良回过神来,立即跳下了床,目不转睛地盯着粉衣少女,脱口叫道:“花姑娘?”

    情急之下,思绪大乱,楚仁良显得有些唐突了,但令人奇怪的是,粉衣少女却并不生气,也并不慌张,一丝一毫也没有,她只是淡然一笑:“公子认识我?”

    楚仁良稳住心神,自知失礼,歉然一笑:“抱歉,是在下唐突了,姑娘实在是和我一位朋友长得很像,不,不对,简直是一模一样。”

    粉衣少女依旧淡然:“公子,你这,可是轻浮之言吗?”

    “不!”楚仁良沉下了脸,一本正经,“绝不是轻浮之言,在下绝不是什么登徒子!”

    看着楚仁良一本正经的模样,粉衣少女忍不住笑了:“巧了,我也正是姓花呢!”

    楚仁良不明就里,眉头微皱:“姑娘这是在与在下说笑?”

    “不!”粉衣少女也学着楚仁良刚才的表情,沉下了脸,一本正经,“本姑娘绝不是在开玩笑!”

    楚仁良面无表情,默然无语。

    粉衣少女笑问:“公子刚才说的和我长得一模一样的朋友,可是叫花轻衫?霓花谷谷主花轻衫?”

    楚仁良神情一紧,立即回答:“是的!”

    她认识花轻衫?

    她说她也姓花?

    她和花轻衫长得一模一样……

    难道她会是花轻衫的……

    楚仁良一副呆若木鸡的模样,陷入了沉思。

    “我叫花轻依,是霓花谷谷主花轻衫的姐姐,双胞胎姐姐。”粉衣少女开口了,给出了答案。

    “原来如此。”楚仁良淡然应声,实际上他心里已经猜得八九不离十了,所以对于这个答案,并不惊讶,“在下……在下姓梁名楚,桥梁的梁,清楚的楚。”

    花轻依笑道:“依,依然的依。”

    楚仁良没搭话,目不转睛地盯着花轻依,眼中神色极其复杂,似喜、似愁、亦似悲。

    “你干什么这样看着我?”花轻依觉得楚仁良眼神怪异,忍不住向其开口询问原因。

    楚仁良仍然没搭话,只是微微一笑,眼中淡然,已恢复平常。

    花轻依很严肃很认真地道:“梁公子,既然你和我妹妹是朋友,那么能否请你告诉我,我妹妹,她还好吗?”

    花轻依既然有此一问,那么说明她还不知道花轻衫已死的事情。

    “这……”楚仁良犹豫了,苦着脸说不出下文,他在犹豫,到底要不要将花轻衫已死的事情向花轻依和盘托出。

    却不想,花轻依突然轻轻地叹了一口气道:“罢了,看来,你也不知道吧!”

    楚仁良迟疑片刻,开口相问:“你为什么要突然问我关于你妹妹的事儿?”

    花轻依解释道:“因为,你说你和我妹妹是朋友,我想,你应该会知道关于她的一些事儿,最近的事儿,因为,我已经有一年没有见过我妹妹了,故而,对于我妹妹的事儿,我是一无所知。”

    楚仁良一脸茫然,搭不上话。

    花轻依神色黯然,幽幽道:“一年前的一天,我突然身患奇症,回天乏术,因此,我借口有了心上人,要与心爱之人逍遥自在,双宿双栖,而依依不舍的离开了我妹妹,实则,我不过是想找个清静之地,自生自灭,得过且过。”

    “什么样的奇症?”楚仁良神情激动,显得很是迫不及待。

    他这么激动,这么迫不及待,是有原因的。

    因为他觉得花轻衫的死,自己有着不可推卸的责任,因为他觉得自己有欠花轻衫。

    而现如今,竟然遇到了其亲姐姐,又听亲闻其亲姐姐身体有恙,他焉能不出手相助,以慰花轻衫的在天之灵,也弥补自己心中的亏欠。

    花轻依看着楚仁良激动的表情,迫切的模样,忍不住笑问:“你很好奇?”

    楚仁良肃起了面容,郑重其事地道:“不!花姑娘,你误会了,我并非是好奇你患了什么样的奇症,对你的奇症感兴趣什么的,而是,我想治好你的奇症!”

    听得楚仁良的一席话,花轻依愣住了,呆呆地盯着楚仁良,不知该如何作答。

    楚仁良急了,不禁瞪起了眼道:“花姑娘,我说的,可都是肺腑之言!”

    花轻依又笑了:“梁公子,就算你和我妹妹是朋友,可是,我们,好像才刚刚认识。”

    “这……”花轻依的话,使楚仁良顿感尴尬和语塞。

    花轻依道:“你之前吓了我一跳,现在,你又这么语出惊人,你,可真是个怪人。”

    “我之前吓你一跳?”楚仁良一脸茫然,不明就里。

    “可不是嘛!”花轻依白白眼,有些生气,也有些不好意思,“昨天早上,我从床上醒来,你猜怎么着?就这地儿,竟看见你一动不动的躺在地上,像个死猪一样,怎么都叫不醒。”

    “这……我……”楚仁良想解释一下,但却不知该如何开口解释,“花姑娘大人大量,你能不能就当我是从天而降,不请自来?但有一点,请姑娘相信,在下绝不是心术不正之人!”

    “是吗?那就算是吧!”花轻依深沉一笑,笑得令人捉摸不透,“那么,咱们接着说奇症的事儿,你说,你想治好我的奇症,也许是我有些自恋了,请问,你是不是,想英雄救美?”

    楚仁良也学着花轻依道:“英雄救美,是吗?那就算是吧!”

    “呵呵,你这人可真有意思。”

    “能否请花姑娘直言相告?”

    “我最后问一次,梁公子,你是认真的吗?”

    “是!”

    花轻依深吸了口气,缓缓道:“好吧!你且听我道来,每值午时,我便身心如火,炎热难耐,每值子时,我则身心俱寒,冰冷难耐,时至今日,天天如此。”

    楚仁良凝眉不语,似在思考。

    花轻依淡然一笑:“我知道,你一定是在想,我是否是为了提升自身修为而走了什么旁门左道,因此,才会突然患上了这样的奇症,是不是?”

    楚仁良默默点点头。

    花轻依一本正经地道:“我可以如实的告诉你,并没有,还有,我也并没有乱吃乱喝,也并没有中什么毒,这些,我自己都清楚得很……总之……总之,此刻多说无益,现在离午时,已经不远,一会儿你亲眼看看我的情况,自行判断吧!”

    “好吧!”花轻依已经把话说到了这个份上,楚仁良自是没有什么好说的了。

    “唉!”花轻依脸上满是无奈,深深一叹。

    楚仁良肃容道:“天下之大,无奇不有,什么奇怪的事物都有,什么奇怪的事情都可能发生,有时,并不需要什么解释,也并不需要什么道理,因为,有时根本就无法解释,也本就没有道理。”

    花轻依忍不住打趣道:“你这人很会说话。”

    楚仁良苦笑了笑:“不是我会说话,而是事实有时就是如此,就拿我来说吧!你说你一觉从床上醒来,就看见我一动不动的躺在你这地上,我也奇怪得很,说出来,也许你不相信,或许你还会认为我是不是脑子有问题,事实上,上一刻我还清醒的时候,是个夜晚,那时,我正和一个姑娘聊着天,突然之间我就失去了意识,而再次醒来,我也不知道我自己为什么会突然出现在你这里,要我解释,只能是老天爷一巴掌打昏了我,然后将我拎到了你这儿,至于道理,我也希望有个人能给我好好讲讲道理。”

    花轻依有些无奈地摇了摇头,惨然道:“好,也好,我并不指望你能够治好我,但我希望你能够为我收尸。”

    楚仁良眉毛一抖,唬起了脸:“花姑娘这说的是什么话?我楚……梁某人就是再无能再治不好花姑娘的奇症,也断断不会将花姑娘治死!”

    “不,不,你误会了,我不是这个意思。”花轻依甩甩手,一脸的痛苦之色,“我实在是不想再这么痛苦的活下去了,这一年下来,我所承受的痛苦,实在是太多,太多了!”

    楚仁良脸色一沉,信誓旦旦、坚定无比地道:“一定,我一定会治好你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