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通过邮件
欢迎光临 祝您阅读愉快!
当前位置:黑岩阁 > 不世妖孽 >

第249章 容身之处

    可是她此时却瞪大了眼睛,甚至都忘记了此时正有个巨大的身躯压在身上欲要施暴,因为她看到一个死人竟然捡起掉在地上的面具戴在了丑恶的脸上。

    明明已将最毒的药在转身的同时悄然放到了酒杯中,又亲手将毒酒喂了下去,并且经过了虞思思的检查,怎么可能又活了过来,难道他变成了恶鬼回来索命?

    正惊悚之际,却听石将军惊惧道:“你!竟敢点了本将军的穴道!”芸初这才发现石将军瞪着眼睛僵直着身子倒了下去,急忙挣脱开,抱着双膝缩在床头,对那恶鬼惊慌道:“你别过来!”这一夜经历了很多事情,她已崩溃到了极致。

    那恶鬼没有听她的话,慢慢地走了过来,芸初虽知惊叫没有用,但却只能惊叫,她的惊叫声高过了外面的嘈杂声,只是她不知道。

    恶鬼没有理会尖叫声,伸手抓住石将军的后脖子,将其提了起来,扔到了地上,紧接着,芸初不叫了,石将军开始惊惧起来,“你是人,是鬼?”

    恶鬼淡淡道:“你说呢?”

    石将军忐忑道:“不可能,你明明已经死了!”

    “那我便是鬼。”

    “不可能,你是活人!”

    “那我便是活人!”

    石将军吞吞吐吐道:“你……,你……,怎么活了!”这也正是芸初想问的。

    无障道:“我本没有死,何来又活?”

    芸初已确定无障的确是个活人,无法相信这个事实,“你难道没有喝下毒酒?”

    无障道:“芸初姑娘献上的毒酒,在下怎会拒绝。”

    “可你为什么没有被毒死?”

    无障道:“我也不知道芸初姑娘的毒酒为何没有毒死我,难道是芸初姑娘的毒酒是假的?”

    “不可能,那毒酒只要喝上一口,不出片刻便会气断魂散,你若喝下绝对活不成。”

    无障道:“世上本无绝对的事情,今晚就不是!”

    “你是如何发现我是来杀你的?”芸初此时问这些已经没有意义,可是她还是想问。

    “有很多,比如让梦雅公主与你们同车,比如你的琴声,再比如你不该对我示意你的的好感。”

    “为何不能示意我对你的好感?”

    “没人第一次见到一个明知丑陋的人就会喜欢的,除非有她的目的。”

    “可是……”芸初还想说,却发现再说下去已无话可说。

    石将军缓过神来,冷哼道:“不要以为你逃过一劫,告诉你,现在整个客馆已被包围,逐浪已被凤舞带走,梦雅也落在我们手中,你即便生了翅膀也飞不出去,若是放了我,也许本将军会留你一条命。”

    无障坐了下来,淡淡道:“是吗?可是方才这里的声音这么大,为何到现在还没有人上来查问呢?”

    石将军闻言又僵住了,他也想不出这是为什么,紧接着,他大喊道:“快来人!”

    声音发出去了许久,却无人回答,更无人冲上楼来,石将军又喊了几声,仍是如此。

    无障指了指窗户,石将军仰头看去,又是一惊,逐浪不知何时已抱着长剑、倚着窗框静静看着窗外的明月。

    石将军吃惊道:“我带的人呢?”其实这句话他不必问,能见到逐浪就说明他带的人已被解决了。

    逐浪没有回头,冷漠道:“都死了!”

    “你不是已被凤舞下了蛊了吗?”

    逐浪只是简单回了一句,“我没有中蛊!”

    无障问道:“梦雅公主呢?”

    逐浪道:“她去追虞思思了!”

    无障道:“这里没事了,你去保护梦雅公主吧!”

    逐浪闻言一纵身,从窗户上消失了。

    石将军哀叹道:“没想到你果真难对付,我石泽成今天认栽,你想要如何处置我?”

    无障道:“我无权处置你,将你交给南王,听凭南王处置。”

    石将军嘿嘿笑道:“你若想交给他,不如现在就放了我,他绝不会杀我!”

    无障从怀中取出一粒药丸道:“既然你如此自信,这里刚好有一颗我配制的药丸,这药也只有我能解,你服下后去请求南王到我这来为你要解药,若是南王肯来,我双手奉上。”说着便俯身捏开石将军的嘴,将药丸弹了进去,“这药你服下后身体如常,但三日期限一到,没有解药,便会毒发而亡,若是你请不来南王,即便你带人来要挟,我也不会给你解药。”伸手解开穴道。

    药丸已入了胃,想吐也已吐不出来,石将军爬了起来,整理好了衣衫,拾起仍在地上的头盔,冷哼一声道:“我们走着瞧!”迈步下了楼。

    芸初也整理好了破碎的衣裳,下了床,颓然跪在地上道:“芸初毒害先生,罪不可恕,请先生杀了我吧!”

    无障道:“我又没死,何必要你的命,你走吧!”

    芸初一怔,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问道:“先生真的肯放我走?”

    “姑娘身不由己,我不怪姑娘,你走吧!”

    芸初在这短短不到半个时辰内,经历的太多,若不是这个人,她只能被人凌辱,被人陷害,成为替罪羊,伏地谢道:“谢先生不杀之恩,谢先生相救之恩!”恍恍惚惚起身,没走几步,忽转过身来跪地哭泣道:“我不走,若先生不嫌弃,我可以服持先生来报答先生的救命之恩!”

    无障也感觉意外,问道:“你不是欲要寻找自由的生活吗?现在你便可以实现了。”

    芸初道:“她们若是知道我还活着是不会放过我的,我已无处容身,只有跟着先生我才能活命,若是先生不收留芸初,那我只能死在先生面前了!”

    无障略思片刻道:“姑娘请起,这段时间你可以暂时留在我的身边,待到了安全的时期,姑娘再离去。”

    芸初解释道:“芸初想一辈子陪在先生身边做牛做马,绝不会离开。”

    “我的身边不缺牛马,而且跟着我会面临很多危险,并不是你想要的生活。”

    “若不是先生,芸初难逃一死,我的命是先生救的,即便为先生而死,芸初也无怨。”

    无障见在这个时候确实很难拒绝,叹道:“好吧,不过姑娘若是想离开,随时都可以。”

    芸初的面容终于露出喜悦,起身道:“先生还想吃东西吗?我这便去给先生做。”

    无障道:“姑娘做的佳肴在下还没有享尽呢?还好你们打斗时没有将饭桌打翻。”说着便坐了下来继续吃了起来。

    芸初道:“菜都凉了,芸初这便去热一热!”

    无障道:“不必,这个时候吃也不错,热过了味道就变了。”

    芸初此时觉得无障的脸其实并没有外表那样丑陋,甚至有一种难以形容的安全感,难怪梦雅公主见过他的面容仍是喜欢他,看来他的确与众不同。

    正胡思乱想的时候,却听梦雅怒气冲冲上了楼,见到无障就喊:“你为何不擒住虞思思那个妖女?”

    无障淡淡道:“我擒不住她,为何要擒住她。”

    “那你也不能睁着眼看着她轻松离开啊!”

    “你说错了,我是闭着眼睛的。”

    梦雅瞥了一眼衣裳破损满脸羞愧之色的芸初没有理会,坐到无障的对面,继续理论道:“你明明可以擒住她,为何要装死?”

    “你明明没醉为何要装醉?”

    梦雅娇笑道:“你怎知我没醉?”

    无障道:“你宣扬我是你们越裳的驸马,我就知道你没醉,喝醉的人是不会说谎的,何况越裳人对毒药都有抗性,没个几千杯很难有醉意。”

    梦雅怨声道:“即使没醉,你就不担心她们将我劫走吗?”

    “我只担心她们逃不走。”

    梦雅气道:“若不是为了追那妖女,我定会教训她们师徒一番!”

    无障问道:“你追上虞思思了?”

    “我追到护城河边,突然出现好几个人,修为都很高,我斗不过他们,幸好逐浪赶到,才将我带了回来。”

    无障道:“看来他们这次的确来了很多人。”

    梦雅这时对站在一边的芸初道:“姐姐不走,难道是想留下来继续下毒吗?”女人的脸变得很快,才结识的时候还欢颜笑语,现在却变成了冷言相对。

    芸初跪地道:“芸初罪该万死,请求公主责罚。”

    “你毒的又不是我,我哪里有权利责罚你,快起来吧!”她说这话带着女性与生俱来的酸味。

    芸初起身道:“芸初被师父抛弃,幸得先生收留,芸初今后定会好好服侍先生和公主的。”

    梦雅冷笑道:“服侍是假,以身相许是真吧!”

    芸初道:“芸初万万不敢有此想法,芸初只想做先生的婢女来报答先生的救命之恩。”

    梦雅道:“婢女坐到正室的不是没有,尤其是你这么美丽的婢女,琴棋书画无所不能,又会做这么多美食,我要是男人也禁不住这种诱惑的。”

    芸初垂下了头,她的确是闯进来的不速之客,她现在只能忍受,别无选择。

    梦雅继续道:“不过我得提醒你,他这人很奇怪,虽生的丑,却仍有女子喜欢,其中就有位貌若天仙的峨眉掌门跟他不明不白,今后指不定又会冒出那个女人来,你的路会很艰辛!”她这样说,似乎把自己当成了局外人。

    无障又不是傻子,怎听不出梦雅尖酸的话,不过他只能装傻,他不想伤害任何一人,好在梦雅‘噗嗤’一笑,拉着芸初道:“瞧你紧张的样子,我是跟你开玩笑呢,姐姐不必当真,走,到我的房间去,别理这个丑八怪!”
←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