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通过邮件
欢迎光临 祝您阅读愉快!
当前位置:黑岩阁 > 不世妖孽 >

第280章 做出抉择

    龙泉站在疾驰的马车上,回头望去,见赵南霜撑着花伞急速靠近,心中大惊,单凭这御风而行的本领,就足以说明此法王又是仙人的境界,他这个只会在陆地跑的散仙如何能抵挡,急忙对后面的弟子喊道:“快,快拦住她!”

    弟子虽听到龙泉的命令,仍是拼命奔跑,心道:“你都吓跑了,我们哪里能拦得住!”

    ‘呼……’一阵香风从几人的头顶掠过,那飘逸的身影距离马车已不足十丈远,只听她格格笑道:“本王看你还能逃到哪里!”

    龙泉暗自叫苦,早知如此,他就不会护送马车逃走,咬了咬牙,对常不余道:“你快走!”飞身而起,长剑一晃,使出一记‘长虹贯日’,刺向迎面飞来的赵南霜。

    赵南霜面临七色剑光,凤目都未眨一下,“这也想拦住本王!”飞行中,身体轻盈一转,美腿如电光扫出,‘铛……’‘长虹’发出一声鸣响,竟被一脚踢开,龙泉手臂一震,长剑险些脱手而出,身体急速下沉,重重落地。

    赵南霜收起花伞,随手飞了出去,‘唰……’如一柄利剑,在空中划出优美的曲线,绕过车厢,‘砰’地一声,将马车前的车辕切断。

    四匹马登时脱缰狂奔,车厢向前一倾,‘吱嘎嘎’蹭着地面向前滑行,掀起土石长龙,滑出百丈才止,常不余失声大叫,人也跟着飞了出去,滚落在地。

    那花伞回转,再次回到赵南霜手中,赵南霜撑开花伞,飘然落地。

    赵南霜看着完好的车厢,略有疑色,如此之大的冲击力,车竟未破碎,车内重物也未滑出,其内必有玄机,赵南霜嘴角微微一弯,袅袅娉娉向车厢走去。

    龙泉周身真气鼓舞,踏步而起,挥起长剑破空刺向赵南霜的后心,快如流矢。

    赵南霜连头也未回,只是停了下来,在剑芒距离她只有半尺的距离时,身形扭转,手中的花伞迎了上去。

    这并不是一把普通的绣花伞,而是天界的神器,伞布是用仙蚕丝织成,花纹更是以七彩灵石为染料,柔韧无匹,灵力充沛,白色的伞帽、杆、柄是用陨铁打造,更是一柄利刺。

    ‘噔’剑芒刺中伞布,‘长虹’弯成半圆,竟不能刺破伞布,‘呼……’,花伞合闭,伞帽光芒一闪,刺向正在后退的龙泉。

    龙泉惊惧之下,挥剑抵挡,‘砰’地一声,龙泉身躯一震,犹如被投石机弹出的石头般,挂着血线,飞出十几丈之外,半晌起不来。

    赵南霜冷哼一声,没有再理会倒地的龙泉,撑开伞,转过身来,继续走向马车,其他人谁还敢阻拦。

    赵南霜走到车厢前停了下来,盯着马车,冷笑道:“难道躲在里面,是想偷袭本王吗?”

    ‘砰……’车厢四面炸开,木板向赵南霜飞旋扫来,赵南霜悠然持着花伞向前一撑,又是一声砰响,将木板击碎,木屑飞舞。

    ‘咚’地一声,重物落地,只见一位白发老者端坐在一具青铜棺上现出身形,身穿黑色道袍,手持紫金色的罗盘,目光炯炯,面容冷森,威风凛凛。

    白发老者冷然道:“不过是逃到下界的舞姬,竟也敢抛头露面,难道你是活腻了,不怕天宫来人将你魂魄打散?”

    赵南霜凤目微眯,心中疑惑,“你怎知本王来自天界?”

    “呵呵,你看下界的女子有谁是你这种装束,有谁撑着一把天宫舞姬才有的‘飞天伞’?”

    赵南霜面色一沉,盯着白发老者沉声道:“你是谁?”

    白发老者道:“我是谁你无需知晓,你只要清楚,凭借你的仙胎仙气还斗不过我,识趣的,就走开,安稳做你的法王。”

    赵南霜冷哼道:“臭老道,你也为说这话便能吓走本王,可笑,本王看你有几分的道行!”花伞一收,化为一道流光,转眼便出现在白发老者的身前。

    白发老者身形未动,仍端坐在青铜棺上,举起手中紫金罗盘,‘铛’地一声鸣响,真气轰然荡开,摧木拉朽,将周围的树木推倒一片,龙泉等人皆真气护体躬着身子,才勉强稳住身形,未被劲风吹走,也有几名修为较弱的弟子直接被掀飞,落到十几丈之外。

    赵南霜的身姿仍停留在半空中,伞帽与罗盘相抵,两光刺眼,狠声道:“臭老道,你的眼睛花了,看好了,这是‘天罗伞’,你若不说你是谁,本王便让你死在这伞下!”

    白发老者面容略变,凛然道:“那也不是什么不得了的神器,与我这紫金罗盘勉强一搏!”

    “那就看看谁的法器更强!”赵南霜魅影空中一转,娇喝一声,“万线穿心!”天罗伞‘呼’地一声撑开,发出万千细小的丝线,如流云般罩向白发老者。

    白发老者将紫金罗盘照向万千丝线,金光放出,身前登时形成一个满是星云的光幕,缓慢旋转,‘噔噔’连响,将射来的丝线尽数挡住。

    赵南霜将天罗伞一合,迅速收回丝线,身姿突然向前一纵,刺向星云图,‘砰……’光幕破碎,利光直指白发老者眉心。

    白发老者依旧托起紫金罗盘,‘铛’地一声再次相撞,真气荡开,尘土飞散。

    赵南霜身影一闪,骤然出现在白发老者的身后,手中握着一把利刺,直刺老者后心,这把利刺便是从伞柄中抽出的,而天罗伞仍抵在罗盘上,伞布正包向老者。

    眼见就要刺中之时,白发老者身影也骤然消失,突现在赵南霜的身后,扬起手中的紫金罗盘,数道流光从罗盘中飞出,向赵南霜的身后打去。

    在老者消失的时候,赵南霜便已感知到了老者已退到了她的身后,她刺向的不过是个虚影,她轻笑一声,身姿向前顺势一跃,翻过天罗伞将其握在手中,向后一撑。

    ‘砰砰……’流光撞击在伞布上,真气层层荡开,赵南霜的身体也跟着不断倒退。

    此时,无障已带着两名弟子骑着马赶到了这里,正好看到了两人交手的全过程,这种级别的搏斗,人间罕见,逐浪紧锁眉头,每一个细节他都不想错过,心中感叹,仅是仙人的修为就如此强劲,那么金仙、大罗金仙、混元大罗金仙的实力会是什么样呢?

    而无障更多关注的是白发老者脚下的青铜棺,上面雕刻着四只凶兽,一只似龙生有双翅,一只似鹏又似凤,一只似龟生有龙头,一只似猿又似豹,面目极其狰狞。

    青铜棺前刻着的太古文字,无障只认得开头的几个字,‘神帝太一之……’

    传说神帝太一是天地初开时的人物,比寂灭、浩天、三教仙尊不知要早多少万年,拥有通天法力,在太古大战中陨落,被楚地奉为至高神,有屈原的《九歌》为证。

    无障微微眯起了眼睛,“两方势力大动干戈,难道这里面是太一的尸骨?”若是如此,这尸骨定然非同小可。

    龙泉见到无障师徒出现,心头一颤,跟到这来,意图已经很明显了,绝不会在这看好戏,不过他此时也没有权利赶他们走,也没这个能力。

    赵南霜挡下流光后,轻足在地面上一点,身姿登时消失,转瞬间便出现在白发老者的头顶,赵南霜娇喝道:“看本王如何收你,天网!”只见花伞灵光闪耀,蓦然扩张,形成彩丝交织的囚笼,罩向下方的白发老者。

    白发老者不敢大意,脚下一用力,青铜棺被踢出,而他则是顺势逃离伞下阴影,‘噔……’彩丝囚笼落空,重重落地。

    白发老者喝道:“贫道也正想收了你,交给天庭,星覆!”手中紫金罗盘飞旋,无数星光从中涌出,弥散开来,形成一个巨大的半球形光幕,宛若漫天星斗,将赵南霜反罩入其中。

    赵南霜见状,面色一沉,冷哼道:“你还没那本事!”

    “有没有这本事,待你破开这星覆再说!”白发老者说完,脸色骤变,他四周的地面,彩光射出,彩丝腾然而起,迅速在半空中交织成一个巨大的囚笼,想要逃离已经晚了。

    赵南霜道:“你还以为你能逃离本王的天网?”

    白发老者心知是自己大意了,竟没想到在说话间,赵南霜悄然将彩丝伸入了地下,将他困在其中,凝神道:“好手段,不过要看你在星辉下,能撑得了几时了!”盘膝坐地,手点星盘,嘴唇翕动,只见赵南霜所处的光幕一颗颗星光‘呼呼’坠下。

    赵南霜撑起天罗伞,将自己罩住,‘轰轰……’星光如瀑连续撞击在伞布上,赵南霜白色发白,香汗涔涔,整个高傲的身姿都弯了下来,方能抵挡气势磅礴的轰击,脚下的地面层层龟裂。

    不过赵南霜也不示弱,咬了咬薄唇道:“你也别闲着!”纤指探出,划向天罗伞下伸入地面的彩丝,‘噔,噔,……’发出悦耳的声音,只见囚笼‘嗡,嗡,……’发出一道道光线,如割刀般交错扫向白发老者。

    白发老者面色更加难看,若是被切中定然是身首异处,身形在空中连续翻转,躲避扫来的丝线。

    白发老者只顾躲避,星光停止坠落,赵南霜直起了身姿,“若是用你这臭老道来做舞姬也不错哦,哼哼,看你还能跳多久!”纤指在周围的彩丝上快速拨动,道道光线纵横交错从四面扫向当中的白发老者,一时间,白发老者犹如上蹿下跳的老鼠,颇为狼狈。

    白发老者躲避中,操控手中罗盘,密雨般的星光再次坠下,轰向赵南霜,他也不能只顾躲避,让赵南霜只攻击他,唯有进攻才能缓解所受到的攻击。

    两人相互困住对方,一面攻击对方,又一面防御对方的攻击,苦苦支撑,陷入僵局,骑虎难下。

    不过青铜棺却没有被笼罩其中,而此刻,正有一个人走向那里。

    ……
←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