芸初、金行子已将豪船隐藏好,来到郡衙寻无障,第二日,无障在城中走了一圈后,掌握城中情况,布置草人和渔网的具体位置,徐漓得到朝中的传书,妖魔入侵的消息引得咸阳恐慌,陛下对此非常重视,太尉王贲亲率五万轻骑正向巨鹿火速赶来,十日之内便可抵达。 无障思虑道:“恐怕我们等不到那个时候了,而且用轻骑来抵御妖魔必然会一败涂地。” 徐漓的笑容还挂在脸上,不解道:“轻骑几乎是我大秦最强的精锐,作战勇猛,又由太尉率领,百倍于妖魔,怎会不敌?” 无障道:“若是对抗匈奴,五万骑兵必然会给他们带来重击,但我们现所面临的是一群凶狠的妖兽,人也许能承受住惊吓,但马可就承受不住了,一旦成群的马受到了惊吓,乱作一团,四处乱撞,几万骑兵又能怎样。” 徐漓闻言张大了嘴半晌才道:“先生言之有理,若是如此,那我们是不是该将此等要害关系告知。” 无障道:“一旦发兵便很难收回,更何况是太尉亲自率军,若是换做旁人,也许还会听我们一言。” 有很多道理,即便不说出来,像徐漓这样的老臣都心知肚明,无障得势,必然会遭到妒忌,更何况是一人之下的统帅,怎容的别人的功劳比自己高。 徐漓道:“那我们眼下该做如何打算?” 无障道:“我们只需做好我们该做的事,至于太尉所率领的援军,我会竭力去想办法,他肯不肯听,只能由他决定。” 徐漓退下后,无障便将凌空子找来,取出逆天教的牛头玉佩交给他,道:“拿着这块玉佩去寻逆天教的人来见我。” 凌空子来到集市,将玉佩亮出,很快便有一位富商打扮的人来问话,那人确认之后不敢怠慢,将消息传出去。 到了傍晚,无障闲来无事拿着一本县志来看,这时幽香飘来,一朵斗雪红落到了书页上,无障微微一笑,抬头一看,只见叶潇湘依在窗户上,格格笑道:“得知先生是那三年前的病秧子,我真是惊讶了好一阵子,后来仔细想来才想明白其中的原因,这样看来,我们是不是很有缘分呢?” 无障倒了一杯茶水,微微笑道:“叶圣使就不要拿我开玩笑了,不过,叶圣使这么快便来到此地倒是令我十分惊讶,何不下来喝一口清茶。” 叶潇湘轻飘飘落到了椅子上,幽美拿起茶杯,“先生倒茶,本姑娘是必须要喝的。”品了一小口道:“我们一直在跟踪徐市,得知先生要见,我便主动赶来,不知先生寻我逆天教所为何事?” 无障道:“想必圣使也看到了,沿海一带已被妖兽入侵,不知这群妖兽来自何处?” 叶潇湘道:“来自两个地方,分别是东海的龙宫和东胜神洲的几个妖族部落,眼下这群妖兽不足为惧,不过是一群乌合之众,只怕后面会有大的行动。” “这个我也想到了,是以请求贵教来相助。” 叶潇湘道:“先生有所不知,若是先生的事情,我逆天教必然会竭尽全力,但像这等战争,我们只会袖手旁观,从中取利,何况这是秦国的事情,秦国的兵马强悍,应该可以应对的来。” 无障道:“若是妖魔大军入侵,秦军也难以抵抗,那时会失去大部分疆土,百姓将成为奴隶,唇亡齿寒的道理,圣使也该清楚。” 叶潇湘道:“这样的事情不是我一个圣使所能决定的,必须由四名长老共同商议,而且对抗妖兽大军,我逆天教虽精,即便不败,也必然会伤筋动骨,元气大伤,秦国视我逆天教为眼中钉,若是如此,岂不是正合心意。” 无障问道:“战神还没有复生吗?” 叶潇湘道:“很难重铸肉身,若不然我们也不会尾随徐市而来,据我们安插在他们的内线得知,他这次出海并不是为嬴政寻药,而是要破除封印,解救他的师尊。” 无障道:“他的师尊?” “应该是天界的一位圣仙犯了天条,被镇压在东胜神洲旁的岛屿之下,门下有三名弟子,大弟子是列封擅长占卜勘探,二弟子是徐市擅长阵法炼丹,至于三弟子却从未现身过,不知其姓名,现在何处。” 无障思虑道:“原来如此,看来这是他们最为关键的时刻了。”种种不解之处,现都已有了头绪。 叶潇湘道:“他们为此谋划了几百年,若是将那圣仙救出,天庭也不会去管,因为封印了这么多年,那圣仙已将过失偿还,到那时,恐怕这天下将会改朝换代,对于我逆天教也是巨大的威胁。” 无障道:“我们不如做一个交易,若贵教肯借兵给我,这次徐市出海,我会鼎力协助贵教,阻止他们解救那位圣仙。” 叶潇湘道:“先生的话我会尽快转告长老商议,不知先生需要借多少兵力?” 无障道:“一千精锐便可。” 叶潇湘犹豫道:“我教教众多分布在南方,即便众长老同意,临时调集这么多兵力,恐怕也需一些时日。” “倘若借兵,预计多久可到此?” 叶潇湘算道:“至少需要十日的时间。” “十日足以。” 叶潇湘笑道:“妖魔的数量不在千数之下,先生凭借一千的兵力来抵抗,犹如羊入虎群。” 无障道:“这个数量我相信不会伤了贵教的元气,也在可接受范围内,至于如何打,自然由我统领,我会尽量减少伤亡。” 叶潇湘道:“都说先生是千年不遇的奇才,这我都相信,可这件事情未免有些异想天开了吧。” 无障道:“也许是吧,若凭我一己之力便可以做到,我绝不会向贵教借兵的。” 叶潇湘想了又想,看着无障道:“先生为何要执意如此呢,难道是为了这一带的百姓?” 无障叹了一口气道:“为了百姓,这未免有些将我看得伟大了,不过,看着那些被抓去的百姓遭受暴虐残害,只要是个人,都会看不下去的,那群妖魔虽也会说话,却毫无人性而言,若不将它们击退,会有更多的百姓受害,甚至灭绝,贵教为何要复生战神蚩尤,奉他为神?那是因为他不屈不挠曾带给整个部族自由和强大,百姓因此怀念他,代代相传,而我如此做,只是图个心安罢了。” 叶潇湘道:“先生这番话令潇湘敬佩,一千精锐,我会尽量去争取,一旦有结果我会来通知先生的。”美眸一转,盯着无障道:“我倒是忘了,我听到一个消息,四位长老正在争论一件事情,好似还与先生有关,也许用不了多久,他们会邀请先生到我们总坛,他们要见先生一面。” 无障心知是什么事情,没有说破,微笑道:“若有机会,定然拜见贵教长老们。” 叶潇湘起身道:“那我便抓紧时间将此事呈报给长老们,若有回信,我会立即通知先生,这段时间,我想留在巨鹿协助先生迎击妖魔,我倒是很感兴趣,先生会用什么方法可以克敌制胜。” 无障道:“圣使若是相助,自然是求之不得,只是徐市那边少了圣使,是否会误了事?” 叶潇湘道:“那边先生不用担心,他们内部有我们的人,又有两位法王在,少我一个,影响不大,若是我们这边尽早了事,有先生相助才是重要的筹码。” 无障道:“那有劳圣使了。” 叶潇湘笑道:“别圣使叫着了,多生分,叫潇湘便是,潇湘可是对先生倾心已久了。” 无障知叶潇湘喜欢打趣,并未在意,微笑道:“能得潇湘圣使倾心,实在是倍感荣幸。” 叶潇湘突然搂住无障脖颈,令无障措不及防,妩媚笑道:“潇湘可是真心的,先生若有意,今夜可要留一扇窗户哦。”说完,在笑声中化为红云,围绕无障转了两圈,飘出窗外去了。 无障望向窗外,笑着摇了摇头,关上了窗户,碧霞走入房间,看着无障,问道:“先生为何要与魔教有来往?”显然是发现了叶潇湘。 无障道:“想向他们借兵。” 碧霞不解道:“秦国不是命王贲出兵来增援了吗,何须向他们借兵?” 无障道:“我担心援军会败,是以,早做准备。” “先生向他们借多少兵力?” “一千。” “五万骑兵若是败了,一千兵力如何抵挡,先生若有妙计为何不用在五万骑兵上?” “王贲对我心存芥蒂,绝不会采纳我的建议,而且这一千兵力不同,是有一定修为的人,若是配合上我学习的阵法,战斗力倍增。” 碧霞想了又想道:“贫道只是担心先生与他们相处会被他们利用,他们可是从不做亏本的事情。” 无障道:“我会小心的,元君还有别的事情吧?” 碧霞道:“这又到了晚上,那群妖魔恐怕又要出来捉人,他们的据点必然空虚,贫道想利用此机会,看能否再救出一批人出来,若有机会,捣毁他们的祭坛,这样一来,也许可以拖延它们的时间。” 无障道:“若想救出那批人会很难,不过制造点麻烦倒是可以做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