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通过邮件
欢迎光临 祝您阅读愉快!
当前位置:黑岩阁 > 三国大气象师 >

第六百六十八章 灭你满门

    “你……你这是怎么回事?”

    孙权瞪大眼睛,吃惊的看着阚泽,一脸的难以置信。

    跪伏于地的阚泽,泣声道:“主公啊,我奉主公之命,前去魏营谈纳贡称臣之事,那苏贼非但没有答应,还割了我一只耳朵啊。”

    阚泽是又羞又愤,头贴在地上不敢以丑陋的面目面对孙权,面对在场所有人。

    孙权先是一惊,旋即勃然大怒,拍案而起,骂道:“好你个苏贼,我给你面子,好心向你称臣,你竟然敢这样辱我,我孙权与你誓不两立!”

    在场的周泰,朱桓等众将,无不是愤怒难当,皆是叫嚷着主辱臣死,要出城跟苏哲拼个鱼死网破。

    鲁肃却忙劝道:“各位将军冷静,那苏贼这么做的用意,一者是向我们立威,二来必有使激将法,诱使我军因怒出战的用意在内,我们绝不能中了他的奸计,越是这个时候,我们越是要忍耐啊。”

    孙权缓缓的坐了下来,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极力的平伏着胸中的恼羞成怒。

    半晌后,他憋红的脸才稍稍褪色,深吸一口气,拂手道:“来人啊,速扶阚泽下去治伤吧。”

    左右亲兵忙上前,才把哭哭啼啼的阚泽给扶了下去。

    随后,孙权才道:“鲁子敬言之有理,尔等务必要冷静,我们绝不可中了苏贼的激将法。”

    孙权亲自出口安抚,众将情绪这才冷静了下来,不再激动愤慨的叫战。

    “这个苏贼,竟然拒绝了我的称臣,子敬,你的计策已失算,现在该怎么办?”孙权不爽的目光看向了鲁肃。

    鲁肃表情略有尴尬,只得佯堆笑脸,笑呵呵宽慰道:“主公莫忧,肃前边不是已经分析过了,就算苏贼不纳咱们的称臣,依旧要攻我建业,以我们原有的兵马,再加上陆伯言带来的五千生力军,还怕守不了他三五个月么,我料不出三月,苏贼必定得去回救荆州。”

    孙权表情这才微微缓和下来。

    这时,陆逊又问道:“不知周都督为何不在,这守城的重任,还得周都督来担当才是。”

    一提起周瑜,孙权和鲁肃对视一眼,眼神皆流露出尴尬。

    孙权干咳几声,示意鲁肃回答这个问题。

    鲁肃只得道:“伯言你有所不知,周都督已经主动向主公请缨,前往交州整合交州之兵,北攻荆州以牵制苏贼去了。”

    “什么?”陆逊大吃一惊,一脸的难以置信。

    以陆逊的智谋,当然知道调动交州兵这一计,是有多么的天方夜谭,所以他才会惊讶,这么不靠谱的计策,周瑜怎么会想出来,还主动提出去交州。

    “周都督真的去交州了吗?”陆逊又问了一遍。

    “这还能有假,周都督是前日出发,只比你晚了几天而已。”鲁肃一本正经的答道。

    陆逊哑然,先是看看孙权,再看看鲁肃,眼眸转了几转,蓦然间明白了是怎么一回事。

    他便收起了惊讶,点头附合道:“这倒也是一招神来妙计,有周都督出马,必定能整合交州之兵,嗯,确实是条妙计。”

    见陆逊没有质疑下去,孙权和鲁肃都松了口气。

    孙权倒不是小看陆逊的智谋,他很清楚陆逊应该能看出,他调周瑜前往交州的真实意图,并非是整合交州之兵,而是为了把周瑜这个绊脚石踢开而已。

    他在意的,只是陆逊的表态。

    毕竟,陆逊代表着江东豪族,麾下又有五千生力军,如果陆逊极力质疑周瑜前往交州这件事,这就代表着一定程度上,陆逊在质疑他接任江东之主的合法性。

    现在,陆逊顺水推舟,盛赞这条“愚蠢”的计策为妙计,等于是表明了拥护孙权的态度,自然便令他放心。

    “那这守城大计,就只能由鲁将军担当了。”陆逊看向了鲁肃。

    孙权便道:“我已任命子敬为都督,接替公瑾统帅建业之兵,伯言啊,你要好好辅佐子敬才是。”

    陆逊忙拱手道:“主公放心,末将一定会尽全力协助鲁都督,为主公誓死坚守建业。”

    孙权这才满意的点点头,脸上也重新现出笑容,举杯再敬。

    大堂中的气氛重新融洽起来。

    不觉已是入夜,陆逊喝到尽兴半醉之时,才在亲兵的搀扶下,回到了自己的军帐。

    他屁股还没坐稳,外面亲兵便入内,向他附耳低语了几句。

    陆逊眉头微微一动,低声道:“快叫他进来吧。”

    亲兵退下,片刻后,帐帘掀起,一名身着黑衣的儒士步入了大帐。

    “下官魏王霸府从事马良,见过陆将军。”黑衣人拱手拜见。

    陆逊忙起身还礼,却是笑道:“这建业城守备森严,不知先生是如何混进来的。”

    马良一笑:“这世上没有钱办不成的事,无非是钱多钱少的问题而已,何况我只不过是只身入城,又不是千军万马的混进来,自然没那么难。”

    “也对啊,有钱难使鬼推磨,特别是在现在这个风雨飘摇,人人都谋算着自保的时候。”陆逊慨叹一番后,才请马良落坐。

    茶上了,一番客套的寒暄。

    “不知马从事冒险潜入建业来见陆某,所为何事?”陆逊是揣着明白装糊涂。

    马良淡淡笑道:“陆伯言聪明绝顶,前番若不是你出手相助,伪装山越人叛乱,我家魏王计杀于吉之策也不可能成功,我来是什么用意,陆将军应该不会猜不到吧。”

    “咳咳……”陆逊干咳了几声,低头呷一口茶,有顾左右而言他的意思。

    马良却不给他扯开话题的机会,直言了当道:“下官也不拐弯抹角了,我家魏王知道陆将军率军到了建业,所以特命我潜入建业来见将军,命将军你里应外合,助我主攻破建业。”

    陆逊眉头一皱:“魏王这是要我背叛孙氏么。”

    “陆将军已经背叛过一次,就已算不得孙氏之臣,你这一次不是背叛,而是在以大魏臣子的身份,为魏王办事。”马良正色道。

    陆逊沉默。

    马良见他犹豫,便道:“孙氏与你陆家有血海深仇,如今那孙权为了夺位,不惜背弃了其兄孙策,要将江北之地割给我王,想借我王之手除掉孙策,这样一个阴诡的主公,我实在想不出,你陆伯言还有什么理由去效忠他。”

    陆逊身形一凛,站起了身来,踱步于帐中。

    沉吟片刻后,陆逊反问道:“魏王对世族存有偏见,杀戮不亚于当年的孙伯符,我陆家乃江东大族,倘若归顺于魏王,你能保证不会被魏王秋后算账吗?”

    马良冷冷道:“魏王会不会秋后算账,我不敢保证,我能保证的是,如果你不肯归顺魏王,建业城破之后,魏王定会族灭你陆氏满门。”

    陆逊神色一变,不由打了一个寒战。
←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