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通过邮件
欢迎光临 祝您阅读愉快!
当前位置:黑岩阁 > 三国大气象师 >

第八百八十八章 辗杀!辗杀!

    苏哲淡淡笑道:“朕不是早跟你们说过么,朕自有收拾西羌人的办法,叫你们不要担心的。”

    颜良恍然省悟,不禁愧然叹道:“陛下当真是神了,咱们的怀疑着实是多余的,咱们差点忘了,陛下可是无所不能的神啊。”

    苏哲一笑,腰间倚天剑拔出,朝着敌军一指:“传令,骑兵出击,给朕灭了两翼的西羌轻骑!”

    嗵嗵嗵!

    鼓声震天而起,敲响了魏军反攻的节奏。

    左右两翼,文丑和张绣一声令下,率领着三万大魏铁骑,从两翼呼啸而出,朝着正在侧翼徘徊的西羌铁骑狂卷而去。

    苏哲剑锋再一指迎面的汉军,大喝道:“全军,辗杀而上,给朕活捉刘备!”

    “活捉刘备——”

    “活捉刘备——”

    万千大魏将士们,斗志燃烧到爆,发出震天的狂啸声。

    颜良兴奋如狂,挥刀跃马狂杀而出。

    太史慈,黄忠,张任,一员员大将猛将们,尽数奔腾而出。

    二十余万魏军将士,数百座军阵,轰然裂阵,如决堤的潮水一般,铺天盖地,向着敌军卷涌而上。

    连退百里,魏军将士们早就积蓄了火山般的怒火,就等着这爆发的一刻。

    此时此刻,他们的心中只有一个念头:

    杀!

    用敌人的鲜血,熄灭他们愤怒的火焰!

    潮水般的魏军将士,卷涌而上,转眼便将人仰马翻的西羌铁骑淹没。

    那些正在被钩镰枪蹂躏的羌人们,连一丝逃跑的机会都没有,便被冲涌上来的大股魏军,杀了个片甲不留。

    五千重甲羌骑,全灭!

    正苦战中的彻里吉,眼看着自己的精锐铁骑,被魏军无情的辗杀,心如刀绞般剧痛。

    这些铁锁重甲骑,可是他傲视西凉,令西羌各部为之伏首的根本所在。

    现在,就这么在弹指间,灰飞湮灭,被魏军杀的连渣都不剩,他焉能不心痛欲绝。

    惊恐的情绪,很快就取代了痛苦。

    因为他发现,周围的己军士卒越杀越少,魏军如潮水般涌过,他竟已陷入了魏军的兵潮之中,几无逃生的机会。

    “怎么办?难道我堂堂羌王,竟然要这么莫名其妙的折在这里不成?”

    就在他精神受创,失神的一刹那间,右翼肩头破绽陡然大现。

    高顺抓住这一破绽,金枪疾刺而出,彻里吉不及收刀相挡,只能将身形向下一蹲。

    金枪刷的一下,从他的肩头掠过。

    紧接着,高顺金枪又电光般往回一收,那内弯的金钩,狠狠的扎进了他的后肩上。

    “啊~~”

    彻里吉一声嘶心裂肺的惨叫,背后鲜血喷溅而出,身形剧烈一晃,被钩子拖的朝前便扑倒在地。

    “羌酋!这一刀是为了那些被你烧杀抢掠的百姓!”

    高顺一声愤怒的咆哮,虎臂用尽全力一拉。

    咔嚓嚓!

    清脆的撕裂声响起,彻里吉的右半个臂膀,应声被金钩切断。

    彻里吉发出了杀猪般的惨嚎声,偌大的身形向前扑倒在地,痛到死去活来,几乎晕死过去。

    高顺斜拖着染血的金枪,冷哼道:“来人啊,把他绑起来,交给陛下收拾!”

    左右的金枪兵一涌而上,将半死不活的彻里吉,绑了个结结实实。

    高顺寻了一匹战马,翻身跃上,金枪一指,大喝道:“钩镰枪兵,随我继续追杀敌寇!”

    高顺纵马提枪,狂杀而上。

    五千杀的还不够尽兴的钩镰枪兵们,拖着血淋淋的金枪,腰间别着一颗颗羌人的首级,如野兽一般,随着大魏的兵潮,向着前边的汉军主力扑去。

    前方,六万汉军士卒,已经惊到目瞪口呆,凝固在原地战栗不止。

    刘备身形僵硬,表情凝固在惊愕的刹那,震惊到大口大口的喘气,那眼神,仿佛是产生了错觉一般。

    他曾经绞尽了脑汁,拼尽一切心力,想要找寻出铁锁重甲骑的破绽,却始终没有想出。

    这让他自信的认定,铁锁重甲骑无懈可击,苏哲绝对没办法想出破解之策。

    苏哲却用残酷的事实,无情的打了刘备的脸。

    刘备是作梦也没想到,苏哲竟然会创造出那样一支奇兵,用着奇怪兵器,就这样在轻而易举之间,灭掉了所向披靡的铁锁连环骑。

    “为何?这是为何?”

    刘备发出悲怆愤怒的吼声,目光看向了身边的司马懿。

    司马懿的脸上,也被深深的惊惑袭据,那茫然的眼神,似乎还在沉浸在眼前的不可思议当中。

    面对刘备的质问,司马懿只得叹道:“臣之前就说过,那苏贼诡诈多端,与其决战,永远都存在着风险,没想到啊,那苏贼竟然真的想出了破解铁锁重甲骑的手段,唉~~”

    他这话,自然是在不动声色的撇清自己的关系,提醒刘备,他可并没有力主决战,是刘备这个主公最终下的决心。

    “司马仲达,你——”

    刘备眉头深皱,心中极度不爽,想要怪怨司马懿,却又无从开口。

    就在这时,魏军的战鼓已震天敲响,二十几万大军如潮水般裂阵,轻松淹没了羌骑,向着他的本部汉军辗来。

    六万汉军在瑟瑟发抖,魏军还没有冲到跟前,便开始步步后退。

    亲眼目睹了无敌存在的铁锁重甲骑覆没,汉军的信心斗志早就被打落谷底,哪里还有信心再与魏军一战。

    刘备脸色惨然,拳头紧握,牙齿咬到快要碎掉,眼中喷涌着不甘。

    他知道,大势已去,败局已定。

    可他就是不甘心,再一次被苏哲羞辱。

    “陛下,羌骑覆没,这场仗胜负已定,现在撤兵,保全我们的六万人马才是上策。”司马懿果断的劝说道。

    刘备心头一震,脸都要被怒火羞愤憋红了,仍旧是心存不甘。

    “陛下,羌兵覆灭了,我们还有机会,若是连我们自己的大军都没了,那就一切真的完了!”司马懿几乎在向刘备吼叫

    刘备蓦然清醒过来,残存的一丝不甘荡然无存,只余下了无尽的惊悚。

    “传令,全军向潼关撤退吧。”刘备发出一声无力的叹息,拨马转身便走。

    铛铛铛~~

    金声响起,撤退的命令下达。

    六万汉军士卒,无不长松了一口气,如蒙大赦一般,扭头争先恐后便逃。
←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