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通过邮件
欢迎光临 祝您阅读愉快!
当前位置:黑岩阁 > 大千劫主 >

第一千四百七十二章 完美浩法

    相对于陨落宫主等人,辜雀此刻的危机却更加严重,他现在才发现自己犯了一个巨大的错误,就是误认为未来之元的力量高于其他四元的力量。

    事实上,未来之元只是被封锁,不表现在世界之间,也无人可以窥探而已。但这并不意味着,未来之元的力量就比其他四元要强大。

    所以,虽然自己以未来之元的力量打破了天衍幻阵,但却只是破坏了其规则大道,没有灭掉大阵的力量。

    此刻大阵的力量如脱缰野马席卷天地,开始反噬,并自发性融合,开始朝未来之元抗击。这种级别的力量,辜雀几乎没有反抗的余地。

    更重要的是,犹豫泄露了未来之元的力量,他此刻还承受着恐怖的因果之力。

    宇宙天道轰隆作响,九彩之光充斥天地,哪怕自己是顺天而行,为天道代言人,都免不了这种惩罚。

    不过好就好在,自己只需要承受天道降临的因果,而不需要承受来自于未来的因果,因为此刻未来的因果之力,完全用来抵挡其他四元的力量了。

    巨响之声不绝,辜雀将《道衍》运转至极致,全身的九彩之光和天道之光交相辉映,但那一股压力却大到可怕,即使是同等性质的力量,也将他压得粉身碎骨。

    不行,这样下去自己最多坚持几十个呼吸,便会被因果之力压碎灵魂。

    铜棺,躲进铜棺?

    辜雀尝试着祭出铜棺,却发现无论如何也祭不出来。

    或许自己正处于未来之元,所以无法祭出铜棺!

    辜雀想到这里,毫不犹豫,直接穿破了鸿蒙的界限,冲出过于之元的藩篱,来到了现在之元。

    他抬头一看,身影顿时猛然一震,瞪大了眼朝天看去。

    这是一幅壮美的天地变幻图画,这是不可复制的雄伟宏阔景象世界并不绚烂,没有一丝色彩,唯有那黑暗在涌动,如污水,如暗潮,有漩涡,有裂缝,每一寸都进行着伟大的变化,像是有亿万战兽在奔腾,竞相追逐,朝着那未来之元的模糊之洞而去。

    那一个元洞,就像是一个巨大的注射器头子,正在往外拉,似乎有一股恐怖的吸力将天地万物,寰宇无尽,都朝那个方向吸引过去。

    世界成了奔腾的液体。

    辜雀的震撼并未维持多久,因为天空的黑暗忽然又再次变化了起来,天道之力注入,就像把五颜六色的颜料注入进黑色的墨汁之中,极具美感,有一种破坏性的壮丽。

    九彩之光涤荡着黑暗,并不与四元冲突,而是朝着辜雀疯狂涌来。

    这一股压力实在可怕,而更可怕的威压又降临了,这是四元的威压,属于天衍的威压。

    几乎一瞬间,辜雀就失去了所有的力量,浑身都在发抖,灵魂的颤栗让他根本无力去反抗。

    妈的,这就是天衍吗?

    他艰难祭出铜棺,费力地将棺盖掀开,一头扎了进去,再力量最后到来的时刻,将铜棺完全盖住。

    左边躺着的是耶梨,石躯冰冷

    右边躺着的是韩秋,金属的身躯依旧冰冷

    辜雀躺在中央,将身体缓缓放平,使自己的背部完全贴在冰冷的铜棺之上。

    他的脸色渐渐平静了下来,平静如他的心。

    这一刻竟然是前所未有的放松。

    这一战毕竟持续了很久了,而显然,还将继续持续下去。

    两次生死危机,一次由纪元之叶治愈,一次由韩秋的眼睛抵挡,黑暗天衍魔龙复活,自己也被迫流浪寻找开天灵根,见到了韩秋的尸体,看到了她死前最后的画面,又进了这天衍幻阵。

    事情的发生总是毫无征兆,让人无法适应,哪怕他的适应力很强。

    此刻躺着,躺着啊,像是一切都不见了,一切的烦恼都没有了,很想这样一直躺下去,躺在韩秋和耶梨的身旁。

    灵魂开始放松,劫后余生却没有喜悦,有的只是淡淡的哀愁和莫名的心酸。

    有一句话也不知道重复了多少次,“这么多年来生生死死,也不知道为了什么”,对,就是这句话,辜雀总是在重复。

    活着,是无休止的战斗。

    死去,是不苏醒的长眠。

    他又想起了这句话,那是他在修罗塔中忘却了自我的想法。

    可是他现在竟然又有了这种念头。

    但自己已不是当初的自己了。

    他低头一看,只见身躯血肉脱落了大半,露出漆黑的死道魔骨,但是已然塌陷,碎裂。

    这当然痛,这种痛几乎不是人可以忍受的,但辜雀只能慢慢去治愈。

    因为铜棺隔绝了天机,生机进不来,而自己肉体全碎,丹田自然也没了,这里根本没有元气。

    只能靠着强大肉体的本能去修复,但这样会愈发痛楚,甚至伴随着奇痒。

    这是一个漫长的过程,辜雀本以为自己会忍受很久,但更加磅礴的力量却从外部传来,铜棺内部顿时翻天覆地,抱着耶梨和韩秋在里边滚来滚去。

    他几乎可以想象,铜棺必然遭受到了一股无比的力量,撞破了不知道多少重次元。

    但事情似乎比他想象得还要复杂,因为恐怖的威压,竟然开始了渗透,他几乎要承受不住了。

    “帮忙啊!”

    辜雀忍不住大叫出声,而一道血光涌起,将他的身体包裹了起来,他这才好受了些。

    “知道危险了?你干的这些事哪一件不危险?”

    血色眼球的声音充满了戏谑,但辜雀却无心和他计较,只是咬牙道:“你的力量能挡住多久?”

    血色眼球道:“最多一百个呼吸,甚至更短。”

    “怎么可能?当初你与《诸天生死簿》第十页干架的时候可是很生猛。”

    血色眼球沉默了很久,才缓缓道:“小子,你知不知道,这股力量之中有未来之元的力量!”

    辜雀懊恼无比,咬牙道:“能不能把我送出去?”

    血色眼球道:“我能不能指挥铜棺你自己心里没数吗?”

    辜雀道:“为什么镇界灵柩棺都无法抵挡这一股天衍之力?”

    血色眼球道:“第一,镇界灵柩棺被大法力封印,几乎失去了所有的力量,只留下了基本的特性。第二,这不是普通的天衍之力,这是他妈无限接近于九五至尊的天衍之力。”

    辜雀道:“意思是我必死无疑?”

    血色眼球道:“理论上来说是这样,因为镇界灵柩棺和《诸天生死簿》不兼容,你无法在内部祭出《诸天生死簿》保护你,而这股力量隔着铜棺足以震死你了。”

    “我不信,我一定会想到办法。”

    辜雀闭上了眼,开始摸索自己的底牌,对于他如今的思绪来说,百个呼吸的时间也并不短了。

    更重要的是,他压根不相信血色眼球所说的什么百个呼吸,这厮的实力相当变态,当年顶着镇界灵柩棺的封印都能与《诸天生死簿》第十页一战,现在区区怎么会这么弱。

    只是他明白,对方愿不愿意帮自己,又是另外一回事了。

    而在外界,诸天基阵之中,天渡国师目光浑浊,死死盯着天空。

    他眉头紧皱,像是在犹豫,像是在思考着什么,沉默了很久,才终于道:“必须要出手了。”

    蓝月咬着牙,却是没有说话,她当然知道天渡国师的想法。

    她知道,国师是想救辜雀,因为此刻天渡唯有依靠这个人了。

    辜雀引动了未来之元的力量,令四元同时反扑,这一股力量显然是要大于未来之元的力量的,国师要做的就是将这一股大出的力量给消灭掉,令未来之元和其他四元保持一个平衡,这样,或许时空的壁垒又会再次将它们隔绝开来。

    这是唯一的办法,很难,但必须要去这么做。

    因为天渡没有选择了,蓝月一个人做不成事,她只有依靠辜雀。

    “只可惜我已经无力完全激发诸天基阵的力量了。”

    天渡国师叹了口气,接着抬头朝天看去,眼中精芒爆射,白发乱舞,猛然大吼道:“开!”

    说完话,诸天基阵忽然散发亿万道霞光,一道道光线朝天冲去,犹如漫天之流星,将无数的天衍之力荡开。

    天空出现了最绝美的画面,漆黑如墨的世界涌动着,九彩之光在其中穿梭倾泻,而下方白光爆射,又将一切照亮。

    但上下涌动的力量终究被黑暗潮水带着,朝那朦胧的时空之洞而去,数方干扰之下,世界终于乱成了一片。

    无数的光线乱飞乱舞,混杂的力量不停爆炸,天道之力搜索不到辜雀的气息,终于渐渐消散,而诸天基阵,则将四元的力量一片片斩去。

    每斩去一分,它自己也虚弱一分,直到最后,天渡国师终于倒在了虚空,无尽的白光化作一个古老的戒指,回到了他的手中。

    他抬头朝天一看,只见四元的力量和未来之元的力量对流的愈发可怕,自己终究还是没有做到啊。

    他叹了口气,缓缓闭上了眼。

    蓝月轻呼一声,眼泪流个不停,朝天一看,却看到了无尽的光。

    “小子,谢谢你,让我看到了一个奇迹。”

    冷漠的声音响起,辜雀张开双眼,皱眉道:“什么?”

    血色眼球道:“我看到了一个完美世界的诞生,这是一个真正意义上的,完美的,微观小浩法世界。”

    “因为,它是真正的五元归一,它有未来之元。”
←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