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今大千宇宙的天道是万道鸿蒙至尊级别的圆满天道,想要毁灭它是几乎不可能的,所以即使是其他万道鸿蒙至尊,也根本进不来。 这是属于辜雀的成就,是他令大千寰宇变得如此坚固,如此安全。 但现在他亲手撕开了这一切,用磅礴的大道,硬生生打开了一个通道,冲出了大千寰宇。 寰宇是什么?是无穷的时空和无尽的混沌,那寰宇还存在“之外”这个概念吗? 这个之外,却不是时空意义上的之外,而是道之外。 辜雀感觉自己进入了一个奇异的地方,不是时空,也不是空寂,而是模糊而粘稠的扭曲规则。 而且这种规则并不是凝固的,而是一直在流动,辜雀感觉自己的位置一直在变化,每一刻的变化跨度极大。 这种速度和规则的粘稠所带来的撕裂感,是至尊以下无法承受的,这样决定了至尊之下,不可能走出寰宇。 这到底是什么东西呢?大衍,到底是什么? 他正想着这些,却忽然全身开始剧痛起来,身体一瞬间断成了好多截,甚至灵魂都受到了恐怖的撕裂感。 这种情况几乎是不可思议的,他拥有世间最伟大的力量和身躯,拥有了天衍大圆满的大道,怎么可能会受到这种创伤。 唯一的解释,就是大衍。 这里是大衍,这些粘稠而密集的规则也是大衍所化,这里不是时空,是无法形容的一种概念。 这种概念是辜雀现在无法去摸索的。 他只有去寻找,寻找永恒文明的所在。 心念所致,无尽的混沌之气自他体内澎湃而出,一瞬间形成一个巨大的护壁,粘稠的规则彻底隔绝在外。 他这才发现,要抵住这些粘稠的规则,需要的力量比自己想象中的更加磅礴。 那么也几乎说明了,九五至尊虽然可以走出寰宇,却很难在大衍之中生存下来,遨游大衍只是一句梦话,或许只有万道鸿蒙至尊才能做到。 既然这里不是时空,又该如何找寻到永恒文明的所在呢? 用心去感受那一股气息,那一股永恒寰宇所散发出来的道。 这需要大量的时间,而辜雀现在没有时间,他有更直接的办法。 “一号!好久不见了!” 这不是他的声音,而是通过浩瀚的鸿蒙大道所散发而出的规则波动,将通向各个地方。 永恒寰宇似乎并不是大千寰宇这种万道鸿蒙至尊级别的天道,外部的鸿蒙气息是可以传导进去的,意思是一号很容易就能接收到自己的规则波动。 果然,仅仅几十个呼吸之后,一声叹息已然传来:“果然是你啊,辜雀。” 一道灰光化作了模糊的人形虚影,出现在了辜雀的面前,他散发着无与伦比的气势,如同第一次见他那般。 只是在此刻的辜雀眼中,他并没有当初那种震撼力了。 “当时我们感受到了大千寰宇的变化,感受到一股崭新而磅礴的伟大鸿蒙之力,我们知道,大千寰宇第四位万道鸿蒙至尊诞生了。” 一号缓缓道:“他们三个都说可能是阵道之祖,也可能是兵祖,但我见过你,我一口咬定,必然是你。” “如今,你来了,伟大的万道鸿蒙至尊。” 辜雀摇头道:“只可惜我并不是万道鸿蒙至尊,我走的是自己的路,只是走到了实际意义的尽头,也就是鸿蒙之境。” “并不重要,万道鸿蒙至尊是大千寰宇的说法,在我们永恒文明,这个境界被称之为永恒至高主宰,一个代号罢了。” 一号看着他,继续道:“很难想象,一个命轮只有十几亿年的人,竟然能够达到这个境界,在你之前,最快的是道祖鸿钧,他用了足足九十九亿年。” 辜雀道:“可惜我并不是来叙旧的,话说起来总是太多,说不尽的。” 一号沉默了片刻,才疑惑道:“你的意思是,你要来我们永恒文明?” “去看一看吧,虽然我曾经在韩秋的意识之中看到过,但那并非全貌,只是短暂的画面和逼仄的空间而已。” 说到这里,他笑了笑,道:“你们四个人,总不至于怕我一个人吧?” 一号摇头道:“永恒寰宇的大门,朝任何一个人开放,比我们弱的人,进来我们也不怕,比我们强的人,我们也拦不住。” 辜雀道:“走吧,看看你们的世界。” “你会为我们的世界,感到悲哀的。” 一号淡淡说了一句,辜雀并没有理解他话中的含义,直到他真正进入这片世界,才终于叹了口气。 这哪里是一片世界,分明是一片废墟。 黑暗的寰宇,无数残破的世界并立,规则混乱不堪,已经没有了体系,几乎无力形成天道了。 无法形成天道,也意味着无法诞生崭新的世界和星辰,整个寰宇失去了轮转代谢的能力。 这是一个死去的世界,星辰很少很少,密度不及大千寰宇的百分之一,原因很简单,那些星辰都死去了,死去太久太久,所以化作了尘埃。 所以! 可以看到无数的太空垃圾和粉尘风暴,到处乱刮。 没有恒星了,也没有光,这里像是死去了很多年。 即使是有部分星辰悬挂着,但也显然没有了生机,只是一个个材质不同的球体罢了,或是水火,或是金属,或是石头,或是泥土,甚至是很多无法理解的材质。 这些只能被称之为物体,而不是星辰。 一号轻声道:“看到了吧,这就是我们的世界,永恒的世界。” 辜雀道:“还活着,但和死去已经没有区别了,这还是生与死之间的永恒。” 他看到了零零星星的光点,那是规则的光,包裹着稀有的还有生机的星辰,少得可怜。 一号道:“我们四个,还有其他的至尊,共同保护着这些星辰,以自身的能量,维持着这些星辰的消耗。” 辜雀点头道:“至尊虽然伟大,但能量却不是无限的,你们能维持多久?” “已经维持上千亿年了。” 一号的语气没有悲喜,只是缓缓道:“对于这些星辰的消耗来说,我们的力量几乎是无限的,也就是所谓的永恒。” 辜雀道:“这是建立在大衍不干预的情况下吧,万一大衍干预,你们就得付出巨量的力量来维持这里的安全,甚至不一定奏效。” “你说得对,但我们别无选择。” 一号轻声道:“你看到这一切,就应该知道我们该有多绝望。” 辜雀点了点头,道:“你们比大千寰宇可悲惨多了。” “毕竟我们的世界太过苍老了。” 一号道:“要维持天道的运转,都极不容易,我们最近在打算,放弃天道,让它自生自灭好了。” 辜雀眯眼道:“没有了天道,怕是时空都没有了。” “是啊,但即使是有,又有什么用呢?我们只需要维护好那极少数生命星辰的时空即可。” 辜雀目光一凝,却是瞪眼道:“不对劲,怎么只有天衍以上的存在?其他的平民呢?” 一号沉默了片刻,道:“为了维持世界不断诞生强者,我们建立了虚无的世界,他们都生活在虚无的世界之中。” 辜雀道:“怎么做到的?” 一号道:“一种极为复杂的规则,我们同心研究出来的,也有千亿年的历史了。我们以我们的手段,维持着这些生命星辰的基本规则,同时帮助族人们繁衍。” “提升人口的同时,建立虚无的世界,把他们的灵魂投影进去,形成崭新的人格,并在虚无的世界之中繁衍生息。” 辜雀点头道:“我明白了,一个虚假的世界,所有的一切都是假的。” “但灵魂是真的。” 说到这里,一号顿了顿,又道:“这可以帮助我们筛选出其中极有天赋的强者,万一有一天我们不行了,或许也有人可以接班,顶替我们的使命。” 辜雀沉默了很久。 他心中有一种无法言说的悲凉,最后才道:“可是这样的世界,还有什么意义?” 一号道:“对于我们来说,几乎没有意义,对于在虚无世界的平民来说,他们的世界,就是一个美好的世界呀,他们的人生,就是美好的人生啊。” “我们的世界,最痛苦最悲哀的,其实是强者。” 辜雀苦笑,在大衍的枯寂之下,强大如永恒文明,也是如此的凄惨。 一个在生死之间,靠着强者实现短暂永恒的世界,哪有什么希望。 只能等到大衍降临,然后一切飞灰烟灭,彻底消失在浩瀚的历史长河之中。 或许,大千寰宇到最后也会被迫走这样的路吗? 辜雀不知道,按照他的个性,他宁愿毁了一切。 但他是他,寰宇是寰宇,他总是也有希望活下去的人的。 一号轻轻道:“现在你知道,为什么所有的万道鸿蒙至尊,无论来自于哪个寰宇,都要挑战大衍了吧?” “因为真的太惨了,真的太绝望了,枯寂这个东西到底是什么?大衍到底为什么要给一切加上期限,给一切东西寿命,我们不知道。” “我们只是不想死,不想世界毁灭,辜雀,你是最有天赋的人,你也有属于你的智慧。” “年轻人,或许思想更开阔一些,比我们这些老人更聪明。” “你告诉我,这些年我们在做什么?” “我们为什么沦落至此?” “为什么大衍孕育了一些,却又要毁灭一切?” 辜雀可以感受到一号那种无止境的迷茫和绝望,但他却也无法回答。 因为他真的没有找到答案。 枯寂与永恒,大衍与天衍,这个命题如此深邃,谁能解答? 万道鸿蒙至尊,在大衍之下,和一切其他的,也没有什么区别。 这就印证了那一句话:“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 真正理解这句话的人,自然就明白了。 辜雀现在自然也是明白的,在找到答案之前,所有人都是一样的,无论是凡人,还是伟大的至尊。 永恒寰宇的确实现了短暂的永恒。 可惜这种永恒是假的。 他们在死的边缘站立着,没有任何的希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