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大千劫主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2056章 菩提老僧 莲塘道人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见证了原道之祖的洒脱和原道本身的奥秘,辜雀的心隐隐有所感悟,行走在星河之间,在过去之元吮吸着这里的空气。

    他看到了这个时代的人文风貌,看到了文明阶段的演变,心中对枯寂与轮回又有了莫名的感受。

    自己终究不如原道之祖洒脱啊,他可以轻松一走了之,不再去管这个世界的生死与存亡。

    他的理由很充分,他是大衍力量的追随者,他无力对抗大衍,虽然他十分强大。

    而辜雀不想走,也不想坐视不管。

    如果真的要走,他有信心把在意的人一起带到其他的寰宇,而人却总是要有根啊,他所有的理想、感情、经历,珍贵的回忆,一切的一切,都是在这片寰宇发生的,他热爱这片土地,热爱这个世界,他不想让它毁灭。

    况且毁灭是无止境的,永远不会休止的,今日有大千寰宇之枯寂,明日便有永恒文明之崩碎,人到何处才是家呢?

    另外这片世界的死亡,也意味着冰洛彻底死亡,这是他不能承受的痛楚。

    还有很多原因,很多很多。

    比如辜雀知道自己是怎么走到今天的,他靠的是苦难磨砺而出的坚定意志,靠的是粉身碎骨浑不怕的伟大信念,是迎难而上的决心,是永远奋发的动力。

    他的人格之内,灵魂之中,已经注入了这种信念的鲜血。

    他无法对自己说“放弃”这两个字,因为他从未说过。

    如今到了这个境界了,还要说吗?

    绝不可能的。

    想通了这一切,辜雀再次朝过去的过去进发,随着时间的长河慢慢流淌,趁着大衍打盹的这些年月,他亲眼见证了各个纪元的历史。

    有混乱的黑暗时代,有繁华的光明时代,又秩序初成的希望,有王朝落寞的腐朽。

    无数的人,无数的生命,一代又一代的强者,各种情绪的交织。

    辜雀明白了为什么诸天钥匙之叹元覆甚至可以与生、死、怒、耻、尊等几个诸天钥匙而媲美了,因为情绪的力量积累到一定程度的时候,是不亚于生与死这种终极命题的。

    变化莫测,浩如烟海,故强大矣。

    来到了第四纪元,辜雀迅速划过了时间长河,来到了第四纪元的初期。

    这个纪元,有许多他值得留恋的东西。

    他一路行来,看到了无数的伟大佛国,金色的国度,洋溢着祥和的光芒,这依然是一个和平的时代,直到般若有一天答应了道祖的邀请,才带着漫天诸佛离去,大乘教佛门才慢慢没落下来。

    辜雀来到了一座城池,不禁笑了起来。

    城池东门,种着两棵娑罗树,一枯一荣,城西亦然如此,双树枯荣。

    但这不是最奇特的,目光所及,他看到了一个老人,一个即将坐化的老人。

    他正盘坐在一棵古老的菩提树下,他此刻的境界是圣雄最巅峰。

    一个圣雄巅峰的修者,怎么会如此枯寂呢?

    辜雀感受到了这天地之间的亿万信念,这个老人散了自己所有的佛力,只为创造天地间第一个大千佛国。

    他竟然想凭一己之力,普度众生,这怎么可能呢。

    辜雀也不靠近,也不泄露自己的气息,就这么静静的看着他。

    一年,两年,五年,十年。

    菩提树下的老僧已经只剩下皮包骨了,灵魂似乎已经沉寂了。

    直到一片树叶落下,从他眼前飘过。

    他伸出佛手,轻轻抓住这片树叶,缓缓笑了起来——般若拈花而笑,就地飞升,成就天地第一佛。

    此时,他整个身体都龟裂开来,继而露出的是金色的佛骨,随即转化为无量法相金身。

    好奇妙的道,好纯粹的信仰之力,这就是天地第一个成佛的人吗?这就是天地间第一尊无量法相金身吗?

    没有经历过九五至尊,也没有经历过混元大罗至尊,般若创道了,开辟了全新的修炼体系,道祖之后第一人,直接成就万道鸿蒙至尊之位。

    天地悠悠,皆是金芒环绕。

    无数的佛莲诞生于世间,般若化身亿万舍利子,讲经于天下,普度众生。

    这一讲便是三千三百三十三万年,三千万大千佛界,声音贯彻寰宇,佛力洒遍各大星域。

    世界都成了金色,星空似乎都被点燃了,开化明智,人人皆为佛徒。

    “除道祖外,过去之元无万道至尊,朋友,你是来自于未来的万道鸿蒙至尊。”

    般若的声音苍老不堪。

    辜雀缓缓笑道:“般若既已创道,又怎么以万道鸿蒙至尊自称?我很想知道,对应万道鸿蒙至尊,佛家是什么境界?”

    般若想了想,才呢喃道:“大无量般若众生境。”

    “大无量般若众生境?”

    辜雀重复了一句,才叹声道:“好境界!般若与众生,谁是般若?谁是众生?”

    般若缓缓道:“般若无量,众生无量,般若即是众生,众生即是般若。”

    “原来如此。”

    辜雀看向四周,呢喃道:“难怪你能让一个纪元的百姓都以你为信仰,因为你的道就是众生的信念之道,这是众生成佛啊,好大的造化。”

    般若看向辜雀,眼中有幻灭之光,亦有诸法万象,亦有红尘三千,但仔细一看,却又空空如也。

    这或许就是无量,以是空相。

    何为空相?万象即空相。

    而此刻,寰宇之间,黑气澎湃,金芒佛光逼压之下,潜藏邪祟尽出。

    一时间天昏地暗,寰宇乱作一团。

    般若盘坐诸天之上,呢喃而出:“万邪尽显,万魔尽出,今作经佛顶般若密因修证了义诸菩萨万行首楞严,灭天地之魔,破万界邪祟。”

    “楞严经不灭,正法不灭,经作三番破识、十番显见、剖妄出真、会通四科、圆彰七大、审除细惑、从根解结、二十五圣圆通章、四种清净明诲、楞严神咒、十二类生、历位修证、七趣、五十阴魔。 ”

    “传于后世,破万魔邪祟,生生不息。”

    说完话,他朝天怒吼,天地间毁灭之力瞬间诞生。

    辜雀看得是头皮发麻,他妈的,刚刚还一副慈悲模样,现在直接开始写《楞严咒》 了。

    作为佛门无上毁灭法咒,辜雀曾许多次在离惘的身上看到它恐怖无穷的毁灭之力,这可是专门为渡魔而出的,可谓是真正的光明大杀器。

    “未来的朋友,你可曾”

    般若突然开口,却又忽然停住,摇头一笑。

    “未来之事,不可尽窥,否则因果紊乱,必生大祸。既有你这等存在诞生,想必是差不了的。”

    “还不如不问,让世间平静下去,无量般若。”

    辜雀不禁感叹,这些创道者的智慧依旧是如此深邃,只是奇怪在于,为什么未来世界的人却从来没有来找过自己呢?

    照理说,未来世界也会诞生强者啊!

    原因很可能只有一个,就是没有未来世界,枯寂会崩碎一切。

    每次想到这一点,辜雀都觉得太没有希望了。

    “我从未来而来,欲寻求世界本质之深邃,亦欲寻求突破,可否论道?”

    他终究还是忍不住和般若一论大道。

    般若点头道:“境界初成,当论道矣。”

    辜雀闻言,一步跨出,站在般若身前,盘坐而下。

    混沌之光激射,大道横生,与般若佛光金芒,信仰之力,相互融合。

    就这样,两人盘坐对峙,力量交织,开始了精神层面的真正论道。

    时间荏苒,一晃匆匆数百年而过。

    辜雀的身体经历了数次枯寂,数次重生,深受重伤,又在大道之中自愈。

    这一段经历无与伦比,甚至让他无法用语言来形容。

    他站了起来,对着般若深深鞠躬,道:“受益良多,多谢了。”

    “无量般若。”

    般若叹道:“贫僧同样受益良多,多谢了。”

    两个伟大的强者相视一笑,似乎有了一种莫名的默契。

    辜雀朝时空的另一头走去的同时,般若碾碎了自己的这一段记忆,为两人的相遇画上完美的句号。

    过去的人,不需要窥探未来的事,他留下的,只是大道之中冥冥的收获。

    而辜雀,则终于来到了第三纪元,也就是大千文明真正腾飞的纪元。

    这无疑是一个伟大的纪元,毕竟开创了整个大千的文明体系,影响了之后的足足七个纪元。

    辜雀知道在这个纪元,有一个伟大的存在,所以并没有刻意隐藏自己的气息,因为隐藏不了。

    果然,当他在进入这个纪元的一瞬间,刚刚跨越上亿年,一股浩瀚无尽的大道便席卷而来。

    虚空中诞生莲塘万里,道韵横卷三千世界,一个道人从中走出,白发飘飞,目光如炬,已然锁定了辜雀。

    “未来之人?”

    道祖鸿钧给人的压力永远是最大的,他从来没有掩饰什么,不需要你去探寻他的道。

    因为他的道就在那里,就是那么浩瀚,就是那么伟大。

    “原来你一直这般强势,道祖鸿钧,不愧是天地第一至尊。”

    张立苦笑道:“恐怕从你进入万道鸿蒙至尊的那一刻,你已经是走到这条路的最巅峰了,你创造的道,造化太大了。”

    鸿钧一笑,缓缓道:“原来我们在未来世界已然见过了。”

    他看着辜雀,眯眼道:“你跨越时空而来,是为论道?”

    辜雀摇头道:“我不与你论道,只因我在未来,将与你一战,此刻论道,是投机取巧。”

    鸿钧眉头皱起,却是道:“你与我一战?看你现在这个样子,应该不够,你跨越时空,是为突破?”

    “不错。”

    辜雀点头道:“我跨越时空,是为突破。”

    “那么你有感悟吗?”

    辜雀道:“有,但是缥缈难寻,须得继续朝前。”

    鸿钧道:“你能破纪元?”

    “大衍空档期。”

    “不懂。”

    “你会懂的,你比我更懂大衍。”

    “明白了。”

    鸿钧叹道:“原来我们还是会走上那条路,我应该杀了你,亦或者留存你的记忆,在以后你出生的时候杀了你。”

    辜雀摇头道:“你不会留记忆的,你如此伟大。”

    “是的,我就在这里,不畏惧一切。”

    他说着话,直接斩断了自己的记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