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大千劫主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2078章 惩戒不息 终启寰宇轮回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大千寰宇第三纪元,鸿钧降世,开辟文明,创修炼之道,终成万道鸿蒙至尊。

    大千寰宇第四纪元,鸿钧探索大衍,世界民不聊生,般若降世,独辟蹊径,以念为灵,创信仰之道,成为亘古第二位万道鸿蒙至尊。

    自此,大乘教兴盛,佛法广传万界,人人皆为佛子,皆悟般若之道。

    故此后数个纪元,数百亿年,佛门无论兴衰,皆叹“无量般若”。

    离惘曾经也为佛子,也叹“无量般若”。

    如今终于变了,她觉醒的第一句话,叹的是“无量觉正”。

    “觉正”何意?

    观自在大离渡惘“觉正”未来佛。

    这宣告着佛门易主,也宣告了离惘未来佛成为佛门真正意义上的第二尊佛。

    金色的光照亮了万界,整个寰宇都被镀上了佛的印记,一尊尊佛塔凭空而出,星空开满了佛莲。

    一道道佛影浮现,禅唱之声渐渐响起,并最终震彻世界。

    过去的,现在的,出现过的,死去了的,一切的佛子、佛徒与佛陀,似乎在此刻都重现世间,膜拜未来佛。

    天地之间,所有佛门弟子,都感受到了这一股智慧彼岸的召唤,纷纷盘坐而下。

    “无量觉正。”

    “无量觉正。”

    无数的声音,在诸天各处响起。

    金色的佛像,在这空寂的黑暗中,散发出照耀千古的光芒。

    无数的规则与印记弥漫在广阔的天宇,诸天各界,浩瀚到难以估量的信仰之力汹涌而来,全部融入佛像之中。

    佛像变得更加璀璨,更加耀眼。

    “诸天生灵,信念汇聚,铸未来佛无上金身。”

    阵道之祖脸色苍白,惊骇道:“好恐怖的信仰之力啊,终身未见,般若成就无上万道鸿蒙至尊之时,也是这般可怕景象吗?”

    万界信仰奔流,千古佛光照耀,未来佛无上金身终成,真正伟大的气息,开始散发而出。

    于是,整个大千寰宇震颤起来。

    于是,大衍开始了剧烈的波动。

    于是,无数个寰宇都因此动摇。

    大千寰宇数之不尽的强者,都感受到这一股伟大的威压,而纷纷跪到。

    诸天寰宇,数十个万道鸿蒙至尊,猛然惊醒。

    “有万道鸿蒙至尊诞生!”

    “是大千寰宇!”

    “亘古第二尊佛诞生了,未来佛觉醒了!”

    “快,快看看去!”

    几乎是瞬间,大千寰宇所对应的大衍节点之外,已经站满了诸天至尊。

    一号已经忍不住喊道:“神雀,是不是未来佛觉醒了?快让我们进去看看。”

    “可喜可贺啊,大千寰宇终于诞生了第五位万道鸿蒙至尊了。”

    辜雀没有理会。

    他只是看着眼前这一尊无上金身,露出了发自内心的微笑。

    离惘沉睡了数万年啊,终于悟通了般若的佛藏,悟出了自我的大道,成就了伟大的尊位。

    夫妻也终于可以团聚了。

    他沐浴着这智慧彼岸级别的佛光,没有感受到丝毫的压力,只是轻声道:“般若成佛,佛为智慧彼岸。离惘成佛,佛为如何?”

    无上金身发出了熟悉的声音,只是带着与以往不同的威严与肃穆。

    她轻轻道:“离惘成佛,佛无为也。”

    辜雀微微一愣,随即明了。

    般若成佛为智慧彼岸,意为众生追寻善念,剔除业火恶果,最终孑然,达到智慧的终极境界。

    离惘成佛,却是没有佛意,无,就是无相,无相即众生本真。

    这是人人皆佛的至高含义啊。

    或许,这就是未来佛的定位吧。

    “夫君,你变老了。”

    无上金身闪出耀眼的光华,终于凝聚成了离惘的红尘身姿,飘然飞来。

    辜雀看着自己满头的白发,叹声道:“是啊,我为天道,因世界而老。”

    离惘看了一眼四周,目光似乎扫过了整个寰宇。

    她面色悲痛,呢喃道:“世界,果然老了,我想去看看。”

    “走吧,我带你去看一看,这所谓的末法时代,所谓的废土。”

    辜雀拉着她的手,两人并肩而行,消失在了原地。

    无数的强者这才感受到威压骤减,纷纷站了起来,对视一眼,不禁轻叹。

    亘古以来,第五位万道鸿蒙至尊诞生了,他们本应该高兴才对。

    这种千古罕见的喜事,应该让世界沸腾。

    可他们高兴不起来。

    因为世界真的老了,行将就木,垂垂将逝。

    目前还算繁华的星域寥寥无几,大多星辰已经枯寂,生命绝迹。

    这一片寰宇啊,没有多少时日了。

    离惘的脸上只有悲痛。

    她跟着辜雀的步伐,看到了一个又一个星域,一颗又一颗星辰。

    无数的星域,恒星都失去了热量,失去了光泽,陷入了黑暗与寒冷。

    稍微好一些的,光秃秃的星辰几乎看不到绿色,人族早已绝迹,只剩下在地下深处生存的特殊生物。

    还有一些人族星辰,真正的末法时代,看不见修者,看不见城池,只能看到荒漠和小镇,废气和钻井。

    整个寰宇,最繁华的星辰,也进入了赛博朋克时代。

    社会底层与高端科技失去了联系,阶层结构严重脱节,每一处都在发生反叛,混乱无比。

    “想不到短短几万年,新纪元就已经枯寂到这种地步了。”

    离惘闭上了眼睛,满脸复杂,低声道:“大衍的惩戒,未免太可怕了,这个纪元本该有十亿年的寿命的,现在看来,或许仅仅只有几十万年。”

    辜雀点头道:“是啊,道祖探寻大衍,以牺牲的代价,得到了寰宇亦是生命的大秘,但也触发了大衍惩戒”

    “当然,大衍的惩戒与我也有关系,我以《道衍》的理论,短暂触及到了大衍,也引发了惩戒。”

    “起初,我以为靠着诸天至尊的力量,可以将大衍的惩戒抵挡下来。”

    “现在我才发现错了,大衍的惩戒是不可转移的,除了本身的力量风暴以外,还有看不见的枯寂。”

    说到这里,他才叹道:“相反,我们的抵挡反而进一步触发了惩戒,以至于我现在垂垂老矣,以至于大千寰宇的命轮被再次削减。”

    离惘抬头朝天看去,她看到了九彩之光,那是天道的光。

    它不那么璀璨了,甚至在坠落,在消散。

    等到它彻底消散结束,也就是这个世界崩溃之时。

    那时候,寰宇内所有的一切,日月星辰,时间空间,都会散化成规则,并最终消失。

    这里会成为空寂,并被大衍覆盖,成为无边大衍的一部分。

    大千寰宇,也就彻底消失在了历史的长河之中。

    留下了什么?留下的或许也仅仅只有辜雀这些至尊级人物罢了。

    “所以,我们最终找到路了吗?”

    离惘终于问出了自己最担心的问题。

    辜雀缓缓一笑,道:“找到了,你就是其中最关键的一环。”

    离惘无比惊愕,但依旧忍不住笑了起来,“找到了”,这三个字意味着太多东西。

    辜雀道:“你需要解决一万问题,一个我们都无法解决的问题。”

    “就是:在世界经历巨大改变和复苏的期间,生命如何才能存活下去?”

    离惘笑道:“这个问题,似乎专门为信仰之道而生的,信仰,可以让他们活下去。”

    “我和般若的光,会让他们在万道鸿蒙至尊级别的波动中,保持生命的进程。”

    辜雀顿时大喜,激动道:“需要多久时间?”

    离惘道:“传佛法,天下沙门,万年即可。”

    辜雀深深吸了口气,终于说出了那句话——

    “万年之后,开启寰宇轮回计划!”

    离惘点头道:“好,我会以最快的速度,传法万界。”

    辜雀道:“我让诸天强者都配合你,传佛法之道,令天下沙门。”

    离惘道:“在此之前,我想我需要几个月的时间休息,这几万年,我太累了。”

    “当然。”

    辜雀笑道:“你那儿子,走错了路,还需要你去开导。”

    离惘叹了口气,道:“之前的话,我已经听到了,我劝不了他。”

    “他的路,应该自己走,我作为母亲,只能保护他的生命安全,仅此而已。”

    “毕竟,他并不是少年了。”

    辜雀摇头苦笑,道:“儿孙自有儿孙福,你说的没错。”

    “走吧,回家。”

    离惘露出灿烂的笑容,拉着辜雀的手,缓步朝神雀星而去

    三月之后,观自在大离渡惘觉正未来佛,与寰宇之巅,道宫之内,拜祭道祖鸿钧。

    紧接着,她开启了长达三千年的讲经说法。

    诸天强者,在各自所统治的区域内,宣扬佛法,致力于天下沙门。

    三千年后,佛法传遍寰宇,天下佛子无尽。

    整个世界,都被佛光金芒笼罩。

    五千年后,无望正式冲击九五至尊之境,在即将成功之时,佛心崩裂,失败轮回。

    六千年后,无望转世重生,为废土世界一苦行僧,尝尽人间疾苦。

    七千年后,大衍惩戒持续加重,寰宇命数再减,枯寂侵蚀,百晓生陷入沉睡,奄奄一息。

    八千年后,大衍惩戒更加可怕,辜雀作为天道,陷入绝境,垂垂老矣。

    九千年后,天道之力所剩无几,辜雀受其连累,行将就木,卧床不起。

    一万年后,大千寰宇走到了尽头,生命十不存一。

    一万零二百七十年,天下沙门!

    阳光明媚,镜湖波光粼粼。

    微风吹拂,草坪枯黄,树枝秃裂。

    摇摇椅上,一个须发皆白的老人躺着,满脸皱纹,双目浑浊,瘦得只剩皮包骨了。

    他的身前,卡萝琳依旧绝美,小心翼翼给他按着枯瘦的小腿,渡入温和的力量。

    她眼眶通红,最终忍不住失声痛哭:“夫君夫君我不想看到你这样了,我心疼死了”

    另一边厨房里,专心做饭的几个女人也走了出来,连忙安慰卡萝琳。

    可是没安慰几句,她们也跟着哭了起来。

    “好了,别吵了。”

    冷冷的声音,让众人的哭声停止。

    韩秋穿着宽大的灰衣,从远处走来,淡淡道:“忙自己的事情去。”

    轩辕轻灵擦着眼泪,道:“韩秋姐姐,我们没有事情可忙了,神魔学院,已经倒闭上千年了。”

    媚君道:“是啊,我们就想陪在夫君的身边,可是看到他这个样子,我们好难过。”

    卡萝琳勉强挤出个笑容,叹道:“好了,诸位姐妹,咱们别在这儿打扰夫君休息了,让他专心对抗大衍的侵蚀吧。”

    众人陆续离开,韩秋这才走到辜雀的身边。

    她冷漠的目光,渐渐融化,低声道:“强大如你,也苍老如此了。”

    辜雀叹了口气,声音无比沙哑,无比疲倦。

    他呢喃道:“大衍的惩戒不可转移,寰宇快被枯寂毁了,走到尽头了。”

    韩秋道:“你也被大衍折磨成了这样,惩戒到底什么时候才会结束?”

    辜雀摇头,艰难道:“从我们触及大衍那一刻开始,大衍的惩戒就永远不会结束,它是一种机制,不会有情面,也不会心软。”

    说到这里,他苦笑道:“让她们别看我这副模样,她们又不肯,看了又心疼,何苦呢。”

    韩秋道:“那是因为她们心中有你,况且如今寰宇这个样子,她们又能去哪里呢?”

    辜雀点了点头,道:“唉,随她们吧,反正这么多年都过来了。”

    韩秋想了想,才道:“万年之期已至,你为寰宇承受了这么多,到底什么时候才是个头?”

    “离惘努力了上万年,已然天下沙门,为何计划还不开始?”

    辜雀苦笑道:“我问过了,离惘的道,还未真正圆满,还差一个人。”

    “一个人,能破她的道?”

    韩秋有些吃惊。

    辜雀笑道:“没办法,离惘的佛道,不是高高在上的智慧彼岸,而是众生本相。”

    “既是众生本相,那么她就逃不脱七情六欲,逃不脱人性。”

    “而差的这一个人,恰好是她的宝贝儿子”

    韩秋闭上了眼,淡淡道:“好吧,辜望到底怎么样了?”

    辜雀道:“证道失败,怀揣着对父母的恨意,转世重生,历经磨难,见证末世人间悲苦,终成苦行僧。”

    “他什么时候直面了真我,什么时候才能”

    说到这里,辜雀掀了掀眉毛,道:“来了。”

    韩秋回头一看,只见镜湖的另一边,一个脏兮兮的赤足老人,缓步走来。

    她当即摇头道:“你们父子,一个样子,看不下去了。”

    她转头直接离开。

    而远处那个赤足老人,一步一步走来,已然是泪流满满。

    他跪在了辜雀身前,痛哭道:“父亲,孩儿错了。”

    辜雀笑了起来,轻轻道:“望儿,这几千年,你看到了什么?”

    辜望道:“我看到了贫穷、饥饿、悲伤、痛苦、绝望、压迫、剥削、反抗,看到了无数生命为了尊严和存活,付出了一切。”

    “可他们,依旧活不下去。”

    辜雀道:“就这些吗?”

    辜望趴在地上,痛哭出声:“孩儿终于明白了,明白了当年那些故事并非伪造。”

    “明白了曾经的黑暗之主暗元,为什么会发了疯似的毁灭世界。”

    “明白了执法者联盟主席亚丁为什么要去死,为什么不肯复活。”

    “明白了洞喜子前辈所说的众生皆苦。”

    “明白了道祖鸿钧和般若为什么选择死亡。”

    “也明白了为什么父亲明明可以活得很好,却变成如今这副模样。”

    辜雀叹道:“这些人,都为了什么?”

    辜望咬着牙,流泪满面,道:“为了为了解放所有挣扎在苦难中的生命,这是生命在这个世界上最伟大的事业,最崇高的精神。”

    “这一路行来,虽然只有短短几千年,但却比我之前走的几万年,看到的东西要多得多。”

    “曾经我看到的是佛,如今我看到的是众生之苦。”

    “人活得不像人,生命活得不像生命。”

    “众生皆苦。”

    辜雀终于叹了口气,道:“望儿,恭喜你,成为百亿年来,继体尊、帝释天、我和你娘,还有你韩秋娘亲,还有白起之后的第七位九五至尊。”

    辜望抬起头来,愣道:“父亲我我才刚刚诸天空相啊,还不如我虎叔。”

    辜雀笑道:“你比你姐姐更接近至尊了,那条线在哪里,我看得到。”

    “去吧,去找你娘亲吧,跟他说一说,什么叫佛。”

    辜望站起身来,重重点头。

    过了大约一刻钟,蓝月和古母大神跑了过来,神色怪异。

    辜雀皱眉道:“怎么了这是?”

    蓝月疑惑无比,眯眼道:“娲皇至尊又来了,她怎么每年都往这里跑?你们两个”

    辜雀摆手道:“让她进来吧。”

    “哎你们两个又不听话!”

    溯雪和卡萝琳连忙跑过来,把爱吃飞醋的两个人拉走。

    很快,娲皇至尊来到了镜湖前。

    她依旧绝美,容颜未变,对着辜雀道:“你怎么样了?”

    辜雀道:“依旧受到大衍惩戒,日益加重。”

    娲皇至尊道:“我看你的样子,似乎快撑不住了,是不是快跌落境界了?”

    辜雀笑了起来,轻轻道:“风里希,我问你一个问题。”

    娲皇至尊皱眉道:“什么问题?”

    辜雀道:“亘古以来无数的岁月,在任何一个寰宇,有谁像我这样,长期受到大衍的惩戒吗?”

    “没有。”

    娲皇至尊的回答很果断,她郑重道:“大衍从不惩戒个体生命,只惩戒寰宇本身,你之所以受到惩戒,是因为一方面你是天道,另一方面是只有你短暂触及到了大衍。”

    辜雀点了点头,道:“所以,大衍这么多年侵蚀我,摧毁我同时,大衍也与我朝夕相处。”

    “没有人,比我更了解大衍。”

    “看表面,我似乎已经快被摧毁了,而在道的本质层面上,我越来越接近大衍了。”

    刚刚说完话,他便转头看向天空。

    那里出现了一道光,一道金色的光辉。

    娲皇至尊皱眉道:“谁的佛光,竟然是九五至尊的气息,有至尊诞生了?佛家哪位神僧?”

    “是犬子。”

    辜雀笑了起来,然后轻轻道:“诸天圣雄,万古至尊,请至寰宇之巅,道宫祭台。”

    “大衍各寰宇万道鸿蒙至尊,请至大千寰宇,道宫祭台。”

    声音很小,但却响在了每一位强者的心头。

    无数人,陡然惊醒。

    娲皇至尊脸色剧变,忍不住惊骇道:“时机成熟了?”

    辜雀拖着苍老的身躯,站了起来。

    他身上每一寸肌肤都在龟裂重组,每一根白发乱舞,变回青丝。

    天道之门开启,无尽的力量从大衍抽出,疯狂灌注进他的身躯。

    一股惊骇万古的威压,震慑天地。

    辜雀恢复了年轻之姿,身上每一寸都散发着惊世白光。

    直到此刻,娲皇至尊才发现,眼前这位可怕的至尊,比一万年前又强大了不知道多少。

    正如他所说,大衍侵蚀着他,他也由此了解大衍。

    苍老与摧毁只是表象,道的本质是他更接近大衍了。

    或许,他已经可以媲美当年鸿钧的巅峰实力。

    甚至更强!

    娲皇至尊忍不住再次问道:“寰宇轮回计划,时机成熟了?”

    辜雀傲视天地,道:“我们会创造一个奇迹,一个诸天寰宇亘古以来,最伟大的奇迹。”

    “是的,时机成熟了,寰宇轮回计划,到时间了。”

    “是时候,向大衍宣战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