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魔法傲世录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二十一章 内奸暴露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文森看到法夫纳喝的也差不多了,随之换成了可以醉人的酒。

    像法夫纳这样的品尝酒种类很多,以致于只要喝酒,立马知道这酒是什么品种,醉不醉人。因此,直接换酒是不明智的选择。

    而看似前面敬酒,起不到什么作用,毕竟不醉人。可这些酒可以刺激味蕾,使其味觉麻痹,在品尝味道的时候,会降低味道的感觉。

    也正是如此,文森换酒之后,表面上很是平淡,可实际上,他的余光一直注意着法夫纳的一举一动。

    见到法夫纳品尝之后,并没有发现不对劲。反而兴致起来,没等文森去给他敬酒,自己反倒给自己到了一杯。

    “法夫纳将军,听说您战无不胜,这龙族的安宁大部分都有您的功劳。”文森吹捧说道。

    “哈哈,那是当然,想当年我还是和你们魔法王国的开国皇帝打过交道呢。也跟他们一起战斗过。”可能是因为酒精的缘故,法夫纳多少有些兴致起来,听到文森这么一夸,有些飘飘然起来。

    “哦,您和魔法王国的开国国王打过交道,那想必您的年纪也很大了吧。”文森继续说道。

    “六百多岁而已,具体我也记不清楚了,对于你们人类来说,七八十岁就已经高龄了,可对于我们龙族来说,千岁才算高龄,按照你们人族的年龄来说,我也就是四十出头。“法夫纳说道。

    “那您能不能跟我讲讲您和我们魔法王国的开国国王的事情,我想听听。”文森做出了一副饶有兴致的样子。

    “那可多了去了,这要是聊起来,聊个一天一夜都聊不完,我就挑些重点说说吧。”

    法夫纳随后开始说了起来,文森起初听到这些以为真就是他和魔法王国的开国国王所发生的事情,结果,聊了这一圈下来,反而跟魔法王国根本套不上关系,完全是在聊自己的丰功伟绩。听到这些,文森感觉到不由一阵好笑,但是依旧是装作听的入迷的样子,一到关键时刻,不仅拍手称赞,顺带着还给法夫纳倒酒。

    一旁的龙王一直默不作声,看着这一幕。对法夫纳这般样子,龙王虽然不是头次见到,但这一次着实有些过了。

    要不是文森和自己有言在先,无论接下来文森对法夫纳做什么,自己都不能随便插手,能做的,无非就是注意情况,一旦发现有什么不对的地方,立马站出来说话。

    或许是酒精的原因,加上文森一番拍马屁的功夫,法夫纳逐渐开始放飞自我,语无伦次起来。

    看到这里,文森知道,好戏开始了。

    “法夫纳将军,既然您这么厉害,怎么还当一个将军。”

    法夫纳已经喝得上头了,以致于完全忘记了自己在酒店里,旁边坐着龙王。所以有些肆无忌惮起来。

    “就我这实力,对付龙王还不是轻而易举的事情,他算什么个东西。”

    一旁的龙王听到这一幕,有些怔住了,不由的站起身来,但随后,文森示意龙王不要发怒,先听听法夫纳接下来还要说什么。

    “就是,他就不是什么东西,咱们英雄所见略同,就凭这个,咱哥俩干一杯。”说罢。文森给法夫纳敬酒。

    “哈哈,来干。”法夫纳二话不说,直接干起来。

    不一会儿,桌上的酒都被喝光了。

    老板也是明白事的人,还没等文森他们吩咐下去,就已经派服务员开了几瓶酒递了过去。并且示意了一下文森这些酒做了记号,用来分辨哪个是有酒精的酒,哪个是没有的。

    一旁的龙王心里这是一个郁闷,法夫纳骂了自己也就算了,没想到,文森也紧跟着法夫纳一起骂了起来,而且看着两人骂着津津乐道的。而且从他们的一边喝酒,一边高声笑语的,时不时的再骂自己一顿。说话也开始驴唇不对马嘴,语无伦次起来。

    难道,文森这家伙莫非也是喝醉了,两人都开始耍起酒疯了。

    龙王有些按耐不住了,心想着立马起身阻止两人,可随后看到,文森背对着自己,并没有面向却知道的一清二楚,似乎他的后背长了眼睛一样。

    嘴上一直跟着法夫纳聊长聊短的,一副痛哭流涕的样子,就像是多少年没有见到亲兄弟一样,甚至就差一点两人直接拜把子了。

    可实际上来说,文森清醒着呢,这一切都是他装的。

    就在龙王起身的时候,文森就已经注意到了,于是立马用手示意了一下龙王暂时不要轻举妄动,并表示着自己处于清醒的状态,没有喝醉。

    看到这里,龙王这才知道,文森这家伙,完全是装的,差一点还把自己框里了。

    龙王随之坐了下来,他倒要看看,文森这个家伙到底搞什么幺蛾子。要是试探出法夫纳是不是内奸倒还好,如果一旦看出来文森纯粹是扯淡,根本就是借助着内奸的事情做着子虚乌有的事情,那么,他就要找文森算一下账。

    当然,文森是联盟的主心骨,所以,龙王倒也不会对文森怎么样,顶多是对刚才骂了自己这番无理举动,说教一番。

    “哎,你说,龙王这家伙真不是个东西,那你还怎么给他卖命呢。”文森继续问道。

    “别提了,要不是因为在年轻的时候,龙王对我有恩,为了报答他才跟随他一起呢,当时他还没有当上龙王,这不,一晃几百年过去了。按理来说,他对我的恩情,我几百年下来也已经是报答了,但是他依旧没有放过我。”

    “所以,你就选择另谋出路,去了魔族那边。”文森说着说着,就把话语转向了魔族那边。

    或许是法夫纳真的喝多了,还是文森在其不注意的时候,在酒里面放了一些吐真剂在里面。这吐真剂,就连龙王都不知道。

    吐真剂的威力,文森可是很了解的,哪怕是嘴巴再硬的家伙,也会说出真话来。前提是这个人精神意志力不够强,即便是很强能够抵挡住,也没有关系,只需要和他聊天分散注意力,或者是借助于酒精,安眠药等一些方式,就能够使得吐真剂效果加倍。

    放了吐真剂在里面的酒被法夫纳一饮而尽,估算着,此时的吐真剂效果也该生效了,这才询问了一番法夫纳。

    “难道还要一直在龙王手下继续干活啊。告诉你一个秘密,魔族那边给予的待遇特别好,加官进爵不说,还能赏赐房子田地。这总比在这里受着憋屈气强。要我说的话,不如你也投靠魔族那边吧,这样咱们也能够有个照应。而且,还想喝酒的话,我们也能去那边喝酒啊。”法夫纳说着说着,反倒是劝文森投靠魔族了。

    听到这番话,文森假装答应了下来,随之继续问道。

    “其实我也有这样的想法,只不过,我不清楚,魔族让我们做些什么,就比如说,魔族叫你在这里做什么。”

    “当然是做内奸了,时不时的把获得的情报传递出去,交给魔族就行了。如果你要投靠的话,我也可以引荐一番,然后你跟我一样,做同样的事情就行了。”法夫纳扬扬得意的说道。

    文森随之义正言辞起来。

    “很抱歉,法夫纳,我不能和你一起过去。或许,您应该和龙王解释一下情况了。”

    说完之后,文森这才示意龙王与法夫纳对峙。

    龙王早就在一旁等候很久了。当听到法夫纳亲口所说,他为魔族做事情的时候,龙王自己也不由的大吃一惊,但是随后就是十分的愤怒。

    法夫纳微微有些一愣,可随后注视到眼前一个怒不可遏的一个人,最关键的是,这个人自己还认识。

    突然,法夫纳意识到了什么,顿时冷汗直接吓了出来。

    出了一身冷汗之后,这酒劲和吐真剂的药效也随之消失。

    法夫纳这才想到,自己在酒店与文森和龙王喝酒。可喝着喝着自己就断片了,自己接下来说什么了,就不受到自己控制了。可在酒醒了之后,刚才所说的话,都浮现了出来。

    眼前的怒不可遏的人正是龙王,想必,刚才自己酒后失言的那些话,他都听到了。

    “龙王陛下息怒,我刚才酒后失态,乱说了话,不能当真。”法夫纳急忙辩解道。

    “哦,是吗。法夫纳将军,刚才我们所喝的酒水可是没有酒精的,这也是您说的,战事当前,不能喝酒。所以我们喝的都是无酒精的饮料。既然是无酒精的饮料,那么怎么会醉呢。这一点,老板可以作证,要不请老板上来问问他有没有给我们准备含有酒精的酒。“

    就在这个时候,文森倒是站出来说道,并摆出了一副幸灾乐祸的样子。

    “什么也不用多说了,你也不需要狡辩了,亏我那么多年信任你,没有想到你到这个时候竟然背叛我,大敌当前给他们当内奸。”龙王愤怒已经完全感受的到,可以明显感觉到周围的魔法元素的波动十分的剧烈,这是魔法师尤其是实力超强的魔法师才会有的效果。?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