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风在仙界重生后,一身造化全部消失,包括他的修为境界,而且连下界的功法都不能用了。 只是,有一件东西却伴随着他。 那便是,岁月…… 岁月之道是赵风对天地的感悟,这种感悟,是他的灵魂与天地达到的一种和谐,所以即便重生,岁月依然在。 只是以赵风此刻的能力,是很难施展岁月的,更别提岁月化形。 此时他只能将一丝岁月,融入青城剑中。 正是因为这种融入,才爆发了天地异象。 “你这是什么力量?为何让我有了一丝悲伤。”腾玉昆心情有些复杂,他已经是修行者,情绪早已能够随心所欲,可在岁月面前,他竟然有点控制不住情绪。 “我叫他岁月。”赵风默默道,手上的动作并未停止,还在炼制飞剑。 “你这小子怎么有如此契合大道的力量?” 赵风没有回答。 腾玉昆知道,谁都有秘密,只是没有想到赵风身上会有这种秘密,心中惊讶的同时,也就没有继续追问。 时间一晃,三刻过。 青城剑炼制成功,伴随一道冲天剑气,一声恐怖剑鸣响彻天地,天地清。 “我已经有剑了,华真武,你死了。”赵风站了起来,抬手一抓,将青城剑抓在手上,此刻的赵风气势极强。 一处洞府中,华真武盘膝而坐,身前点燃了一盏七星灯,灯光忽明忽暗。 “七星灯是我最大的秘密,我能修行到此,全靠七星灯的指引,他提示我,只要杀了赵风,便可夺之气运,如今,我已经准备就绪,就让我再算一次天命。”华真武目光一动。 只是他还未再次催动七星灯,一道恐怖的亮光就将他杀死。 他临死时,眼中充满了震惊与恐惧。 他会死?可七星灯为何没有算到? 而在外面天空中,赵风看到那被击溃的洞府,面无表情。 他只用了一剑,便毁了这洞府。 准确来说,是杀了华真武。 “嗡嗡。” 那洞府塌陷后,一道红光飞出,七星灯出现在赵风面前。 赵风抬手一抓,七星灯碎。 “这件宝物是打算认你为主,你为何毁他?”腾玉昆问。 “华真武便是被他控制,你以为我会是下一个华真武吗?” 轰。 伴随一声巨响,整个苍古派被惊动了。 大量弟子化作虹光冲到天上,想要看看究竟发生了什么。 “被轰塌了?” “那不是华真武的洞府吗?谁究竟如此大胆,敢毁同门的洞府?” 忽的一个弟子落下废墟中,很快便发现了华真武的尸体,脸色瞬间大变。 “华真武死了。” 华真武死了?! 全场震惊。 要知道华真武可是苍古派近年来极其耀眼的天骄,特别是他突破到通窍后,更是显露出了极高的修行资质。加上华真武本人志气极高,曾放言,必要去九州地闯一闯,众人一致认为华真武的前途不可限量,即便去不了九州地,将来至少也是能成为长老的人物。 谁料。 华真武竟然死了。 “刚才那动静……一招!”一位青年修士表情凝重,他叫杨鹏,是小禅地某个国家第一大家族杨家的少主,从小他便少年得志,从坐照境突破到如今的七重开元,仅仅用了不到百年,是货真价实的天骄,如今也是苍古派“开元榜”上排名前十的高手。 可即便是他也非常震惊。 究竟是谁,一招便杀了本门的通窍弟子华真武。 一招杀死通窍,杨鹏便能办到,毕竟境界一旦上来了,对付低境界完全是屠杀。 可究竟是谁,敢杀华真武? 要知道华真武如今已经成为了那一位的心腹。 谁,能有如此实力敢触怒那一位? “是他?!”杨鹏抬眼看去,天空中心,那极其显目的身影,那身影衣袍在空中飘动,神色冰冷,目光如炬,手上提着一口剑。 不是赵风,还能是谁。 只是,杨鹏下一刻就心头狂跳了,因为,赵风,只是一个玄冥修士。 杨鹏目光紧缩,呼吸急促。 若是一个开元,一个和自己实力相当的,一招杀死华真武,杨鹏不会有任何吃惊,甚至眉头都不会动一下,可。 赵风竟然是一位玄冥。 “跨级杀人,而且是一招!”杨鹏心神大震,他完全明白这是什么概念。 这说明,眼前这个玄冥,实力不在他之下。 一个堪比开元的玄冥。 杨鹏不敢相信,毕竟他从小到大都没有听说过这种事情。 天空飞来几道虹光,是主掌刑法与内务的执事师兄。 看到现场一片混乱,那为首的师兄眉头顿时一皱。 “去,查一查怎么回事。” 几人飞出,询问了情况,很快便飞回报告。 “师兄,是玄冥弟子赵风,一剑轰塌洞府,杀死华真武。” 赵风。 华真武。 这两个名字怎么都有点熟悉。 “赵风?五年前悟出八品太玄经的赵风?!”执事师兄半眯起眼睛,他听过赵风的名气。 “那华真武又是谁?怎么有点熟悉。他们之间有什么恩怨吗?赵风为何杀他?” 一弟子低头道:“师兄你忘了吗?那一位新收的心腹。” 执事师兄浑身一震。 “啊,得罪了那一位?完了,这赵风完了。” 整个苍古派,即便是苍白羽也不能不给那一位面子,之所以称呼他为“那一位”,是因为不知道如何称呼了,他太老了,据说苍白羽还是一个孩童的时候,苍白羽的师祖就称呼他为“那一位”了。 整个苍古派,见过那一位的人极少,只知道有这么有一个人物。 但。 六年前,华真武悟出六品太玄经时,那一位亲自出来了,并且将华真武收为心腹。 而赵风,竟然杀了华真武。 “师兄,还有一件事情,那华真武是通窍,并且,据说赵风只用了一剑就杀死了华真武。” 执事师兄还未从震惊中缓神过来,又一个劲爆消息传来。 “跨级杀人,还是一招,这,这。” 执事师兄长大了嘴,一时间难以定夺。 “怎么办?这赵风杀人,应该怎么处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