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通过邮件
欢迎光临 祝您阅读愉快!
当前位置:黑岩阁 > 三界鬼道士 >

第404章 ,一颗心

    这话问的纳云一愣,他自幼生长在昆仑派道观里,自董事起就知道自己是昆仑派的人。可他之前亲手诛杀自己的恩师,这不但会被逐出山门,更会被天下所有的昆仑门徒追杀的。

    一时间,往事种种涌上心头,又瞬间被那一抹红影代替。

    “鬼道士,你说的对。我的确不再是什么门派的了。但我今天一定要取了她的心脏,来复活我的亡妻,谁也阻止不了我!”

    说话间身影一闪,纳云化为一阵白雾向苏安之追了过去。

    朱炯一转身化为一道黑烟挡在了白雾之前。只见白雾黑烟犹如黑白两条巨蟒,在柴堆上纠缠翻腾,不时传出阵阵双剑相击的声音。

    纳云没想到,才几日不见,这个本来只有炼火初级的小道士竟然能跟自己打个平手。

    他沉心静气,稳定身形,左手捏定一个法诀,流云剑上突然爆发耀眼的白光,期间隐隐有雷声响起。

    银龙出云,乃是流云剑法第八式,无论是速度还是攻击力都是最高的一招剑法。

    无论是雾还是云,都快不过光速,那些白光既是银龙。

    霎那间,纠缠在一起的黑烟白雾中迸发出万道白光,就如期间隐藏着一轮太阳突然觉醒了。

    这些遇云则强,遇烟则杀,等同于流云剑在一瞬间向朱炯斩出了上万次,这几乎是所能攻击的全部角度。

    然而,即便是快如光速的剑,还是慢了。

    并不是剑慢了,而是出手慢了。

    霎那间万道白光,霎那间烟消雾散。

    朱炯和纳云对面而立。

    大多数白光在击中朱炯前已经消失,而剩下的并没能刺穿他的道袍。

    纳云倔强地站在那里,白衣胜雪,而胸前绽放出了一朵血色桃花。

    “你和你的剑法之间还有隔阂,还隔着一个‘情’字。你因情而出剑,而我没有。要杀便杀,原本就是这么简单。”

    纳云怔怔不语,继而释然一笑。

    “谢谢你!”

    他对着朱炯拱手道谢,继而缓缓举起了流云剑。

    朱炯知道自己刚刚一剑,已经刺穿了纳云的心脉,如果没有其它通神手段相助,纳云只怕命不久矣,他绝无能力再战。

    事实上,纳云也并没有再进攻,他一手缓缓举起流云剑,一手褪去上衣露出一身雪白紧实的肌肤,胸前的伤口触目惊心,被雪隐剑刺出一个大洞。

    一直停在空中的那朵云,此时已经来到纳云身前,白云翻滚,里面露出一个人来。

    那人一身红衣,静静地躺着,双目紧闭,俏脸雪白冰冷,毫无生气。

    “多谢道长将我的心斩为两半,这样也好,我们夫妻二人一人一半。是我道心不坚,不能下此决心,还妄图夺取她人心脏。”

    说罢,他反手一剑刺入了自己胸腔的伤口,流云剑微微转动,随着他拔出剑来,半颗血淋漓的心脏被剜了出来。

    看到这一幕,连逃跑中的老道和苏安之都停了下来,无相无方他们更是被震惊接连出错,险些被茅一飞和悟明击败。

    纳云除了脸色苍白,双唇毫无血色外,依旧镇定如常,他拿着那半颗心脏,神圣郑重地缓缓放入到了那女子的胸口处。

    朱炯这才明白过来,之前在苏州,他跟无相打斗时曾见他施展过一种能使白骨重生皮肉,类似起死回生的法术。

    纳云将自己的心脏分为两半,这只是第一步,第二部自然是让无相出手,使两半颗心成长为两颗完整的心。

    果然,当他将那半颗心放好后,他转身望向了佛爷。

    作为无相的师父,佛爷的法力自然更为高明。

    此时,佛爷也将那个庞然大物,从山体里面召唤了出来,整个山体已经彻底崩塌,碎木沙石漫天飞舞,因此还看不清那东西的具体相貌。

    看了看还在一旁的苏安之,以及望向自己的纳云,佛爷似乎并不高兴。

    他依然慈悲地说道:“阿弥陀佛,你果然是个情种。须知,情之一物,最会迷乱人的心智。你的心早就因为情,而分为了两半,如今的下场也是必然。”

    缓缓举起摩天巨掌,佛爷冷声说道:“既然如此,我就成全你吧!”

    一道金光从掌心发出,径直将纳云和那白衣女子笼罩在内。

    纳云眉头一皱,哇的一声痛呼,鲜血从他的眼耳鼻等七窍流了出来。

    与此同时,他神内青色道家法力,正在慢慢变成金色佛家法力被佛爷吸去。

    最让人想不到的时,那原本的红衣女子也显出了本来面目——长方形的白色大石一块。

    纳云那鲜活的半颗心脏就放在那石头上。

    “你们骗我!”

    纳云赤红的双目满是愤恨,这愤怒主要来自于失望。当初无相曾答应他可以复活他妻子,可如今发现,一切只是梦幻一场而已。

    他本就是身受重伤将死之人,可如今临死前竟然被人活生生炼化一身修为,其下场实在惨烈。

    一旁的无相转过头去,不再看向这里,只是他攻击茅一飞的手段更为疯狂了。

    苏安之看着纳云的惨状,再也恨不起他来,反倒觉得他甚是可怜。一双妙目兜兜转转望向了朱炯,隐隐希望他能做些什么,来改变这样的结局。

    然而朱炯已经不再原地了,一道黑影闪出,轰的一拳,那个长方形的石块被击出,向着佛手掌心撞去。

    趁着佛光这么一顿,朱炯带走了纳云,并将石头上的那半颗心脏又重新塞到了他的胸前。

    此时的纳云七窍出血,痛苦的神情使得他面目狰狞,距离之前那个英俊青年早已经是云泥之别。

    他感到自己那半颗心已经回来了,也感到自己马上便会死去,也许死后就能见到她了。

    此刻,他心安了。

    用尽最后的力气将流云剑递给了朱炯,他微弱地说道:“这是昆仑……朝天观……秘密……”

    朱炯伸手为他合上双目,他大半的修为都被佛爷炼化吸走,身死灯灭再也无法维持道家之体,碎裂为无数白色细粉,随风飘散,飞到天边与那白云融为一体。

    右手流云剑,左手雪隐剑,朱炯站起身来直面佛爷。
←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