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通过邮件
欢迎光临 祝您阅读愉快!
当前位置:黑岩阁 > 三界鬼道士 >

第435章 ,女鬼儒姬

    鲜红的灯光如同跳动的火焰,一对对悬在那里,又像是远古凶兽的眼睛。

    伸出舌头,朱炯舔了舔四周的空气,冰凉如水,果然带着一丝很淡的妖气和鬼气。

    他早已看到,前面挂着三对灯笼,那是一个庄园的大门。

    荒山野岭,密林深处竟然有一座庄园,深夜还挂着灯笼。

    朱炯拍了拍自己的肚子,带上斗笠大步走了上去。

    大门两旁蹲着两个石兽,体态肥硕,低眉闭眼神色冷淡,但身体微伏,四肢有力,似乎随时便会扑了上来。

    咚咚咚!

    朱炯轻轻敲了敲大门。

    “有人吗?出家人行夜路,可否借宿一晚,行个方便。”

    略微等了一会儿,吱呀呀一声,大门打开了,一盏小灯笼挑了出来。

    是一个身穿粉衣的小丫鬟,头上扎了两个发簪,看了看朱炯也没有多说什么,直接领着他进了大门。

    里面是一个小花园,月色下拳头大的红花微微摇曳,有种妖娆的美,分外诱人。

    穿过大厅,小丫鬟直接将朱炯带到了后面的一个客房。

    给朱炯点了一盏灯,小丫鬟说了一声稍候,转身出去,不一会儿提着一个食盒走了进来。

    在桌子上摆开来,是四凉四热八道菜,外带一壶酒。

    “道长请自便。”

    小丫鬟转身出去了。

    朱炯也不客气,取下斗笠,坐下来管他什么妖也好鬼也好,放开了吃喝。

    走了大半夜的路,也是饿了,不一会儿一桌酒菜被他吃喝一个精光。

    自觉地头脑发沉,身体发软,朱炯站起身来踉跄了几步,走到床前,一头栽了下去。

    就这么倒在床上呼呼睡了过去。

    就在此时,大门外面之前朱炯看到的那六盏灯笼忽地都灭了。

    整个庄园完全消失不见了。

    ……

    ……

    “呜呜呜!”

    朦朦胧胧中,朱炯听到了一阵阵女子的哭声,这哭声忽远忽近,在身边的空中不断飘荡。

    哭的朱炯心烦意乱,猛地坐起身来,大声说道:“别闹了好不好,你的酒我都喝了,我也装晕了。已经很配合你了,你还哭,你这是要做什么?”

    心中恼怒道:整个妖怪真是太麻烦了,吃人就吃人吧,又是酒又是哭的,也不嫌累。

    喊完之后,女鬼的哭声果然停了下来。

    可等了半天也没有反应,朱炯转而又躺了下来。

    “呜呜呜!”

    哭声再起。

    朱炯按耐不住,呼地站起身来,却见一个白衣女子坐在了屋中。

    一头长发及腰,遮住了半边脸,看不清楚面貌。她低着头正在抹眼泪,边抹边哭。

    朱炯看了看,果然是个鬼,不过她只是哭啼也不好直接出手打她。

    “我说这位大姐,做鬼也要讲良心吧。你说你要吃我就吃我,这么哭哭啼啼的烦我,这是做什么?!”

    “我伤心,我难过!还不能哭嘛?!”

    “好好好!那你说说,你为什么难过。”

    “那一年,我才两百岁……”

    看到朱炯神色如常,那女鬼撩开自己的长发,黑色的发丝仿若虚幻般如烟如雾,轻轻散开露出了一张艳丽的脸庞。

    大大的眼睛,两边眼角微微上扬,勾人心魄;白皙高挺的鼻梁如同一座圣洁的雪峰,火辣辣的红唇微微张开,一股莫名的香气扑面而来,如同一道来自幽冥的暗火,让人忍不住想要撕掉一切文明的阻碍,来一场疯狂的放纵。

    白色的轻纱,仿佛不是一件衣服,而是一条害羞的鱼,沉寂于海底,忽而就不见了身影。

    雪白的胳膊,微微散发着晶莹的光,不知何时已经搭到了朱炯的肩上,而他们已经紧靠着一起坐到了床沿上。

    “就这样,他负了我。可我不后悔,从来没有后悔。这一切无关那些冷血虚伪绝情,更无关什么自私欲望丑恶……”

    她双目放着光,微微下垂,另一只手轻轻抚到了小腹上。

    “因为,我有了孩子。”

    她脸上洋溢着幸福的表情,实际上,这是朱炯在绝大多数人类的脸上都不曾见过的幸福。

    “这是我的孩子,虽然也有他的一半,但我拒绝跟任何人分享,这是我的孩子。”

    她白皙的手指轻轻抚摸着朱炯的脸庞,小心翼翼的像是害怕一碰就会化了,那温柔的目光广袤如海洋。

    “孕育一个生命,这是多么幸福而高尚的事情,在这件事情前面,一切的都变得不再重要,即便促成这件事情的那些虚伪或则丑恶的欲望。”

    轻轻搂过朱炯,将他的头脸深深埋入了胸前深深的沟壑中。

    “不怕,不怕,孩子不怕,妈妈在这里了……”

    轻轻的语调,是世上最美的摇篮曲,无数的夜精灵在舞蹈,在树梢上,在屋檐下,在桌子上,在床头的扶手……

    初一接触时,朱炯的脸庞感到一丝凉意,可这凉意如同戳破的气泡般瞬间消散,被绵软包裹着是那无比的温暖。

    一切仿佛回到了当初的模样,没有这么多年颠沛流离,更没有那些家破人亡的深仇大恨,三清观还在,自己的家还在……一切只不过是,在某个下午,自己练字累了趴在书桌上小憩时的一场梦幻而已。

    “姨娘……母妃……”朱炯喃喃说道。

    其实,在进入这里之前他便知道,这一切不过是某个大鬼所幻化的场景,他吃下那些鬼食,任由女鬼接近自己,他想好了怎么去击破对方。

    可,这一刻的温柔太过迷人了,也许是少年经历过太多的苦痛,也许这温柔正好击中了他的心,而那正是他心里最柔软的部分。

    总是他精通鬼道,可破千万鬼术,可他毕竟还是一个少年,一个失去了亲人和家园的少年。

    ……

    ……

    此时,一个白衣男子和一个红衣女子并排站在了密林深处。

    “哥哥,虽然你说那道士比我强,可要是我的话,是断然不会落入儒姬的鬼术的。”

    少女骄傲地挺了挺鼻尖,看了一眼身旁的男子,而对方注目前方,仿佛没听到她的话。

    吐了吐舌头,并不在意哥哥的反应,转而望向场中,看着被儒姬搂在怀里的少年道士,心中莫名有些莫名焦躁。
←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