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通过邮件
欢迎光临 祝您阅读愉快!
当前位置:黑岩阁 > 翻天鉴 >

二百五十六章 道诏之威

    张还生未想到韶华竟有如此忧国忧民的情怀,笑着赞道:“贵女真真是巾帼不让须眉,有仗义报国之心。

    看来灌江口虽远离炎黄腹地,但比起齐、晋、赵、韩诸封国,更有炎、黄二祖的不屈精神,可敬可叹。”

    说话间,客船已缓缓停靠在臻嵿山下,河道尽头的港口之中。

    港内泊口似非人力造就,而是天然形成,平整的白石地上只建着几栋木屋,屋间矗立着七、八尊丈许高,好像青玉雕成,身穿上古式样战甲、战袍的军将塑像。

    因为臻嵿山并非航线终点,所以客船靠岸后水手并非抛锚,只船主李銘昇高呼道:“兴安船行乙上贰玖李銘昇,送贵客三名至真君宫,请执事大人验看。”

    话音落地,过了许久,木屋中方有一个身穿道袍,肥头大耳中年人慢悠悠的走了出来,嘴巴里嘟囔着,“这一会子都迎了十余个弟子回宫了,年年这时都是如此,就不能小比前老老实实呆在宫中修炼吗。

    这辈的年轻弟子真真是贪玩,不成气候。”,来到船边。

    在真君宫中执事虽然没了上进之路,但身份却并不低,韶华、芬华见状急忙跃下客船,朝那中年人行礼道:“妙元峰华悟道人座下弟子安韶华,见过执事。”

    中年人闻言瞧了两姐妹几眼,目光中隐隐闪过一抹幽光,不知使了何种神通,便验过了韶华、芬华的身份,冷着脸,按着规矩道:“原来是妙元峰的弟子,吾乃是庶务殿的执事休鹫封,今日奉命值守叁肆泊口,巡守山门。

    你俩个名字相似,是姐妹吧?”

    “是。”韶华恭恭敬敬的答道:“弟子祖上二十七代皆在宫中效命,家父乃是宫里的外派庙祝,家中的兄弟姐妹皆是从小就入了山门。”

    “原来是宫里的世家姐儿,”听到这话,休鹫封肥硕的脸上终于显出了一丝笑容,朝韶华、芬华两个摆摆手道:“既如此便自去吧。”

    说完目光转到刚刚御风飞下客船的张还生身上,正想要开口说话,突然间,远方直插云霄的山巅之上,无数闪电自虚空中滋生出来,银蛇乱舞,雷霆连鸣,响彻于天地之间。

    几息过后,已弥漫于天幕之上的雷电交错、编织,渐渐演化出一个个神文,汇聚成了一道巨大无匹的诏书。

    与此同时,一个苍老、雄伟的声音压过雷鸣,传于大地之上,“炎黄不幸,天子失威,今燃狼烟祈诸侯救社稷…灌江口虽非邦国朝廷,却亦为炎黄苗裔…吾以显圣真君印玺为凭下诏…凡入外门二十年,内门十五载以上弟子,皆汇成军…

    另恭请真君座下玄、黄、洪、荒四部四百草头神将出山救世…”

    随着这声音响起,蔓延不知几许的山峦间有无数奇禽魔兽、似人非人似禽兽又非是禽兽的怪物,或飞或蹿的显现出来,朝臻嵿山主峰聚集而去。

    在他们中间还可看到,数百名身高盈丈半虚半实的军将身影,不知从何处生出,飘荡而行,亦汇聚向山峦主峰。

    这声势浩大之极的动静,早已惊得山脚下河港中的诸人目瞪口呆。

    那兴安船行船主再顾不上其它,神色惶恐的急急吩咐船夫离赶紧港口,很快便远远逃开,而岸上的中年执事则脸上青一阵白一阵,心中暗暗想道:“原来那天大的烟柱竟然就是传说中的狼烟。

    可,可道主不喜理会俗务,就算是炎黄天子燃起了狼烟,也不至于这般兴师动众吧!

    难道是好日子过到头了,算了,算了,反正天塌下来自有大个子顶着,我一个修为人阶的小小执事,想那么多做什么。

    老老实实做一天道士颂一天经就是了。”,想到这里,他强自镇静了一下精神,望着张还生道:“汝是宫中何处的弟子啊,如在征召之列还不速去主峰集合。”

    “我不是贵宫弟子,”张还生闻言回过神来,从怀中摸出那封真君宫前代宫主留下的信笺道:“而是来讨还贵宫三代前的道主云罗真人的一份人情。”

    休鹫封微微一愣,上下打量了张还生几眼,从他手中取过那信笺,仔细看了看,心中一动,脸上露出阴晴不定的表情,迟疑了几息冷然说道:“你这信笺从何而来,我怎么看着不像是真的。”

    横生变故之下张还生却并非着急争辩,只轻描淡写的说道:“吾乃是炎黄天子敕封的张国六卿上军佐之子,齐国春秋书院大修士梁乞迤的真传弟子,因性子固执,一意修炼‘**玄功’,终遇关隘,不得精进。

    幸家师和张国前代封君,天下闻名的贤士张青檀,张公有旧,从他手中讨到了这封信笺,赐给了我,让我跋涉万里来真君宫中求取突破法门。

    若是阁下觉得信笺有假,不妨给我仔细说说假在何处,让我也见识一下,是怎样的造假之术竟瞒过了在青史上留下,‘当殿斥篡候’、‘死不食贼粟’贤名的青檀公。”

    那休鹫封闻言虽不能分辨张还生话里的真假,但看他突然间显露出的凌人盛气,不觉神魂被慑,一下便没了底气,干笑着说道:“说假吧,却,却又还有些真。

    仔细瞧瞧,似乎还是真的居多,真的居多。”

    “既如此便烦劳执事找个能主事还云罗真人人情的仙长,来见我吧。”张还生淡淡一笑,伸手毫不客气的从休鹫封手中抢回了信笺,轻声说道。

    他一收敛气势,休鹫封顿时觉得自在了许多,想到自己适才结巴、怯懦的样子,不由恼羞成怒的说道:“汝再是手持前代道主信笺而来,终究是晚生后辈,求助于我真君宫,如何能让宫中大人来迎你。

    真是不知礼数。”,但终究只能口中沾点便宜,不敢在继续弄鬼,不一会便以秘术将张还生造访之事的原委,知会了庶务殿主事之人。

    于是半盏茶的功夫之后,便有个唇红齿白的小道童从山上施施然的飞身跃下,来到张还生的面前,酬酢几句后,引着他朝山上走去。
←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