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隐身衣作战,叶修文认为除了九头蛇能这么土豪,恐怕也没有什么部队,能装备这么精良的装备了。 不过,倘若真有隐身衣的话,对方也不会走下水道了,更不会还会在停车场便避开监控了。 更何况叶修文在回忆的时候,便察觉到自己竟然忽略了一个细节。就是一楼的窗户虽然是关着的,但似乎没有上锁。而且六层的窗户,仿佛也是这样。 六楼有监控室。叶修文觉得对方应该是占领了那里。 于是叶修文一边奔跑,一边与‘刘浏’道:“‘刘浏’你想办法去监控室看看,你要注意,很有可能,监控室,已经被敌人给占领了。” 而‘刘浏’则好气的道:“我说嘛,那些安保怎么一直追着咱们不放?” “当心一点,他们应该有武器。”叶修文提醒道,而虫子则有些得意的道:“队长,你放心吧,马上搞定。” “自己小心!” 叶修文说着,便与‘刘浏’分开。 叶修文引着那些安保继续跑,而‘刘浏’则找机会进入监控室。 在来的时候,他看过大楼的平面图。这是因为监控区域是在六楼,也是他们要巡逻的区域。 其实叶修文等人的巡逻区域是很大的。其中涵盖了B区,C区,D区,还有E区。 只是今天他们来的实在是不是时候,因为他们还没有正式上岗,而莫登科也未曾给他们介绍。所以闹出了误会。 安保还是一批,一批的冲了过来。叶修文寻找缝隙躲避安保的追击,一路向上狂奔。很多安保都被他甩到了后面。 但是就在他的前面却又来了一群安保。 前后加起来,有三十几个人,竟然将叶修文堵在办公区域的楼道里了。 左右都是办公室,叶修文无路可走, 此时,叶修文轻笑了一下,因为他觉得呃,XSP公司就这一点做的非常优秀。 在第八层以上,竟然将楼道给变更了,U字形向上。左右楼道还是被分开的,但却给他带来了巨大的麻烦。 他从第八层出来,便撞到了安保,打倒了几个人。但是他还是被安保追,最后进入前有狼后有虎的境地。 当然了,所谓的狼与虎,是叶修文不想出手伤他们。否则三十几个人,恐怕还不够叶修文一个人打的。 叶修文在无路可逃的情况下,冲进了办公室。 办公室里的人很愕然,因为他们不知道,为什么徒然就有人闯了进来。 叶修文冲着他们微笑,然后打开窗户向下看看。 很高,看起来到地面上有三十多米,倘若摔下去,一块铁饼也要碎裂了。 但是阳台上有台阶,在八楼与九楼都有这种台阶,是用来加固楼体的呈-V-字形,它的宽度只有一个成年人的脚掌宽。 叶修文没有其他的办法,只能自打窗口跳了出去。 而此时,那些办公室内的人却发出惊呼。因为竟然有人跳楼了。 而与此同时,安保也闯了进来。 “人呢?人呢?” “是啊?人呢?” 安保进来后根本找不到人,正在奇怪之际,有人指了指窗口。 “这可是第八层啊?” 其中一个安保很奇怪,但还是趴到窗口看。 但是楼下什么都没有。 左右也没有,那个闯入者,竟然离奇的失踪了。 但是他们殊不知,叶修文已经跳到了第九层外面的台阶上。 之前说过,第八层与第九层都有这样的台阶。是用来加固楼体,并且作为装饰用的。 但是想要从第八层到第九层这么直接跳上去,却简直就是在玩命。 但叶修文自然不是常人所能比拟的。他的动作十分敏捷,在跳到了第九层的时候,便两只手抓住了墙体。 身体向右倾斜,一条右腿便搭在了石阶上,就这么上去去了。 九层的一窗户打开着,叶修文缓缓的靠了过去。然而正在这时,他发现对面的U字形楼体的对面,有强光晃了一下。 叶修文快速钻入楼内,而与此同时一枚子弹自打他之前的落脚处射入,将那台阶都击碎了一块。 对方用的消音器,所以枪声很小,在楼内根本没有人听到。 反而一个金发少女,正傻愣愣的看着叶修文,连正在冲泡咖啡的热水,都倒在了杯子的外面。 叶修文微笑,用手轻轻的将壶嘴对准了咖啡杯,然后整理了一下衣服,大摇大摆的就这么走了出去。 “哇,我看到超人了。” 当叶修文走后,那名金发碧眼的小姐,才惊讶的道,甚至至今都不敢相信,刚才的确有人走过去了。 但是一切,又记的那么清晰,因为确确实实,刚才有人经过这里,还帮她调整了壶嘴。 她追出去看,想要看看那超人到底去了哪里。但不想当她跑出办公室的时候,那个人却已经不见了。她甚至真的觉得,是自己眼花了。 与此同时,第六层的监控室,虫子已经拿下了这里。他以安保的身份骗开了门。 其中一名黑衣人拿枪直接顶在‘刘浏’的脑袋上。 对方以为‘刘浏’一定会听话,却不想‘刘浏’料定对方不敢在这种情况下开枪。因为倘若那种突击步枪在楼内一响,傻子都知道发生了什么。 更何况对方也想不到,‘刘浏’会突然出手,直接将枪口抬高,然后一个摆拳,便将那黑衣人的脑袋打的撞在墙上。 那个给‘刘浏’开门的黑衣人见了大惊失色,他与那另外一个黑衣人是配合的。 他开门放‘刘浏’进来,另外一个在门口的墙边偷袭‘刘浏’,用枪口顶住‘刘浏’的脑袋,那么‘刘浏’就只能听他们的乖乖进来。 但不想‘刘浏’出手这么快,托起枪口就是一记摆拳,那持枪的黑衣人直接打昏了过去。 开门的黑衣人大惊失色,准备出手将‘刘浏’制服。但是‘刘浏’却早已一记重拳打了过去。 砰的一声,这一拳正打在对方的眼睛上。‘刘浏’感觉有一股水,喷了出来,但是他却没有管,而是又补上了一脚,直接踢中了对方的裆部。 嗷! 对方惨叫了一声,在飞出三米多远,撞在一排转椅上后,便不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