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通过邮件
欢迎光临 祝您阅读愉快!
当前位置:黑岩阁 > 反叛的大魔王 >

第九十四章 上位者

    白秀秀问完问题,夕饶有兴致的看着成默,等待听成默的回答,次看她的瞳孔里闪动着一种好的光芒,对于人类来说,什么东西最吸引人?

    那是未知的东西。

    眼前的林之诺在夕眼里存在太多的未知,大多数年轻人在夕这样的女人眼里都浅薄的如同一张白纸,一眼能看明白面涂抹了一些什么颜色,如高月美,浑身的阳光味道,必然是没有受过什么挫折无忧无虑的千金小姐。

    按道理来说成默也应该是这种人,有着不错的修养和家世,谈吐得体,但对世界的认知未必充分,绝对不是那种学富五车的知识分子,因为他实在太年轻也太俊美了,俊美到让人完全可以忽视其他部分,只去关注他的外表行。

    可他的发言与他的外型却有一种强烈的冲突感,因为在绝大多数的印象里,小鲜肉这种生物是不太可能有内涵的。

    更何况林之诺已经不是有内涵能够概括的,反而像夕所接触的一心做学问的人,有那样一种恬淡静谧的气质,但细细琢磨也有很大的不同,林之诺身还弥漫着一种让人觉得危险的气息。

    一般很难具体去形容什么样的气息是危险的气息,要让夕来说,所谓危险的气息,大概是一个是拿着枪的人,和没有拿枪的人的区别。

    在夕的的眼里林之诺的危险气息,大概是源自他对女性的致命吸引力,长成这样的男性,还气质不俗,更

    满腹经纶,要还家世显赫的话,那真是十全十美的人了,试问这样的男生,谁会不喜欢?

    成默没在意自己正被夕细心揣摩,稍稍想了一下,便道:“无论怎么做都是错的,所以怎么做都无所谓”

    成默的这句话颇有深意,也很万金油,解读的方式有很多种,不过这其有一种是“说了等于没说”,于是夕轻笑道:“林先生这样的回答有些取巧呢!”

    成默摇了摇头,淡淡的说道:“这个问题本身没有正确答案,探讨起来必须结合当时的环境,我们现在看当然是错的离谱,但于当时的情况来分析,不过是两个选择都很糟糕,只能被迫选一个稍微不那么糟糕的选项罢了本来也不止于此,说起来,还是蒋公用人不当,的执行力实在太糟糕的缘故”

    白秀秀不置可否的看了成默一眼,说道:“你这样解读过于客观,我问的是假设你是蒋公,你必须代入到蒋公的角色去,位者做任何决定都有自身的逻辑”

    “我说说我经历的一件事,一个从创业时期忠心耿耿跟着我丈夫奋斗的元老,跟我说他当年是如何帮助我丈夫的,也会继续忠诚于我,希望我能继续把他留在位置并给予他一些股权激励,然而我调查了他的履历,发现他除了忠诚,没有什么特别突出的优点,把他开除了,换了一个未必忠诚但是颇有能力的人去,这件事让很多人不理解,觉得我不该这样对待元老,实在太不近人情,但作为位者,我的道德观是和我所处的位置配套的,你不能理解只能说明你没有到达这个层次,不同层次的人看到的是不同层次的未来和不同层次的是非。”

    “不论企业还是国家,用人都不可能指望手下全都是君子,有些事情还非让小人来做才行,让小人在规则内做好事,才是位者应该做的事情假设蒋让酆公负责放火这件事,不至于如此糟糕”

    夕笑着说道:“秀秀这番说法和‘德不配位’有异曲同工之妙,当你的道德观无法与你所在的位置匹配时,肯定是要遭殃的,因此党国赢的并不像世人所想的那么巧合,反而理所当然,不管怎么说,munism在当时都是最先进的理念”

    夕的话让成默和白秀秀都不由自主的想起那天夜里关于二次世界大战的探讨,两个人陷入了一种若有所思的沉默,没有开口说话,高月美完全插不话,包间里的气氛一时有些僵硬。

    恰好这时穿着红色高开叉旗袍的漂亮服务员进来倒茶,提着闪亮铜壶的服务员,将水晶柯林杯依次摆在雕工精美的双龙抱珠红木茶盘,先用开水烫了一下杯子,然后用韧性很足的纸巾将杯子擦干,接着拿来紫砂陶罐,用银色的勺子挑了一点形细如针的茶叶放进茶杯,将闪亮的铜壶提高,迅速的倒水进去盖玻璃片,须臾之后看见茶芽渐次直立,下沉浮,芽尖还戳着晶莹剔透的气泡,如雀舌含珠,如春笋出土

    夕注意到成默和白秀秀似乎都不想刚才那个话题延伸下去,于是说道:“这是我好不容易弄来的君山白鹤寺银针”

    夕将话题巧妙的转移到了茶叶,等到菜夕也没有离开,陪着三个人用餐,在餐桌又聊起了自己当年是如何在湘西寻找一处完整的绣楼,如何找到厉害的木工师傅,有如何历经万难将绣楼从湘西“搬运”到星城的,夕能言善道,又会调解气氛,将三个人都照顾的很好,尤其是高月美。

    百花园的改良湘菜味道相当不错,但白秀秀依旧没有多吃,只是酒喝了不少,最后四个人喝了两瓶茅台,一顿饭吃的十分尽兴,等说走的时候已经将近十点,夕又说请白秀秀三人去音颜继续,还提到了音颜的红酒保,说最近一直在泰国,还没有机会去见识一下。

    成默说那个红酒保是自己,让夕相当惊愕,不过她也没有多问什么,只是若无其事的看了白秀秀两眼。

    白秀秀拒绝了夕的提议,说要早点睡觉,夕也知道白秀秀这样的人没办法强求,也没有在多说,送了三人到古井巷的口子,夕十分自然的给高月美和成默发了名片,又加了两个人的微信,白秀秀的保姆车开到了街边。

    成默要走,高月美拉住成默,带着醉意说道:“一起啊,让我嫂子送你。”

    成默犹豫了一下,摇头说:“不用了,我自己打车回去。”

    高月美抱住成默的胳膊,将身体靠在他的身,笑着说道:“这么客气干什么,反正迟早都是一家人”

    成默立刻将目光转到白秀秀的身,站在夕身边的白秀秀,也喝了不少酒,昏暗的路灯下,白皙的面颊也蕴着一丝平日少见的清浅红晕,容光照人,但表情和眼神并不迷离,明显高月美要清醒的多。

    白秀秀迎了成默的目光,淡淡的说道:“一起吧!”

    既然白秀秀开了口,成默自然不在拒绝,“哦”了一声便扶着高月美了保姆车,白秀秀正待车,却被夕叫住,扯到了一旁低声问道:“这个林之诺什么来头?不会真是一个酒保这么简单吧?”

    白秀秀反问道:“什么背景很重要么?”

    夕轻笑一声,意味深长的说道:“当然不重要,我怀疑你会不会成为他的背景”

    白秀秀不置可否的应道:“他要和我家小美结婚,我当然是他的背景。”

    夕摇了摇头,“我觉得他不喜欢小美。”

    “嗯?”

    夕低声说道:“他应该喜欢你才对。”

    白秀秀皱了下眉头,“别乱猜。”

    夕若无其事的说道:“真和你没什么?”

    白秀秀摇头,淡定的说道:“只是我很欣赏的一个后辈。”

    夕轻笑道:“只是欣赏么?说真的,如果他不是你小姑子的男朋友,我都对他有兴趣如今这个年代,长的好看又有内容的男生可是很稀罕的。”

    白秀秀瞥了夕一眼,“这样的男生是不多,但也谈不稀罕。”

    见白秀秀这么说,夕眨了眨眼睛,狐疑的看着白秀秀,“你今天不是专门把他带过来给我看看的吧?”

    “你想多了。”

    “你是想考验一下这个林之诺?”夕继续笑着问。

    “你想多了。”白秀秀再次重复,并向着保姆车走了过去。

    夕也没有跟过去,只是在白秀秀背后放大音量说道:“那我可不客气了。”

    白秀秀没有答话,躬身了白色埃尔法保姆车,也没有看坐在第二排的成默和高月美,面色如常的坐在了前面一排,对前面的司机说道:“岳麓公馆。”

    汽车的移动惊醒了有些晕乎乎的高月美,她稍稍抬了下头,又再次靠在了成默的肩膀,轻声嘟哝道:“林之诺,其实刚才我有点不高兴呢!”

    成默语气平静的问:“为什么?”

    “你们说话的时候我都很难插一句,忽然觉得自己好没化”

    成默淡淡的说道:“有没有化并不重要,有修养好了,古时候不是说女子无才便是德么?这句话还是有点道理的,一个女孩子如果太有化,容易想的多,并且喜欢追求不切实际的东西,所以娶老婆还是不能娶太有化的。”

    高月美语调开心了起来,再次把头抬了起来,看着成默的侧脸,问道:“是吗?你不会觉得我很肤浅吗?”

    成默毫不犹豫的回答:“人们往往觉得光有外表美是肤浅,却不知道‘美’这种东西根本没有内涵可言,它是一个能够用数值去衡量的事物,十八世纪欧洲兴起了‘实验美学’热,意图从具体的美的事物找到美的本质,从而给出美的定义。然而哲学家们渐渐发现,不管如何总结,‘美’这种东西不能拟定出一个社会客观标准,因为这是与内涵是无关的事情,只和观察者的认知能力有关。”

    “如同大自然一般,桂林的山水是绝大多数地方的山水要美;马尔代夫的海岛是绝大多数的海岛有风情。我们不需要桂林山水或者马尔代夫有内涵,会很自然享受和喜欢那里的风景”

    高月美并没有被完全说服,“听去很有道理,可总觉得有什么不对风景和人终究还是不是一回事吧?像我喜欢一个演员,他光长的帅是不够的,必须还得演技好呀!所以有化总没化好吧?”

    成默说道:“所以对一件事物的喜欢不取决于被喜欢的事物究竟有多完美,而取决于付出喜欢的一方自身对这件事物的认知像有些人觉得现实主义的米勒好,有人觉得抽象主义的康定斯基好在我眼里有化的女人做朋友挺好,做女朋友也还将,做老婆不太合适了,因为她们绝大多数都不是过日子的人。”

    “啊?那你的意思是你不喜欢那些太有化的女生咯?”

    “嗯!”即便是在白秀秀面前,成默撒起谎来也毫无压力,这一切都是太极龙逼他的。

    “我还准备多看点书,充点电,怕你将来对着我觉得无聊呢!”

    成默轻声说:“将来太远,没必要想那么远。”

    高月美紧紧的挽住了成默的胳膊,微笑着说道:“可我现在好想去将来啊!”

    ————————————————————

    等高月美回了家,保姆车的后面只剩下了白秀秀和成默,两个人都没有说话,等保姆车驶出了岳麓公馆的范围,成默才开口,面无表情的说道:“我现在可以回去了么?”

    白秀秀没有回答成默,只是说道:“停车,让他下去。”

    保姆车缓缓的停在了绿树成荫的林间马路边,成默下了车,看着保姆车的尾灯消失在灯光朦胧的蜿蜒道路尽头,走进了树林的深处,点亮了dnA光柱,回归了本体。

    成默从床起来,走到了下午准备好的礼物旁,将那件东西取了下来,想了想又在衣帽间的首饰柜里找了一个金色的卡地亚打火机,便双手举着礼物走到了白秀秀的家门口,等白秀秀回来。

    然而白秀秀并没有如成默预计的那样马回家,成默也不急,也没有玩手机,只是静静的站在白秀秀的家门口等待,他知道白秀秀能通过监控知道他在这里。

    快到十二点的时候,成默终于看见了专属电梯的数字亮了起来,完全没有停滞的到达了顶层,“叮”的一声不锈钢电梯门打开之后,成默看见了穿着白色西装白色高跟鞋的白秀秀从里面款款的走了出来,看了成默怀里抱着的像是油画的东西一眼,淡淡的说道:“这么晚了,你在这里干什么?”

    “本来是想把这幅画送给你的”成默将原先反举着的油画反转了过来,顿时画内容暴露在了白秀秀的眼前,画内容很简单,面只有一个红色天鹅绒沙发,并且视角还是沙发的后面,主体内容是沙发后背,以及一头乌黑的长发和半截白色的裤管和一支黑色高跟鞋。

    整幅画其他的地方都涂深蓝色,唯一鲜亮的只有那把红色沙发和白色裤管,不过成默很巧妙的在画的主角周围留了一线白边,像画的人在发光一样。

    这幅画其实画的很不写实,但配色很好看,让人很容易不视线聚焦在画的红沙发,白裤管以及黑色的高跟鞋,看起来有那么一些现代画的艺术感。

    白秀秀一眼认出来了那是自己,也记起了那个场景,大概是成默第一次在音颜看见自己的那次。她站在门口没有立刻掏出钥匙开门,也没有接过画的意思,只是看着画波澜不惊的说道:“本来是什么意思?”

    “你安排这顿饭是什么意思?”成默没有回答,反问道。

    白秀秀看着成默,平静的说道:“你不是喜欢较成熟又知性的女性吗?我觉得夕挺适合你的,恰好你这种也是他的菜你不是还是处男吗?我想你应该体验一下和女性身体的交流是一种什么感觉了,所以安排了这次晚饭。”

    “这是你身为位者的做法?”成默面无表情的说。

    白秀秀同样也面无表情,“怎么?不满意?”

    成默从口袋里掏出打火机,将手的油画点燃,腾的一下火苗从油画的底端一角烧了起来,橙色的火苗开始吞噬被涂成蓝色的画布,飞快的沿着边缘蚕食着那好看的颜色,黑色的细灰燃着一点亮色向流萤一样向下坠落。

    成默手的火越来越大,白秀秀只是静静的看着,没有其他的表示,成默突然将油画举了起来,靠近了消防喷头的位置,瞬间两个的头顶炸出了漫天的水花,像是无休止的眼泪。14
←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