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通过邮件
欢迎光临 祝您阅读愉快!
当前位置:黑岩阁 > 反叛的大魔王 >

第一八二章 迷局对弈(4)

    无数的火光从灯塔的一侧升了起来,几十枚幼畜导弹造成了万箭齐发的声势,面容扭曲的陈少华在幼畜导弹的光华中瞥见了钢铁大门上红色的希腊文,很可惜他看不懂希腊文,不知道上面写着的是“卡萨里亚尼污水处理厂”,不过看懂了也于事无补,改变不了眼下的被动局面。

    还隔着十几米的距离,立在钢铁大门两侧的摄像机就像探照灯一般对准了迎面而来的宝马xt挡风玻璃,陈少华丝毫没有减速的打算,仿佛在追求自我毁灭一般向着厚重的钢铁门冲了过去。

    一旁的西园寺红丸很是淡定,丝毫没有劝阻的打算,就在摄像机发出一道红光扫过西园寺红丸的面颊时,钢铁大门就缓缓的向着两侧挪开,粗糙的齿轮声在导弹啸叫声中也份外明显。

    “陈队长没必要这样气急败坏,你应该高兴才对,如果不是你的存在,你弟弟肯定活不下来。更何况要做猎人,也要做好被猎物咬伤的准备,实在没有必要这样冲动。”西园寺红丸用他嘶哑的声音说着字正腔圆的京城话,他的京城话并不算地道的老京城人,但十分符合一个在京城长大的外乡人的口音。

    “别废话,我弟弟人呢在那个方向”陈少华将车开进了厂区,里面只有一条路,无需选择他继续把车往前开,水泥路两侧绿树成荫花木掩映,很快在水泥路的两侧就出现两个十分巨大的环形水池,水池里面没有水,摆着密密麻麻的幼畜导弹发射器。

    西园寺红丸指了指前面水泥路尽头一排白色的厂房说道“去那里。”

    陈少华深踩油门,宝马x7再次咆哮了起来,在狭窄的水泥路上疾驰,狂奔向水泥路尽头的白色厂房,他咬牙切齿的索道“如果等下看不到我弟弟,我保证你会死的很惨”

    西园寺红丸耸了耸肩膀说道“我保证你能看到。”

    陈少华不再说话,直到到了厂房门口踩下刹车,尖锐的摩擦声划破耳膜时,他这才转头看着西园寺红丸恶狠狠的说道“你骗我。这里面根本没有人。”

    说着陈少华的手就抓住了西园寺红丸的衣领,将他整个人几乎从座位上扯了起来,要不是有安全带,估计西园寺红丸的头都顶在天窗上了。尽管领口勒紧了脖子,让西园寺红丸有些呼吸不畅,连脸都涨红了,但他的表情并没有丝毫惊慌,反而露出了笑容,像是在享受着片刻的**折磨一般,他甚至都没有去抓陈少华粗壮的胳膊,只是咳嗽了两声断断续续的说道“我说过让你看到你弟弟就会让你看到你弟弟我从来不骗人。”

    陈少华虚了一下眼睛,刚才他通过三维地图观察了一下,厂房里并没有天选者的存在,当然也没有普通人的存在,他才觉得上当了,此刻他盯着西园寺红丸的眼睛,对面的瞳孔你并没有一丝惶恐和不安,很有底气的样子,这让他怀疑是不是厂房里有遮蔽热源的装置,因此三维地图探测不到普通人的存在。

    陈少华冷着脸松开手,轻轻的推了一下,只是载体的轻轻一推还是相当重,让西园寺红丸重重的砸在椅背上,瞬间蜷缩成了一下,西园寺闷哼一声,接着怪笑了两声,解开了安全带,下了车。陈少华立刻也跟着下了车,轻盈的跳过了车身,瞬间站在了西园寺红丸的身后,用胳膊夹住西园寺红丸的脖子,在他耳边低声说道“别跟我耍什么花样,如果你搞名堂,我保证你会死的很惨。”

    “当然不会。”被完全控制住了的西园寺红丸依旧没有惊慌失措,淡淡的说道,陈少华像挟持着人质的悍匪,牢牢的夹着西园寺红丸向厂房里面走,就算西园寺红丸只是本体,陈少华也没有大意,这事关陈放的性命,不容有失。

    “我开门。”举着双手西园寺红丸向陈少华请示,在得到陈少华的允许之后,他才抬起没有上锁的插销,拨开之后伸手拉开厂房的白色铁门,顿时足球场还要大的室内污水处理厂就出现在陈少华的眼前。和外面干涸的圆形水池不一样,堪比足球场的水池里灌满了清幽的水,在屋顶一排排日光灯的照射下正泛着白色的泡沫,水池上横着不少不锈钢桥,桥下还有裹着黑色塑料绷带的管道。

    而在厂房的最左侧水池的尽头,悬挂着一个铁箱子,那个铁箱子跟铸铁厂出现过的微波炉铁箱几乎一模一样,除了稍微小了不少。陈少华转头望了过去,透过玻璃能够看见陈放害怕惶恐的面容,陈少华通过陈放的嘴型能够判断出陈放在喊“哥哥救我”一瞬过后,陈放慌张又凄厉的声音就从喇叭里传了出来,响彻整个厂房。

    这一霎,陈少华的大脑出现了瞬间的失神,就在他失神的一秒,好几道红光对准了他,像是锁定了他的一样,警觉过来的陈少华立刻用劲,将西园寺红丸夹的更紧,他在陈放惊恐的声音你质问道“你要搞什么花样”

    “我总要设计一点自保的手段吧”西园寺高举着双手,像是软弱可欺的样子。

    “现在把我弟弟放了,我保证你的安全。”

    “陈队长,那不可能我可以明确的告诉你,必须等我安全离开,你们太极龙的其他人到了这里,你才能救的了你弟弟现在只要你动一下,箱子你就会灌进烧红的铁汁,瞬间把你的弟弟溶解掉,从门口到铁箱子的直线距离是三百米,你一个瞬移触摸不到铁箱子,而所以你千万不要动不信你可以试看看”说着西园寺红丸就矮身强行从陈少华的怀里逃脱出来。

    陈少华的手背上暴起了青筋,他捏着拳头恨恨的盯着西园寺红丸说道“你跟我玩套路你以为我不能动就杀不死你”

    西园寺红丸转身看着陈少华微笑了一下说道“我当然没有这个意思,只是为了我自己的安全考虑。”顿了一下,他转头望向了停在水池边比皮划艇大不了多少的微型潜艇说道“你放心,我开的这个潜水艇最大时速不过是25节,也就是463公里小时,这个速度十分钟也不过能开77公里左右,污水厂只有一条通向大海的管道,轻而易举你就能下水追上我,为了我自己的安全,我也不会杀死你弟弟的”

    “我凭什么相信你这个无耻的侩子手最好你还是留在这里不要乱动,要不然我真不确定我会不会先弄死你。”陈少华也没有那么好糊弄,冷声说。

    西园寺红丸像是很无奈的说道“陈队长,不能这样双标吧难道只准你们抓我们潜行者,不准我们反抗当然这件事没必要讨论对错,我做这一切并不是喜欢杀戮,只是想多赚点钱,你说谁不想有钱变强呢现在我也赚了不少,只要其他的乌洛波洛斯在我手上,我何苦和你搏命为了表示我的诚意,我现在就把陈放的乌洛波洛斯还给你这样你总该相信我了吧”

    陈少华盯着西园寺红丸,没有说话。

    西园寺红丸低声说道“反正损失的几个乌洛波洛斯也不是你们陈家的,属于太极龙的公共物品吧于你们陈家又没有损失,何必一定要拼个你死我活不如这一次先放我走,等下次抓到我了,再算帐”

    陈少华沉默了许久,才沉声问“我弟弟的乌洛波洛斯呢”

    西园寺红丸扭头指了指他身后不远处的一个蓝色的铝合金飞机行李箱,说道“在箱子里面,我现在就拿给你过目。”

    陈少华没有说话,西园寺红丸便高举着双手慢慢的转身走向了身后的铝合金飞机行李箱,随后慢慢的蹲了下来,打开箱子从里面拿出一块乌洛波洛斯,走回陈少华身边将手表底壳的乌洛波洛斯标记和编号亮给纹丝不动的陈少华看。在判断出眼前的乌洛波洛斯确实不是假的乌洛波洛斯之后,陈少华的眼神不像开始那么凶狠,流露出一种不知道该如何是好的纠结。

    西园寺红丸看在眼里,他将乌洛波洛斯放在陈少华脚边,面对着陈少华一边向水池边后退一边轻声说道“陈队长,我现在只想跑路,你们太极龙抓的到我,我自然认栽现在为了大家的安全还是都放彼此一马你看我连你弟弟的乌洛波洛斯都还了,诚意足够了吧我实在也没有必要杀他对不对”

    陈少华注视着西园寺红丸,阴着脸没有表示什么。

    西园寺红丸小心翼翼的退到了水池边,接着跳上了黄色的袖珍潜水艇,这个潜水艇堪堪只能容纳下一个人,甚至一个人都稍显拥挤,站在潜水艇的西园寺红丸回望了一眼,见陈少华始终没有反应,依旧站在门口一动不动,便安然坐在座位上。在他消失在陈少华视野中的时候,西园寺红丸咧嘴诡异的笑了一下,他伸手拉上潜水艇的透明舱盖,按下开关,氧气机开始工作,接着他推动档杆,微型潜艇开始下潜。

    荡漾着波纹的绿色水池翻腾起泡沫,明黄色的潜水艇消失在水面,接着拉出一道明显的水痕。

    坐在潜艇里的西园寺红丸,按下加油踏板开始加速,潜艇螺旋桨开始快速旋转,位于透明舱盖两侧的探照灯发出明亮的光速,将绿色的水池照射的如同透明的碧玉,西园寺红丸沿着水池向前开,很快就看见了黑洞洞的管道,对于普通人来说,驾驶这样没有安全感的微型潜艇,进入这样的黑不见底完全不知道方向的管道,肯定会心生恐惧。然而西园寺红丸却兴奋了起来,他扭开了潜艇音响,顿时里面放起了一首德语的死亡金属乐。

    在低沉哀怨的小提琴前奏响起过后,西园寺红丸也跟着在只有无尽的黑暗的水底管道里大声的唱了起来,他沙哑撕裂的声音像是人鱼的嚎哭,又像是维苏威腾起的蘑菇云的爆裂,在唱到gāo cháo的时候,仿佛又无数的轰炸机在东京的上空尖锐轰鸣。bgheden,aocayticati deann

    du

    你

    koenntest du schin

    或许你能游泳

    ie dehe

    就像海豚一样

    dehe es tun

    海豚们是这么做的

    nieand gibt uns ee chance

    没有人给我们机会

    doch koennen ir sien

    但我们会胜利的

    fur ir und ir

    永远,永远

    und ir sd dann heden

    而且届时我们会是英雄

    fur een tag

    终究有那么一天

    ja

    是的

    ich

    我

    ich b dann koenig

    我会是国王

    und du

    而你

    du koenig

    你会是王后

    oboh sie

    尽管这东西

    unscgbar scheen

    看似不可战胜

    erden ir heden

    我们将成为英雄

    fur een tag

    终究有那么一天

    dann sd ir heden

    我们将会是英雄

    fur een tag

    终究有那么一天

    du

    你

    koenntest du schin

    或许你能游泳

    ie dehe

    就像海豚一样

    dehe es tun

    海豚们是这么做的

    nieand gibt uns ee chance

    没有人给我们机会

    doch koennen ir sien

    但我们会胜利的

    fur ir und ir

    永远,永远

    und ir sd dann heden

    而且届时我们会是英雄

    fur een tag

    终究有那么一天

    ja

    是的

    ich

    我

    ich b dann koenig

    我会是国王

    und du

    而你

    du koenig

    你会是王后

    oboh sie

    尽管这东西

    unscgbar scheen

    看似不可战胜

    erden ir heden

    我们将成为英雄

    fur een tag

    终究有那么一天

    dann sd ir heden

    我们将会是英雄

    fur een tag

    终究有那么一天

    ich

    我

    ich ub039 das zu traeun

    我在思索着梦境

    die auer

    那堵墙

    i rucken ar kat

    它的后面是冷的

    die schse reissen die ft

    无数qiāng声撕裂了空气

    doch ir ksen

    但是我们在接吻

    as ob nichts schieht

    就好像什么都没发生

    und die scha fie auf ihre seite

    羞耻感滑落在一旁

    oh, ir koennen sie scn

    噢,我们可以击溃他们

    fur ae zeiten

    始终如此

    dann sd ir heden

    我们将会是英雄

    nur diesen tag

    就在这一天

    dann sd ir heden

    我们将会是英雄

    dann sd ir heden

    我们将会是英雄

    dann sd ir heden

    我们将会是英雄

    nur diesen tag

    就在这一天

    dann sd ir heden

    我们将会是英雄

    nur diesen tag

    就在这一天

    我们将会是英雄

    dann sd ir heden

    我们将会是英雄

    nur diesen tag

    就在这一天

    dann sd ir heden

    我们将会是英雄

    nur diesen tag

    就在这一天5
←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