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通过邮件
欢迎光临 祝您阅读愉快!
当前位置:黑岩阁 > 反叛的大魔王 >

第二零一章 纯白之夜(4)

    即便成默如今对任何离奇的事情都能见怪不怪,也未曾经历过这样一个夜晚,不可思议的事情一件接着一件的出现,先是在云端餐厅遇到了阿亚拉,接着发现魔神贝雷特居然是一个人工智能机器人,而自己是被选为做图灵测试的人。但这都不如此刻西园寺红丸嘴里说出来的话令人震惊。

    陈放没有死,成默觉得属于情理之中意料之外,可井泉都没有死,叫成默怎么理解?

    人类的科技水平已经能够做到叫人死而复生?

    成默心念电转,乍听的时候成默觉得西园寺红丸速的话实在太离谱,他清楚的记得自己将大理石的不锈钢桌脚压进了井泉的胸膛,那种情况下井泉绝对不可能活下来。但成默仔细思考,抛开“死而复生”这一层不可能,似乎井泉没有死,就能够完美的解释西园寺红丸为什么会在这里。另外骗自己井泉还活着对于西园寺红丸来说没有意义,所以西园寺红丸说的是真话的可能性非常大。

    尽管结论荒谬,但成默还是更相信逻辑。得出了结论,成默并没因为高月美在井泉手上,又或者井泉知道自己的本体是谁而暴跳如雷。成默还不知道井泉已经实力暴涨,以为井泉对他威胁不大,于是他淡淡的说道“原来如此,难怪你能从康复中心逃出来我说井醒怎么可能相信你,只能说你运气足够好”

    “也许我运气确实很好,但我从来不认为那间精神病院能够困住我。就像我认为不管我躲在哪里,你都能找到我一样”西园寺红丸捏着一枚黑色的棋子让它在指尖翻转,“这就是人间棋局的有趣之处,因为把人作为棋子的话,人经常会做他身为棋子不该做的事情,如何控制棋子反而成为了比如何下棋更难的事情。弱者使用金钱,能者使用权威,强者使用教育而神使用信仰”

    成默心里觉得西园寺红丸说的观点非常有意思,就算两个人是敌人,成默都不得不承认,无论是和西园寺红丸下棋还是说话,都是件有趣的事情,尽管这种有趣潜伏着危险。这时成默心中倏然一惊,警觉自己居然会一点都不厌恶西园寺红丸,他冷冷的说道“我对你的棋子论没有兴趣,现在告诉我井醒井泉两兄弟,还有高月美和陈放在哪里!”

    “不要急,我说过,你问什么我都会告诉你,这一点我不打算食言。”西园寺红丸停顿了一下,低声说,“不过在这之前,你可以听下我的提议。”

    成默并没有拒绝西园寺红丸,或者冷言嘲讽说自己对西园寺红丸的提议不感兴趣,成默知道等下西园寺红丸等下要说的话,就是他等在这里的目的,于是成默面无表情的说的“如果你想拿回你的乌洛波洛斯,我的要价可不会低。”

    西园寺红丸摇了摇头,低声说道“不,成默实际上我要说的与我的乌洛波洛斯关系不大,我在这里等你,只是想和你合作”

    “合作?我们两个有合作的基础?”成默看着正在转动棋子的西园寺红丸虚了一下眼睛,语气中也有一丝嘲弄。

    “你看,成默,虽然说事情发展到了见面你就想我死的地步,但你自己想想,我们两个之间真的有本质上的矛盾吗?”西园寺红丸挥了一下手,“说实话,我丝毫不介意你把我关在精神病院两年,如果我是你,更过分的事情都做的出来,只是关着,已经很仁慈了,至于你的女朋友高小姐,我可以保证井泉没有碰她一下,甚至他们两个相处的还很好,这一点你可以去问高小姐至于其他的事情,我杀了太极龙的人,我想这一点你不会在乎。”

    “我从来没有把我们之间的矛盾放在心上,我只是和你这个人合作没什么兴趣。”

    西园寺红丸笑了一下,说“我想你应该不会对我存在误解,作为一个棋手,任何棋子都是需要为棋手的利益牺牲的,许诺只是控制棋子的手段”西园寺红丸正襟危坐的注视着成默,“但你不是棋子,你是棋手只有在势均力敌的情况下,才谈的上合作,大家各自以实力作为保证,这不是比任何许诺更有效吗?”

    成默也摇头,“你这样的做fǎ huì极大的降低效率,时间久了,也不会有人愿意跟你合作。比如现在,你跟我谈合作,我就会因为你曾经的作为,而考虑和你合作的风险。”

    “这只是你的看法而已,实际上只要你有能力有资源,人品再烂,也会有人要和合作,更何况要洗白,你看弗洛兰,尽管被我骗了好几次,这一次不依旧选择了和我合作?再说想要洗白,这种事情再简单不过更何这次合作对你来说,可是相当有利不仅能解除你现在的困境,还能有持续的好处进账”

    “是吗?那你不妨说看看。”成默不置可否的回应,实际上他一点都不信西园寺红丸的话,他觉得西园寺红丸就算会给出利益,这背后不是他牺牲十倍的利益,就是西园寺红丸挖了无数的坑,但成默也想知道西园寺红丸葫芦里究竟卖的什么药。

    “我知道你在太极龙中的地位比较边缘,所以没有把蓬莱岛的事情汇报给太极龙,所以只要太极龙追查到井醒这条线,那么你就脱不了关系”西园寺红丸换了嗤之以鼻的语气说“不管是太极龙还是神风都有种臭毛病,他们不仅喜欢用国家大义来束缚人,想要在这种机构出头首先看重的不是能力,而是出身和忠诚度我向来都讨厌这种充满腐臭的官僚机构。”

    “神风我不清楚,但我觉得太极龙还算不错,即便有些官僚习气,也无伤大雅。”成默淡然的说。

    西园寺红丸并没有把成默的话当真,他笑了一下,意味深长的说“你的做法已经说明了一切,你从来没有把自己当成太极龙的人,当然,是我的话,我也会选择一样的做法,所以我说我们是同一种人。我们不相信道义,不相信教条,不相信权威,也不相信其他人在进入神风之前,我曾经在米国的西点军校进修学习,西点军校的学员格言是‘绝不撒谎,绝不欺骗、绝不偷盗,也绝不容忍有此类行为的人。但cia的局长彭佩奥给我们的讲的第一堂课就说我们撒谎欺骗偷窃,还有一套完整的课程。但这一切是为了国家,所以我们所做的一切都是米国不断探索进取的荣耀你看这个逻辑多么可笑,为国家就可以,为自己就不行”

    成默没有说话,他没有表示认同,也没有表示反对,如果是以前他会觉得西园寺红丸说的很有道理,可现在他回忆起贫民窟的惨状,成默却产生了更深的思考,自由意志和道德责任,到底谁更重要?

    西园寺红丸继续说道“话扯的有点远,我就说我怎么帮你解除困境吧!我等下把天选者家园和自由阵线在雅典的秘密基地的位置告诉你,你直接找过去,就可以抓到弗洛兰,陈放也被关在哪里,到时候我叫弗洛兰拷问陈放,这个时候你冲进去杀了弗洛兰,那么现在我们就有了个份量足够的背锅侠,也有了陈放这个证人至于井醒也就好解释了,弗洛兰和井醒在蓬莱岛就认识,他们两个搅和在一起,不是理所当然的吗?而井醒怀疑你是太极龙的人,找人扮演成你,也就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

    成默认真的思索了一下,西园寺红丸给出的解决方案可以说是十分完美了,他很难不心动,于是成默低声问“基地有多少人?”

    “不多,不加陈放一共五个人,全都是天选者家园和自由阵线西班牙分部的人,除了弗洛兰没有人知道我的存在,所以你只要杀了弗洛兰就行。”顿了一下西园寺红丸补充道“都是潜行者,这算不算一份超级大礼?也算是补偿我从你们太极龙拿走的乌洛波洛斯吧!”

    成默并没有被突然砸下来的馅饼所迷惑,他平静的看着西园寺红丸说“慨他人只慷这一招你到是运用的很熟练。”

    “你们华夏不是有句网络流行语不是叫做‘人艰不拆’吗?”西园寺红丸将指尖上旋转的黑色棋子,扔到了成默的身上,“这种情况下,你要是拒绝我的好意,那我只能说自己看错了人。”

    “既然是合作那你想要什么?”

    “我的乌洛波洛斯肯定要还给我,五百亿美金对半分,不过剩余的五块乌洛波洛斯我就不和你争了。另外,陈放我没有杀他,他的乌洛波洛斯你得换一块白板给我,对于你来说,这可是稳赚不赔的生意,我之所以留下陈放,就是因为陈家在华夏足够有实力你看我替你考虑的多周全”西园寺红丸微笑着说。

    “很公平,公平的不像是你的风格。”

    “既然是合作,当然还有后续。我需要你手上能够屏蔽信号的道具,除此之外,我还想和你深度的交换情报,其中包括太极龙的科研方向,科研进展,还有防卫布置,以及潜龙组的一切信息。”

    西园寺红丸终于露出獠牙,就像等待着猎物进入捕猎范围的猛兽。成默直视着西园寺红丸,就像一个只有利益,没有道德的政客,冷静的说道“你想要神风的情报和我交换太极龙的情报,价值不够。”

    “不”西园寺红丸摇了摇头,“我用星门的情报和你做交换。”

    “你能接触到星门的情报?”

    “轰炸你们的幼畜就是星门的欧罗巴领事斯特恩亲自交给我的。目前来说,我并不能给你太多情报,但你要相信我,只要我们精诚合作,我们一定能通过情报交换,在各自的组织中获得越来越越重要的位置。所以,我们彼此混的越好,对于彼此的价值就越大”

    成默第一次遇到一个人,说服你时给出条件能够如此的直击人心,就像他的语言具有穿透一切的力量,而这种诱惑人坠入邪恶的力量,是魔鬼的专属,毫无疑问眼前的西园寺红丸就是一只彻头彻尾的魔鬼,人人都知道不能和魔鬼做交易,可魔鬼的语言就像是罂粟般美丽而诱人,更可怕的是,与魔鬼的交易一旦开始就不会结束,直到你出卖自己的灵魂。

    见成默陷入了思考,西园寺红丸也不着急,他一颗一颗将棋盘的上的棋子收回了棋罐,直到棋盘上再也没有剩下一颗棋子时,才缓慢的低语,这低语像是一种倾诉“这个世界上最不光彩的事情,就是做一个弱者。不管从来多少次,我都不会允许自己成为棋子,当然我也可以使用精神胜利法,抵触一切妄图操控我的人,但我们都明白,这个时候我们并不是超然的游离在棋盘之外,只是自我选择成为了一粒毫无价值的弃子。我的目标是成为神将,在不远的将来,你一定能够看到我登上天选者榜单最高的位置,成为能够主宰他人命运的神将”

    西园寺红丸从棋盘前站了起来,这一次轮到他低头俯瞰着成默,用一种低沉但是激情万丈的声音说道“成默,难道你就想这样下去?难道你就想做一枚任人摆弄舍弃的棋子?别人要求你来欧罗巴,你就必须来欧罗巴,得罪了斯特恩还要小心翼翼的提防他的报复!就在现在,你还要心惊胆战的解决自己的困境,你必须为自己找到出路!”

    “你什么都没有做错,却要承担本不该属于你的痛苦,这一切没有别的原因,只是因为你不够强!”

    如果是别人一定会被西园寺红丸蛊惑,但成默不会,假设西园寺红丸没有故意输给他这局棋,成默也许会对西园寺红丸所说的一切将信将疑,成默确定西园寺红丸一定还有其他的隐藏在深处的企图,他一时之间猜测不到,不过他决定先接受西园寺红丸的好意

    于是成默也在棋盘前站了起来,他没有说话,只是凝视着西园寺红丸,隔了须臾之后,才向西园寺红丸伸出了手。

    两只苍白的手在灯光下握在了一起,这苍白像是被水泡烂的白纸,即便腐烂了,也不愿意碎成泡沫。5
←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