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通过邮件
欢迎光临 祝您阅读愉快!
当前位置:黑岩阁 > 反叛的大魔王 >

第二二零章 角斗的艺术

    骄阳下的十二座金人闪耀的有些晃眼,谢旻韫垂到腰际的藏青色长发泛着七彩的流光,美的如同洗发水广告,成默注视着谢旻韫的长筒靴在铺满黄沙的斗兽场上留下了一连串清晰的脚印,心想也许这些图案很快就会印在自己的身上。

    谢旻韫走到了斗兽场的中央转身看向了缓步走过来的成默问道:“你应该没有接受过任何角斗的训练吧?”

    成默犹豫了一下,还是刻意忽略了白秀秀打算教他角斗,只是还没有来得及的事,他点头说道:“太极龙关于角斗的课程也是在研究生以后才会涉及吧?”

    谢旻韫“嗯”了一声说:“我还以为李叔叔多少会跟你说些基本的东西。”

    成默耸了耸肩膀:“曾经我也这么以为的。”

    成默的调侃让谢旻韫微笑了一下,于是她的唇角有金色的阳光在跳跃,这让成默想起了夏日的午后与谢旻韫擦肩而过的惊鸿一瞥,那时他在街道的转角等待公交车,而她坐在昂贵华美的劳斯莱斯上,他们是两个世界的人。

    然而,现在他们是夫妻。

    缘分的奇妙真是不可思议。

    “那我就从头讲起”谢旻韫敲了一下成默的脑袋,严肃的说道:“成默同学,请认真点不许走神。要不然我就不教你了”

    “对不起,谢老师,我一定端正态度。”

    听到成默说“老师”这个词汇,谢旻韫嘴角挂着的那一丝浅笑渐渐消失,如同太阳沉入了地平线,明亮的光辉慢慢消失了,只剩下暗淡的夜色。

    成默心道“糟糕”,却不知道该如何补救,只能装作若无其事,一点也不心虚的注视着谢旻韫。

    幸好谢旻韫也没有在这件事上纠缠,淡淡的说道:“天选者的战斗技术宏观包括两大方面:进攻技术和防守技术。进攻技术又可以分为技能使用和移动,技能使用又可以细分为技能理解、蓄力技巧、技能组合技巧等等。移动则可以细分为直线快速冲刺接近、跳跃技巧、撤退步、环绕步以及飞空技巧等”

    “这不是和搏击很像?”

    “有什么问题等我说完了再问。”谢旻韫面无表情的说。

    成默立刻闭嘴。

    “防守技术可以分为龟缩防守,撤退步防守,能量盾格挡防守,进攻躲闪防守,以及受到重击后的应对等等。想要在天榜上争取一个好名次,或者说是想要赢得角斗,必须对这些细分的单个技术进行大量的练习。”谢旻韫停顿了一下问:“目前你有些什么技能?”

    “瞬移、能量护盾、深渊凝视、坚韧意志、脉冲激光束、急冻射线、死亡之光、毒龙之吻、烈焰风暴”

    “比我想的要好多了,有了瞬移就算有了打排位的基本要求,不过你的技能什么相性的都有,物理系的、化学系的、心理系的专精一系,对将来比较有利。”

    成默也不好说化学系的技能是在蓬莱山抢的弗洛兰的,于是便没有开口,装作虚心接受的样子。

    “虽然你的技能相当不错,但千万不要以为角斗只要有好技能就能赢,这是非常错误的想法,就像我们要修建一栋建筑,拥有一个好的技能只是打好地基,刚才我说的关于进攻和防守的技术才是建造大厦的材料。不过并不是打好了地基,有了好材料就一定能建好一栋大厦这就是刚才拿破仑七世所说‘角斗不是做好预判这么简单’的原因。”

    “就拿刚才阿米迪欧和约翰逊的角斗来举例子,我当时要你注意阿米迪欧的步伐,是因为有人评价过阿米迪欧的步伐移动非常出色,快速敏捷丝毫不拖泥带水,那约翰逊的步伐就很差吗?不,同样很强,移动稳健,动作绝对不会因为阿米迪欧的压迫而变形,甚至可以说约翰逊的步伐比阿米迪欧还要厉害,因为他能巧妙的利用步伐控制和阿米迪欧的距离,这一点在防守中尤其关键,我猜这是拿破仑七世为什么不看好阿米迪欧的原因。”

    “强悍的移动技巧是一切进攻和防守的基础,而不是技能。这是我叔叔教我角斗时说的第一句话。”

    “果然是外行看热闹,内行看门道看来我还有很多功课要补。”成默低声说,迟疑了一下,成默又有些疑惑的说,“可你还是没有解释预判为什么不是胜负的关键。”

    “到了一定的层次,每个天选者不仅都有强大的技能,还同样会做大量的基础练习,可这就一定能成为晋级天榜百强的高手吗?并不是这样,要成为高手这其中最关键的一个词是‘衔接’,进攻与防守的‘衔接’,技能与普攻的‘衔接’,技能与技能的衔接,这种东西就需要天赋了。说起来天选者系统提供的技能就那么些技能,载体虽然有超越人类的移动方式,但基础的也还是那些,就想文章和音乐,组成文章的词汇就那么些词汇,组成音乐的就那么几个音符,但是每个人写出来的文章不一样,做出来的乐曲不一样,角斗同样如此”

    “这个比喻打的挺好的,浅显易懂,所以说看一个人的战斗风格,不仅仅要看他带了那些技能,还要看他如何衔接这些技能,就像约瑟夫,虽然带了三个防御技能,打的却不是防守反击,而是平推重击。他是堡垒,但是是那种能够移动的重炮堡垒。”成默恍然大悟。

    谢旻韫点了下头说:“这还没有讲到为什么预判在高手之间的角斗中不是最重要的,这个光靠说你不一定能理解的那么深刻。”深深的看了成默一眼,谢旻韫意味深长的说,“我们来实战一下,吃点教训,你就会明白一些。”

    “这就开始实战了吗?理论都还没有讲完,关于进攻和防守的技巧你也都还没有教我。”成默表面很镇静,心里却直冒冷汗,当今世界男性被家暴的比例成逐年上升的趋势,这还是许多男性碍于面子不敢报警的情况下,因此男性被家暴的状况是一个被忽略的严重问题

    谢旻韫像是看透了成默在想什么,施施然的说道:“角斗是一种竞技,不是家暴。再说对于载体来说,受点伤不算什么在练习场里,就算被打死了复活也不会收钱。”

    成默苦笑了一下说:“也不至于真要打死吧?毕竟痛感没那么强烈,也还是真实的”

    “看样子你的载体没有死过啊!完全不知道天选者载体死亡的痛苦是本体的几百倍甚至上千倍。”

    “啊?”成默一脸的惊愕。

    谢旻韫淡然的说:“因为载体的承受能力实在太高,不管多么的疼,都不会晕过去,不像人类疼痛到了一个临界点,就会自己晕过去,载体完全不会,可以细细的品味深层次的疼痛是什么感觉。所以有些机构拷问天选者,更喜欢拿载体下手要不要体验一下?”

    成默感觉自己汗如雨下,抹了一把额头,上面却没有一滴汗水,他放下手表情有些尴尬的说:“这种事情能不体验还是别体验的好。”

    “那就不打死好了你朝我进攻,随便用什么方式。”

    成默明知道谢旻韫是恐吓他,也有些心慌意乱,万一被自己老婆揍的惨叫求饶那可就太丢脸了,即使是成默这样完全不在乎脸面的人,也不想在自己喜欢的人面前露出太狼狈的样子。

    “赢是不可能的,但决不能让学姐给看轻了。”成默心想。他打算使出浑身解数,决不能让谢旻韫教训的太惨,最好的结果就是能让她刮目相看。想了一下,成默问道,“就在这里,还是站的远一点?”

    “随便你,普攻、技能或者你最强的死亡之光,只要你想用都行。”谢旻韫双手抱胸,站在原地一动不动的说。

    成默虚了一下眼睛,摆出一副其实我也很强的样子,沉声说道:“那你就注意了。”

    成默回忆了一下阿米迪欧和约翰逊的角斗,没有选择和谢旻韫拉远距离,虽然看上去拉远距离会安全一些,实际上对于他这样菜鸟而言,拉远距离的风险比靠近更大,近身缠斗也许还有机会反抗一下,拉远距离自己就只能任人鱼肉。

    仔细想清楚了自己该怎么进攻,成默便面对着距离他大约一米远的谢旻韫摆出了进攻的架势,他现学现用,模仿了阿米迪欧的动作,左右晃动了一下,首先挥动右拳如闪电般的向着谢旻韫左侧的太阳穴攻击,看这个架势是经典的左右拳的连环进攻。

    “呼~~!呼~~!”拳风响起,谢旻韫轻盈的后退了一步就闪过了成默来势汹汹的进攻,拉开了和成默的距离。这一切都在成默的预料之内,在第三拳挥拳的半途,成默陡然一个扭身,右腿后撩如同蝎子摆尾攻向谢旻韫的头部,如果谢旻韫还像刚才那样后退,就不能拉开合适的距离,要么格挡,要么挨这一下。

    并且上他的右脚上还覆盖着他善用的“急冻射线”,虽说这个急冻射线这个技能伤害不高,但在成默的研究之下,这个技能已经被成默练出了控制结果,还能增加成默的攻击距离,如果谢旻韫不够重视,肯定会吃个大亏。

    然而就在成默撩腿的瞬间,谢旻韫横移,以不可思议的速度和步伐直接绕到了成默身侧的视觉死角,突然伸手双指一点,点在成默的腰间。

    “兹兹”的电流声响起,成默感觉到浑身发麻,全身肌肉完全不受控制,他抽动了两下躯体想要站稳,却马上就瘫倒在地,扑腾出了一片黄色的沙尘。

    “这也太快了。”成默心想,然后睁着眼睛看谢旻韫的靴子越来越近,弯腰伸手扯着他的后衣领,将他从地上提了起来,立刻一股暖流就涌向了四肢百骸,他就恢复了动作的能力。

    成默扶着谢旻韫的肩膀站稳,谢旻韫帮他拍了拍身上的黄沙,成默咬了咬牙,十分硬气的说:“不用拍了,反正还要倒的。”

    谢旻韫没好气的说:“你以为我真想家暴啊!还不是为了让你明白角斗最深层次的奥秘。”

    “我觉得还是预判啊!你预判到了我的动作,随意轻而易举的击倒了我。”

    谢旻韫一边拍着成默身上的灰一边摇着头说:“角斗发展到今天,技巧已经足够完善,而能够登上天榜百强的人,都是这个世界上智商最高的人,每个人对角斗的理解都足够深刻,完全能够判断出对手的进攻意图以及防守方式,完全知道自己在什么时间点该做什么样的事情。‘预判’是所有天选者都明白的关键,就算最初级的天选者在角斗时,都会知道在对方攻击时先做好防御,然后找到对方进攻的间歇或者防守的漏洞攻击。这一点所有人都清楚”

    谢旻韫说到这里,成默终于明白了拿破仑七世所说的高手战斗的奥秘,他闭上了眼睛,吐了一口浊气说道:“所以高手们的实力就体现在演技上,用各种各样的技术动作来欺骗地方,让他的误判产生错误”

    谢旻韫放下手,笑了一下说:“领悟能力还是挺强的啊!”

    成默立刻一脸恭敬的说道:“主要是老婆大人教导有方。”

    听到成默第一次叫她“老婆”,谢旻韫陡然间有些心慌意乱,她抬手撩了一下耳际的头发,见成默盯着她看,以为自己含羞紧张的样子被成默看穿了,咬了咬嘴唇不满的问:“看什么看?”

    成默下意识的回答道:“没看什么。”这和他开始回答汉考克“看什么看”时的答案一样,其实成默想告诉谢旻韫,“你真的很美好,不止是美丽,而是美好,能和你在一起真幸运”,这一切话语也许可以总结为一句简单的“我爱你”,然而他却说不出口。

    曾经成默不明白为什么人会有难以启齿的时刻,在他看来有什么话想说就说,不存在难以启齿这种说法,这一秒他却有点明悟,原来在面对亲密的人时,真会有爱说不出口。

    也许是爱这个字眼太沉重,也许是怕轻易说出口的爱不会被珍惜,总之,成默觉得大部分现代人,包括他,都在丧失说“爱”的能力。

    成默觉得自己对“爱”这种事情了解的依然还是很少,就像对“角斗”的了解一样,这叫他有些沮丧,又开始胡思乱想,自己和谢旻韫之间的爱究竟算不算爱,如果算爱的话,这种爱又会是什么程度的爱,他们的未来还很长,而他们又能真的能够走的很远吗?

    纷乱的思绪让成默这种理性的人也有些患得患失。不管多理性的人在爱中都不可能完全理性,就像支持理性的科学从来不是理性,而是热情一样

    人总会有失智的时候。

    谢旻韫冷哼一声说道:“没看什么就不许看了。”

    成默也不知道怎么的,也许是懊恼自己的不坦白不勇敢,还真就低下了头。

    谢旻韫真是被成默这个木鱼脑袋给气炸了,刚才一句“老婆大人”激起的甜意荡然无存,板起了脸孔说:“刚才你说的只是对了一半,当你打多了排位,就会明白在角斗之中,只有在对方出招的时候,才是自己出招的最好时机,就像刚才,你做动作的时候防御是最弱的时候,这个时候甚至连瞬移都使用不不出来,因此迎击反击是最容易重创对手的。然而这个道理高手们都明白,所以真正的技术就体现在了如何用佯攻假动作勾引对手出招,尤其是出重击,而自己通过躲闪或者预判做好防守,打对手的迎击反击。”

    “刚才阿米迪欧之所以输给约翰逊,就是输在了最后重击的博弈,双方都认为自己能够自己重创对方,约翰逊故意中了一招引阿米迪欧使用重击,而阿米迪欧也将计就计的使用了重击,可惜约翰逊的湮灭对阿米迪欧的无限之环有克制作用,因此阿米迪欧输了到达阿米迪欧和约翰逊这种层级,比拼的实际上是各种技术动作在运用时机上的博弈,也就是斗智,斗智的目的就是在我能击中你,但你打不中我,或者说我挨普攻去交换你中技能,高手之间的角斗基本都在交换的层面去博弈,优势方力求占据更多的便宜,通过累积优势获胜,而劣势方,则竭尽权利一点点的用交换来止损。”

    成默这种聪慧的人被谢旻韫一说就懂,抬起头看着谢旻韫醍醐灌顶的般的说道:“这和打《英雄联盟》玩运营不是一个道理吗?果然是世间万物的道理一通百通”

    谢旻韫皱了下眉头说:“《英雄联盟》?游戏吗?”

    “没玩过吗?”

    谢旻韫摇了摇头,冷冷的说道:“如果不算在网上下棋的话,电脑游戏我只玩过扫雷和俄罗斯方块。”

    “你要是有兴趣的话,我教你玩,挺有意思的。”

    “我现在只对教你角斗有兴趣。”谢旻韫冷着脸说。

    成默不明白谢旻韫为什么又生气了,不管他多懂《心理学》,也还是不能猜透女生的心思,不过他知道谢旻韫暴打他一顿大概会好一些,于是只能苦笑着说:“那我们继续实战练习吧!”

    谢旻韫注视着成默正气凛然的说道:“你还没有到实战练习的时候,但每个天选者因为个人天赋和技能擅长所在,会有适合自己不同的打法,所以我先看看你到底擅长什么。”

    成默愣了一下,觉得自己是不是误会谢旻韫了,她根本就没有生气,就算生气了,也没有打算暴打他一顿生气,不管是什么原因,不在这种情况下挨打都是好事,这让成默松了口气,他连忙点头说:“好。”

    谢旻韫举起双手,在胸前交替捏着拳头,指节咔咔作响,她看着成默冷笑道:“那么我就先看看你擅长不擅长防守”

    成默有些懵,还没有来得及反应,眼前就失去了谢旻韫的踪迹,反应过来的时候身体已经凌空而起,激射向正对面大理石围墙13
←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