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通过邮件
欢迎光临 祝您阅读愉快!
当前位置:黑岩阁 > 都市小说 > 反叛的大魔王 >

第三一四章 我们都是没戴面具的小丑(终)

    “乔治五世大街没有发现敌情。安全,请快速通过。”

    成默没有回应女娲的播报,而是头也不回的沿着乔治五世大街奔驰,此时此刻这条享有盛名的商业大街空无一人,毕竟这条路上全是比较低矮的建筑,没有什么高楼大厦。虽然外骨骼的脚掌和脚后跟自带橡胶缓震,但坚硬的合金底敲击着石砖还是发出了沉重的脚步声,这声音撞击着两侧高档商店和餐厅的玻璃,给寂静的街道增添了恐怖的感觉。

    不过这些杂音会被女娲自动过滤,成默的耳机里只有付远卓他们聊天的声音在响。

    “md,我有种正在玩使命召唤16的感觉,只是我们不是让敌人闻风丧胆的特种空勤团,也不是强大的中情局,我们是太极龙来自华夏的铁血战士!”

    “我说关博君你等下可千万不要这么喊,我们现在的身份是kǒng bù fèn zǐ,是kǒng bù fèn zǐ!要让人知道我们是太极龙的,你就准备剖腹谢罪吧!”

    “那我等下要不要喊一声‘阿拉胡可吧’”

    “打住!你这是破坏民族团结!”

    “靠!总要来句什么口号才行吧!要不栽赃给日人?喊‘天皇板载’!”

    “日人离谱了啊!怎么说日人要没必要搞法兰西啊!也许我们应该在外骨骼上涂个万字,然后抽出卷烟,用德语优雅的说‘法兰西人还没有来得及剪裁好国旗,我们就已经占领了巴黎’”

    “乳了啊!”

    说起“辱法梗”耳机里一片欢声笑语,好像他们真的只是在玩一场游戏,而不是在干与世界为敌的大事情。

    大概年轻人就是这样,很少瞻前顾后,容易热血沸腾。

    成默也没有阻止大家聊天胡扯,他认为这是一种消除恐惧感的好办法。

    况且科技进化到现在这种阶段,战争并没有复杂化,反而因为人工智能和卫星的介入变的越来越简单,只要信号不被屏蔽,就等于开着全图在作战,加上有欧宇的加持,信息的详细程度更是令人倍感轻松。

    这也是付远卓他们有闲情逸致在通话频道里嘻嘻哈哈的主要原因。

    成默一边聆听付远卓他们瞎扯,一边在飘洒的细雪中奔跑,不远处的一栋楼宇耸立在十字路口如同迷雾中正在融化的海市蜃楼,这一秒成默恍若进入了不可思议的时空。等成默快速跑近,才发现这栋不规则的门窗和不规则的走廊所组成的奇异建筑并不是幻觉,而是打印在帆布上的建筑图像。

    很显然这栋大楼正在维修,而它的旁边就是大名鼎鼎的lv总店,成默清楚的记得那次暑假来巴黎夏令营他们还曾经经过这里。当时团里的人都兴奋的在这里与lv总店合影,成浩阳也不例外。只有他和谢韫没有停留,在梧桐树的余荫下默契的向前走。

    忽然间成默有些怀念夏天的感觉,以前他总是讨厌夏天,但现在他开始懂得夏天的美好。

    那些灿烂的阳光,穿过层层叠叠翠绿的叶片,谢韫的脸颊如湖泊,倒映着无数星光。

    他当时感觉到脸红心跳,一定不是因为巴黎夏季炎热的气候,而是因为那天太阳的背叛,出卖了二零一七年夏末的心动。

    成默的记忆还在那年夏天停留,耳边响起了女娲的声音:“成默学员,你得打开法兰西一台看看。”

    “怎么了?”

    “谢韫教官在你之前登上了小丑西斯的节目,还说要用‘上帝基因’交换毒气控制器。”女娲柔声回答。

    成默放慢了脚步,从上衣口袋里掏出手机,女娲已经自动帮他打开了油管上的“法兰西第一频道”,甚至还将留言扩展成了弹幕,于是成默抬起手腕时映入眼帘的密密麻麻全是弹幕。

    成默大致扫了一眼,令他稍稍有些惊讶的是大多数弹幕都在感叹人性的贪婪,都在赞美谢韫的美貌,或者议论谢韫会不会和小丑西斯一样是什么“天选者”。

    没有人讨论巴黎糟糕的局势,没有人讨论小丑西斯的恶行,也没有人担心身处巴黎的人该怎么办。

    成默停下了脚步,驻足凝视。

    “我第一次感受到‘完美’这个词是如何定义的!”

    “我的天,她比那些好莱坞女星还要漂亮,实在太好看了。”

    “好想知道她叫什么名字,来自哪个国家!看上去是亚裔,也许是翰国、也许是日”

    “她也是有超能力的天选者吗?剧情实在太刺激了!”

    “哦!居然敢挑衅小丑,好戏要上演了!让我们期待!”

    除此之外,几乎全是小丑西斯的支持者。

    “人类真是丑陋的东西,如果不是亲眼看见,我真不相信杀死一个人竟然如此简单。”

    “那个女人实在太蠢了,她就不该跟着那个男人跑!”

    “那些骂小丑大人的圣母婊没必要看这档节目!这是给能够认清现实的人看的。说句实话,只有一个面具的情况下,另外一个迟早都会死,是我就算不杀了那个女人,我也会抢走面具和手机离开的。”

    “没有比这个更精彩的真人秀了!小丑万岁!”

    “小丑实在太棒了!如果他参加选举我一定会投他一票!”

    “真正的命运之神!”

    “虽然他正在做坏事,可为什么他显得那么酷,我好想嫁给他!”

    “巴黎不是哥谭市,但却有真正的小丑!那么谁又是蝙蝠侠?我想绝对不会是眼前这个看上去一碰就碎的瓷娃娃”

    “上帝基因?不!小丑西斯绝对会杀死她!不可能会把毒气装置的遥控器给她!让我们拭目以待!”

    “女娲把声音传到耳机。”判断谢韫暂时没有危险,成默便握着手机重新开始奔跑,只是速度稍稍放慢了一些。

    “我其实一直有试图深入人类的心灵,我曾经以为在网络上人类表现有强烈的攻击性主要基于两种心理学现象,一是去个性化,二是一次性社交情境下的攻击性行为。但这两种心理学现象似乎不能完全概括这些行为,人类的表现实在太复杂了”{去个性化指个体浸入群体后个体对群体产生认同,或以群体自居,使个体的个性溶化于群体之中,从而丧失其对其个人身份自我觉察和责任感的过程。在去个性化的过程中,因为不再需要对自己的身份负责,个体的的自省和道德水平出现下降,不再顾忌别人对自己的评价,导致冲动、非理智甚至做出fǎn shè huì行为。而一次性社交情境下的攻击性行为则涉及到一个在行为科学领域中颇为知名的理论,即博弈论中的“囚徒困境”}

    成默打断了女娲的话,说道:“知道戈尔丁的《蝇王》吗?其中有一幅画画的是一只滴着血的猪头上绕满了苍蝇,然后猪头开口了,它说我就是你们蝇王在宗教经典里就是罪恶本身,而小丑西斯就是这个世界上所有恶的集合。他把人类身上那些隐秘的丑恶揭露给所有人看,然后告诉大众,这些罪恶均匀的密布在每个人身上。只不过在现实中因为受到法律、道德的约束,我们会表现的守序友好,但在网络上完全就不一样了,人性这种东西在网络上会被无限的放大,因为匿名和难以追责,人类在网上就像戴上了面具,每个人都变成了可以肆意妄为的小丑。而当整个环境由恶占据上风,道德和法律失去调节作用的时候,整个社会都会因此变得恶,实际上邪恶的人并没有那么多,可当一部分人发现只有变坏才能享有利益的时候,他会主动变的邪恶,然后就会有更多人跟上,也许平时他们是守序中立的人,但人是群体性的动物,当某一类人看上去占据多数时,就会有人盲从,有人被裹挟。实际上绝大多数人都是中立善良的羔羊,然而羊群看到同伴被狼扑食时并不会逃走,也不会集体反抗,就眼睁睁看着,随后表示“李姐”,因为羊只在乎自己的安全和利益。冷漠、自私、希望他人不幸,这就是我们每个人内心深处的基因,也是我们每个人身上恶存在的合理性这也是为什么大多数人会对小丑有认同感”成默停顿了一下,低声说,“因为我们每个人心里有一个小丑。”

    “人类还真是奇怪的物种”

    女娲这句话里将人类说成另一个物种,这其中的潜台词就是将自己也认为是一个物种,成默无暇计较这些细枝末节,他说道:“现在不是聊这个的时候”

    女娲安静了下来,成默则一边朝目的地奔跑,一边全神贯注的倾听谢韫和小丑西斯在说些什么。

    底噪里有呼呼的风声,这些声音时远时近,让成默感觉自己距离那座演播室近在咫尺。

    “哦!小姑娘,你这次不会又想对我进行思想道德教育吧?我劝你省省力气,不如想看看该如何保命比较好!”

    这沙哑中透着乖僻的声音毫无疑问是小抽搐西斯。

    “我说了,我想用‘上帝基因’来换取毒气装置的遥控器。”

    谢韫的声音一如既往的冷淡而平缓,像是钢琴在演奏一首属于溪流的歌,成默忍不住抬手看了一眼,可惜刚好导播切了镜头,画面中没了谢韫,只有虚空中的小丑西斯抬手用食指敲了敲了脑袋,说:“哦!哦!‘上帝基因’,那可是个好东西”

    “我给你‘上帝基因’,你给我控制器如果你不相信,我可以证明给你看,我确实有上帝基因。”

    小丑西斯“嗬嗬”怪笑:“就算你真有‘上帝基因’,我也不需要要这样的交换,因为它一点也不能体现出生命的壮美,也削减了‘上帝基因’对人类的意义”小丑西斯举起了右手,五指并拢,晃动了两下,“姑娘,你能明白吗?绝大多数人类从不渴求真理,他们对真实的世界视而不见,只会躲在统治者们提供的幻象里苟延残喘,谁能给他们提供麻痹灵魂的东西,谁就能轻易的成为他们的主人。”小丑西斯举起了双手,用包含激情的声音呐喊,“而我,做这一切只是为了让人们没有办法无视我,用震撼人心的死亡让人们清醒过来,是给高高在上的统治者们一声最严厉的警告。我曾经写过冗长的论文试图让人们‘看到他们自身的价值’,但没有人阅读;也曾经尝试过成为商业精英唤醒人们的‘自我意识’,但人们只知道赚钱。我发现一切都是徒劳的,唯有灾难能让人类从沉睡中醒来!”

    “西斯先生,我敬佩你所做过的努力,但你没有权利使用暴力决定别人该如何选择人生。更何况我所看到的一切,只是你在用暴力强行摧毁道德。”

    “暴力?”小丑西斯笑了笑,“姑娘,你的同伴呢?那个叫做silent的孩子?”

    “他不在。”

    “那实在太可惜了。”小丑西斯遗憾的叹息了一声,“如果他在,一定不会对我说这些毫无意义的话。因为正义和道德也是建立在暴力之上,如果没有暴力维系,你觉得道德会存在吗?”

    “事实就是道德存在。”谢韫坚定的说。

    “事实就是强者能够决定他人的人生”小丑西斯怪笑着说。

    他的笑声在风中颤动,如夜枭掠过夜空。

    成默举起手,看到了荧幕上的谢韫稍稍咬了下嘴唇,熟悉谢韫的成默知道这是她遇到为难时的表情。谢韫虽然找到了小丑西斯的目的所在,可她天然的正义的立场,就让她必然的处在劣势。她投鼠忌器,对方却无所顾忌,这场正义与邪恶的谈判,一开始谢韫就必输无疑。

    “我会阻止你的!”

    “哦!天真的姑娘,你拿什么阻止?”

    “首先从阻止你的表演开始。”

    “你的意思是你要阻止我的节目继续?”

    “对!因为你利用媒体来传播一些被刻意放大的扭曲事实,同时散播仇恨”

    谢韫的话还没有说完,小丑西斯就转头看向了导播台的方向,轻蔑的笑着说:“嘿!这个姑娘说要终止我的节目!尽管着档节目已经救助了好几个人了,她也不在意”

    地中海导演从摄像机的后面站了起来,日光灯将他的头顶照的锃亮,他一脸严肃的大声呵斥道:“姑娘请你出去!这是我们法兰西一台的演播室,没有经过允许不得入内!你也不能干涉我们的节目播放!”

    顿时其他的工作人员也都义愤填膺的站了出来,也许是因为bào zhà的收视率,让他们从各大网络可以收获高昂的回报;也许是因为被小丑西斯利用可以让他们获得免疫死亡的恐惧,他们全都在高声责骂谢韫,并将射灯直接对准了谢韫的眼睛,尽管谢韫是想要拯救巴黎。

    “把真实的巴黎状况向全世界报道是我们媒体的责任和权利。”

    “你无权干扰我们媒体报道真相!”

    “我们做的这一切也是为了救人!”

    “对!滚出去!”

    “你知道不知道你每耽误一分钟,就会耽误一个生命获得防毒面具的时间你这是在犯罪!”

    面对责难谢韫冷静的说道:“作为媒体,你们现在不应该是帮助民众找到可以避难的地方,和报道受灾的情况吗?”

    一众人理所当然的大喊:“那是警察和zf的责任。”

    谢韫沉默,她的无暇的面容被聚光灯照的有些苍白

    成默心中叹息谢韫还是把人心想的太美好,很显然小丑西斯的直播虽然邪恶,却符合大多数人的利益。难民们获得了微不足道的希望;媒体获得了流量;法兰西zf得以转移视线,让人们的注意力不在集中于他们的救援缺失,预防不力;广大看客获得了一场精彩的秀;小丑西斯拥有了无与伦比的舞台

    吃瓜群众虽然没有忘记那些惶恐躲藏的可怜人,但媒体不播放,他们就会以为死亡不存在。就算死亡存在,隔着一道屏幕也与他们无关不是?

    正义有的时候是如此孤独。

    成默知道自己必须得介入了,他抬头看了看不远处那座巴黎最著名的标志性建筑,低声问道:“女娲,距离目标还有多远?”

    “一千二百七十一米。”女蜗回答道。

    成默按了下耳麦,问道:“你们进入预定位置了吗?”

    “快了,不到一公里。”杜冷说。

    “我们还在荣军院桥上,现在桥上人太多,好难挤过去!”付远卓说。

    “md,还有路人扯着我们求助,以为我们是警察”关博君没好气的说道。

    “杜冷和朱令旗你们加快速度,看到下水道就扔手雷!不要犹豫。”

    “好。”杜冷沉声回答。

    “顾非凡、付远卓还有关博君,我不管你们使用什么办法,尽管赶到预定地点,我最多还给你们八分钟。”

    付远卓惊叫:“八分钟?”

    顾非凡冷冷的说:“没问题。”

    成默按了下通话键,取掉了头盔,深吸了口气说:“女娲让被你黑掉的无人机飞过来,把我的视频接入法兰西第一频道,让我和小丑西斯对话!”

    京城电影学院的平安夜活动十分精彩,各种联谊聚会层出不穷,门口来接女生的豪车也是一辆接着一辆,圣诞夜则更多的女生没有回寝室,因为26号这天是星期六,学校没有课。

    圣诞夜大概是颜亦童睡得最好的一个晚上,因为平时最闹腾的两个女生去了酒吧,另外一个女生去和男朋友约会,忽然间寝室就安静了下来。平时她们聊天都要聊到一两点钟,议论那个学长学姐又接了戏,班上那个同学被富二代给看中了,又或者讨论怎么样才能接到广告,捞点容易的外快,或者谁谁是星二代,资源好的令人嫉妒

    总而言之,女生们的八卦总是讲不完,颜亦童虽然不参与讨论,倒是听的津津有味的,偶尔也会发表两句感慨,不过室友们也不怎么搭理她,毕竟戴着眼镜和假发的颜亦童在美女如云的北电实在太不起眼了,颜亦童也乐得如此,开开心心的做她的小透明。

    本来星期六颜亦童想睡个懒觉,在床上躺尸到中午再去食堂吃饭,然而八点多就被hight了一晚上的两个女生吵醒,浑身酒气和烟味的室友一边点评昨天夜里的几个富二代一边洗脸刷牙敷面膜,毫无疑问她们昨天在酒吧浪了一晚上。

    颜亦童拿被子蒙住头,可那些声音还是会往她耳朵里飘,打扰她睡觉。

    “我觉得那个卢浩斌还挺不错的,长的有点像吴亦凡,他说自己也是玩说黑怕的,明年要去参加华夏新说唱”

    “低配版加拿大炮王吧!”室友嘻嘻一笑,“你别说,我昨天还看见鹿学姐了,她和一个制片人学长在一起,同一桌的还有高达景,据说高大景正在为新戏挑女主角,学校里好多人正在想办法呢!”

    “男主是谁?”

    “听说是王君凯或者张一兴”

    “哇!那不管谁演都能火啊!要是我认识高达景就好了!或者认识王君凯和张一兴也行啊!”

    “诶!算了吧!我们这些大一的没机会的你又不是关小彤学姐,背后全是资源,更何况关小彤学姐刚开始也只是演连续剧,也没资格演电影。”

    “行了吧!别瞎操心了,和我们这些没背景的新生没啥关系。敷张面膜睡觉了!困死了!”

    颜亦童心想自己还有高达景的名片,他还约自己试镜来着,到底要不要去呢?颜亦童躺在被窝里纠结,就听见室友高喊道:“喂!喂!出大事了,巴黎遭遇恐怖袭击”

    “巴黎恐袭?那不是常事吗?说不定又是信仰xx的难民在闹事!欧罗巴每年不死几个人不会消停!”

    “不,这次不一样,整个巴黎都被毒气包围了,还出了一个叫小丑西斯的人据说还有超能力!”

    “哈哈!婷婷你别逗我笑,我在洗脸呢!泡沫都吃进嘴里了。”

    “真没逗你!你自己看微博,整个微博都炸了看上去就跟演电影一样,我的天”

    颜亦童听到室友的话,忍不住从枕头边拿起了手机,刚才付远卓跟他打电话叫她帮忙给冯茜茜和冯贞贞姐妹买礼物,似乎也提到了巴黎。只是当时睡的迷糊没有在意,颜亦童点开微博果然就收到了微博推送“巴黎发生恐怖袭击,超能力者上演惊天大战,场面如同电影”。颜亦童划开推送,然而这条微博已经莫名其妙的被和谐掉了,她打开热搜,前面几条全部都显示的“爆”。

    排第一的是“法兰西第一电视台小丑直播”,“巴黎恐袭”才排第二,“不用翻墙看直播”排第三。颜亦童点进了热搜第一就看见了一段截取的视频,视频上有个穿着圣诞装的小丑在主持节目,只是节目的内容十分奇怪,颜亦童看了一段不太相信这是真的,她觉得一定是电影宣传,然而刷了评论发现好像是真的,评论里还说外网有没有被和谐的镜头,这个小丑西斯和另外一个菲利普神将都是有超能力的人。

    这可把颜亦童吓了一跳,立刻就从床上坐了起来,认真的开始浏览相关信息。她又看了看微博热搜,后面还有一些“巴黎恐袭惊现超能力者”和“小丑直播惊现华裔美少女”,但颜亦童点进去全是被和谐的画面。

    幸好颜亦童平时要逛p站,架了梯子,只要打开油管就行,颜亦童退出了微博,点开油管,首页推荐就是“法兰西第一电视台”,其次全都是关于巴黎恐怖袭击的各种视频和直播。

    这个时候录颜亦童才完全相信什么“小丑西斯”,什么“惊悚真人秀”并不是电影,而是真的,她赶紧点开法兰西第一电视台,跳出来的却是成默的脸孔,她吓了一跳,直接从床上站了起来,结果直接撞到上铺的床板“哎呦”叫出声来,手机也掉到了床上。

    整个寝室顿时都是“哐当”一声巨响,床铺晃动的声音在逼仄的房间里回荡了好一会。

    “怎么了?”室友问。

    颜亦童摸了摸起了个包的脑袋,倒抽了一口凉气,心想自己一点是因为想念某个坏人过头看花了眼睛,她摇了摇头说:“没什么被巴黎恐袭的事吓了一跳”

    “是啊!太可怕了吧!怎么会发生这种事,跟电影一样!”

    “国外的世界太疯狂了!还是我们大华夏安全。”

    颜亦童揉着脑袋重新坐回了床上,拿起落在被子上的手机,翻开一看,果然是自己看错了,屏幕上还是那个涂着白色油漆咧着红色大嘴的小丑西斯。

    “赛伦,没想到我们又见面了!这还真是一个愉快的夜晚,我所有的梦想似乎都要实现了呢!”

    听到“silent”这个名字,颜亦童心中一惊,似乎有种不详的预感从心底泛了起来。

    “西斯先生,我觉得你的梦想想要实现还言之过早,因为我知道你想要做什么,所以你瞧,我正在释放你位于罗斯福站和军事博物馆的毒气,下一步就是法兰西主教团和凯旋门这个游乐场可不是你一个人说了算”

    看见成默面无表情的脸孔,颜亦童又一次从床上弹了起来,又一次的撞在了上铺的床板上,整个寝室又一次发生了巨响

    “颜亦童,你没事吧?”

    “没没事我只是在法兰西第一电视台看见了我的朋友”

    “啊?不可能吧?你在开玩笑吗?”室友不可置信的道。

    “我也希望我是在开玩笑。”颜亦童的声音带着哭腔,她这一次头都没有摸,立刻就坐了下来,拿起了手机,结果事与愿违,她又看见了谢韫学姐,成默的妻子。

    谢韫扬着那张倾国倾城的脸,肃穆的说道:“成默,你不能这样做,把一切交给我。”

    成默冷冷的回答道:“来不及了,我已经释放了罗斯福站和军事博物馆的毒气”

    “你们两个这是在抢戏?”小丑西斯的三维立体投影在荧幕上波动了一下,他的声音也从沙哑变的尖锐,像是锉刀在锉玻璃,“知道吗?只有我才是主角!只有我小丑西斯才是唯一的主角!”

    成默冷笑:“西斯先生,你自己刚才也说过,人生这场电影,不到最后谁都有可能是主角,我也不是不能够取代你?对不对?”

    尽管小丑西斯在尽力压抑胸中的怒火,但他的表情还是有些明显的怒不可遏,他的三维立体投影看着大屏幕怪笑:“呵呵!有趣极了!我宣布,谁要杀死了这个kǒng bù fèn zǐ,我将奖励二千万美金”小丑西斯转身对着谢韫狞笑,“你不是想要毒气控制装置吗?只要你能杀了他,我马上就把毒气装置的遥控器给你”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