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通过邮件
欢迎光临 祝您阅读愉快!
当前位置:黑岩阁 > 都市小说 > 反叛的大魔王 >

第三二二章 see you again(4)

    「一万一千字更新」

    顾非凡一个人回到了负一楼,黑暗中那些细碎的声音像是鬼片里令人头皮发麻的音效,原来他觉得鬼片吓人全靠声音,只要把声音一关也就不怎么可怕了。

    现在他才明白,鬼片要吓人,关键不在音效,而在氛围的营造。

    用音效吓人的那是九流导演的把戏。

    就像写**来骗订阅的都是扑街网文写手。

    不过眼下的氛围肯定不适合搞黄色,但非常适合拍鬼片。放眼望去尸横遍野,每个人的死状又离奇诡异,如一地正在沉睡的僵尸,尤其是那些在墙边的尸体,在应急灯惨白的灯光照射下,眼睛睁的大大的,嘴巴也张的很开,似乎随时都可能跳起来跟他打声招呼,说一句“圣诞快乐”。顾非凡忍不住打了个寒颤,握紧了手中的qiāng。如果有别的路能够选,他打死也不会从集中营般的进口再走一遭,可这里是唯一通向地上建筑的通道。

    此时此刻顾非凡有些后悔自己为了装逼斩钉截铁的说一个人能够完成任务,现在回忆起来当时不那么潇洒的转身,向成默认个怂,说“一个人有点难”。就算只有关博君那个废柴作伴,也比眼下孤苦伶仃的好。

    也许看到关博君像只鹌鹑般瑟瑟发抖,他就不会那么害怕了。

    顾非凡脑子里想着乱七八糟的事情,想要分散一下注意力。可那些冰冷的面孔又无时不刻在提醒他处境有多危险,这可不是“遗迹之地”,自己更不是载体状态,万一挂了,可没有复活机会。

    这一点顾非凡心里还是拎的清,他抬手轻轻的拍了下自己的脸颊,长吸一口气,强行集中注意力,向着进口的方向小心翼翼的前行。

    等快要走到地铁检票处样貌的闸口时,大厅深处传来了隐约的说话声,顾非凡心道“不妙”,放慢了速度沿着墙壁踩着那些已经开始变硬的尸体向着铁门的方向蹑手蹑脚的走了过去。

    一长溜不锈钢闸口将进口处的大厅划分成两段,闸口与墙壁的连接处有根凸起的承重柱,粗大的正方形承重柱和墙壁形成了一个九十度的角。顾非凡将身体卡在墙角,踩在一具尸体上,半蹲了下来。接着他小心翼翼的探头向着铁门处望了过去,夜视仪中几个穿着欧宇制式外骨骼的人似乎正在门口安装zhà dàn。

    顾非凡心中暗骂了一声“艹”,有外骨骼的保护,就算换上穿甲弹,距离远的话也不那么致命,除非一qiāng直接打中面罩或者呼吸器。他又数了数人数,四个人,而他才一个,就算直接先阴死了一个,也还有三个

    “一打三?”顾非凡对自己的射击水平相当有自信,他心里已经给其中一个人判下了死刑。他缩回墙角,紧贴着大理石墙壁开始思考对策,想来想去,这个时候最好的方式就是寻求帮助。可刚才潇洒跟成默放狠话的镜头还历历在目,求助的念头在脑海里一闪而逝,他咬着牙在心中说:“认怂?我顾非凡怎么可能认怂!”

    “不认怂,也不能莽着上。”顾非凡对自己说,他舒了口气,开始观察,屹立在中间的不锈钢闸机虽然算不上宽,但在黑暗中也是不错的掩体,只是半蹲下来也会很大的阻挡视线限制自己的射击,对方只要分散开朝这边冲,他一个人根本就无法应对,要是有两个人就好办多了。怎样才能确保万无一失?顾非凡有些愁眉不展,他再次探头朝着铁门处窥探,对方正在墙角铺设zhà yào,等对方完成铺设,肯定要来这边隐蔽,那时候一切都迟了。

    “不能再拖下去了。”顾非凡闭了下眼睛心想,再次睁开眼睛,他放下冲锋qiāng摸出腰间的手qiāng装上了消音器,第一个敌人不能暴露位置,只能用手qiāng。装好消音器,顾非凡趴了下去,准备先卧倒解决一个再说。

    刚刚趴下他便看见一个戴着圣诞帽的中年男子狰狞的面孔。顾非凡连忙闭上了眼睛,在心中祈祷:“冤有头,债有主,杀死你的可是成默那坏逼,你要找人报仇,就找他,和我顾非凡没有半毛钱关系。刚才踩了你几脚,实属情非得已,等我回国一定烧个千把亿给你!”转念一想千把亿冥币似乎有点少,顾非凡心中又道,“还有带泳池的大别野一栋,布加迪威龙一辆身材火辣的金发妞若干”

    祈祷完顾非凡想要往旁边挪一下,旁边是个微胖女人,本来长相就有些令人不敢恭维,这种情况下更加惨不忍睹。更别说那一双黑洞洞的眼睛直勾勾的盯着他,暗红色的舌头伸的长长的。顾非凡脸一下就垮了下来,浑身发毛,还有些想吐。

    顿时顾非凡有种四个欧宇保卫不是他最大的障碍,反而这些尸体更令他无所适从,心中又骂了句“艹”,感叹“要是没有这么多尸体就好了”。忽然间灵光闪过,他重新站了起来,抬头看了眼,闸口的上方挂着一排硕大的电子显示屏。

    他又转头看了眼身后墙壁的夹角,计上心头,将冲锋qiāng挂在背后,双手撑着墙壁如同一只蜘蛛般向上攀登,这样的难度对于有外骨骼帮助的顾非凡来说并不算难。

    等到了和显示屏平行的位置时,他利用外骨骼的强大力量,将自己卡在了九十度的墙壁之间,先探头看了眼,对方一个人正在警戒,其余三个人,一个人拿着强光手电提供照明,两个人还在铺设zhà yào。顾非凡目测了一下,他在这么高的位置于一片漆黑中基本上算是视觉死角,还是思维盲区。

    只要他能悄无声息的挪到一旁的显示屏上去,就稳操胜券。

    顾非凡扭头看了看触手可及的电子显示屏,吞咽了一大口口水,在心中默默祈祷法兰西人生产的玩意质量稍微好一点,侧着身子伸手去抓将显示器和屋顶连接在一起的不锈钢管。稍微使了下力,感觉这玩意应该能够承担的起自己的重量,顾非凡就像猿猴一般将身体朝着显示屏的方向荡了过去。

    毕竟他身高一米八也是一百四十多斤的人,加上外骨骼至少一百**十斤重,这么重的重量一下挂在显示屏声,难免有点动静。在绝对的寂静中,显示屏发出了“咯噔”的轻响。

    “完了!”顾非凡心道,心脏差点从喉咙里跳出来……

    这一瞬,无数的念头从心底泛起,是跳下去拼个鱼死网破,还是赌一把对方在黑暗中看不见,他完全没了主意,只是凭借直觉将双腿撩了起来,像个体操选手一般将双腿高高举起,平行悬在半空中。

    他一手抓着不锈钢管,一手抓着显示屏的边缘,被漆黑的显示屏遮住了什么也看不见。心慌意乱中只能听到对方似乎停止了铺设zhà yào,还有踩踏尸体的轻微响动。顾非凡汗毛倒竖,毛孔像拧开的水龙头,不过须臾,浑身就变的汗涔涔的,几缕咸咸的汗水顺着刘海流到了眼角,他觉得难受的要死,就连眼泪都被逼出来了。

    很快顾非凡就反应过来对方并没有开qiāng,那就是没有发现他,这让顾非凡略略松了口气,僵死的大脑又重新活跃了起来。

    心中感叹霸道总裁的人设真是不好立,想到此节,顾非凡更是眼泪哗哗的,愈发怀念跟着成默不需要动脑筋,只要听命令行事的无脑。

    顾非凡屏息凝神竭尽全力维持着体操动作,过了一会感觉腰酸手痛快要坚持不住的时候,终于听见了对方说了几句鸟语,铺设zhà yào的声音重新响了起来,他才轻轻的放下了已经有些麻木的腿。

    吊在半空稍微休息了一下,顾非凡将腰间的安全锁扣轻轻的扯了出来,挂在不锈钢管上,然后调节了一下长度,像特技演员般抓着显示屏将身体横了过来。他慢慢的把左腿卡在显示屏与天花板间的缝隙里。

    有了借力的点,就能解放双手。

    稍稍调整了一下夜视仪,又眨了眨泛酸的眼睛,顾非凡从腰间掏出手qiāng,左手抓着显示屏的边缘,右手握着手qiāng从显示屏和墙壁的中间伸了过去。

    在铁门的墙角,一个人正在警戒,一个举着强光手电照明,两个踩着楼梯的人马上就要把zhà yào沿着墙壁铺设到了天花板。

    顾非凡略作思考,把装了消音器的手qiāng对准了正在警戒的保卫,只有这个人是面对着他,完成击杀的可能性最大。

    他瞄着了对方的呼吸器,外骨骼为他提供了强悍的稳定度,深吸了一口气,他坚定的扣动了扳机。虽说装了消音器,子弹的威力有所降低,但击穿呼吸器,射进嘴里还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啪”的轻响惊动了黑暗的寂静。

    警戒的守卫仰面倒下,手中的冲锋qiāng对着天花板绝望的乱射,子弹和火光搅动了薄薄的毒雾。

    两个正在铺设zhà yào的人慌乱的卧倒。另外一个手持灯光的保卫立刻就趴在了地上,同时把灯光转了过来,但大厅的层高很高,站着的时候灯光都不一定能触及到天花板,更不要说趴着的时候了。

    见对方丝毫没有注意到高处,顾非凡心中大定,举着手qiāng,在毒雾笼罩的黑暗中盯着手中握着强光手电筒的男子,只等他把头从尸体的后面抬起来。

    然而对方很谨慎,根本不露脸,甚至还把尸体垒了起来,形成了掩体。

    步话机的声音响了起来,显然对方在求救,顾非凡心急如焚,等到援军过来,那么他肯定就没有机会完成任务了。

    眼见对方要固守支援,顾非凡不知道如何是好的时候天井处传来了震耳欲聋的bào zhà声,整栋掩体似乎都在微微的颤抖。

    顾非凡立刻想起了自己还有手雷,他飞快的将手qiāng插回腰间,掏出手雷,在bào zhà余声未绝之际,拔掉了保险将手雷朝着大厅尽头的铁门处扔了过去。

    因为半空中的姿势不能完全使上力气,手雷并没有能够精准的落在对方的身边,但却把落在了尸体掩体附近,将尸堆炸的粉碎。一时之间整个大厅都是穿云裂石的轰鸣,铁门处更是血肉横飞,三个守卫的身形也露了出来。

    看到对方矫健的向着两侧滚了过去,顾非凡就知道对方没有受什么严重的伤,他毫不犹豫的再次掏出了一枚手雷,这下也顾不得隐藏行踪,加大了力度,把手雷朝着握着电筒的敌人扔了过去。

    手雷终于被扔到了理想的位置,随着火光照亮了整个大厅,巨响过后,手电筒飞了起来,穿着外骨骼的敌人也整个都被气浪抛了起来,接着重重的砸在尸体堆里。

    眼见又让一个敌人丧失了战斗力,顾非凡觉得几乎已经胜券在握,然而显示屏却在关键时刻拉胯了,“嗤啦”一声响,不锈钢管扯着天花板朝着下方坠了坠。

    qiāng声立刻响了起来,冲锋qiāng的火光在黑暗中跳跃,顾非凡连忙放下卡在显示屏上方的腿,让自己从上面掉下来。然而为了抽冲锋qiāng,他根本没有来得及将安全扣打开,一百六七十斤的重量做自由落体,扯的显示屏又是一响,但还是没有彻底掉落,将顾非凡吊在了半空中。

    顾非凡脑子里一片空白,完全忘记了赶紧打开腰间的安全扣,在半空中摇晃的时候,下意识的抽过了背后的冲锋qiāng,朝着火光闪烁的地方连续扫射。炒豆子般的qiāng声在大厅里回荡,如突如其来的骤雨。

    打空子弹不过是很短暂的须臾,但在顾非凡的感官里却极其的漫长,漫长到像是一生,甚至比一生还要久。

    直到他扣动了几下扳机,都没有子弹射出来,铁门处也没有火光在闪耀的时候,顾非凡才意识到敌人已经被击杀了。大汗淋漓的顾非凡放下了冲锋qiāng,伸手松开了腰间的安全扣,朝着已经没有多高的地面落了下去。

    可他落地的时候,却感觉不到双腿,等倒在尸体里时,剧烈的疼痛才从腿部传到大脑。他也不知道自己中了多少qiāng,勉强双手撑着地面站了起来,借着外骨骼的力量走了一步,却痛的撕心裂肺。

    铁门处响起了步话机的声音,顾非凡猜对方的援军要过来了,他顾不得疼痛,龇牙咧嘴的喊了声“女娲开门”,便扶着墙壁一瘸一拐的朝着铁门边走了过去。

    大门缓缓的升起,天井那边也传来了隐约的脚步声。

    顾非凡从未曾觉得时间如此难熬过,他要紧了牙关,拼了命的朝着大门的方向的移动,锥心刺骨的疼让他忍不住叫喊出来。可他也顾不得那么多了,拼了命的大喊着,似乎想要借声嘶力竭的叫喊压抑住难以忍耐的痛感。

    在他叫喊的间歇,急促的脚步声似乎已经近在咫尺。

    顾非凡也艰难的走到了距离铁门只有几步路的距离,这里就是开始尸体bào zhà的地方。只有几步却像是隔着万水千山。

    “好了!不要开大了。”顾非凡喊道。

    铁门戛然而止,抬起了大约半身高的距离,他试着蹲了一下,双腿又疼又麻,根本就蹲不下去。顾非凡也没有犹豫,狠命一推,直挺挺的倒在一片铺着血液和碎肉的大理石地板上。

    死死的砸在地板上之后,顾非凡惨叫一声,像只断了两条的后腿的狗,拖着双脚向着门缝爬了过去。百忙之中他还不忘回头看了一眼,身后已经有灯光在虚空中摇晃。

    “女娲,关门。”顾非凡喊道,他加快速度朝着缓缓下落的铁门爬,手肘一下一下敲击在地板上,一种下一秒就会散架的冲击力也一下一下晃动着他的大脑。

    qiāng声和不知所云叫喊声在大厅里炸响。

    顾非凡也爬到了门边,他伸手抓住门框内沿,死命一拉,粘稠润滑的血液帮了他一把,让他像条鱼一般滑进了铁门的下方。

    侧头的时候顾非凡看见了zhà yào已经快要铺设完成,竖在墙边的楼梯旁有个背包,包里有léi guǎn露了出来。

    子弹在铁门边缘形成了一道幕帘,顾非凡却怡然不惧,扛着qiāng林弹雨伸手将墙角露出了一节léi guǎn的背包抓住,才滚进了铁门另一侧。

    脚步声响起,顾非凡侧躺在地板上用冲锋qiāng从门缝里扫射。

    直到铁门落地,他才松开了扳机,偏了下身子,躺在地上仰头看着屋顶明亮的灯光,那白色的光像是阳光,照的他完全睁不开眼睛。顾非凡用力的合上眼皮不停的喘气,周身的疼痛把他完全包裹了起来,就像有无数根针从他每一个毛孔不停扎进去,又抽出来。

    顾非凡好想打一针麻药就此睡起,可他知道他必须完成任务。

    休息了一分钟,顾非凡重新睁开眼睛,颤颤巍巍的爬到墙边,扶着墙壁站了起来。

    “md,疼死了!”顾非凡一边骂,一边从背包里拿出急救包,可低头看了眼满是血污的双腿,完全分不清谁是自己的,谁是别人的,更看不到伤口。

    顾非凡不想耽误时间治疗伤口,他掏了几颗止疼药,囫囵吞了下来,将急救包塞回背包,顺便捏起一只卡在腰间带着血丝眼珠,仔细看了看,他不知所谓的笑了一下,将眼球捏爆,扔在地上,才有气无力的问道:“女娲,备用电力系统在哪里?”

    ———————————————————————

    成默带着付远卓和朱令旗绕了一大圈,从远离控制中心的楼梯下到了最下面一层,负九楼。这一层不仅有欧宇的控制中心,还有作战室和数据中心。可以说欧宇所有的核心机密都储存在这里。

    而这座始建于1937年,位于夏悠宫地下的掩体号称永不坠落的堡垒。即便在1940年巴黎陷落的时候,德意志天选者也因为根本不知道它的存在,而未曾进入此地。

    曾经有人说过,就算整个法兰西再次陷落,这座名为“基克洛普斯”的地下堡垒也不可能被攻破。更不可能让欧宇之外的天选者到达负九层。【基克洛普斯「cyclops独眼巨人」在赫西奥德的神话中基克洛普斯是乌拉诺斯和盖亚的孩子,他们分别是brontes「雷」、sterops「电」和arges「霹雳」,特征是“独眼”,只有额头正中有一只眼睛。乌拉诺斯惧怕他们的力量,把他们囚禁在黑暗深渊之中。后来宙斯为了对抗泰坦,将他们从黑暗深渊之中释放出来。在火神赫淮斯托斯的指挥下他们为主神宙斯锻造了闪电长矛,为海神波塞冬锻造了三叉戟,为冥王哈迪斯锻造了隐身头盔,为阿耳特弥斯锻造了弓和月光箭,为阿波罗锻造了弓和太阳箭。】

    但事实证明,欧宇总部就像“马奇诺防线永不会攻破”一样是个笑话。

    德意志人可以绕过“马奇诺防线”,小丑西斯和成默可以叫法兰西自己把“基克洛普斯”的大门打开。

    不过想要进入控制中心还侵入欧宇的数据库,并不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此刻成默他们就正面对第一道难关——一道黑沉沉的合金门。

    因为第九层有单独的备用发电机和蓄电池,所以第九层并没有断电,需要验证身份的电子锁在黄绿色的毒雾中散发着幽幽的蓝光,两台监控器一左一右架在门的上方,像门神一般守卫着负九层的入口。

    “怎么办?”付远卓看了眼微型探头传到显示屏上的画面轻声问。

    成默注视着显示屏思考了片刻,说:“里面的人应该不少,强攻肯定不行。”

    “可不强攻怎么进的去?”朱令旗问。

    成默没有回答,只是转身看向了朱令旗,低声说:“把女娲交给我。”

    “哦。”朱令旗把背包放了下来,拉开拉链从里面掏出和两个手机差不多大小的女娲外接设备,递给了成默。

    成默接过女娲,塞进上衣,卡在腹部的位置,接着他也把自己的背包放了下来,从里面拿了一个全新的滤芯出来,关闭呼吸器,把久滤芯抽了出来扔进背包,把全新的滤芯换上之后,成默又从背包里把定时zhà dàn和手雷全部拿了出来,随后说:“剩下的东西装你们两个的包里。”

    付远卓和朱令旗也不知道成默要做什么,快速的把成默包里的dàn yào滤芯什么的清空,接着抬头看向了成默。

    “先引点人出来。”成默面无表情的说,他拿起微型探头小心翼翼的粘在栏杆的铜条的最底端非常隐蔽的位置,对准合金门,接着拿起放在地上的几个遥控zhà dàn向上走了几级台阶,沿途粘在台阶的角落,最后将自己口袋里的微型探头掏了出来,固定在负八楼的安全门上方。

    成默转身对付远卓和朱令旗说:“你们把剩下的手雷拿着和zhà dàn拿着,去七楼和八楼西面的楼梯口守着,等下对方肯定会两面夹击,你们的任务就是在那里埋伏他们,把人引走。”“那你呢?”付远卓抬头看着成默问。

    “我想办法混进去。”成默说,“把你的鱼眼的显示屏给我。”

    付远卓将手中的显示屏递给了成默,滚动了一下喉咙问:“你一个人进去还能不能出来?”

    “只要女娲能战胜欧若拉,控制控制中心,我就能出来。”成默淡定的说,顿了一下,他又说,“你们不要担心我,自己小心,我不需要你们杀敌,能把人引走就行。”

    “你也一定要小心。”付远卓说。

    成默点了点头说:“等顾非凡恢复了电力供应,有女娲帮忙,你们就安全了。”

    朱令旗拍了拍成默的肩膀说:“我们肯定没问题,就看你的了。”

    成默轻描淡写的“嗯”了一声,说:“别耽误时间了,快点去吧。占据好位置,打不过就跑。”

    付远卓和朱令旗同时道了声“好”,继续上了七楼。

    成默看着付远卓和朱令旗消失在楼梯转角,回到了负八楼和负九楼之间的楼梯转角,拿起了两个定时zhà dàn,他闭着眼睛等待了大约三十秒,问了下付远卓和朱令旗的位置,立刻给两个zhà dàn设置了一分二十五秒钟和一分十秒,低头看了眼显示屏,判断了一下合金门的位置,头也不露的将两个定时zhà dàn扔到了门口。

    做完这一切,成默就从容的走出了八楼,躲进了电梯间斜对面的女卫生间,站在门边将两个鱼眼摄像头的显示屏都拿了出来,盯着手中显示屏,开始倒数。

    当成默心中数到“零”时,被他扔在合金门口的定时zhà dàn发出了猛烈的火光,整个显示屏一下变成了白色,强烈的bào zhà声也撼动了整栋楼,卫生间的门都嗡嗡的在震颤,接着洗手台前的镜子也被震的粉碎。

    警铃声也从负九楼传到他了的耳边。

    对于这一切成默都无动于衷,站在门边紧紧的盯着显示屏。bào zhà的火光闪过后,整个楼梯间烟尘滚滚,合金门前的灯也爆掉了,成默只能看见一片漆黑的画面。

    成默静心等待,片刻之后一束光穿过了隐约了烟雾和毒气照亮了楼梯间,成默凝神就看见一队穿着欧宇外骨骼的守卫举着防爆盾站在了门口。

    强光手电的灯柱在走廊里扫视了几遍,一群人便举着防爆盾牌缓缓向前。这一次对方不像刚才不清楚楼梯里有没有人,只是举盾前进,而是先不管三七二十一扔了几个手雷到八楼,接着投掷了闪光弹。

    成默听见了八楼的安全门被zhà dàn炸开,倒在地板上发出的沉重响声,又在显示屏上看到一群欧宇守卫开始借着闪光弹开始朝上冲。成默庆幸自己在楼道里安装了两个全景鱼眼,这时一个鱼眼被闪光弹照的看不见对方的位置,还可以通过另外一个鱼眼判断对方的位置。

    在一群守卫举着盾牌跑过了转角,冲上了通向八楼的楼梯时,成默按下了遥控器。这时远处也有断断续续的qiāng声传来,但瞬间就被zhà dàn的bào pò声给淹没。显示屏中一混乱,正在通过楼梯的几个人被气浪掀的滚作了一团。

    这种口香糖遥控zhà yào的威力算不上特别大,对于全身武装的欧宇守卫来说可能不足以致命,但这么近的距离下,炸伤,炸断脚,炸裂防毒面罩的可能性还是很大的。

    眼见有两个冲的快的守卫倒在了八楼,绝大多数人被掀飞到了楼下。成默见机不可失,毫不犹豫的将显示器扔在一旁,推门而出,掏出bǐ shǒu轻盈的跑到了已经倒掉的八楼安全门旁。

    八楼的安全梯门口一片狼藉,两扇防火门,一扇歪靠着墙壁,一扇倒在地上,门口还有两具防爆盾牌,以及两个扑倒在楼梯旁的人。

    成默从夜视仪里看的很清楚,其中一个面罩破损,吸入了毒气,虽然身体还在抽搐,但肯定没救了,而另一个大概是炸伤了腿,正趴在地上shēn yín。成默悄无声息的走到了只是受了伤的守卫旁边,轻车熟路的弯腰伸手把膝盖顶在那人的腰间,直接用bǐ shǒu割断了对方脖子处的气管和大动脉。

    接着成默飞快的将他抱了起来,跑回了卫生间,强行脱下了对方印着“e·s·a”的防弹背心罩在身上,撤下他的身份牌戴好,成默瞄了眼显示屏,看到对方倒在楼梯下面的人还没有上来,有两个躲进了负九楼,有两个还躺在楼梯转角处。

    成默心中大定,将对方的步话机取了下来,插在肩头,接着把自己的头盔取了下来,卸下了对方头盔,套在头上,一边系紧,一边冲出了洗手间朝着安全门的方向跑了过去。

    远处的qiāng声一直响,想必付远卓和朱令旗正在吸引从另一个方向绕过来的敌人。成默也顾不得担心付远卓和朱令旗逃不逃的掉,趴在了刚才那个倒霉鬼倒下的位置,微微的shēn yín着发出“ausecours”「救命」的轻声呼唤。

    虽然成默的声音有气无力,可成默的感官却放到了最大,他睁着眼睛瞧着身旁那个刚刚还在抖动的欧宇守卫,此时他的呼吸器被炸烂,露出的面孔已经变的灰败,眼睛正无神的与他对视,看样子还没有彻底的死透。

    成默丝毫没有恐惧的感觉,只是心跳比平常略快了一点。他目不转睛的盯着那个快要死去的欧宇守卫,嘴里发出虚弱的呢喃,看着那一对漂亮的蓝色瞳孔慢慢放大,死亡逐渐吞噬掉了最后一抹神采。

    “不知道他在想什么?有人说,人快死的时候一生的回忆会像走马灯一样在脑海里过一遍。也有人说,人死的时候会看见光,然后漂浮起来。也许自己一直害怕的死亡,并没有那么可怕。”成默心想。

    不管怎么说这都是至关紧要的关头,可成默一点也不担心自己这危险的计划会露馅,甚至就连心中的紧张感并不那么强烈,反而脑子里开始想如果他快要死了,会回忆起什么?他想起了谢旻韫扬柔软的吻紧紧的拥抱着他,他想起了沈老师温柔的笑脸在他耳畔念一首叶芝的诗,他还想起了自己借着撒酒疯占白秀秀的便宜。

    总而言之全都是获得了乌洛波洛斯之后的事情,关于以前那些愁苦与寂寞一丝一毫都没有想起。

    可他却觉得好孤独。

    “如果失败了,大概没有人会原谅他,自己大概真会成为小丑西斯口中的巴黎屠夫。不知道学姐、老师还有白姐她们知道自己做了这么丧心病狂的事情会如何想?”

    成默又想起了刚才在他的注视下熄灭的瞳孔,“其实也无关紧要,只要大家能活着,能幸福的活着就好。”

    寂静中成默就这样一动不动的趴在地上,反复的在黑暗中呢喃“ausecours”,这声音像是诅咒。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楼道里传来了脚步声,强光手电的光束扫了过来。成默闭上了眼睛,很快就有人听见了他的声音,低头问他:“嘿!你怎么样了?”

    成默装作费力的睁开了一下眼睛,看见手电筒正罩着他,他低声说道:“ausecours。”立刻又闭上了眼睛。

    “这里有伤员需要医疗。”

    没过多久成默就感觉到自己被抬上了担架,有人在他耳边问:“鲍里斯!你能听见我的声音吗?”

    鲍里斯是这个身份牌的名字,成默没有睁开眼睛,只是抬了下手,随即点了点头。

    “你能告诉我你哪里疼吗?”

    成默摇头。

    “是浑身都疼?还是不知道哪里疼?”

    成默再次睁开了眼睛,一个穿着防化服的人正扶着担架弯腰看着他,房顶亮着白色的灯,很显然他已经过了负九楼的合金门被抬进了欧宇的核心之地,他用含混的声音说道:“不知道哪里疼,就是头很晕。”

    “好的,我知道了。很可能只是脑震荡,不要太担心。”

    “谢谢”成默闭上了眼睛,像是睡了过去。

    穿着防化服的男子完全没有怀疑,直起身子对抬着担架的人说道:“先送他去会议室休息一下。我去七楼看看那边好像也有伤员。”

    ————————————————————————

    付远卓和朱令旗在天井的回廊上疯狂的逃窜,他们的身后是一队穿着外骨骼的欧宇追兵,qiāng声不断的在响,极大的影响了付远卓和朱令旗的逃跑速度,加上两个人又不像成默记得地图,于是愈发的慌不择路。

    眼见前面似乎有人堵了过来,又没有通向其他方向的路,跑在前面的朱令旗有些傻眼,大喊道:“md,怎么办?”

    付远卓抬头看见了斜过的步行电梯,然而步行电梯距离回廊还有一段距离。qiāng声在后面响,付远卓回头看了一眼,追兵已经就在回廊的转角处,而前面的欧宇守卫也竖起了防爆盾堵了过来。付远卓咬了咬牙喊道:“只能拼命了。”

    他跳上了栏杆,“啊”的大叫了一声,在qiāng声中朝着隔着至少三四米的远步行电梯飞跃了过去,“嘭”的一声,付远卓撞在了步行电梯的栏杆上。qiāng声不断的在响,他清楚感觉到后背中了无数qiāng,要不是有外骨骼,他恐怕已经被打成了筛子。

    付远卓来不及后怕,抓着扶手,翻了过去,躺在步行电梯上,拿qiāng对着电梯口。

    “嘭”的一声响,朱令旗也跳上了步行电梯,他抬着qiāng对回廊里的人扫射,火光照耀了一旁的圣诞树,上面缀着五颜六色的礼物盒,在黄绿色毒气中反照着qiāng火,在黑暗中颇为流光溢彩。打完了一梭子弹,朱令旗蹲了下来,躲在扶手下面换dàn jiā,他打开了队伍频道,大喊道:“md,顾非凡,你还没有能打开备用电力吗?”

    等两人从步行电梯冲上五楼,队伍频道里才传来顾非凡虚弱的声音:“快了,老子正在爬呢!”

    “艹!gǒu rì de,这个时候还开什么**玩笑,我们后面全是追兵。”朱令旗怒道。

    “开你mB的玩笑,老子tm的腿被打断了,现在就是在爬。”顾非凡低声回骂。

    这奄奄一息的语气和平时顾非凡的语气截然不同,朱令旗愣了一下,没有继续说话,扭身朝着步行电梯开qiāng,可惜对方也穿了外骨骼,子弹能不能造成伤害,完全要靠运气。

    看情况他的运气并不是很好。

    “你尽快。”朱令旗心急如焚的说。

    “知道了。马上,你们在坚持三分钟。”顾非凡回答。

    朱令旗转头看了眼付远卓,“躲是没地方躲的,我们只能先往上跑。能拖多久拖多久。”

    付远卓“嗯”了一声。

    两个人一边开qiāng一边绕着天井跑到了步行电梯,继续上行。虽说走步行电梯很难逃脱追踪,但敌人对他们一目了然,他们也对敌人一目了然,贸然去不清楚状况的地方,万一不巧,就只能送命。

    所以他们只能等顾非凡打开备用电力,让女娲来指引他们逃跑。

    有外骨骼的帮助,两方人都跑的很快,即便有对射延缓了一些时间,可四层楼实在不够高,转眼付远卓和朱令旗就逃到负一层,在也没有地方可供他们上去。

    两人正考虑要不要从负一楼进口逃到地上建筑去,就看到了进口处有人冲了出来。

    朱令旗骂了一声,抓着qiāng沿着回廊向另一侧的电梯间飞奔。

    付远卓跟在朱令旗身后,他回头看了一眼,就看到欧宇的人也从步行电梯那边跑了过来,付远卓正打算边跑边开qiāng射击,还没有扣动扳机一下就撞在了朱令旗的背上,“哎呦”叫出声来。

    付远卓还没有来得及问,朱令旗就回头推着他躲到了回廊一侧的办公室门框里,付远卓正要问怎么回事,就听见朱令旗叫道:“那边也有人。”

    付远卓握着qiāng靠着门框探头朝电梯间那边看了一眼,就看见几个欧宇守卫举着防爆盾卡在了电梯间的口子上。付远卓苦笑了一下,大口的喘着气说:“现在我们俩就是瓮中之鳖了吧?”

    “好像是。”朱令旗从腰间掏出手雷,“不过我们还有这玩意,说不定能找机会干死几个,然后突围。”

    说着朱令旗就拔掉了保险,扭身朝着电梯间的方向扔了过去,然而只听见“啪”的一声,手雷似乎碰到了什么东西,随后被弹到了天井上空,炸成了一朵烟花。

    吊在空中的巨大水晶灯被震的噼里啪啦的响,像是一盏巨大的风铃。

    “我们两个完了。”朱令旗的声音有些颤抖,他绝望的说,“现在就算顾非凡打开了备用电源,我们也无处可逃了。”

    “不一定。再试试。我相信成默。”付远卓低声道,他闪身出去,冲着天井那边过来的人射出了一梭子弹。可那些人全都躲在了防爆盾后面,子弹连延缓脚步都已经做不到了

    付远卓靠回了门框,闭上了眼睛。两个人听着沉重的脚步声在步步逼近,心都已经提到了嗓子眼。

    “要要不要问下成默。可不可以投降?”朱令旗用干涩的声音问,“也许这样还能保住一条命。”

    付远卓不知道说什么好,他期待奇迹发生,却清楚他和朱令旗已经穷途末路,除了死亡和投降,别无选择。13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