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通过邮件
欢迎光临 祝您阅读愉快!
当前位置:黑岩阁 > 狂怒骑士 >

第33章 北地的危机

    牢门的正常解锁意味着牢房里的犯人在律法流程上被正式释放了。

    伴随开锁一瞬的清脆声响,乌尔斯看见眼前的铁栅栏门往里轻轻弹开一条小小的缝隙,顿时有所意会地回头牵住希娅的小手,上前拉开那扇牢房的铁门同狼耳少女一前一后来到外面的走廊上转身面对这位名叫艾莉丝·斯图恩的年轻女士低头致谢:“好久不见了,艾莉丝女士,非常感谢您、斯坎贝德总管和领主大人依然信任着我们,我们——”

    “寒暄的话等一会儿再讲,乌尔斯骑士。今晚我亲自到这儿来找你们,是有几件事情要告诉你们,外加几个问题需要你们给我答案。”艾莉丝冷淡地打断年轻人,蓝色的眼瞳在眼角边后瞥一下,确认侍卫们已经遵照自己的命令离开了,然后回过目光接着开口。

    “首先第一件事,从你们入城算起到现在为止,大概的情况我已经听拓加斯骑士和斯坎贝德总管先后汇报过了。乌尔斯骑士,希娅牧师,盔衫城欢迎你们回来,但迫于杜卡莱特摄政公爵无聊的pò hài而不得不对你们采取这样一点绕弯子的保护手段。”

    “pò hài?我们?”希娅看着艾莉丝,诧异地半张开嘴。

    “就是把脏水泼到你们身上,以便掩饰彼尔狄高子爵战败被俘的耻辱和无能。”艾莉丝镇静地看向希娅,再看看乌尔斯,“我这么说能懂吗?”

    “……明白。”乌尔斯思考一下,点头确认,心想帝国的摄政公大人果真是为了庇护他的子爵儿子才把自己和希娅提出来作为远征军覆灭的替罪羊处理。

    毕竟想想也是,与拥有爵位和领地的贵族领主相比,哪怕只是子爵等级的头衔,一个地位低贱的奴隶骑士和一个名不见传的小牧师自然微不足道,用来洗涮掉一名贵族表面上的污点绝不会太过得罪哪位大人物,算是再合适不过的牺牲品了。

    更何况,弗罗迈尔·杜卡莱特原本的想法大概是想把黑锅全都扣在死人头上就此了事,只不过压根没想到自己和希娅居然还活着,总归来讲或许是失算了这么一点点,不过放在北地目前的局势下来看又显然只是一件小事罢了。

    比起这点已经确知真相的小事,乌尔斯立刻意识到盔衫城相比以往突然变严的城门盘查程序和拓加斯之前在城门口试图对自己隐瞒的某些东西可能才是整个局势中的重点,或许也就是艾莉丝今晚亲自来地牢里打算告知自己和希娅的一部分内容。

    艾莉丝是凯文的妹妹,尽管在那位圣武士伯爵的宫廷里没有担任什么明面上的高级职务,平日里仅仅作为领主大人身边的办公秘书辅佐理政,但对北地政务真正了解的人才知道这位年纪轻轻的法师小女士是北地伯爵实质上的副手和顾问,一些时候甚至比作为宫廷总管的斯坎贝德更有处理事务上的决断力和话语权。

    乌尔斯了解艾莉丝在盔衫城宫廷里的真实地位,所以心想她一定清楚就在自己和领主眼皮底下的城市里究竟发生了什么,以及作为领主大人的凯文本人……

    ……

    ……等等?

    “怎么了,乌尔斯骑士,为什么突然用这种怀疑的眼神注视我?”艾莉丝审视年轻人和少女脸上的神情,忽然间也察觉到年轻人表情上的变化,随即停下自己接着想说的话,转而用一种不容许回避的目光一下子盯住年轻人质问。

    她声音不大,语气平稳,表情也没刻意装出不悦的样子,但质问的目光和话语霎时却犹如凝固的冰锥般抵住受问者的喉咙,让人能够彻然感到这位小小的女士绝对不是什么好糊弄的对象。

    不仅不好糊弄,而且还隐隐倾压过来一种咄咄逼人的魄力,很容易叫心理有鬼的家伙稍不注意露出丁点神态上的破绽。

    乌尔斯迎着艾莉丝的目光,轻咬着牙咽咽喉咙,心说这位法师xiao jie眼里像冰一样冷彻的威严还真是如自己记忆中所知的那般令人印象深刻,不过好在自己心里可没什么鬼,由此没有躲避她的视线,就这样与之对视着犹豫一下。

    然后下定决心,反过来开口质问:“艾莉丝女士……领主大人去哪了?”

    “领主大人遇害了。”

    “什么?!”

    年轻人和少女不约而同地惊住。

    艾莉丝回答很快,完全出乎乌尔斯的意料,基本上没怎么迟疑就直截了当地把这般充满bào zhà力的消息当做直球一样直端端地打给了此刻同时愣在原地的两人。

    希娅几乎被艾莉丝的回答直接“炸”傻了。银发狼耳的牧师少女从没想过自己内心尊敬的那位圣武士领主大人即使拥有那样强大的实力却也有遇害的一天,然而转眼一想猜测艾莉丝口中的“遇害”也许并不直接等同“死亡”,于是又马上急着追问:“这,这是怎么回事?艾莉丝女士,您说领主大人他——”

    “银盾堡伯爵领的盾角山崖,领主大人于从帝都返回北地的途中在那个地方的山道上遭遇了山体滑坡。银盾堡伯爵威尔肯斯爵士第一时间派人检查了现场,从灾后的废墟里搜索出了一支扈从队伍规模的遗体,并根据领主大人生前的身体特征结合其身上携带的领主纹章将他的遗体分辨了出来,并再专门派人将遗体和纹章送回了北地,也就是我和斯坎贝德总管手中。”

    “可是——”

    “如果想要表示哀伤,我奉劝你们不必,因为那没有任何用处。如果你们质疑我为什么糊涂到把这样重大的消息就这样说漏嘴的话,希娅牧师,还有乌尔斯骑士,那么我的回答是你们都是领主大人遇害前极度信任的两名属下,因此我认为没有必要怀疑你们的忠诚。”艾莉丝看着希娅,声色冷漠地把话说完,固定不变的扑克牌表情还是那样严肃和镇定,甚至微微有点过分的无情,“同样,我也相信,你们对领主大人不存在任何叛逆的心思对吧?即便他现在或许已经……到了很远的地方。”

    言毕,她眼中的视线在狼耳少女的脸上停留片刻,马上也移到年轻人的脸上,语气在话声的末尾不由自主地出现一刹停顿,似乎在那不经意的一刹冷得非常可怕,听着就好像其嘴里嚼着一股咬牙切齿的恨……

    但眨眼过后,又被她极力克制地吞回到心里深深埋住,不希望让人看到自己失态的一面。

    乌尔斯和希娅在双方之间非常近的距离下将艾莉丝稍不注意流露出来的脸色变化看在了眼里,两人屏住呼吸用眼角的余光相互看看彼此,而后分别对她轻点一下头,表示她说的没错。

    “很好,那么接下来告诉你们其他事情。”艾莉丝抿一下唇,将看向两人的目光稍微放松一点,以显得不那么尖锐,“关于拓加斯骑士近期的调遣,是因为拜伦塔斯的亡灵在几个月前的大雪原战场上取胜后已经时刻威胁到北地的安危,所以东部山区那边包括拓加斯骑士在内的半数狮鹫卫队实际上在你们失踪不久后就由领主大人亲自下令调到了盔衫城郊外驻扎。”

    “此外,如同刚才提到的情况,领主大人的遇害致使北地突然缺失了领主。作为领主大人现今唯一的近亲,我原本应该以法理继承人的身份继承北地伯爵的头衔,但帝国的法律与此同时有一条明文的规定,倘若帝国境内逝世的一位贵族领主只有女性继承人,并且那名女性继承人没有男性子嗣,那么那名女性继承人不能马上继承头衔,皇帝陛下则有权力将那位逝世贵族的领主头衔强制收回,再在三年内将这顶头衔转封给另一位贵族使其成为新的领主。”

    “瑟隆公爵弗罗迈尔·杜卡莱特在陛下成年亲政前都是帝国现今的皇权摄政者。我们暂且不对摄政公大人的意图报以最恶劣的揣测,眼下仅凭这条帝国的法律,他已授意教会的西鲁德尔特枢机主祭带着陛下的旨意和劳伦特大主祭的调令造访圣安东尼奥斯大教堂,就在我来这里找你们前跟麦卡隆主祭和斯坎贝德总管进行了会面,企图收走北地的伯爵头衔,并对北地的教会圣职人员进行洗牌式的结构调整。”

    “杜卡莱特公爵想借陛下的皇权强制收回头衔这件事非常棘手,不过我和斯坎贝德总管会尽可能将这件事处理妥当,而乌尔斯骑士和希娅牧师你们两人现在需要准备的,是等到明日深夜,与我一同执行一项秘密的调查任务。”

    “这项调查任务与城门的戒严有关。盔衫城戒严城门不是专门为了通缉你们,而是因为城内最近发现了一种奇怪的疫病,病源未知,症状不明显,传播性却似乎不弱,由此必须对其加以严格的控制,至于相关的线索则模糊地指向城中一条被黑帮控制的街区,叫做鬣狗街……”
←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