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通过邮件
欢迎光临 祝您阅读愉快!
当前位置:黑岩阁 > 大明星的贴身保镖 >

第一千两百二十二章 一朝臣!

    第一千两百二十二章 一朝臣!

    唐欢要走,没人可以拦他。

    莫说是这二人,就算来两个绝世强者,也未必拦得住唐欢的去路。

    可当他扒开这两个西装青年,准备朝元宝那已经启动的奔驰走去时。一个衣冠楚楚的男人缓缓而来。

    他穿得十分周正,一看就是个十分注重自己外形的男人。

    可他的仪态,却并不周正。

    因为他坐在轮椅上,身后,还有一个推轮椅的中年女人。

    这样的组合,唐欢很少见到。

    尤其是在此刻,他立刻联想到了轮椅男人的身份。

    年迈“小少爷”。

    不出意外,这位轮椅男人,就是其本尊了。

    “唐老板的确非同凡响。”

    “小少爷”笑的很斯文,甚至很绅士。

    他被中年女人推至唐欢面前,那修长而白皙的手指,正处于十指紧扣状态。整个模样看起来,没有任何的侵略性。

    儒雅,雍容。

    唯一的缺陷,就是那双应该不短的腿。

    “你就是小少爷?”

    唐欢驻足,与小少爷“对峙”起来。

    说是对峙,其实用端详、打量更为贴切。

    因为二人的眼中,并没有火花。

    更没有带有恶意。

    就这么平淡而含蓄地端详着对方。

    仿佛想从对方的眼睛里,看穿内心。

    但像唐欢或者小少爷这类人,是很难第一次打照面,就被人看个底朝天的。

    他们的城府,远不止这么一点。

    大概十秒的对视之后,小少爷微微点头,遂又摇头道:“唐老板作为唐家大少爷。而我却是小少爷。在年龄上,似乎欠缺考量。”

    何谓小少爷?

    其实这位轮椅上的小少爷,并不认可这样的称呼。

    唐欢也没想跟这位小少爷在这种莫名其妙的问题上做过多的纠缠。他淡然点头,径直说道:“你找我有事?”

    “聊一聊。”小少爷微微一笑。

    然后,一辆商务车缓缓驶来。

    是七座的。

    空间宽敞,一点儿也不觉得拥挤。

    唐欢没再矫情,径直坐上了商务车。

    而小少爷,则是在那位中年女子的搂抱之下,坐上了轿车。

    嗯——至少在唐欢看来,这种行为对要面子的男人来说,是非常持续的。

    可小少爷依旧很绅士的向正在收拾轮椅的中年女人道了声:谢谢。

    唐欢陷入了沉思。

    这就是那位年迈的小少爷?

    和他想象中的形象,截然不同。

    他绅士,儒雅,大方。

    身上没有任何戾气。

    更谈不上复仇的决心。

    他就像是一个看透世态的残疾男人,温文尔雅,充满了书卷气。

    这样一个小少爷,当年竟然与国士无双的秦无双,死磕到你死我活的地步?

    唐欢想象不到,此时此刻的会面,也跌破了唐欢的眼镜——

    商务车缓缓驶入一家门面不大,内里摆置也谈不上奢华的饭店。

    但一进大厅,唐欢就嗅到了非常浓郁的烤鸭香味。

    包厢早已准备好。

    这家店似乎是小少爷开的。很快就布置好了一切。包括老师傅现切烤鸭。

    “四九城现在还算正宗的烤鸭店,已经不多了。”小少爷坐姿很温和,他拿起茶壶亲自为唐欢倒茶。“我开的这一家,店不大,但味道还算正宗。唐老板可以尝一尝。给点建议。”

    唐欢尝了尝烤鸭,的确味道纯正,香浓可口。搭配那独特的茶水,更是让人一饱口福。

    唐欢接连吃了十几片鲜嫩的烤鸭,这才放下碗筷,目光从容地望向小少爷:“小少爷请我来,总不会就是为了吃烤鸭吧?”

    “我姓萧。”小少爷笑了笑,意味深长。

    “萧老板?”唐欢抿唇道。

    “随便吧。”

    圈内人称萧爷的小少爷摇摇头,抿了一口茶水道:“说起来,我的确做了点小生意。但跟唐老板的大买卖比起来,没办法相提并论。”

    “萧老板客气了。”唐欢耸肩道。

    到此刻,萧爷依旧没有吐露实情。更没有展露出他这场烤鸭局的目的。

    话,是他亲口放的。

    不放过秦家姑姑,也是从他嘴里说出来的。

    但此刻,他却对唐欢无比客气,礼貌。

    完全没有一个复仇者的姿态、戾气。

    这让唐欢感到莫名,也有些疑惑。

    他请自己吃烤鸭,难道是要自己放弃帮助秦家姑姑?

    如果是这样——那这萧老板未免太不了解他唐欢了。

    当年,他为秦家姑姑险些丧命巴黎。

    如今在四九城,他又岂能允许任何人伤害秦素?他唐欢正大光明的未婚妻?

    “萧老板,可以进入正题了吗?”唐欢看起来很随意地问道。

    实则,他心中多少有些顾虑。

    这萧爷一看就不是寻常人。

    言行举止,也充满了上位者的气度。

    真要结仇、争斗,势必不可能轻易化解。

    站在唐欢的角度,他自然不愿与这位小少爷互怼。

    毕竟,正如秦家姑姑所言,他现在一屁股麻烦。可真是无暇多虑。

    但如果这萧爷真的来者不善,唐欢也绝不会打退堂鼓。

    他横。唐欢会更横。

    耍横,唐欢就没服过谁。

    “我和老秦的那场恩怨,说到底,当年已经圆满结束了。”

    提及往事,萧爷的脸上,掠过一抹复杂之色。

    他点上一支烟,神色平常道:“他废了我两条腿,自己,也丢掉了性命。”

    “既然已经圆满结束了。那萧老板为什么还要追究?”唐欢意味深长道。“而且时隔多年之后再追究?”

    “这非我意。”萧爷慢条斯理道。“是有人要拿我这件事当令箭。”

    “这令箭要找谁?”唐欢问道。

    “找你。”萧爷很平静地回答。

    “也就是说,萧老板的那段往事,只是他们借题发挥的工具而已?”唐欢反问道。

    “你可以这么理解。”萧爷点头。

    “但你还是执行了。也服从了。”唐欢微微眯起眸子。

    “我父亲在战场上打了大半辈子的仗。落下了一身的毛病。退下来的这些年,日子过的一直不太平。”萧爷抿唇说道。“为人子,可以不尽孝道吗?”

    唐欢皱眉,领略到了萧爷这一席话的恐怖内涵。

    连那位大领导,也并没过上所谓的幸福晚年?

    现如今,甚至要瘸腿儿子出来破局?

    “一朝天子一朝臣啊。”

    萧爷见唐欢面色凝重,意味深长地感慨了一句。

    ~~
←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