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通过邮件
欢迎光临 祝您阅读愉快!
当前位置:黑岩阁 > 大明星的贴身保镖 >

第一千五百五十三章 陪你母亲吧!

    第一千五百五十三章 陪你母亲吧!

    纵然和金陵有打脸恩怨,金家对唐欢的态度,依旧和蔼。

    不论金陵心中有多憋屈,但至少金刚对唐欢,是非常友好的。

    这大概就是成功买卖人心中的一笔账吧。

    明知不可为,就坚决不为。

    憎恶唐欢打了儿子两巴掌又如何?

    想找唐欢报复,又如何?

    明知没机会复仇,明知就算恶心了唐欢。也极有可能被唐大少找茬。索性放弃复仇,做一个体面人。

    金陵还年轻,不知道他父亲这一路走来,究竟经历了多少苦难与抉择。

    若是如他一般,遇不平之事,就气急败坏,不计一切后果去报复。他能成为今时今日华人圈代表吗?举重若轻的华尔街大鳄吗?

    他终究只是一个平凡的靠奋斗走到今天的老板。

    他不是唐国柱。

    没人家那天赋与气概,就别装那犊子。

    不是说唐家父子遇不平之事就必须找回场子也能走向成功之路,别人也可以。

    人和人之间,本就有差距,又岂能一概而论?

    金刚亲自送唐欢离开,还嘱咐金陵与之打了招呼。算是化干戈为玉帛了。

    以往恩怨,既往不咎。

    唐欢临走前,颇有些狐疑地看了金陵一眼:“唐国柱在美国这边,很有分量吗?”

    对于唐国柱,他知之甚少。

    甚至还不如常年呆在美国的金刚更了解。

    简单打听一下,也算对这老东西有个深层次的认知。

    金刚点点头:“唐大少当年在华夏有多风光。现如今在美国,就有多风光。哦,不对。”

    摇摇头,金刚继而说道:“是在全球,既不局限于华夏,也不局限于美国。”

    唐欢笑了笑,说道:“了解。”

    然后打了招呼,径直离开了。

    这场他心中的鸿门宴,并没什么潜在的危机。

    撑死了,也就黑白女郎的威胁罢了。

    至于香奈子亲王,明显是为了稳固皇室大局,这才作出的妥协与和解。

    至于英女皇那边,唐欢找机会还得去了解一下。

    毕竟,他与女王陛下,还算是有些交情的。

    不知道就算了,既然知道了,不去问候一下,唐欢怕以后女王陛下又无故找茬。

    对这位女王陛下,唐欢是有苦说不出,颇为僵硬。

    次日。

    黑白女郎出现在唐欢下榻的酒店,并且安排了专车。

    “唐欢,准备好了么?”黑衣女郎妩媚地问道。

    看似勾魂夺魄,实则充满了危机。

    唐欢二话不说,径直坐上了轿车。

    然后闭目养神,静待目的地的到来。

    豪华轿车足足行驶了近两个小时,方才悄然抵达目的地。

    是一片庄园。

    地理位置不算理想,但风景秀丽,鸟语花香。

    下了车之后,唐欢又被安排上了电瓶车。穿过一片绿植,沿途风景如画,美得连唐欢都有些神往。

    “门主大人常年住在这儿吗?”唐欢偏头看了黑衣女郎一眼。好奇问道。

    跟唐门总舵一比,这儿简直就是仙境。

    这姓林的太恶劣了,也太不地道了。将唐门的子子孙孙关在那大雪山上,他却在这儿享清福。简直无耻之极。

    “很少来。”黑衣女郎解释道。“但师傅每年都会在这儿小住几天。”

    唐欢哦了一声。没再追问。

    他知道,很快就将见到他这便宜大舅了。

    大约五分钟过后,一栋古色古香的建筑,映入了唐欢眼中。

    “到了。”

    黑衣女郎当先从电瓶车下来。

    唐欢也跳了下来,问道:“他就在里面?”

    “嗯。”黑衣女郎点头。却驻足原地。

    似乎并不打算跟随唐欢进入。

    唐欢也意识到了,没强求。迈步走进了建筑。

    这古色古香的建筑既大,又很有层次感。

    上三层,地下两层。匠心独具,风格优美。幻想中的梦想房子,也不过如此。

    唐欢上楼没找到人,却在二楼的阳台上,瞧见了正在后花园浇花的唐门人王。

    那个哪怕在大雪山也坚持穿衣风格的强大男人。

    唐欢卖了个帅。一跃而起,从二楼阳台跳了下来。

    正好落在了林-雄身后。

    西装三件套的男人并没回头,只是用极其平稳地口吻说道:“这里的花花草草,都是你母亲生前最喜爱的。他曾嘱咐我,一定要找个风景如画的好地方,将它们全都聚拢起来。”

    “我做到了。”

    唐门门主意味深长地说道:“在她生下你之前。我就准备好了这里的一切。”

    说罢,男人结束了浇花这一文雅的动作。

    转身,目光平静地看了唐欢一眼:“不论她有任何要求,只要她说的出来,我就一定会为她做到。哪怕是天上的星辰。”

    唐欢的内心有些震撼。

    这个便宜大舅既没向他示威,也没做一些过分别扭的事儿。

    他只是在阐述一些过往的事儿。

    他与母亲林轻水的往事。

    而这一切,是唐欢不曾经历,也无从知晓的。

    “你很尊重我母亲。”唐欢抿唇说道。

    男人摇摇头,一字一顿道。“这不叫尊重。”

    “是爱。”

    “我林-雄自十八岁便立誓。此生非林轻水不娶。”男人苍劲有力道。“也愿为她付出一切。哪怕是性命。”

    “但你们唐家人。却将她推下了深渊。令她万劫不复。”男人的目光,突然变得凶恶起身。

    宛若一头凶兽。气场澎湃。

    唐欢感受到了这后花园骤起的杀机。

    他也能够清晰地意识到,这强大的男人对自己动了杀心。

    甚至于——唐欢感受不到男人对自己的仇恨。

    却将整个唐家,当成了母亲过世的罪魁祸首。

    “子非鱼。”

    唐欢仍是沉稳冷静:“又岂会知道我母亲的快乐?”

    “重要吗?”唐门门主身上,忽然有一股石破天惊的恐怖气场。

    并迅速向唐欢席卷而去。

    “下去陪你母亲吧。”

    “这是我能为她做的最后一件事。”

    这个强大男人的逻辑,是有问题的。

    他不是应该爱屋及乌吗?

    就算恨,恨唐国柱不就好了?

    欢哥再怎么说,也是无辜的吧?

    不过唐欢作为他这一辈中,站在巅峰的强大男人。

    哪怕面对再不符合逻辑的困难,他要做的,也只是用实力去碾碎。

    而非抱怨。

    “既然你爱我母亲。”唐欢唇角微翘。“何不去陪她?”

    ~~
←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