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通过邮件
欢迎光临 祝您阅读愉快!
当前位置:黑岩阁 > 三国帝王路 >

第891章 突袭成功

    大雨倾盆而下,正是敌人懈怠的时候,一路上偷袭过来,左右探查敌情的探马,给司马懿传来了他最想得到的消息,就在前面不远的险要地形之上,他们发现了有大军埋伏的痕迹,不过这不过是虚惊一场,因为那只剩下了痕迹,已经没有了伏兵。

    于是司马懿就迎着漫天的暴雨,不由得仰天狂笑:“刘备果然是人中龙凤,但的确没出乎我的意料之外,这一场大雨,让他的假仁假义给了我一个绝佳的机会,这真是刘备帮助了我。”

    这就是司马懿的算计,为什么司马懿在这个暴雨连天的日子出兵的原因,因为他已经把天气和人心算计到了骨子里去了。

    自己如蜗牛一样的进军速度,再突然间后退50里,掌握着2万骑兵的自己的一举一动,这么明显的举动,绝对不能逃过精明如诸葛亮,绝对不会逃过几经挫败后的刘备,如果他们两个人连这一点都看不出来,那么他们就不再是人中龙凤。

    但是,司马懿早就知道刘备会防备自己千里奔袭他,也一定会在半路险要的地方,派出大军埋伏自己,进行围点打援,但是,司马懿却赌上了刘备的所谓仁厚,在看到天边有乌云奔涌的时候,司马懿就算到了将有暴雨倾盆,刘备为了体现他的仁厚爱兵之心,必将将埋伏的将士撤回去。

    他这一场豪赌,赌对了。

    曹纯现在对司马懿的感官已经彻底的改变,中军的大帅,不但将整个计划算计得周详,并且能抓住敌方将领的心理,将整个不可能实行的计划变成可行,这天下还能有几人?

    “命令将士们,不惜一切代价突击,这一次,我们胜定了。”

    所有的曹家军在这样的激情刺激之下,战斗的意志特别高昂,所有的人都在嗷嗷嚎叫,战斗意识空前高涨。

    于是就在这狂风暴雨之间,2万人马就带着蓬勃的热血继续在风雨中前行。

    这一次曹纯是真的佩服了司马懿,就能将这一次的突击,做的如此完美。

    整个队伍在大暴风雨中坚决前行,不断的有将士倒毙在暴风雨里,但是没有一个人再发出抱怨。

    就在雨林之外,大家终于看到了刘备的大营,在战马上被暴雨淋的瑟瑟发抖的司马懿,这时候突然间挺直的身板,对着身后的将士大声吼道:“千秋大业就在这一次,攻击进去,未来的缴获将全部是你们的,将士们,跟我冲。”

    不是豪言壮语激励了所有人,而是那个带头的人,一身长袍儒衫,挥舞着一把装饰性的宝剑,第一个冲进了那个敌营,所有曹家子弟,怎能不奋勇向前?

    敌营是静寂的,因为所有的战士,都因为自己主人的宽厚,让他们享受了不在雨水里浸泡的困苦,而且还特殊的得到了一盆火盆,炭火的确是让人感觉到舒服,在这样的炭火之中,让人感觉到一丝丝的慵懒,平时战争让人警惕,将自己的神经绷得太紧了,现在好了,打在帐篷上的雨水,那连绵不断的声音就像催眠曲,让人感觉到昏昏欲睡,而每个小帐篷里的那一个火盆,散发出来的热量,更加加重了这个昏昏欲睡的感觉。

    每一个战士都将刀枪放在了帐篷门口,然后就围坐在这个主公恩赐下来的火盆边,听着那些年老的军士,讲着他们曾经的战斗经历,说的高兴处,大家就哄堂大笑,说到悲伤处,难免就凄然泪下。

    每一个活到现在的人,都有一段辛酸的历史,每一个人的故事,都会无穷无尽,天边的奔雷在不断的轰响,最终已经让人麻木,老人依旧在讲述着自己征战的经历,直到一双马蹄,将自己这个小小的帐篷践踏轰塌。

    无数的马蹄,践踏着冰冷的土地,将那些冰冷的雨水飞溅到四周,马上的敌人,就好像从地狱里冲出来的恶鬼,在雨幕里冲出来,一个个面带狰狞,就像从地狱里冲出的恶鬼,挥舞着他们手中收割生命的长刀,搜割着所有的生命。一个又一个帐篷,被马蹄践踏,无数的生命在这里被屠杀,所有的人都已经张皇失措,他们开始逃亡,结果这种逃亡,却带走了更大的恐惧,刘备的大营,彻底的崩溃了。

    刘备正端着一碗酒,双手递给了辛苦的马超:“将军辛苦,请喝了这一碗酒,暖暖身子。”

    马超接过了酒碗,一口喝掉,然后满脸担忧的对刘备道:“司马懿手握两万骑兵,行动起来,来去如风,如果他借着这场大雨,我们的巡哨不能远出,我们的士兵懈怠的时候,给我们来一个几百里的突袭,我们的,败亡也就成了定局。”

    久经战阵的将军就是与众不同,他在刘备的集团里,虽然并没有得到刘备最真诚的信任,但并没有消磨掉马超作为一个军人的本分。

    被马超这么一提醒,刘备也觉得事情比较严重,于是就再次给马超兄弟们倒上酒:“若论骑兵的运用,天下还有谁能够比得过你们兄弟,既然马超将军如此谨慎,且喝了这碗酒,然后辛苦你们兄弟,带领一支部队,准备回去戒备吧。”

    马超就点点头:“这是末将的本分,谈不上什么辛苦。”

    就在这个时候,诸葛亮的紧急公文到了,等刘备打开公文,看到上面匆忙间写的潦草的几个字的时候,司马懿的大军也杀了进来了。

    听到外面的喊杀声,刘备的酒碗掉在了地上,但是他是被失败调教过来的人,所以并没有像别人那样惊慌失措,他立刻抄起了双股剑带着文武冲出了帐篷,站在暴雨里,观察对面的敌情。

    沉闷的马蹄已经压过了暴雨的声音,无数的哭喊惨叫,更让天边的惊雷失声,整个刘备的大营,已经彻底的混乱起来,无数的败兵就如同洪水一般,从东面向西面,蔓延过来,裹挟了其他的士兵,崩溃在,逐级的演变,并且越来越大。
←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