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通过邮件
欢迎光临 祝您阅读愉快!
当前位置:黑岩阁 > 剑道毒尊 >

第859章 尽早离开这里

    距离狼破天率领狼妖一族,暂住丹剑门一事,已经过去了整整十天。

    这十天中,狼破天就差将整个宗门掘地三尺,可最终还是未能找到苏玄的踪迹。

    莫长老被苏玄与小狐狸联手斩杀,而水镜月在莫长老死后,才终于恢复了神智。

    当她得知自己被莫长老控制着,并做出了危害恩人之事以后,顿时心中一阵发寒,下意识地便想要自尽谢罪。

    但,后来她转念一想,还是打消了自尽的念头。

    她不仅不会死,还会更加努力的活着,只有这样,才能为恩人报仇。

    通过这十天的观察,她也大概看明白了,真正想要针对恩人的几个人,都是谁。

    狼妖一族的族长是第一个,而那丹剑门的宗主,则是第二个。

    除了这二人之外,其余的三名长老,还有丹剑门弟子,倒是对于恩人没有那么大的杀意。

    到了夜幕降临,星月皆是被乌云遮蔽之时,水镜月坐在房间中,一时间有些纠结。

    她知晓恩人的秘密,方才她听别人讲到,那个狼破天居然去了万妖城,要与万妖城的其余妖皇共同搜捕恩人的下落!

    “好在只有我知道恩人能够伪装成为妖狐,否则的话,万一恩人真的逃到了万妖城,恐将会再难以逃脱出去!”

    “不过……究竟我该怎样做,才可以找到恩人,将这些消息告诉他呢?”

    对此,水镜月不由感到心中无力,有些一筹莫展。

    然而这时,一直紧闭的房门,却忽然被人敲响。

    “谁?!”

    几乎下意识地,水镜月站起身来,顺手拿起床前的灵剑,心中却是倍感紧张。

    “水姑娘,是我。”

    门外,响起的是冷长老的声音。

    听到这个声音,水镜月才长舒一口气,将灵剑重新放下去,然后轻步走过去,将房门打开。

    果不其然,出现在房门外的,正是冷长老。

    一回想起来十天之前的那个夜晚,那个莫长老以恩人长辈为由,要见自己,结果那时自己毫不设防,便直接打开了房门……

    结果当自己清醒过来之后,才从别人口中了解到之前所发生的一切事情!

    由于有了前车之鉴,所以水镜月现在对于前来见自己的人,都隐隐抱有一些敌意。

    不过,唯有这名冷长老除外。

    不知道是出于什么缘故,这十天里,水镜月能够看得出来,冷长老丝毫没有寻找恩人的打算,而且她总感觉,似乎恩人逃得越远,这位冷长老便放心似的。

    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水镜月才如此放心的请了冷长老进来。

    反手关上房门,并且布下一道印诀,随后冷长老才看向水镜月,问道:“那一晚,究竟发生了何事?”

    “白苏救了你,你为何,要害他陷入如此险境?”

    一见面,便是质问。

    即便对方的语气冷漠,且略带杀气,但水镜月心中却更加感到欣喜了。

    越是如此,便越是说明了,这位冷长老,果然是恩人的朋友!

    不过欣喜过后,一抹内疚,顿时涌上心头,深吸了一口气之后,水镜月才倍感歉疚地说道:“对不起,冷长老!”

    “那夜,莫长老告诉我,说他是恩人的长辈,想要跟我了解一下万妖城的情况!”

    “我初来乍到,也没有跟恩人了解过情况,便贸然轻信了那个莫长老的话……”

    “结果,当他进来之后,便直接以秘法控制住了我的言行,也正是因此,才害得恩人要被迫逃亡……”

    “我原想自杀谢罪,可我现在反悔了,冷长老,您能不能帮我找到恩人,我想要……变强,然后为他报仇!”

    听完这一番话后,冷长老原本冷漠的面色,才稍微舒缓了一些。

    她凝视着面前的水镜月,过了片刻,才缓缓说道:“老实说,我也不清楚他究竟去了哪里。”

    “不过他既然能当着狼破天的面,使用远遁之法离开这里,就说明寻常妖皇伤不了他,只要不去招惹那位妖帝,他就不会遇到真正的危险。”

    “而且,这个小家伙极其擅长伪装,我相信,他现在一定很安全。”

    水镜月闻言连连点头,然后才叹息道:“现在,我们究竟该怎么办呀……”

    “狼破天简直是破罐破摔,不找到恩人就不打算离开这里,我有点担心,最后他会不会因此恼羞成怒,而牵连到其他人?”

    说是其他人,实际上水镜月唯一担心的,不过就是面前这位冷长老而已。

    而对方,也是她在这里,唯一能够信任的人了。

    “水姑娘,待会儿,我带你去一个地方,你还是尽早离开这里吧。”

    突然,冷长老微微叹了一声,旋即开口说道。

    而不等水镜月开口询问,她便再度解释起来:“在这里,你是唯一那晚与白苏有过接触的人,虽然莫长老已死,但他们恐将会为了搜捕白苏,而选择对你下手。”

    “倘若有人以禁忌之法,对你进行搜魂,到那时恐怕白苏那个小家伙的所有秘密,就都暴露了。”

    “到那时,不仅你的性命安全无法得到保证,就连白苏那个小家伙,在古圣域也将会寸步难行。”

    “不过你也无须太过担心,我所设下的那道灵阵,可以直通灵阁,到那里你可以直接寻求灵阁帮助,就说是我的徒儿。”

    “时间有限,狼破天最近已经注意到你了,所以你一定要尽快离开,莫要错过最佳时机。”

    闻得此言,水镜月再也没有半点犹豫,立即点头应道:“谢谢冷长老,我这就跟您离开!”

    冷长老微微点头,笑了一下之后,便欲带着水镜月离开这里。

    但,她们才刚转身,便是听到了房门外传来了一声冷笑。

    “糟糕!”

    “这枚灵符给你,贴在心口前,无论看到什么,都不要发出一点动静,剩下的事情……交给我来。”

    冷长老面色微微一变,旋即她从袖袍中取出一枚暗金色的灵符,并立即抛给了水镜月。

    轰!!

    话音刚落下,原本设下结界的房门,瞬间被一股庞然巨力轰成碎片——

    水镜月面色苍白,但她还是按照冷长老所说的那般,将灵符贴在心口前,紧张的甚至不敢大口呼吸。

    下一刻,狼破天以及那名年轻妖族男子,跟后方的丹剑门宗主,一齐出现在水镜月的眼前。

    而冷长老,则是一动不动的站在她的身前,甚至见到这些人时,还淡笑了起来。
←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