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宫主此时差点要擦一把冷汗,对面这个小家伙,还真是敢提要求。 之前要自己帮忙,结果是阻截那几名七宗宗主,若非自己那个平日看着并不灵光的弟子,事先就跟窃天猿前辈交流过,这一次定会耗费不小代价,方能够阻截住那几人。 此刻…… 月宫主是有些怕苏玄再提帮忙一事了,但是她又十分清楚,苏玄对于神宫的确起到了极大的帮助,在这场风波之中,更是付出了不小的代价,所以,即使遇到这种事情,她也依然选择了让步。 思索再三,她缓缓呼出一口气,尽量平静问道:“这次需要我来帮你做什么事情?” “呃,这次并不需要月宫主再出手,只是,刚刚月宫主见到那名女子的事情可否不要声张,除此之外,以及我得到圣魂中那道剑意的事情,也请月宫主帮我保守秘密。” 苏玄倒是想的很简单,只是希望有些事情不被泄露出去而已,倒并不像月宫主所想的那样,又需要她对谁出手。 得知苏玄要自己帮忙做的事情,就仅仅是保守秘密以后,月宫主平静的脸庞亦是浮现出了些许的惊讶,但转瞬之间,便已恢复如常,见此,她微微颔首道:“若只是如此的话,我可以答应你,替你保守秘密。” “多谢月宫主,等下弟子便会寻找一处合适的地点去炼化剑意,之后的事情……多多拜托月宫主了。”苏玄拱手抱拳,轻轻行了一礼。 月宫主平静拂手:“不必道谢,你为神宫付出的,我亦都知晓,相反,帮你这些忙,倒算不得什么难事。” “既如此,那弟子便先告退。” 很快,随着苏玄一转身,他的身形便原地消失,只余下一缕微弱的气息正在逐步消散。 待到苏玄的身形以及气息都完全离开此地以后,月宫主目光才平静无比的看着某片云层后方,轻声道:“他走了。” “……” 没有得到任何回应,月宫主忽然轻轻一笑,道:“我并不会告诉他这件事。” 听到这句话,云层后方似是犹豫了一下,过了不久,先前那个坐在苏玄不远之处的白裙女子,才略有几分纠结的出现在月宫主面前。 “我可以信任你么?”一见面,楚琉璃才有些迟疑的问道。 月宫主轻声道:“若你的担忧是,怕我会告诉苏玄此事的话,那你可以放心,既你不愿意面对他,那定是有你的苦衷,我自然不可能轻易破坏你的事情。” “那……你之前都看到了什么?”楚琉璃又问了一声。 月宫主轻轻摇了摇头:“我什么也没有看见,我也不知晓任何事情。” 得到此回应,楚琉璃才终于松出一口气,她看着月宫主,问道:“可否告诉我,该如何从这个地方,前往中域?” 月宫主略微愣了一下,想了想,她轻声道:“随我换一个地方说吧。” 楚琉璃仅仅迟疑片刻,便点头应了下来。 …… 而此时,苏玄则是老老实实回去了江雪峰玄水宫,也唯有在这里炼化剑意,他最为放心。 南宫先生拜托给云梦阑照顾自己,不是没有道理,而当苏玄到来之时,云梦阑也恰好刚写完一页字,正静坐冥想,苏玄的到来,并没有打断她的思索。 苏玄自然动作极轻,坐在书屋中,隔着一张桌子看了一眼云梦阑,便将注意力全部收回。 他现在便要炼化这道剑意,拖得时间越久,便越对自己不利。 就在苏玄闭上双目,准备将识念沉入轮回珠空间里,对那道得自圣魂体内的剑意进行炼化之时,一直沉思中的云梦阑,却在此时忽然开了口:“可是要炼化剑意?” 苏玄并不感到意外,对于师尊总能够猜到自己想要做的事情,以及部分心思一事,苏玄早就从一开始的惊讶与不解,逐渐转变为现在的平常与淡定。 “是的,弟子担心迟了会出什么变故,所以准备现在便炼化掉这剑意,早些转化为自身的力量。” 云梦阑这时眸光清明道:“莫要急于炼化剑意,先替我做件事情吧。” 苏玄微微一愕,但本能告诉他这事情没有那么简单,于是他轻轻起身,抱拳道:“师尊尽管吩咐。” “替我将这一页的内容,摘抄下来。”云梦阑一边说着,从右手边取下来一部古籍,翻开到其中一页,对着苏玄说道。 苏玄没有多想,立即点一点头便将这部古籍接了过来,同时又从云梦阑手中接过来纸与笔,端坐在了她的对面。 “开始吧。”云梦阑这时也垂下视线,掀开另一部古籍,似是在研究其中一部分内容。 苏玄目光注视着云梦阑交给自己的古籍,视线则是定定停留在那一页内容上面,可无论他怎样看,都看不出任何端倪来。 即使苏玄之前已经阅读过数以千、万计的古籍,可是这一部仍旧极为陌生,其中内容更是令他感到无比晦涩难懂。 虽然不清楚这一页上面究竟写了些什么内容,但苏玄还是轻轻提起笔,按照着云梦阑的要求,开始在新的一页白纸上面轻轻摘抄起来。 仅仅写了一行字,苏玄便感觉到了不对劲。 掌心在渐渐变得发热,那烙印在深处的两道剑意,也是在这时候竟变得蠢蠢欲动起来。 不仅如此,真正令苏玄额前冒出冷汗的是,就连那被短暂镇压在轮回珠中的圣魂剑意,在这时,竟也产生一股即将冲破轮回珠,冲至外界的可怕威势。 苏玄本想开口说些什么,但目光只是向上望了一眼云梦阑,见到对方撑着下巴翻阅古籍的安静面容时,不知怎的,苏玄自己的内心竟也渐渐平静下来。 这般安静注视了约莫有五息,苏玄便缓缓呼出一口气,继续将视线落在右手边的白纸上面,握紧了毛笔,继续摘抄书写。 此番过程持续时间之久,远超过了苏玄的预测,本以为区区一页内容,最多无非半个时辰便可以完全摘抄完毕。 可实际上,当苏玄写下最后一个字,将笔轻轻放下并且舒一口气的时候,移目望去,外界天色已经是微微变暗。 “没想到,这个过程……竟充满了此番玄奥。” 苏玄情不自禁的看着这一页摘抄下来的内容,忍不住说道。 云梦阑这时看了他一眼,却是道:“现在,你可以炼化那道剑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