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于萧铮长时间没有现身,这些村民感到有些慌乱,他们担心萧铮发生什么意外,所以一个个都保持警惕,不敢轻易上前。 萧铮在远处正在偷偷的观察着这边发生的情况,当他看到这些村民有些惊慌的时候,感到有些惊讶,没想到这些村民会对自己如此依赖。 不过这更加坚定了他的决心,不能够过分的干预,否则反而会害了这些村民。 他不希望这些村民过分依赖于自己,所以他迟迟不为所动,并没有立刻现身,而是远远观望。 那些村民正在四处搜索萧铮的影子,由于萧铮长期没有现身,此刻的他们都感到有些犹豫不决,不知道自己是否应该冲上去。 萧铮随后还是选择了出面,因为担心这些村民整体崩溃,到了那时一切可就晚了,他怀着这样一种念头立马就冲了过来。身形如风,席卷满地泥土刮了起来,这时萧铮施展法术,只见到周围的树叶一片片飘飞而起,这些树叶绕着他不断旋转,形成一道光环,随后他就猛然间一把抓住了这些树叶,这些树叶就像是被他抓住的一把武器一般,这些树叶摆成一个圈子,像是一个环形的武器,被它抓握在手,随后这一个由无数的树叶组成的武器就被他抛了出去,这一把武器很特别,在那半空中不断的旋转,忽然就掉头朝着对面的黑衣人就呼啸而去,对面的黑衣人看到后一个个都是慌了神,他们没有想到萧铮居然有着此等身手,让他们感到有些惊讶,还有些压力,他们意识到自己必须尽快的撤离现场,否则一旦遭到萧铮的打击,后果不堪设想。 萧铮这个时候忽然从暗处现身,随后他一脚飞踹而去,他这一脚刚刚踹出去,就见到对面的一个黑衣人,猛然间就向后接连几个空翻,随后就消失在了萧铮的视野尽头。 萧铮面色微微一变,没想到这个黑衣人的身手如此了得,确实令他感到有些惊讶。萧铮这时再次一转身,他的身体以极快的速度冲了上去,紧接着他就捏紧了拳头,对着前面一棵大树砸了过去。这一棵大树的里面藏着一个黑衣人,萧铮随后扬起了右手,一把抓住了这一个黑衣人的脖子,将他高高的提了起来,随后将对方扔向对面一棵大树而去。 这个黑衣人做梦都没有想到,自己如此隐蔽,居然也会被萧铮发现,现在的他感到非常的恐慌,他不知道接下来应该怎么办? 不过萧铮并没有打算干预太多,他担心这些村民更加依赖自己,所以他直接撤离了现场,那些村民见到萧铮后都很激动,他们很担心萧铮的安全,以为萧铮会死去,但现在看来萧铮依然还活着。 这给了他们极大的信心,这些村民随后就一窝蜂的冲了上来,准备对那些黑衣人展开一场声势浩大的决战。那些黑衣人看到后他们感到非常的恼火,他们满肚子的怨气没地方发泄,现在可好,他们可以将这些怨气发泄在那里村民的身上。 然而就在这时,一个身着白袍的人,他的身体飘飞而来,这一名白袍男子看上去气势强大,实力也很厉害,随后他转身朝着这些村民冷冷地笑了笑,这些村民瞬间明白了怎么回事儿,看来这一名男子是一个反派,此刻的他们更加小心谨慎了许多,随后他们就对着这一名男子冲过去,然而这一名男子根本没有理会他们,就在这些村民冲上来的时候,这名男子忽然间身形一跃在那半空中,他身体就像是一节极速旋转的木头,又像是一只陀螺在半空中快速的旋转了好几圈,忽然就对着其中一个村民撞了过去,这个村民避闪不及,被撞了一个措手不及,他倒在了地上,整个人显得有些狼狈,这时萧铮猛然间冲了出去,他以极快的速度冲上前去,然后一掌拍去,他速度很快,几乎是一转眼的功夫就已经冲到了其中一个黑衣人的跟前,随后他一脚踹过了过去。 黑衣人身边的一棵大树应声断折。 这个黑衣人倒在地上别提有多么难受,此时此刻萧铮猛然间发现那些黑衣人忽然就纷纷的选择了撤离,有的藏在树后,有的藏在角落,随时有可能冲过来。 萧铮忽然身形一闪,他速度很快,随后就见到他立刻对着其中一个黑衣人隔着虚空拍了过去,他这一掌虽然隔着虚空却结结实实的拍在了这个黑衣人的身上。 这个黑衣人被拍了一个措手不及,他感觉就像是被某人用一只巨大的锤子砸在后背上一般,那股冲击力让他难以抵抗,随后他就迎面扑倒在地,他下意识的就地滚了一圈,从地上滚了起来,随后他忽然就爬起来,朝着身后一棵大树一闪而去,然后就以这颗大树为掩体,然后,准备伺机反扑,但是他的目标始终锁定在那些实力弱小的村民的身上。 他们怀着这样一种念头,立刻身形一闪,直接撤离现场,随后就消失不见。 当他下一刻再次现身的时候,就出现在了这一个村民的身后,然后对着他后背拍了一掌。 这个村民被他拍的口喷鲜血失去了生机。 紧接着,他的身体向后倒飘而去,落在了一座山的山头上。此刻的他看上去非常有气势,他在山头上居高临下看着地上正在打斗的这些人,他的脸上浮现出了一抹嘲讽的笑容。此刻天上刮着大风,将他头发飘的吹得猎猎作响,这个黑衣人看上去一副很高傲的样子,在他的眼中,这些村民甚至为他们撑腰的萧铮都不是他们的对手,他们之所以如此自信,是因为他们从没有跟萧铮直接交手,所以他们觉得如果自己亲自冲上去跟萧铮决一死战,或许会扭转局面,他们怀着这样一种念头,就打算直接冲向萧铮而去。 此时此刻萧铮也已经发现了他们,他和那些村民正在小树林里跟这一伙儿黑衣人大打出手,他密切的监视着落在山头上的这几个黑衣人,这几个黑衣人的气势确实很不一般,他有些怀疑这些黑衣人的身份,他甚至怀疑黑衣人的年龄。 这个时候萧铮身形忽然一闪从原地消失不见,他下一次再次现身时,竟然落在了这一座山的山头上,接着双方就打了起来。 萧铮的实力,到底有多么强大? 他们不得而知。 现在才发现低估了萧铮的实力,此刻的他们依然不甘心,难道后撤不成,当然不会,他们不会后撤,他们会跟萧铮先斗两个回合,万一失败再选择后撤,而如果现在就撤离,无疑是胆小怯懦的表现,他们当然无法接受,所以他们觉得必须跟萧铮先斗两个回合。 他们下定决心后就冲了上来,然后就打算先试着跟萧铮斗一两个回合,其中一名黑衣人冲到最前面,他先表明了自己的身份,在他眼中,只要自己速度足够快,击败萧铮并非完全不可能。 他怀着这样一种自信,立刻就冲向萧铮而来,他速度很快,几乎一眨眼工夫就冲到萧铮跟前,接着他扬起了右手,一掌拍向萧铮而来,而就在这个时候,萧铮身形一闪,就避开了对方的这一巴掌,随后他猛然间一脚踹去 他的这一脚直接对着萧铮的胸口踹了过来。 萧铮侧身一闪,成功的避开了,对他来说要避开对方的这一脚非常容易,根本就没有任何压力。 萧铮向后退了一步,随后就奇迹般的消失,消失在了这个黑衣人的视野尽头,萧铮再次现身的时候就出现这个这个黑衣人的身后,这个黑衣人面色一变,他没有想到这萧铮的速度这么快,事先他从没有做好足够的心理准备,所以当第一次跟萧铮过招的时候,他才发现自己的想法多么的幼稚,居然大大低估了对方的实力。 虽然,萧铮看上去很年轻,但他的实力却出乎意料,他这才意识到,自己以前是多么的愚蠢,居然没有注意到这样一个可怕的人物,而且居然还直接杀了上来,准备跟对方决一死战,这种想法实在太过单纯,现在想来他觉得都有些好笑。 但此时,来不及后悔,必须尽快的做出决断,他下定决心后一咬牙再次冲了过来,这是他唯一的选择,在他看来自己必须冲上去,否则难以让其他兄弟信服,所以他下定决心要跟萧铮决一死战。 他以极快速度冲向萧铮而来,此刻的萧铮,后退了一步,紧接着他整个人的身体就在半空中旋转了几圈,像个车轮一般对着这个黑衣人就撞了过去。 不偏不倚就直接撞在了这个黑衣人的身上,将这个黑衣人撞的向后接连趔趄了几步,他仰面栽倒,但是他的同伙儿看到后立刻就冲了上来,接着就朝着萧铮直接发起了冲锋,他速度很快,他施展出自己的拿手绝活儿,接着就对着萧铮发起了冲锋,只见到在他的背后有一道道光芒不断吞吐,随后就只见到有一头雄狮出现在了光环中央,随后这一头雄狮就从光环中飞扑而出,朝着萧铮咆哮而来。 萧铮看到后他一脸不屑之色,随后他身形一跃而起,在半空中他的右腿,随着急速旋转而动的身体,在那半空中扫荡了好几圈,最后就踹在了这个黑衣人的脸上,这个黑衣人做梦都没有想到,自己在一个回合内就已经败给了萧铮,此刻的他显得有些迷惑,显得有些狼狈,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他这才意识到自己跟萧铮还有着很大的实力差距。 萧铮这时就趁机发起了反击,接着就对着这一个黑衣人一脚踹去,他速度很快,他的脚尖儿吞吐着凌厉的锋芒,仿佛有一把大刀,对接在他脚尖儿一般,下一刻在半空中扫荡了一圈又一圈,最后一圈时,恰好踹在了这个黑衣人的脸上,将他踹的迎面扑倒在地。 这个黑衣人做梦都没有想到,自己这么快就再次败在了萧铮手中,这样的结果令他实在感到难以置信,他简直无法相信自己的眼睛,无法相信自己的实力,就这么快败给了萧铮,而且这是第二次失败,之前从没出现过这种事情,现在的他也是感到非常的惊诧。 萧铮这时立刻就抓住了这个黑衣人的脖子,接着将他一脚踹了上去,恰好踹在这个黑衣人的后背上,将他踹得扑倒在地。 这个黑衣人寄希望于自己的同伙过来帮忙,但是他的那些同伙早已吓的魂飞魄散胆颤心惊,哪还有信心和勇气来帮助自己的同伙。 他的这些同伙儿都选择了后撤,但是,重赏之下必有勇夫,这些同伙之中也有人选择了逆势而上,准备跟萧铮做最后一搏。 他就是想赌最后一把,他赌自己赢,他想碰一碰运气,他随后就直接冲了上来,然而这时萧铮却忽然选择了撤退,萧铮的这种做法让这个黑衣人疑惑不解,他不知萧铮为何要选择后退,这让他实在难以相信,萧铮已经向后退了数百米,出现在了村民的跟前。 接着就示意所有村民对这个黑衣人展开反击,这些村民冲过来,很快将这个黑衣人包围起来,这个黑衣人本来是想跟萧铮直接交手,没想到萧铮居然将这些村民给放了出来,确实让他感到有些难以理解。 不过他可不会害怕这些村民,在他眼中这些村民就像是蝼蚁,根本不配跟自己交手,只要萧铮不干预,他有自信分分钟将所有村民杀掉,他之所以有如此自信,是因为他在这之前就杀过不少人,所以这一次他同样有信心,只不过由于萧铮的存在,这种自信相比以往弱了许多,这一回他希望让这些村民能够领教一下自己的真本事儿,顺便也让萧铮,了解一下他的实力,然后让萧铮知难而退。 他怀着这样一种念头,随后就展开了行动,速度很快,一转眼功夫又冲向其中一个村民。然后一把抓住这个村民的胳膊,打算将其带走,然后对他动用私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