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通过邮件
欢迎光临 祝您阅读愉快!
当前位置:黑岩阁 > 三国之北境之王 >

第406章 火药的研制

    汉献帝听完朱儁的建议后,没有立即说话,而是盯着韩湛发呆,心说赵云封了关内侯,那这位赵云的主公,又该改封什么侯呢?

    好在太尉杨彪发现了汉献帝的窘态,连忙出来打圆场:“启禀圣,赵子龙在青州立下了赫赫战功,固然该封侯。但他之所以能立下如此其功,还是与冀州牧有关。臣以为,应该封冀州牧为骠骑将军,晋安阳侯,封邑安阳。”

    正在左右为难的汉献帝,听到杨彪这么说,不禁喜出望外,连忙顺着他的意思说道:“传旨,冀州牧、漳水亭侯韩湛有大功于朝廷,从即日起,封为骠骑将军,晋为安阳侯,封邑安阳。赵云破黄巾贼有功,授关内侯……”

    韩湛听到自己莫名其妙升官,还晋升了爵位,连忙跪下向汉献帝谢恩:“臣多谢陛下隆恩!”

    站在一旁的荀彧、郭嘉二人,听到汉献帝正式封韩湛为骠骑将军,还晋升为安阳侯,心里都不由喜出望外。韩湛升官进爵对他们来说,是大好事一件,这样一来,他们的身份也能水涨船高。回到州牧府之后,留在邺都城内的冀州武,得知韩湛被封为骠骑将军,还被晋升为安阳侯,便纷纷来道谢。

    正在韩湛在府接受众武的恭贺之时,罗布从外面走进来向他禀报:“启禀主公,张世平、苏议求见。”

    韩湛想到自己前段时间派两人到塞外去买马,此刻出现,想必是完成了自己的使命归来,连忙吩咐罗布:“速速请他二人入内。”

    片刻之后,章世平、苏议跟在罗布的身后走进了议事厅。两人当着众多冀州武的面,一脸喜色地向韩湛禀报说:“启禀亭侯,小的在塞外贩马,返回时在一座山发现了一种怪的石头,想必是亭侯所说的硝石。”

    “什么,你们找到了硝石?”韩湛当初让张世平帮自己找硝石的目地,是准备自己研制火药,可以在以后的战争派用途。此刻听说张世平已经找到了硝石,一时间不由惊喜交加,连忙问道:“硝石在何处?”

    张世平从自己的袍袖里拿出一个小布包,一层层解开之后,韩湛看到布的间有一块白色的结晶体,瞳孔不禁剧烈收缩,莫非这是传说的硝石?不过韩湛并不懂得如何分辨硝石,因此寻找这类石头以及分辨的工作,韩湛都交给下面的人去完成。因此他看到张世平手里捧着的这块石头,试探地问道:“这是硝石吗?”

    “没错。”张世平点了点头,用肯定的语气说:“小的问过当地人了,他们将此物称为火硝,应该是亭侯要找的东西。”

    “你们带回来多少?”看着这块拳头大不了多少的硝石,韩湛的心里不禁有些失望,他接着问道:“都是这么大的石头吗?”

    “回亭侯的话,”张世平和苏议对视一眼后,笑着回答说:“小的这次带回的硝石足有两百斤,若是主公用完了,小的再去取便是了。”

    “公与,”韩湛向张世平道谢后,目光从在场的部下身一一扫过,随后停留在沮授的身:“这块硝石你先拿去。”

    沮授前接过了韩湛手里的硝石,不解地问:“还请主公告之此石的用处。”

    在交代硝石的用途之前,韩湛首先问道:“公与,你知道火药吗?”

    “火药?”听到韩湛这么说,沮授的脸露出了迷茫的表情,他摇摇头,回答说:“不知。敢问主公,这火药是何物?”

    韩湛没有回答,而是环顾四周问道:“诸位,你们有谁知道什么是火药?”

    韩湛的话把众人问住了,连博学多才的郭嘉也是皱着眉头想了好一阵,才试探地说:“主公,莫非是炼丹之物?”

    “火药的确是炼丹方士最早发现的。”韩湛心想,虽说早在秦朝有炼丹的方士发现了火药,但却没有明确的记载,直到唐朝才被孙思邈发现,并正式命名为火药。可以说火药源于春秋、兴于唐宋,是由孙思邈炼丹而来。想到这个朝代的人,对火药都不了解,因此他深入浅出地介绍说:“此乃一种助燃之物,可以让火势燃烧得更大……”

    郭嘉听到韩湛的讲述后,似懂非懂地点了点头,说道:“主公的意思,嘉多少有些明白。如说我们去烧敌军的粮草,若是用了这种火药,可以使火势更加猛烈。”

    对于郭嘉的这种解释,韩湛也不知该说对还是不对。但在沉默片刻之后,他还是果断地选择了支持郭嘉:“奉孝言之有理,用火药来烧毁敌军的粮草,的确可以起到事半功倍的效果。不过……”

    郭嘉见韩馥赞同了自己的说法,正在沾沾自喜之余,忽然听到韩湛说“不过”,他的心里不禁咯噔一下,连忙追问道:“不过什么?”

    “火药的作用,还远不止这种用途。”韩湛谨慎地说道:“此物是用硫磺、硝石、木炭合称,若是合成得当,在攻城掠地之时,可以起到摧枯拉朽的作用……”

    “主公,”沮授不等韩湛说完,急匆匆地问:“不止硫磺、硝石、木炭的例,是怎么样的?”

    汉献帝听完朱儁的建议后,没有立即说话,而是盯着韩湛发呆,心说赵云封了关内侯,那这位赵云的主公,又该改封什么侯呢?

    好在太尉杨彪发现了汉献帝的窘态,连忙出来打圆场:“启禀圣,赵子龙在青州立下了赫赫战功,固然该封侯。但他之所以能立下如此其功,还是与冀州牧有关。臣以为,应该封冀州牧为骠骑将军,晋安阳侯,封邑安阳。”

    正在左右为难的汉献帝,听到杨彪这么说,不禁喜出望外,连忙顺着他的意思说道:“传旨,冀州牧、漳水亭侯韩湛有大功于朝廷,从即日起,封为骠骑将军,晋为安阳侯,封邑安阳。赵云破黄巾贼有功,授关内侯……”

    韩湛听到自己莫名其妙升官,还晋升了爵位,连忙跪下向汉献帝谢恩:“臣多谢陛下隆恩!”

    站在一旁的荀彧、郭嘉二人,听到汉献帝正式封韩湛为骠骑将军,还晋升为安阳侯,心里都不由喜出望外。韩湛升官进爵对他们来说,是大好事一件,这样一来,他们的身份也能水涨船高。回到州牧府之后,留在邺都城内的冀州武,得知韩湛被封为骠骑将军,还被晋升为安阳侯,便纷纷来道谢。

    正在韩湛在府接受众武的恭贺之时,罗布从外面走进来向他禀报:“启禀主公,张世平、苏议求见。”

    韩湛想到自己前段时间派两人到塞外去买马,此刻出现,想必是完成了自己的使命归来,连忙吩咐罗布:“速速请他二人入内。”

    片刻之后,章世平、苏议跟在罗布的身后走进了议事厅。两人当着众多冀州武的面,一脸喜色地向韩湛禀报说:“启禀亭侯,小的在塞外贩马,返回时在一座山发现了一种怪的石头,想必是亭侯所说的硝石。”

    “什么,你们找到了硝石?”韩湛当初让张世平帮自己找硝石的目地,是准备自己研制火药,可以在以后的战争派用途。此刻听说张世平已经找到了硝石,一时间不由惊喜交加,连忙问道:“硝石在何处?”

    张世平从自己的袍袖里拿出一个小布包,一层层解开之后,韩湛看到布的间有一块白色的结晶体,瞳孔不禁剧烈收缩,莫非这是传说的硝石?不过韩湛并不懂得如何分辨硝石,因此寻找这类石头以及分辨的工作,韩湛都交给下面的人去完成。因此他看到张世平手里捧着的这块石头,试探地问道:“这是硝石吗?”

    “没错。”张世平点了点头,用肯定的语气说:“小的问过当地人了,他们将此物称为火硝,应该是亭侯要找的东西。”

    “你们带回来多少?”看着这块拳头大不了多少的硝石,韩湛的心里不禁有些失望,他接着问道:“都是这么大的石头吗?”

    “回亭侯的话,”张世平和苏议对视一眼后,笑着回答说:“小的这次带回的硝石足有两百斤,若是主公用完了,小的再去取便是了。”

    “公与,”韩湛向张世平道谢后,目光从在场的部下身一一扫过,随后停留在沮授的身:“这块硝石你先拿去。”

    沮授前接过了韩湛手里的硝石,不解地问:“还请主公告之此石的用处。”

    在交代硝石的用途之前,韩湛首先问道:“公与,你知道火药吗?”

    “火药?”听到韩湛这么说,沮授的脸露出了迷茫的表情,他摇摇头,回答说:“不知。敢问主公,这火药是何物?”

    韩湛没有回答,而是环顾四周问道:“诸位,你们有谁知道什么是火药?”

    韩湛的话把众人问住了,连博学多才的郭嘉也是皱着眉头想了好一阵,才试探地说:“主公,莫非是炼丹之物?”

    “火药的确是炼丹方士最早发现的。”韩湛心想,虽说早在秦朝有炼丹的方士发现了火药,但却没有明确的记载,直到唐朝才被孙思邈发现,并正式命名为火药。可以说火药源于春秋、兴于唐宋,是由孙思邈炼丹而来。想到这个朝代的人,对火药都不了解,因此他深入浅出地介绍说:“此乃一种助燃之物,可以让火势燃烧得更大……”

    郭嘉听到韩湛的讲述后,似懂非懂地点了点头,说道:“主公的意思,嘉多少有些明白。如说我们去烧敌军的粮草,若是用了这种火药,可以使火势更加猛烈。”

    对于郭嘉的这种解释,韩湛也不知该说对还是不对。但在沉默片刻之后,他还是果断地选择了支持郭嘉:“奉孝言之有理,用火药来烧毁敌军的粮草,的确可以起到事半功倍的效果。不过……”

    郭嘉见韩馥赞同了自己的说法,正在沾沾自喜之余,忽然听到韩湛说“不过”,他的心里不禁咯噔一下,连忙追问道:“不过什么?”

    “火药的作用,还远不止这种用途。”韩湛谨慎地说道:“此物是用硫磺、硝石、木炭合称,若是合成得当,在攻城掠地之时,可以起到摧枯拉朽的作用……”

    “主公,”沮授不等韩湛说完,急匆匆地问:“不止硫磺、硝石、木炭的例,是怎么样的?”

    汉献帝听完朱儁的建议后,没有立即说话,而是盯着韩湛发呆,心说赵云封了关内侯,那这位赵云的主公,又该改封什么侯呢?

    好在太尉杨彪发现了汉献帝的窘态,连忙出来打圆场:“启禀圣,赵子龙在青州立下了赫赫战功,固然该封侯。但他之所以能立下如此其功,还是与冀州牧有关。臣以为,应该封冀州牧为骠骑将军,晋安阳侯,封邑安阳。”

    正在左右为难的汉献帝,听到杨彪这么说,不禁喜出望外,连忙顺着他的意思说道:“传旨,冀州牧、漳水亭侯韩湛有大功于朝廷,从即日起,封为骠骑将军,晋为安阳侯,封邑安阳。赵云破黄巾贼有功,授关内侯……”

    韩湛听到自己莫名其妙升官,还晋升了爵位,连忙跪下向汉献帝谢恩:“臣多谢陛下隆恩!”

    站在一旁的荀彧、郭嘉二人,听到汉献帝正式封韩湛为骠骑将军,还晋升为安阳侯,心里都不由喜出望外。韩湛升官进爵对他们来说,是大好事一件,这样一来,他们的身份也能水涨船高。回到州牧府之后,留在邺都城内的冀州武,得知韩湛被封为骠骑将军,还被晋升为安阳侯,便纷纷来道谢。

    正在韩湛在府接受众武的恭贺之时,罗布从外面走进来向他禀报:“启禀主公,张世平、苏议求见。”

    韩湛想到自己前段时间派两人到塞外去买马,此刻出现,想必是完成了自己的使命归来,连忙吩咐罗布:“速速请他二人入内。”14
←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