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通过邮件
欢迎光临 祝您阅读愉快!
当前位置:黑岩阁 > 三国之北境之王 >

第445章 守城(下)

    韩湛和赵云在第二天正午,带着大军赶到黄县城外。

    对于关羽张飞对城池围攻不攻之举,似乎早就在韩湛的预料之中,他见到关张二人后,没有责备对方,而是问两人:“要夺取黄县,需要打造大量的攻城器械,你们准备好材料了吗?”

    “回安阳侯的话。”听到韩湛这么说,关羽连忙上前一步,恭恭敬敬地说道:“关某和三弟已经在营中备下了打造攻城器械的材料,安阳侯随时可以取用。”

    韩湛听完后,微微颔首,随后冲站在一旁的典韦说:“子满,你跟着云长、翼德去取他们所准备好的材料。”

    等典韦和关羽张飞离开之后,赵云开口问道:“二弟,关羽张飞对黄县围而不攻之事,你为何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呢?”

    “大哥有所不知。”韩湛望着关羽张飞的背影,叹了口气说道:“关云长是一个极讲义气之人,黄县城内有他的故交,想必他也是下不了手啊。就随他去吧,权当让他顾全了朋友之间的情义。”

    郭嘉等韩湛和赵云两人的话都说完后,才开口问:“主公,不知我们何时出兵攻打城池?”

    “奉孝,稍安勿躁。”对韩湛来说,黄县是青州的最后一座大城市,只要拿下了这里,等于青州就完全落入了自己的手中。不过考虑到城中还有近两万兵马,若是在攻城器械完备之前,就贸然进攻,势必会损失惨重,因此他对郭嘉说:“待我们的攻城器械准备齐全之后,再攻打城池也不迟。”

    “主公,”郭嘉沉默了片刻之后,又接着说道:“当初关云长领兵来攻黄县之前,可是令过军令状的,难道就这样算了吗?”

    韩湛听后,只是呵呵一笑,说道:“那不过是戏言而已,奉孝且慢当真。”

    谁知郭嘉听后,却板着脸说道:“主公,常言道,军中无戏言。既然关羽立下了军令状,他没有完成任务,就应该依照军法来处置,绝对不能姑息养奸。若是今日你纵容了他,将来还如何服众?”

    郭嘉的话让韩湛脸上的笑容渐渐消失,他扭头望向一旁的赵云,见自己这位结义的大哥居然在点头,似乎非常赞同郭嘉的说法。韩湛轻轻地咳嗽了一声,随后说道:“奉孝、关云长虽然不曾夺得黄县,但他曾大败城内守军,还俘虏了数千幽州的精锐。仅仅凭这一点,应该就可以将功赎罪吧。”

    韩湛说完这番话,还有意停顿了片刻,以观察郭嘉的表情。等看到郭嘉只是盯着自己不说话时,心里不免有些心虚,他轻轻地咳嗽一声,说道:“关云长违背军令,该罚;大败黄县守军,当赏!不如就功过相抵,奉孝,你看如何?”

    听到韩湛说出这句话,郭嘉轻轻地叹了口气,说道:“谨遵主公之命!”

    见郭嘉没有再提追究关羽责任一事,韩湛的心里总算松了口气。停顿片刻之后,他又问郭嘉:“奉孝,本侯看此城墙高池深,不知你可有什么办法取城?”

    “回主公的话,”郭嘉听到韩湛的这个问题,立即回答说:“城池坚固,城内又有近两万兵马守卫,若我们按照以往的战术强攻,势必会损失惨重。”

    韩湛最不喜欢打的就是攻城战,若是城里有坚固的防御,在攻城时兵力上的优势就发挥不了多大的作用,因此有必要调整战术。他试探地问郭嘉:“奉孝,你有什么好的办法吗?”

    “主公不是曾提到过,说新研制出来的huǒ yào和猛火油,用来攻城是最好不过的。”郭嘉提醒韩湛:“如今这两样东西已经在运往此地的路上,不如等遇到之后,我们再攻城不迟。”

    郭嘉的话给韩湛提了一个醒,自己的手里还有huǒ yào和石油。huǒ yào可以把城墙炸塌,石油可以让城墙上变成一片火海。反正这些东西已经在运送途中,等运到之后,自己正好可以尝试这两种东西在古代战争中,能起多大的作用。

    主意打定,韩湛便对郭嘉、赵云说道:“我们眼前先对黄县围而不同,同时抓紧时间打造攻城器械。等huǒ yào和猛火油运到之后,再展开攻城。”

    城里的公孙范得知韩湛率大军赶到之后,心跳骤然加速,根据情报显示,城外的兵马已经由昨日的三万人,增加到了十万人。原本双方的兵力对比,是2:3,但如今韩湛的大军一到,就立即变成了1:5,若是冀州军展开强攻的话,就算自己手下的兵马能以一敌二,冀州军最多付出四万人的代价,就能将城内的守军全歼。

    为了阻止冀州军夺取黄县,公孙范把他的心腹孙伉、张吉二人叫到太守府,和他们商议说:“你们都知道了,城外的冀州大军人数多达十万,而我们城里的守军,又多少呢?名义上有差不多两万,但本将军能指挥得动的兵马,满打满算也不超过八千人。若是冀州大军攻城时,陈蒋、羽则的兵马倒戈,那么黄县就会在顷刻间失守。你们二人说说,有没有什么好办法,杜绝此类事件的发生。”

    “公孙将军,”公孙范的话刚说完,张吉就大大咧咧地说:“既然如此,我们不如先下手为强,派人把陈蒋、羽则二人骗到这里,并在两厢埋伏下刀斧手,只等您摔杯为号,刀斧手就能一拥而上,把他们砍成肉泥。”

    “糊涂,你真是太糊涂了。”公孙范听完张吉这个坑爹的提议后,立即板着脸说道:“本将军为何要将陈蒋、羽则二人从大牢里放出,还不是因为他们手下的一万多兵马,只有他们两人才能调动吗?就算我们用计杀了他们,也无法指挥他们的手下。”

    “公孙将军,那我们该怎么办呢?”张吉听公孙范这么说,也不由乱了方寸:“若是不杀陈蒋、羽则二人,一旦冀州军攻城时,他们倒戈相向,城池就守不住了。”

    站在旁边的孙伉,听到张吉这个猪队友所说的愚蠢计划之后,也不禁嗤之以鼻。他心里暗想,若是真的按照张吉的说法,诱杀了陈蒋、羽则二人,恐怕他们手下的兵马就会发生哗变,到时黄县立即就会落入了冀州军的手里。因此他连忙出言制止:“张吉,你怎么能给公孙将军出这样的主意呢?”

    喝止了张吉之后,孙伉又对公孙范说:“公孙将军,如今我们不光不能杀陈蒋、羽则,相反,我们还要想办法安抚他们,使他们在冀州军攻城之时,能指挥自己的部下全力抗敌,确保城池不失。”

    对于孙伉的建议,公孙范有些迟疑地说:“孙伉,若他们真有二心,在冀州军攻城之际,开城投降,我们该怎么办?”

    别看孙伉和陈蒋、羽则等人有矛盾,但他对两人的人品还是非常看好的,听到公孙范这么说,连忙辩解说:“公孙将军多虑了,他们二人一向忠于主公,临阵倒戈之事,吾想可能还是做不出吧。”

    “希望如此吧,”公孙范有些底气不足地说:“不过还是要派人监视他们,一旦发现他们有不轨之举,可立即除之。”

    …………

    按照韩湛的计划,运送huǒ yào和石油的队伍,在两天之内就能赶到黄县城外。谁知左等右等,等了足足四天,却依旧没有看到运输队的踪迹。派出的探马,在两天后回来禀报,说装满了猛火油的木桶过于沉重,以至于拖累了行军速度。以现有的速度来看,最快还需要三天才能赶到黄县城下。

    韩湛命人打造的攻城器械,已经大致完成,假如要让兵马再等三天再攻城,韩湛担心会出现军心浮动的情况,便果断地下达了攻城的命令。

    韩湛和赵云在第二天正午,带着大军赶到黄县城外。

    对于关羽张飞对城池围攻不攻之举,似乎早就在韩湛的预料之中,他见到关张二人后,没有责备对方,而是问两人:“要夺取黄县,需要打造大量的攻城器械,你们准备好材料了吗?”

    “回安阳侯的话。”听到韩湛这么说,关羽连忙上前一步,恭恭敬敬地说道:“关某和三弟已经在营中备下了打造攻城器械的材料,安阳侯随时可以取用。”

    韩湛听完后,微微颔首,随后冲站在一旁的典韦说:“子满,你跟着云长、翼德去取他们所准备好的材料。”

    等典韦和关羽张飞离开之后,赵云开口问道:“二弟,关羽张飞对黄县围而不攻之事,你为何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呢?”

    “大哥有所不知。”韩湛望着关羽张飞的背影,叹了口气说道:“关云长是一个极讲义气之人,黄县城内有他的故交,想必他也是下不了手啊。就随他去吧,权当让他顾全了朋友之间的情义。”

    郭嘉等韩湛和赵云两人的话都说完后,才开口问:“主公,不知我们何时出兵攻打城池?”

    “奉孝,稍安勿躁。”对韩湛来说,黄县是青州的最后一座大城市,只要拿下了这里,等于青州就完全落入了自己的手中。不过考虑到城中还有近两万兵马,若是在攻城器械完备之前,就贸然进攻,势必会损失惨重,因此他对郭嘉说:“待我们的攻城器械准备齐全之后,再攻打城池也不迟。”

    “主公,”郭嘉沉默了片刻之后,又接着说道:“当初关云长领兵来攻黄县之前,可是令过军令状的,难道就这样算了吗?”

    韩湛听后,只是呵呵一笑,说道:“那不过是戏言而已,奉孝且慢当真。”

    谁知郭嘉听后,却板着脸说道:“主公,常言道,军中无戏言。既然关羽立下了军令状,他没有完成任务,就应该依照军法来处置,绝对不能姑息养奸。若是今日你纵容了他,将来还如何服众?”

    郭嘉的话让韩湛脸上的笑容渐渐消失,他扭头望向一旁的赵云,见自己这位结义的大哥居然在点头,似乎非常赞同郭嘉的说法。韩湛轻轻地咳嗽了一声,随后说道:“奉孝、关云长虽然不曾夺得黄县,但他曾大败城内守军,还俘虏了数千幽州的精锐。仅仅凭这一点,应该就可以将功赎罪吧。”

    韩湛说完这番话,还有意停顿了片刻,以观察郭嘉的表情。等看到郭嘉只是盯着自己不说话时,心里不免有些心虚,他轻轻地咳嗽一声,说道:“关云长违背军令,该罚;大败黄县守军,当赏!不如就功过相抵,奉孝,你看如何?”

    听到韩湛说出这句话,郭嘉轻轻地叹了口气,说道:“谨遵主公之命!”

    见郭嘉没有再提追究关羽责任一事,韩湛的心里总算松了口气。停顿片刻之后,他又问郭嘉:“奉孝,本侯看此城墙高池深,不知你可有什么办法取城?”

    “回主公的话,”郭嘉听到韩湛的这个问题,立即回答说:“城池坚固,城内又有近两万兵马守卫,若我们按照以往的战术强攻,势必会损失惨重。”

    韩湛最不喜欢打的就是攻城战,若是城里有坚固的防御,在攻城时兵力上的优势就发挥不了多大的作用,因此有必要调整战术。他试探地问郭嘉:“奉孝,你有什么好的办法吗?”

    “主公不是曾提到过,说新研制出来的huǒ yào和猛火油,用来攻城是最好不过的。”郭嘉提醒韩湛:“如今这两样东西已经在运往此地的路上,不如等遇到之后,我们再攻城不迟。”

    郭嘉的话给韩湛提了一个醒,自己的手里还有huǒ yào和石油。huǒ yào可以把城墙炸塌,石油可以让城墙上变成一片火海。反正这些东西已经在运送途中,等运到之后,自己正好可以尝试这两种东西在古代战争中,能起多大的作用。

    主意打定,韩湛便对郭嘉、赵云说道:“我们眼前先对黄县围而不同,同时抓紧时间打造攻城器械。等huǒ yào和猛火油运到之后,再展开攻城。”。:m.8
←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