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通过邮件
欢迎光临 祝您阅读愉快!
当前位置:黑岩阁 > 三国之北境之王 >

第466章 游说臧霸(上)

    虽说在《三国演义》里对臧霸的着墨不多,但韩湛却知道此人非同寻常。臧霸之父臧戒为县狱掾,因据守律法不听从太守之命私杀狱犯,被恼羞成怒的太守收押待罪。当时年仅十八岁的臧霸,得知父亲被囚的消息,立即召集十几名食客,前往费县西山击溃了上百衙役、兵士,杀死了太守,救出了父亲。经此事迹,臧霸的孝烈勇名遍闻乡野。

    黄巾起事时,liú wáng东海郡的臧霸,投奔了陶谦,被任命为骑都尉,在剿灭徐州黄巾军的战斗中,臧霸是屡立奇功。可惜后来和陶谦反目为仇,便率自己的一帮亲信上了泰山,在那里占山为王。特别是孙观、吴敦、尹礼等人来投后,臧霸便屯于开阳一带,自成一方霸主。吕布进驻徐州后,曾经和臧霸兵戎相见,但却没有讨到任何便宜。后吕布在部将高顺的劝说下,与臧霸握手言和。

    建安三年,曹操讨伐吕布时,臧霸等曾带兵往助吕布。吕布被擒后,臧霸归顺了曹操,又招降吴敦、尹礼、孙观、孙观之兄孙康等人。曹操封臧霸为琅邪相,对吴敦等人也予以重任,同时还将青、徐二州交给臧霸管辖。

    对于这样一个牛人,有机会招入麾下,韩湛自然不会放过。他等郭嘉说完后,望着对方问道:“奉孝,你觉得何人可以担此重任,前去说服臧霸?”

    郭嘉淡淡一笑,随后说道:“主公任命新投的王浑为太守,嘉觉得肯定会有人不服气,若是让他去劝说臧霸,只要能成功,自然就不会再有什么流言蜚语。”

    “若是不成功呢?”韩湛反问道:“那本侯又该如何安置他?”

    “嘉已经对主公说过,委任王浑为太守之职,不过是千金买骨。”郭嘉若有所思地说道:“假如他的能力真的有限,那么他的前程便会止步于此。不妨让他担任两年的太守,再找合适的人来接替他便罢了。”

    韩湛的心里很明白,刚刚平定了青州,肯定需要一批官员去治理。但是自己手下能用的人有限,只能通过千金买骨的方式,来吸引更多的人投奔自己。哪怕王浑的能力不行,也至少要让他先当两年的太守,然后再找合适的人选来接替他,免得被别人说自己是过河拆桥。

    不过让王浑一个人去泰山劝说臧霸,韩湛的心里却很不放心。他想了想,对郭嘉说:“奉孝,周仓曾经在泰山占山为王,想必他对臧霸有所了解,不如就让他随王浑一同前往泰山,彼此间也有一个照应。”

    “周仓?!”郭嘉把这个名字重复一遍后,脸上露出了恍然的表情:“主公莫非说的是子龙将军的那位亲随?”看到韩湛点头表示肯定,他又接着说,“还是主公考虑得周全,那就让周仓护送王浑前往泰山招降臧霸。”

    韩湛主意打定,迈步走到堂前,冲着外面喊了一句:“来人!”

    随着喊声,立即便有一名护卫走了进来,躬身施礼后问道:“主公有何吩咐?”

    “你速速前往城外的军营。”韩湛吩咐对方说:“去把子龙将军招来。对了,让他来的时候,把周仓带上!”

    “喏!”护卫答应一声后,推出了大堂。

    过了两炷香的工夫,韩湛便听到府门传来了一阵急促的马蹄声。他侧耳聆听了片刻,听出至少是一支百人马队,猜想可能是赵云赶到了。

    果不其然,过了片刻,韩湛就看到赵云带着一人大步流星地走进了大门,朝着正堂而来。进入大堂之后,赵云朝坐在正中的韩湛抱拳施礼,礼数周全地说道:“属下参见主公!”

    “子龙将军免礼!”韩湛一边说一边把目光投向了赵云身后的那人,看清楚果然是周仓后,微微点了点头。

    “主公!”别看赵云和韩湛是结义兄弟,但在正式的场合,他对韩湛都表现出应有尊重和恭敬:“不知您招属下到此,有何吩咐?”

    “子龙将军,”见赵云都是一口一个主公叫自己,韩湛也不会当着其他属下的面,称呼赵云为大哥,只能用公事公办的语气说道:“本侯招你到此,是为了泰山臧霸之事。”

    “臧霸?”赵云听到这个名字,不禁迟疑了片刻,随后谨慎地说:“我军刚刚取得了青州,兵马疲惫,要取徐州的部分郡县尚且费力,没有必要在这种时候去讨伐臧霸,毕竟他与我们井水不犯河水。”

    “子龙将军,你搞错了。”郭嘉见赵云误会了韩湛的意思,连忙起身说道:“主公并非想让你去剿灭臧霸,而是打算让人去招降他。”

    “招降臧霸?”赵云又楞了片刻,试探地问:“主公莫非是想让周仓去做此事?”

    站在赵云身后的周仓,见韩湛点头确认了此事,不禁有些慌乱地说:“主公,小的能力有限,此去招降臧霸,恐会误了主公的大事。”

    “主公。”赵云的心里也觉得周仓的能力有限,就算他和臧霸是旧识,但要想说服对方归顺,恐怕也不是一件容易的话。万一惹怒了臧霸,没准还会给自己招来杀身之祸,因此他帮着周仓说道:“周仓冲锋陷阵倒是是一员猛将,可是说到让他去当说客,劝说臧霸归顺,恐怕力有不逮。”

    “此次到泰山游说臧霸,主公打算派王浑前往。”郭嘉的眼睛盯着周仓,对赵云说道:“考虑到周仓曾经和臧霸打过交道,由他陪同前往,王浑游说成功的几率要大一些。”

    搞清楚怎么回事后,周仓连忙上前一步,向韩湛表态说:“主公,小的曾经与臧霸有过交往,一定会竭力协助王先生,说服他前来归顺主公的。”

    “元福啊,”韩湛走到了周仓的身边,将一只手臂搭在他的肩膀上,对他说道:“此去泰山,假如臧霸愿意归顺,那自然是皆大欢喜。可要是他不肯,人各有志也不必强求,本侯只希望你和王先生二人能平安归来。”

    赵云忽然觉得堂内好像没有看到王浑和陈到,便好奇地问:“主公,不知王先生如今人在何处?”

    “城中的粮商可恶,家里粮食堆积如山,居然不卖给子义,差点害得子义及数千士卒,因为断粮而丧命。”一提起此事,韩湛就满肚子怒火:“因此本侯命王先生,派兵去查抄了城内的几家粮商,没收他们的家产,再将首恶之人在闹事斩首示众。”

    韩湛的话让赵云倒吸一口凉气,他迟疑半晌,才开口说道:“主公,能在城内开设粮店之人,应该都是徐州的豪强,您将他们如此处置,恐怕多有不妥……”

    “没什么不妥的,”韩湛不等赵云说完,就打断了他后面的话,摆了摆手说道:“若是听任这些粮商为所欲为,那么别人就会以为我们冀州军软弱好欺,到时就更加会变本加厉。本侯明日便会命叔至和王先生将首恶斩首示众,就是为了杀一儆百,让那些本地的豪强看看,与我冀州军为敌是什么样的下场。若是再有人敢像欺负子义一般,对我冀州军不敬,本侯不在乎再多杀几个人。”

    太史慈因为担心得罪本地豪强,在买不到粮食的情况下,只能选择忍气吞声,委屈自己麾下的兵士,让他们忍饥挨饿。若不是关羽张飞及时率兵前来救援,没准就会全军覆灭。从韩湛来到利城,他就始终处于忐忑不安的状态,不知韩湛会如何处置自己。此刻听到韩湛的一番话,他心中的大石总算落了地,原来主公不光不责备自己,甚至还下令杀掉那些粮商为自己出气。

    想到这里,太史慈连忙起身,走到韩湛的面前单膝跪下,感激涕零地说:“主公的恩情,某没齿难忘。某的这条性命,从此以后就是主公的。不管刀山火海,主公但有差遣,某绝不会有半点迟疑。”

    “子义!你这是作甚?”听完太史慈的这番话,韩湛连忙上前扶起他,笑着说:“本侯是你们的主公,见到你们受气,却不为你们出头,还值得你们为我效力吗?此事到此为止,不必再提。”13
←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