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通过邮件
欢迎光临 祝您阅读愉快!
当前位置:黑岩阁 > 全职法师领主 >

第七二三章 勇者自远方来

    放弃克哈山路,是修因的计划也是他的策略。

    克哈山路虽然易于防守,但是在伦特丹一族拥有那种魂能炮的前提下已经没有用处。

    而且山路内能够使用的食物资源根本不足以养活二十万人,从纳瓦兰退回来所带的粮食也所剩无几,不出去,只有死路一条。

    其实这个问题,洛丽塔与克里斯也发生过不少的分歧,两个人都有自己的主张,但是没有一个灵魂的人物来一锤定音,这才导致神殿与骑士团越来越不合。

    修因的即时出现,挽救了龙辉领最后残存的命运。

    现在,他们在命运之子的带领下,向着新的希望之地前进。

    希望之地在哪里?

    修因的目的有一个,那就是伊利丹城。

    尤其是那个尖塔下面,有着众多的月石,月石和“神”有某种关联,并且也是提升战士实力的关键,修因要得到它们。

    伊利丹城的城墙与修因第一次来的时候已经大有不同。

    多处的巨大的豁口证明了这座城市也遭受过那种威力强大的魂能炮的洗礼。

    当修因的军队来到城下的时候,根本不会想到能有敌人来到这里的城市管领选择的是投降。

    城墙的多处缺口,是管领投降的原因,本来还有一些不愤,但是当他听说是修因·诺伊曼进城的时候,他完全的折服了。

    在震惊中。

    “修因·诺伊曼,不是两年前就死了吗?”

    距离龙辉领最近的伦特丹平原上,几乎没有人不知道这个人的名字。

    修因·诺伊曼,当他开始在大陆南部闪耀的时候,伦特丹的勇士们只能露出一种惨淡的微笑。

    人类一族总是在每个时代中会诞生出各种引领一个时代的人物,这个时代,属于修因·诺伊曼,这么说,没有任何人会质疑。

    伦特丹人也是如此,他们相信,自己的野心与野望只能在这天才人类少年的荣光下收敛起来,尤其是当北方的伊利丹领还与联合的时候,伦特丹的皇室内部已经开始准备去享乐。

    因为他们知道,就算他们在如何的勤政,也不可能推翻伊利丹和修因诺伊曼的强强联合。

    但是命运总是多舛的,总有人不幸,也总有人幸运。

    修因倒下了,伊利丹生病了,强大的伦特丹勇士站起来了。

    就是这么简单,两年的时间让他们横扫大陆南部,一切变得似乎顺利的时候,命运似乎从他们的身上移开。

    管领不知道自己的命运是什么,因为他们对大陆南部人类的tú shā已经是人人皆知的事实。

    意外的,修因放过了他们。

    整个伊利丹城数万人都被修因赶走。

    条件就是离开这里,这里这个城市,能报住命。

    不离开,就得死。

    修因选择的行刑的人便是这个城市的原管领。

    是的,修因的要求是,“你最后一个走。”

    在明天的太阳落山前,如果你不是最后一个,那么你们都得死,就是这么简单的条件。

    让一个在一个地方久居的人离开,是不容易的。

    况且总是有人会第一个跳出来反对。

    这并不用修因操心。

    想活命的管领,会替修因解决他们,而且这笔仇恨,算到修因的身上很难。

    管领为了活命,开始将城市的人往外撵,不走的,他用着修因能想象到的办法。

    砍头,数千个头颅被挂在城市的广场上,血淋淋的。

    这也许是最小的代价。

    洛丽塔和克里斯觉得并不觉得血腥,他们从纳瓦兰来,那里才叫地狱。

    修因没见过纳瓦兰,但是他见过墨土城。

    可以想象,可以想的出来。

    现在,修因只是让伦特丹人离开而已,已经是极大的仁慈。

    骑士团甚至跪在修因的身前,再次宣誓他们的荣耀之忠诚。

    在天黑前,管领还是完成了他的任务,代价是广场人的人头。

    “干的不错,那么下一步,你打算去哪里?”修因看着满脸血的管领,有些兴趣的问道。

    “大人,小子准备去奥多城。”管领恭敬地回答道,他生怕修因反悔不放过自己。

    “奥多城?”没有艾莉丝的帮助,修因不知道那里是那。

    “大人,那是距离这里最近的一个大一些的城市。”

    “哦,有多少领民?”

    “六万多。”

    “嗯,你可以走了!”

    修因不是一个食言的人。

    从伊利丹城离开的,也足足有六万人之多,他们选择的差不多是奥多吧……

    修因不在去想他们的结局,虽然修因早就在计划了为他们考虑了。

    这并不是同情心泛滥的时代,修因的力量也不够保护更多的人。

    要保护更多的人,需要的是力量。

    龙辉领的领民在后边,陆陆续续地也来到这个城市。

    已经人去楼空的城市,伊利丹,成为了龙辉领的新家。

    修补城墙,重整路基,是矮人墨菲特主持的工作。

    维持秩序,巡防城市城边,是克里斯的工作。

    原来的神职人员履行着他们在克哈山路中行政的工作,那些没有武力的人,则更在精神上信仰着命运之子,笔和纸,也是他们的武器。

    修因一个人来到那座尖塔。

    尖塔还在。

    修因独自上去的时候,还有一些小小的紧张。

    甚至,有一些的不安。

    尖塔的顶端,到底是……

    楼体的最后一个转角被修因走完的时候,他来到了塔的顶端。

    仍旧是那些奇怪的装置。

    但是比起两年前,似乎月石的颜色要黯淡了不少。

    “是被开启过了?”

    修因只能这样判断,月石的能量被消耗了,所以颜色会变得黯淡。

    顺着楼体下去,修因在第一层寻找着线索,能够到地下的线索。

    这个尖塔建在这里绝对不是偶然。

    揭开地上厚厚的兽皮毯子,拿出小型十字弩中的弩矢、顺着一个地板的间隙慢慢地撬动。

    终于,修因发现了一个活动过的地板。

    将地板打开。

    是一个台阶。

    下面极黑,甚至还有隐隐的冷气。

    修因感觉有什么东西在吸引着自己,没有依靠任何的光源,修因就这样凭着感觉向下走去。

    吸引自己的感觉越来越强烈。

    终于,他的左眼感到一股灼烧般的疼痛,但是他的脸上没有任何的痛苦表情,相反,是一种见到亲人般的微笑……11
←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