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通过邮件
欢迎光临 祝您阅读愉快!
当前位置:黑岩阁 > 玄幻小说 > 八部武圣 >

第104章 天问往事

    故事接上,二十年前,师姐素问身为圣女偷食禁果,北王宗宗主欲处之以棺刑。

    而天问当时身为当初北王宗最具天赋和希望的弟子,他挺身而出,与师姐一同跪下,为师姐求情,并请求宗主为师姐受刑。“师傅,我愿以我性命换师姐一命!”

    北王宗主这下有些犯难了,他问诸位长老:“此事该如何抉择。”

    素问咬了咬唇,她对天问道:“傻师弟,你现在可是北王宗的希望,千万别做傻事,师姐不值得。”

    天问也看向素问:“师姐,没有你就没有今日的我。我天问不做那忘恩负义苟且偷生的小人。”

    “好!天问你随我来。”这时,宗主和诸位长老经过一番考量,终于是得到了结果。宗主说道。

    随即宗主把他带到一处密室。他背着身子对他说:“天问,本座佩服你替师姐而死的意志。经过我与诸位长老的商量,我们同意了你的请求。”

    天问居然开心道:“真的。”

    宗主诧异的看了他一眼,居然甘愿为他人而死,这种人,究竟是有多傻。平时也不见他与素问有所表示啊。

    “但是……”

    宗主转身回头,他看向天问道:“但是,你死可以,你还须有个罪名,不然我北王宗岂不落了个枉杀弟子的不仁之名。”

    天问低头,道:“弟子明白了。”

    “嗯,你既是要死,也不在乎什么名节了。那么,我便向外界说,是你,见你师姐年轻貌美,一时起了色心,对你师姐做下那等暴行。这样以来,你师姐便算是一个受害者,所以罪责你由一人担当。这么说,你可愿意?”宗主淡淡的说道。

    天问听闻,低着头。他清楚这样的后果,那样他不仅会受到惨无人道的棺刑,而且他死后还会受后人唾弃,便是是永不翻身了。但是,他想起师姐往日对他的种种,他握紧拳头,咬牙道:“好。”

    “既然如此,我便命所有知情人对此事封口不谈,而你明日先受我宗门一百零八道天鞭蚀骨之刑。此刑并不比棺刑轻,到时你每受一鞭便如拆下你一根骨头一般难受,比起棺刑有过之而无不及,此后我们会将你的尸体扔入宗门的万恶之谷,那里有无尽凶兽和从前犯过大罪之徒,此后,你是生是死,就看你的造化了。”宗主很详细的说道。

    光是听听这般刑罚都是让人毛骨悚然,但是天问闭眼应下:“好。”

    听闻这一字。宗主气势立马变得凶狠威严。“来人!”

    两名弟子走进,抱拳:“师傅!”

    宗主气势凶然道:“经过本座详查,原来圣女受辱之事全是此子强行所为,给我拿下。明日,在北王大会上,处以天鞭蚀骨之刑!”

    “是!”说完,二人便将天问拿下,抓入天牢。

    第二日,北王广场,天朗气清,广阔的广场上,数千名弟子站立。宗主等长老坐于其上。

    天问被带到广场中央的一根巨柱上,此柱名诛心柱。传闻是创宗祖师留下,所有混元境以下之人,只要站在这附近,所有修为都会被压制为零,从而变为一个废人。

    两位弟子将一头耷拉,披头散发的天问带到诛心柱上,用一道流动着银光的锁链捆绑起来。便以礼请示宗主:“宗主,欺辱圣女的奸贼已捆绑完毕。”

    “奸贼,呵呵。”天问闻言也是苦笑。前日他还是宗门最得意的弟子,没想到转眼他已变成了奸贼,就连这两个往日对他敬重有加的师弟也是开始如此称呼自己了。

    “下去。”宗主挥手道。

    “是!”二人离开。“呸!”离开之前,二人往他脸上吐了一口浓痰。

    “淫贼,亏我往日还对你敬重有加,没想到你是如此淫贼,真是活该,居然对我们的圣女犯下如此滔天大罪。今日就算不施以天鞭蚀骨刑,我们北王宗五千弟子一人一口唾沫也淹死你啊。”一人毫不留情道。

    “快行刑!快行刑!”弟子中有人起哄起来,圣女在每一个弟子心中都是完美的存在,容不得任何人触碰。当然如果以天问的实力,他们是万万没有这个胆子对他说一句重话的,但今日不同,他已经被诛心台压制了实力,那就是一个废人,他们每一个人现在都恨不得亲自将他碎尸万段。

    天问感受着着翻天地覆的待遇,他虽然早就猜到他的下场会很惨,却没想到如今这般千万人喊打喊杀的局面。他心中愤怒,恼怒,但是他根本一丝气力都抬不起来。

    “都给我闭嘴!”宗主终于发话了,顿时场上一片寂静。

    “天问,你本来身为我第十弟子,且天资不凡,可谓日后前途不可限量。但是我万万没想到,你居然做出如此禽兽行为,今日,本宗主也只能将你处以天鞭蚀骨之刑。你可有异议。”宗主有板有眼的说道。

    “没有异议。”万众瞩目中,天问摇头道。

    “好,既然你已认罪,本座念在你是我亲传弟子的份上,死前可还有何话说或是遗愿,但说无妨,为师尽量满足于你。”宗主继续道。

    天问沉默片刻道:“弟子的确还有两个心愿,希望师傅成全。第一,我想见师姐。第二,我想见缪书文。还请他二人到我面前,我有话与他们说。”缪书文便是那真正与圣女行苟且之事之人,在宗主弟子中,排行第五,也是他的五师兄。

    “不行!”顿时有弟子说道。“这淫贼刚如此伤害了圣女,还想再见圣女,得先问问我们五千弟子的同意。”有人大声起哄道。

    “对!不让他见圣女!不让他见圣女!不让他见圣女!”五千人的吼声不可谓不可怕,声浪冲天,滔滔不绝的气势简直势不可挡。

    “通通给我闭嘴!”宗主站起身来,一道声音如天雷劈天盖地的响彻整个广场。混元境的气势又岂是他们一群弟子所能抵挡。顿时所有人皆是闭上嘴,不敢多言。

    “好,师傅成全你。”宗主对天问道。

    “你二人,上去吧。”说完他又吩咐身旁的素问和缪书文道。

    “是,师傅。”此时的素问脸色有些惨白,依旧楚楚可人。而缪书文嘴角带着得意的微笑,也是行礼道。

    于是,二人在万众瞩目中,一步步穿过广场,来到诛心柱上,天问身前。

    “师姐。”天问喊着师姐。

    “你还有什么话说。”然而,素问的态度令他为之怔。冷得出奇,仿佛真的是自己欺负了她。不过他转念一想,在这么多人前,她当然不能有所表示,不然师姐的名声可就要彻底完蛋。

    “小子,亏我往日待你不薄,没想到你居然是对你师姐做出这样的事,实在让人寒心,今日一切都是你咎由自取,你可怪不得旁人。”五师兄缪书文义正言辞的说道。

    天问转头,顿时恼怒的对他道:“哼!缪书文,你自己做过什么你自己最清楚。我警告你,你日后再对师姐做出那样的事,我做鬼也不放过你。”

    “啪!”突然间,一道清脆的耳光响起。原来是素问一巴掌打在天问脸上。

    “天问,亏我当日把你从死人堆里带回来,没想到是带回了一只毒狼,不仅对我做出那样的事,今日还要威胁师兄啊。”素问充满了恨意甚至是杀意道。

    天问第一次看到这样的她,往日的师姐都很温柔,都很耐心,就像他的亲姐姐,甚至像他娘一样,可今日,她居然这样对自己,他心中真可谓五味杂陈,难受无比。可没办法的是他居然什么也做不了。

    这时,那缪书文手掌轻轻拍着他的脸,凑到他耳边以仅二人可闻的声音道:“小子,看在师兄弟一场,我今日便把所有真相告诉你好了,省的你到了地狱也不知自己怎么死的,也省的我心里有话没处说去。”

    “其实,这从一开始就是设计好的。”

    “北王宗内,创宗祖师仙逝前便留下一句话,这句话是这么说的,‘北王兴百载,一朝毁天问。’我们的宗主听了这句话怎么也不信,他说北王总一定会在他的带领下,打破这个诅咒。”

    “终于有一天,他打听到了一个叫天问的孩子,那个人就是你。并命他女儿也就是师妹将你带回。师傅将一切全都告诉了师妹,师妹也决定帮助父亲打破这个诅咒,所以,她完全听从师傅的安排。”

    “将你带回后,师傅帮你打通了筋脉,没想到你天赋一经展现,那修为提升的速度便是惊到了我们所有人。一个月从炼气境接连突破崩气境到掌气境,两个月又到了三合境,一年后的你如今已经达到了三开王级境界。师傅也被吓到了,照你这样发展下去,不用多久便可以超越师傅他本人。到时,那预言说不定很快就会应验了。所有师傅他也怕呀。”

    “于是,他让师妹去诱惑你,想让你做出什么事情,便好定你这宗门的最重之罪。谁知道你这木头,居然什么都没做。”那缪书文说到此时,居然是鄙视的看他。

    听到这里,天问便已经全部明白了,他双眼都开始有火光凝聚,他看向师姐,也早已没了往日的半分情分。

    “骗子,你们全是骗子。”他大声嘶吼道。但此时世上哪还有人相信他。

    “哼!此时,师妹才想出这么一个办法,说与我做那事,你看到了便会告与宗主。可谁知你还是无动于衷。我们只能自己找人告发了自己。因为师妹早就算好了,你,一定会为她顶罪。”

    说完,他手掌拍了拍那青筋跳动的脸,得意一笑。他说完,他便带着素问转身回位而去。

    “你们全是骗子!”撕心裂肺的吼声惊天动地。

    “行刑!”而宗主下令道。

    顿时间,晴空里,一道雷电闪遍了万里长空,无尽重云随着狂风收缩并远去。

    司掌刑罚的长老,手持带着蚀骨天鞭,长鞭有雷光闪烁,这是一件极其可怕的武器,每一鞭都能敲碎人体一根骨头,令人闻之色变。

    “啊!”长鞭在空中闪烁而过,如一条毒蛇一般厮打在他身上,紧接便是震碎骨髓的剧痛在身体里炸开。

    “你们全都是……骗子!”

    “啊啊啊啊!”

    如同地狱传来惨叫声在广场响彻,一道道蚀骨天鞭如雷霆般打下,天问在经历了这世间最极致的痛苦后,终于是失去了知觉。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