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通过邮件
欢迎光临 祝您阅读愉快!
当前位置:黑岩阁 > 纵横天机 >

第350章 诛圣剑阵

    “咳!”林越吐出一口鲜血,身形虚弱到极致,正要打算解开洛神助他隐藏帝意的封印。

    以无敌的帝意,震慑星空一切!

    帝意一生只能用五次,如今这最后一次的帝意,林越无法考虑太多,正要解除时,却见西玄求瑕早已抬手,一股血脉之力冲天而起,竟是让瞬息千里的神箭刹那停顿!

    这一幕,即便林越也没想到!

    西玄求瑕死死咬牙,血脉催动到极致,怒道:“苍茫星……不能毁在西玄族手里!”

    镇魔弓,承载着他父母誓死守护的西玄家族,他绝不允许,天玄无涯用它成就自己的野心!

    “啊!”他嘶吼着,与天玄无涯的血脉意志不断对抗,那停在空中的神箭再无法前进半寸!

    而另一方战场的东煌飞羽亦是早已转移了方位,这一箭,终究是没能得逞!

    “畜生……畜生!你找死!”天玄无涯嘶吼着,这一箭,他谋划了二十多年,却在这一刻,功亏一篑!

    他再不理天上一箭,再度拉弓,对西玄求瑕和林越,他现在更想杀,“你们给我死!”

    神箭再凝!

    却是突然间,天上一箭电光石火般爆射而下,在天玄无涯早已失去理智的瞬间,射进他的心脏!

    时间,仿佛凝固!

    这一切的发生,不过眨眼之间,但众人却是肯定,镇魔弓恐怖的一箭,并没有穿透他的肉身,而是如水滴入海,没入天玄无涯的心脏!

    “不可能……不可能……”天玄无涯全身颤抖着,下一瞬,两道兽吼自他体内轰炸开来,负屃和狴犴的兽影,直接从他全身毛孔中穿透而出,伴随着无数道轰鸣,天玄无涯……粉身碎骨!

    当年西玄族的天才人物,如今稷下书阁的阁主,死在了他千方百计想得到的西玄镇魔弓之下!

    而那一箭,偏偏是他自己以全部修为射出的一箭!

    西玄求瑕双脚一软,整个人倒了下去,沉沉地昏死在地上,方才的血脉控制,似抽干了他所有的气力。

    林越将他和镇魔弓,以及天玄无涯的沉甸甸的储物戒一同收入地脉之心,也明白了天玄无涯为何到来时要先杀西玄求瑕。

    一方面是因为镇魔弓,另一方面,是西玄求瑕纯正的西玄族血脉,是他的隐患。

    可他最后,还是低估了西玄求瑕。

    林越运转菩提天衡咒,他知道真正的战争还没结束。

    穆九剑等人还在苦战,但显然北堂仙儿并没有下杀手,战场还在胶着的状态。

    同时,东煌飞羽如女战神般镇压另一方战场,摩柯与剑阵加持的徐君连合力,却也节节败退。

    “叶江月,你爹的遗愿你忘了吗?”徐君连向着风月楼方向喊道。

    面对无敌的东煌飞羽,此刻他赫然是打算说服风月楼主助阵。

    “若非天玄老儿死了,此刻也不用被她压着打。”摩柯怒道,怎会想到堂堂稷下书阁阁主天玄无涯如此不济,竟然死在西玄求瑕手里,但同时不经暗忖西玄族血脉与镇魔弓的强大联系。

    居然可以无视武道境界,单纯以血脉强度争夺镇魔弓的控制权。

    徐君连同样节节败退,在东煌飞羽强大的明玉功面前,周围空间已经出现层层冰雾,这是以极致的水曜气配合功法,形成的道则境寒冰法则。

    叶江月仿佛听不见徐君连的求助,而是眼神冷漠地看着这一切,一方面是徐君连方才无视风月楼所有人安危的行为,另一方面,是她父亲叶离天生前曾说:“永不可与东煌飞羽为敌。”

    她犹然记得儿时,东煌飞羽来斗宗求见叶离天,随后叶离天答应出战抵抗烈火三尊。

    那时,许多斗宗城地位极高的人反对,生怕这一决定,让斗宗城在战火中白白陪葬。

    徐君连当时乃是副城主,亦是反对者之一,那时徐君连不屑东煌飞羽这一初来匝道之人的实力,妄图一战搓其锋芒,却不想最后被东煌飞羽打败。

    历史也证明了,叶离天对东煌飞羽的信任是对的,苍茫星二十多年来能拥有和平,全靠她的努力。

    对这样一个连她父亲也敬佩的人,叶江月于公于私,都无法出手为敌。

    “既然如此,你别后悔。”徐君连脸色阴沉,看出叶江月的立场,旋即把心一横,死剑抬起,指天喊道:“诛圣剑阵,收!”

    声音落下,那笼罩整个斗宗城的黑幕竟是猛地震动收缩,大地传来明显的震动,斗宗城墙,被直接碾压粉碎,黑幕下的天空,也出现了一股逐渐攀升的气压!

    “剑尊!”

    “这……这是干什么?”

    眼看家园破裂,斗宗城人个个人心惶惶,心神颤抖地看着战场上的徐君连,似想到了一件可怕的事实。

    “徐君连,你这个混蛋!”

    “城池粉碎,黑幕压境……剑尊大人……你是要牺牲斗宗城与东煌飞羽一战吗?”

    摩柯看着那让自己也有些危机感的黑幕,冷笑着道:“剑尊能以大局为重,当真是一代强者。”

    徐君连满脸冷漠,手中死剑散出阵阵黑气,继续控制诛圣剑阵。

    那黑幕上,一道道黑剑露出锋芒,竟有不少脱离黑幕,向东煌飞羽爆射而来!

    嗖!

    第一道黑剑破风而过,被东煌飞羽巧妙的身形躲过,但对方美目中立即闪过一丝惊讶,因为其雪白的衣领,竟是因刚刚沾上了一丁点黑剑,而开始腐蚀碎烂。

    但更令人胆寒的是,黑剑持续落下,直接轰在斗宗城下一所庭院之处,那里还有几个妇孺躲在墙脚避战,却被黑剑的毁灭之力掀起的波动直接淹没,整座庭院腐朽成灰烬,连惨叫声都没有留下。

    “毒剑……”小黑凝重道:“若是黑幕上不可估量的黑剑全部落下,斗宗城将无人生还。”

    林越长直起身,勉强以右手握刀,冷静分析道:“任何阵法,都有阵眼,徐君连应该暂时无法控制全部黑剑,否则他早就这么做了。”

    “这么庞大的阵法,即便道则境,也不可能随心所欲的控制,若非黑幕上之人与他配合,他启阵都有难度。”小黑判断道。

    林越猛地抬起头,根据小黑的指引,果然看到磅礴的黑色天幕上,西南方向处,有一道隐约难见的黑色漩涡。

    若非有小黑恐怖的洞察能力,寻常武者根本难以发现。

    “副宗范离,他便是阵眼了。”林越笃定道,忽然身形挪移,一道黑剑恰好落下,大地旋即腐烂。

    远处战场,东煌飞羽一方面应付摩柯的攻势,另一方面数量越来越多的黑剑以对她造成极大的困局。

    “斗宗四圣,你们还要打吗?”他瞬间出现在北堂仙儿与穆九剑等人的战场中,深知以他现在的状态无法破阵,唯有借助众人的力量。
←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