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通过邮件
欢迎光临 祝您阅读愉快!
当前位置:黑岩阁 > 师道成圣 >

第1024章酒龙山【二】

    “干你屁事?”

    “呃?”

    魏央傻眼的看着面前这位安妮,似乎有些不认识对方,这家伙怎么到了道界,便如同一只疯狗一般,逮谁咬谁啊?

    “扑通”

    直接坐在地上,毫无最初与魏央见面那般,安妮毫无淡雅之状,坐在了地表之上。

    “魏央,你说若是你的家人,会在你背后捅刀子,而你最为看重的弟弟,会把你当做筹码,希望换取大量的修炼物资,你会怎么做?”

    “我没有弟弟。”

    魏央也是没好气的回了一句,擦,什么玩意,自己只是随意一说,你愿意说就说,不愿意说直接闭口不谈就是,闹的老子愿意知晓似的,干吗把脾气发在我身上?我也不是泥巴捏的。

    “怎么生气了?”

    安妮也察觉自己的语气有些不对,侧首看了一眼看着温泉的魏央,小心翼翼的问了对方一句。

    “没有,只不过感到我有些多嘴,似乎与你签订共生契约,并不是什么好事?算了,你还是送我回上界吧。”

    魏央这一次还真不是赌气,而是真的察觉有些不对。糊里糊涂的来到道界,于这样看似不靠谱的女暴龙签订契约,难不成真的能够得到他的利益,甚至魏央总觉得这是个坑,一个巨大无比的坑,只怕日后麻烦不断。

    怎么搞得?当时怎么想的?跟这样个道神签订契约?你的实力没有人家强,难道就不是棋子了么?只怕投了对方,虽然能够有些地位,也与光明与黑暗阵营一样,都是对方眼中的棋子,说白了还是实力不足。

    若是他的实力强一些,只怕无论选择加入任何一方,都能获得相应的重视,只能说自己很不巧,先行碰到了安妮而已。

    “哼,晚了,魏央,你知道么?当你踏足道界的那一刻,便打上了我酒龙山的标记,今日便是送你回归上界,日后你只要踏足道界,便是我酒龙山的人,人家可不会听你的解释。”

    安妮嘴角一翘,露出一丝嘲讽之色,在上界她也可以签订平等契约,靠着她自有的道力,也能开启魏央的种族血脉。而她之所以花费这般的代价,带着魏央来到道界,甚至回到门派酒龙山之中,便是有这样的打算。另外也是绝了那些人的念头,拿魏央当做挡箭牌而已。

    玛德,以老娘为鼎炉,也不看看你们模样,不就是家底雄厚一些,有个好祖宗么?擦,多大的年纪了,竟然还要老牛吃嫩草,你们不嫌寒颤,老娘还嫌你们磕碜呢。

    “酒龙山原本是天龙山的一脉,可是师尊与天龙山诸位师伯、师叔的理念不同,故此选择在此山开门立派。”

    看着魏央咬牙切齿的样子,安妮嘴角微微一翘,这小家伙倒是好玩的很。不过想要逃出老娘的手掌心,还看看你有没有那般的本事,我酒龙山是你说来就来,说走就走的地方么?眼下后悔?晚了。

    天龙山乃是光明中立阵营,位列前五的存在,天龙山早年便与光明阵营合作,希望中立阵营一方,不要在保持什么狗屁的中立,直接融入光明阵营便是。

    毕竟这些年黑暗阵营越加的强悍,不少黑暗阵营的中立派,也是纷纷投入其麾下,更是助增了黑暗阵营的实力。

    倾巢之下安有完卵?光明阵营若是被黑暗阵营击败,这道界若是被黑暗阵营把持,哪还有什么中立阵营的地位?所以说天龙山选择的没哟错。

    可是同样中立阵营各方势力之主,并不赞同天龙山的选择,他们并不是不知道这般的道力,而已因为光明阵营的大道尊,给予他们的利益不大。

    他们这些中立派大多数都是实力不强,并不是受光明阵营的看重,故此修炼资源的供给,也没有光明阵营弟子所获那么多。

    说白了,中立阵营虽然联合起来势大,却如同下界的散修,或是上界的那些自立门派,根本不被大道尊看重,故此资源所获几乎没有。

    天龙山极大势力不同,他们拥有自己的小道界,可以供养其下弟子修炼,自然也能出现不少精英,自然被大道尊看重,也赋予对方大量的修炼物资。

    可是那些与天龙山等大势力,根本无法相比的小势力,便成为大道尊眼中的棋子,视作与黑暗阵营角逐的炮灰。

    酒仙并非是炮灰之选,他看重的也不是修炼物资,也并非是为了保护其下弟子,而是因为他的理念不同,他希望能借助小势力,创造一方黑暗与光明阵营,可以共处的空间。

    在那里没有什么宗门派别之分,在那里没有什么阵营之区,大家都安心的修炼,尝试先辈们踏出这方道界,去往更深处的世界。这虽然是酒仙的愿望,也是中立派先辈们的梦想,这就是中立派出现的原由。

    可惜因为天龙山等中立派几大势力的改变,这般的愿望已经开始出现破碎,这令酒仙的内心并不好过,一生之中,一直坚持的梦想,突然就这样毫无希望,换做是谁都要悲伤不已,前途一片迷茫不知何为,酒仙便是如此。

    而随着时日的流逝,凌冬等弟子看到天龙山逐渐强大,亦是心中对于酒仙充满了质疑,他们希望实力的到提升,并非一味的坚持遥不可及的梦想。说白了也是放弃了曾经的愿望,改变了他们内心的梦想而已。

    如此一来,酒仙自然心灰意冷,选择了闭生死关,用以躲避日后众徒陨落之果,说是狠心,也是逼不得已。

    “那你呢?”

    “我?我不知道中立派阵营的先辈们,究竟为何会有这般的梦想,有光明便有黑暗,有善良便有凶恶,这本就是世界的规则,若是一统?那还有什么进步可言,上界的规则清晰的摆在那里,也不知道他们怎么会如此糊涂。”

    魏央看着安妮一脸嘲讽之色,知道这家伙也不赞成酒仙的决定,可是这家伙还算是尊师重道,并没有如同凌冬那般,选择公然反抗酒仙之令,率其酒龙山的弟子投靠光明阵营。

    “可是师尊也没错,谁没有梦?难道坚持这么久?真的不能实现?在中立阵营之中,的确出现光明与黑暗弟子同处之事,为何就不能实现呢?我也不知道为什么?难道真的不能做到和平共处?魏央,你说呢?为什么九堂领域要互相征伐,难道真的不能做到九堂共处?”

    安妮抬头希冀的看着魏央,希望对方能给她一点点的提点,也好让她从迷茫之中走出,而不是如此的心烦意乱。妙书屋.8
←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