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通过邮件
欢迎光临 祝您阅读愉快!
当前位置:黑岩阁 > 三国之龙图天下 >

第三百三十三章 大婚 六

    永安街,黑衣刺客和太平神卫军对拼,数百人在刀光剑影之中不断的厮杀。

    “我是天子骄子,我是卫氏未来,我还有大好的明天,我日后还要权倾朝野,我怎么就这么死在这里了呢?”

    一支冷箭贯胸,卫仲道的身躯直勾勾的倒下去。

    他的意识在一点一滴的消失,眸光之中的光芒越发的暗淡,忽然闪过他眼眸最后的光芒是一辆马车。

    “师妹?”

    马车上那一道风华绝代的身影是他忘怀不了的执念。

    “师兄,你有何必呢?”马车缓缓而过,蔡琰的却扇抖动了一下,美眸斜睨了一眼,她看到了那一道倒下身影,幽幽的长叹一声,然后没有第二句话,随着马车而消失在前方,也消失在卫仲道的世界之中。

    “我不甘心!”

    卫仲道在的怨恨之中的咽下了最后一口气。

    他死了。

    虽然卫仲道死了,但是这些黑衣刺客并没有凌乱,或许是因为他们从来不受卫仲道所制衡,所以不存在军心动乱,所以战斗虽然继续。

    但是他们已经挡不住迎亲队伍,有神卫军拖着他们,迎亲的队伍已经脱离了战斗范围。

    约莫两刻钟的时间,迎亲队伍总算离开的整个永安街,直接转入了正阳街,进入正阳街之后,那种寂静萧杀的气氛浑然你不见了,界面上来来往往的百姓,热闹不凡。

    正阳街上不少官方队伍在维持秩序,其中主力就是卫尉黄劭麾下的南军禁卫,领兵校尉名为黄羽,看到迎亲队伍有些散乱,而且不少人身上带着伤,顿时大惊起来了,连忙迎面直上:“世子,发生何事?”

    “黄羽,他娘的你们都聋了吗,永安街这么大的动静都听不到,后面有人在刺杀我们,还不去帮忙!”雷虎脾气暴躁,而且他和作为黄劭侄儿的黄羽也有些许交情,所以没有丝毫客气,直接爆发脾气。

    这一次被刺杀,算是的触动了他的底线。

    “什么?”

    黄羽闻言,顿时怒惊:“居然有人如此大胆,儿郎,随我来!”

    他集合五百精锐,马不停蹄的向着永安街而去。

    “回府!”牧景也松了一口气,他倒不是怕,只是身后有的蔡琰,多少有些估计一下,毕竟就算他算尽了一切,也担心会有一支箭矢会成走火,打起来始终兼顾不聊太多。

    “新人归!”

    赞的声音从太傅府的门口,大声的响起来了。

    牧景落马,蔡琰下轿,并肩而入。

    “这就是的蔡氏才女!”

    “果然是天造地设的一对!”

    周围观礼的人已经这方圆都包围的水泄不通了。

    高堂之上,宾客已至。

    牧山跪坐上位,满脸笑容,身体上的气息,绷的很紧,这代表他有三分紧张,这种紧张不是害怕,而是忐忑,儿子娶亲的忐忑,在这种忐忑之中等待新人入堂。

    很快牧景从蔡琰就入堂而来。

    “拜堂礼开始!”

    又一个赞站在旁边的开始的主持礼数。

    “一拜天地!”

    赞的声音很高扬,能让所有人都听得见。

    拜天地之向外拜去。

    承天地之恩。

    夫妻二人,向着外面的天地,鞠躬跪拜,礼数如此,牧景有心吐糟,那也没办法的事情,这么多眼睛看着,他可不能出了一丁点的差错。

    “二拜高堂!”

    高堂之上,那就只有牧山了,牧山努力的想要大半的一本正经,但是脸上的笑容已经出卖了他的心情,他笑的呵呵乐,见牙不见脸。

    “夫妻对拜!”最后一礼,礼数一成,那就是这个时代的法定夫妻,还是正妻。

    牧景的心情很复杂,在这个时代娶亲,让他有一种感觉,如果说之前他还有一种时代局外人,那么现在,他感觉自己已经完全融入了这个时代。

    蔡琰的心情也很复杂,她是一个花季少女,也曾经无数次的想过自己未来的夫君,但是每一次的设想,都是文质彬彬的才子,而不是牧景这一种人。

    但是礼数已成,他们就是今生的夫妻。

    拜堂礼过去之后,两人在众人目光的欢送之下的,走过长廊拱门,进入了牧景的独立院落,景平院。

    “恭喜牧太傅得此良媳!”

    礼数一成,安静的礼堂就热闹起来了,一个个上来对着牧山恭贺。

    “同喜,同喜!”

    牧山大笑。

    “大兄,快下午了!”成罗走上来提醒。

    “传令,开席!”

    牧山点头,下令说道。

    “开席!”

    “开席!”

    牧氏大摆宴席,从府邸里面呢,一直到正阳街上。

    这些酒席可都是的景平商行亲自负责了,景平商行执行掌柜孙郝本身就是做酒楼出身,他们景平商行的精神支柱,大掌柜大婚,自然要大干一场,他亲自联系了雒阳城十几个大酒肆,最好的酒,最好的菜肴,摆出这一场酒宴。

    ……

    下午的夕阳,晚霞如火。

    景平院。

    新房之中,牧景和蔡琰在红烛燃烧,周围都是的大红色的气氛之中,对立跪坐,跪在在红色的蒲团之上,中间隔着一张案几,案几上摆着两杯酒。

    这两杯酒是以红绳相连,这红绳连着的是命运,夫妻同命。

    名为合卺酒。

    古语有‘合卺而醑‘,意思就是以一瓠分为二瓢谓之卺,婿之与妇各执一片以醑!

    这是一种夫妻礼。

    “让你嫁给我,委屈了!”牧景举起酒杯。

    “让你娶我,也委屈了!”蔡琰同样举杯,她手上的却扇已去,露出一张的风华绝代的俏脸,那张俏脸很美丽,让人挑不出一丝丝的瑕疵。

    合卺酒喝完之后,新房之中静悄悄了。

    “已经忙了一天了,想必你也累了,你先休息一下,我去前堂随父亲招呼一下客人!”

    “夫君早去早回!”蔡琰小声的说道。

    牧景起身,离开了新房。

    当牧景离开之后,外面几个侍奉的小丫鬟才敢走进来。

    “小姐,这合卺酒姑爷喝了吗?”小荷儿紧张兮兮的问道。

    要知道合卺酒可是一种对夫妻关系的承认。

    “嗯!”

    蔡琰点点头,幽幽的道:“替我卸妆吧!”

    幸好牧景出去了,不然她有点紧张,初为人妇,他们将会同床而眠,这让她的小心肝扑通扑通的跳。

    **************

    大堂之上,位列的都是当朝大臣,非九卿级别都上不得这牧氏大堂的酒宴。

    牧山虽非长袖善舞之辈,但是耐不住他身边有的能人相助,胡昭也是当今大儒,有他在牧山身边,倒是把礼数这一块做的天衣无缝,即使袁逢王允这等大儒都做挑不出一丝丝的毛病来了。

    随着的宴席的进行,天开始黑了,按道理天黑之后就是雒阳宵禁,但是今夜特别,整个正阳街之上灯火通明,必花灯还要好看,可这是真真正正的流水席,涌进来的人多如牛毛。

    而悄然无声的危险,随着黑夜的降临,也悄悄的降临在的太傅府的天空之上……
←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