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通过邮件
欢迎光临 祝您阅读愉快!
当前位置:黑岩阁 > 我是污妖王 >

第六百三十九章 越狱

    在半夜只能借助铁窗外的月光照明的情况下,这帮人根本摸不透污妖王的动作,就觉得乱哄哄的一片,最后发现受伤的都是他们自己人。

    鲜血已经流得满地都是,那一帮人渐渐没有了攻击的能力,都捂着伤口躺在地上呻阿吟着,而这时污妖王靠着监舍最里面的墙站着,拿出一支烟点上,边抽边冷冷地注视着眼前的一切。

    发现喧闹声停止后,没过多久,有人打开了监舍的铁门并亮了灯,当看到监舍地上横七竖八的躺满了人,而且满地都是鲜血后,那人忍不住惊呼起来,随即到门口大声的求救。

    很快,大批值班的警察赶来,见到现场的惨状,那些警察们个个都是面露惊恐,这种场面连他们都没见过,一个犯人居然重伤了十一个?而且这犯人还戴着手铐脚镣!他是怎么做到的!

    看到“沈一凡”一脸无所谓的样子,还在那悠闲的抽烟,一名了解今晚情况的警方负责人指着他大声责骂道:“沈一凡!你在收押期间居然重伤同舍嫌疑人,你应该知道要承担什么样的后果!你是不是准备在监狱里待一辈子?!”

    污妖王轻松的吐出一个烟圈,一句话都没说,似乎对方根本不是在跟他说话一样,本来也是,“沈一凡”犯的案子,关他污妖王什么事?

    那负责人气得浑身发抖,他还从没见过这么不知悔改的家伙,他指挥着其他人把伤员都抬出去医治,又指着“沈一凡”命令两名手下:“把他关禁闭室去,上重铐!”

    ……

    ……

    污妖王在看守所里的时候,叶婧柔正穿着真丝睡衣躺在学校洋房的大床上,默默地注视着天花板,今晚她有点睡不着,没来由的总是心惊肉跳的。

    她知道今天沈一凡去了蓝京找袁牟仁谈判,这个小男人为了自己真的很拼命,毕竟袁牟仁可不是什么善男信女,这趟旅程很可能会有危险。

    沈一凡的付出也让她觉得很温暖,现在自己可以说是无依无靠,结果这个小自己那么多的男人却成了她新的靠山,而且细细想来,他已经帮了自己很多次,没有他的话,恐怕自己早已落入袁牟仁之手,成为这花花大少的玩阿物之一了。

    她现在对沈一凡的感情很复杂,主体上是心怀感激,而且沈一凡在床阿上的神勇表现也让她永生难忘,在他身阿下才真正体会到做女人的快乐,甚至让她觉得自己之前那么多年青春都白白浪费了,居然守着这处阿子之身到了三十岁,要早知道男女阿之事是这么美妙,她也许一早就和当年的未婚夫偷尝阿禁阿果了吧,说不定这样一来,也不会落得结婚前分手的下场。

    可惜,沈一凡实在小自己太多,如果他比自己小十岁以内,她还会鼓足勇气,等着对方长大,然后义无反顾的嫁给他,做一个好妻子,跟随他一辈子,但现在,她不敢有这个念头,就算她想嫁,对方还不想娶呢,毕竟他身边有那么多年轻又漂亮的女孩,何必找她这样一个“老”女人呢。

    现在她该怎么定义两人的关系呢?炮阿友?还是情人?她不可能跟沈一凡结婚,但又觉得离不开他,不管是生阿理上,还是心理上。看来只能走一步是一步了,至少在沈一凡毕业之前,她还是希望两人保持这种关系,让沈一凡能够经常抚阿慰一下她寂阿寞的心灵,不过两人这种关系被揭穿的话,后果会很严重,外人只会认为她勾阿引未成年学生,到时等待她的将是身败名裂,说不定还要被追究责任。

    就在她胡思乱想的时候,放在桌上的手机忽然响了,这么晚了,会是谁打电话过来?难道是沈一凡有好消息告诉自己?

    她兴冲冲的起床穿上拖鞋去拿起电话,却发现来电是袁牟仁,心顿时凉了半截,如果事情顺利的话,沈一凡肯定会第一时间告诉自己,让自己能够安心,现在他没打电话回来,反而是袁牟仁三更半夜的来电,那肯定是出了问题!

    她很慌乱,但不接电话也不行,不管出了什么事,她都得勇敢面对。

    接通电话后,袁牟仁那恶心的声音很快传了过来:“哟,宝贝,这么晚还没睡哪?”

    “袁大少爷,请你放尊重点!你这么晚打电话过来有什么事?”叶婧柔鼓足勇气质问道。

    那边袁牟仁淫阿笑着说道:“我就是提醒你一下,明天就是最后一天了,你最好在下午六点前洗干净身阿子来我游艇上,我等着好好疼阿爱你呢。我的游艇就停在你们梁溪市的五湖码头,你知道那地方的,放心,等你上了游艇,我会开到五湖深处去,保证没有人知道你在游艇上和我做了什么。”

    叶婧柔气得浑身发抖,咬牙切齿的说道:“你别痴心妄想了,我这辈子都不会让你碰我!我不会再被你胁迫了!”

    “呵呵,以为自己找到了靠山,口气都强硬起来了嘛,啧啧,说到这,我忘了告诉你一个好消息,你那个小白脸沈一凡,在我这可能喝酒喝多了,居然在马路上和别人打架,还把人给活活打死了,现在他被关进了看守所,恐怕你暂时是靠不上他了。”袁牟仁得意洋洋的说道。

    那边叶婧柔听到这消息,惊慌失措之下,手机都掉了下去,摔在了地上。

    她捡起手机时,通话已经中断,不敢相信的她连忙拨打了沈一凡的号码,却发现沈一凡的手机已经关机,袁牟仁说得到底是不是真的呢?还是他在欺骗自己?但如果是假的,很容易就能拆穿吧?

    正思考的时候,袁牟仁的电话再次打来,她接起电话,直接质问道:“你骗人!沈一凡不是那种没脑子的人!”

    “哈哈,看来你们俩感情果然不一般啊,你这么了解他吗?一个高中生而已,正是最热血的年纪,喝醉之后失手打死人有什么好奇怪的,谁让他功夫那么好,普通人哪经得起他打。你要是不信,打电话找人问啊,他就关在第一看守所。不过我听说他和一帮脾气很暴躁的人关在一起,搞不好在看守所还要挨揍。如果他不还手呢,说不定会被打残废,但是他还手呢,罪名会进一步加重,说不定他这辈子都得关在监狱里了,哈哈。”袁牟仁继续嚣张的说道。

    “这是不是你安排的?你是故意陷害他!”叶婧柔已经快疯了,好不容易有个沈一凡为她出头,没想到自己反而害了这个有为青年,现在沈一凡弄不好要被关一辈子!这让她良心难安啊!

    袁牟仁并没有正面回答她的问题,而是说道:“呵呵,这里面的内幕你心里应该有数,我就一句话,明天下午六点前,你来我游艇上,我会对你很温柔的。你只需要来个人,其他什么都不用带,我这边都有。如果你不来的话,我可以保证,会让人在监狱里好好照顾你爸妈,他们应该活不过一年,另外你那个小情人,也别想活着从监狱里出去了!”

    袁牟仁说完,就直接挂断了电话,而此时的叶婧柔,直接瘫坐在了地上,刚刚看到一点希望,现在却全都破灭,不但没救出父母,还把沈一凡也搭了进去,这下她该怎么办?她完全陷入了绝望的深渊!

    这次她真的错了,太过托大,居然把希望都寄托在沈一凡这涉世未深的高中生身上,怎么能让沈一凡独自去和袁牟仁谈判呢!对方可是手眼通天的恶棍啊!这下把自己和沈一凡都害惨了!

    她开始切实的考虑,是不是真的去好好伺阿候袁牟仁两天,换回父母和沈一凡的平安!可沈一凡以后会不会嫌弃自己呢?自己牺牲名节和身阿体,也是为了救他啊!他会不会理解自己?她陷入了极端痛苦的纠结之中。

    ……

    ……

    污妖王在禁闭室内安心驱毒,终于把毒全逼出了体外,他整个身子也有点虚,不过现在没空休息,他估摸着现在已经到夜里两、三点了,在天亮之前,自己必须逃离这边。

    他很轻松的用风刃割开了自己手上和脚上的手铐脚镣,放松了一下身体后,他把禁闭室的门锁也直接砍断。

    这时,正好有个巡逻的警察过来,污妖王趁他不注意,突然冲出去一掌将人劈晕,然后拖进了禁闭室,把两人身上的衣服裤子都换了一下后,他把那警察搬在小床上,伪装成在睡觉的样子,自己则穿着一身警服,戴着警帽,大摇大摆的走了出去。

    他就这样一路走到监禁区的出口处,那边站岗的人觉得他有点面生,正要询问的时候,一阵狂风刮过,吹迷了他的眼,他正在揉眼睛的时候,污妖王已经窜过去,一掌将他打晕。

    出了监禁区,外面还有武警手持自动步枪执勤,污妖王依然很轻松的分散他们的注意力,并将所有人打晕。他没有动那些自动步枪,太大了,拿着实在不方便,不过他搜到一把警用转轮手枪,里面装有六发子弹,藏在了身上。

    到了外面院子的时候,他没再往外突围,直接纵身飞了出去,再高的围墙,再多的电网,对他来说也是小儿科。

    第一看守所这边还属于市区范围内,他很快就隐藏在了夜色中,等警察们发现有人越狱,他早已经消失得无影无踪。

    ……

    ……
←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