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通过邮件
欢迎光临 祝您阅读愉快!
当前位置:黑岩阁 > 机甲定制大师 >

第四百六十章 旭日之咆

    一个月后。

    清晨,曙光初照,撕开朦胧晨雾,洒下点点金辉。

    泰山点兵台,逐兽园。

    一棵棵通天巨树间,弦歌徐徐漫步,步伐不紧不慢,举手投足间透着一抹气定神闲,渊渟岳峙。斑驳树影落在它的身上,更是如同一层迷蒙薄纱,为它平添几分神秘,气象不俗。

    吼~~

    密林深处,隐有兽吼声千回百转,气象暴虐,杀意袭人!

    很显然,林中蛰伏着无数巨兽,正伺机而动,意欲暴起突袭,对这位不速之客发动袭击!

    弦歌前行,却是恍若未闻。

    沓!沓!沓!

    它依旧步履从容,脚下甚至没有一丝迟疑,步步前行,深入林中。

    泰山点兵台,为帝**方的机甲校场,仅对军中精锐开放,有训练枪法的“贯日场”,训练肉搏的“力士台”,甚至专门开凿了训练水战的人工湖——“艨艟堂”,可谓包罗万象。

    而“逐兽园”则更为简单,此地是群兽盘踞之地,进入者可逐杀巨兽,以兽群为陪练对象,进行实战训练。

    历年以来,逐兽园一直以高伤亡率著称,曾经还被关停过一段时间,近几年才重新开启。

    树影间,弦歌的身形渐渐隐没。

    观战室。

    室内,一整面墙壁都是液晶拼接屏,映出弦歌的四周画面。

    墙壁对面是一张长条沙发,姜卸甲、汪明、雷破天、耿御边四人端坐其上,目光炯炯地盯着屏幕,神情专注。

    而沙发一角,赵潜则斜倚着沙发靠背,一脸慵懒,昏昏欲睡。

    他太累了!

    这套黎明杀机结构复杂,可是将他累了个半死。

    “是不是太深入了点?”雷破天迟疑,转头询问道,“这里已经很接近逐兽园的核心地带,兽王群聚,凶险重重,就是羽林机甲也不敢贸然踏足……”

    “放心,”耿御边闻言,却是淡定得很,“白鹤这小子年纪虽轻,却一贯老成持重,没有半点少年人的骄纵。没有十足把握,他肯定不会以身犯险的。”

    说到这里,他转过头,似笑非笑地望向赵潜:“说吧,又准备了什么杀手锏?”

    “自己看!”赵潜打了个哈欠,懒洋洋道。

    说话间,战局忽变!

    哗!

    树潮起伏,树叶摇曳作响,发出潮水般的哗啦之声!

    “嗯?”

    声声低呼响起。

    伴随着一棵棵巨树歪倒,两道赤红巨影浮掠而过,其双翼激起磅礴风暴,暴虐风压令群树偃倒,天摇地晃!

    巨影飞驰,朝着弦歌扑袭而来!

    “迟鸾?还是两头?”雷破天认出那两头巨兽,不由面露焦虑,“一头兽王或许没问题,但两头……白鹤应付得过来么?”

    他正说着,表情猛地一僵,声音戛然而止。

    嗡!

    嗡!

    弦歌纹丝未动,连双臂都没抬起,却有两道笔直流光横掠虚空,其速度极快,如同挣脱了时光束缚,刹那洞彻长空!

    仅是一刹,两头迟鸾胸口洞穿,哀嚎着向前栽落,撞翻巨树无数。

    沓!

    弦歌仅是侧身,又横踏一步,步伐如同尺量,在两头迟鸾的缝隙间穿过,头也不回,继续前行。

    轰!轰!

    两头迟鸾前后坠地,闷雷般的暴响震起,而一地狼藉中,两头巨兽一动不动,早已死去多时了。

    流光落点精准,竟是精准无误地洞穿了两头巨兽的心脏,将其当场斩杀!

    室内,众人纷纷变色。

    “秒杀?秒杀兽王?秒杀两头兽王?”雷破天一脸见了鬼的表情,连续三次发问,而每一次发问,语气都是更加强烈。

    其余几人默不作声,但眼中的震撼也难以掩盖。

    “日出一刹,即是黎明!黎明杀机的要义,就是——秒杀!”唯独赵潜表情不变,淡淡道,“黎明杀机的战斗风格,务求以最简单高效的方式斩杀,能一招杀死,绝不动用第二招。”

    “简单高效?”姜卸甲似有所思,猜测道,“远程狙击?你这是让弦歌转型了?”

    “转型是转型,但可不是转型为狙击机甲……”赵潜微笑着,眉眼像是一头狡猾的狐狸,“而是——全能型机甲!”

    “全能型?”姜卸甲面露狐疑。

    吼~~

    一声兽吼打断交谈,令众人的注意力再次回到战场。

    吼声如平地惊雷,林木间一道兽影浮现,渐由模糊转而清晰,声势浩荡滔天!巨兽横冲直撞,长角撼击虚空,竟令虚空摇颤,狂暴气浪卷荡八方!

    ——猼訑!

    “猼訑还懂得偷袭?这还是头一遭见到……”耿御边摩挲下巴,面露忧色道,“距离太近了,弦歌怕是要吃亏。”

    他话没说完,声音也是戛然而止,面露异样。

    “啊?”耿御边低呼一声。

    嗡!

    弦歌依旧一动不动,而机体前方璀璨光华浮荡,竟交汇凝为一道潋滟月弧,继而迅速扩散,急速延展开来!

    撕拉!

    猼訑冲袭而来,尚未撞上弦歌,而巨大月弧已掠身而过。

    喀!喀!喀!

    猼訑还在奔腾前冲,而其庞大躯体竟一分为二,上下两截分离开来!更为诡异的是,其躯体断面大片晶化,伤口处光滑如镜面,连一滴血液都没有滴落。

    弦歌一步都没有挪动,而猼訑的双瞳失去焦距,擦着其身体冲撞而过,溅起一片闪亮火星。

    观战室内,一片久久哑然。

    “这是热能武器?还是……激光刃?”半晌后,姜卸甲呼吸艰难,忍不住开口问道。

    这一次,他真的惊了。

    那道月弧之锋锐,竟能将一头兽王斩为两截,且不费吹灰之力!即使是混沌武具中,那一柄柄号为“削铁如泥”的神兵利刃,怕也不过如此了。

    “空域切割的强化版,”赵潜咧嘴一笑,露出满嘴雪白牙齿,“或许可以说,——旗舰版?”

    “……”姜卸甲久久沉默,说不出话来。

    丛林中,弦歌霍地转身!

    它的面前,林木从中分开,又一头祸斗咆哮而出!

    “偷袭么?可惜,还不够快,也不够突兀。”弦歌中,白鹤凛然一笑,“我来教教你,何为——不动如山,动如雷霆!”

    嗡!

    弦歌五指张开,指尖竟有耀目白芒升腾,如同武装了一道能量钩爪,寒意凛冽,杀意凌云!

    呼!

    五指呈爪,弦歌右臂伸出,五指精准地抓住祸斗的头颅,猛地合上捏紧!

    喀拉!

    脆响声中,祸斗的无头身躯倒地,而其头颅竟在弦歌掌中分为数片,无数残片一块块地凋落而下。

    “枪炮,月刃,还有能量爪……”姜卸甲总算看出了些门道,只觉阵阵心惊肉跳,“能近,也能远?”

    几人都呼吸沉重,同时转过头,正待好好“拷问”一脸无辜的赵潜一番,门却忽然开了。

    一名军人推门而入,行了个军礼后,恭恭敬敬道:“姜司令,三个国家的商业代表已经来齐了,是不是可以开始了?”

    “哦?都来了?”姜卸甲眼神一动,点点头道,“那就开始吧!”

    他忽地转过头,又问道:“赵潜,你要参加么?”

    “不必了!”赵潜摆摆手,苦笑道,“我还是闷声发大财吧……据我所知,扶桑人已经够恨我了,用不着再拉仇恨。”

    “说的也是,你是咱们的秘密武器,用不着示于外人。”姜卸甲点点头,又道,“观战室内的画面能连到贯日场,你在这也能观战。”

    “明白。”赵潜点点头。

    姜卸甲略一沉吟,又道:“让白鹤赶紧回来,和我们一同前往。扶桑人都是一根筋,不肯吃亏的性子,说不准,他还有露一手的机会……”

    “我立刻联系。”耿御边点点头。

    “走,去贯日场!”姜卸甲摆了摆手,笑着道,“我倒想瞧瞧,扶桑人看到旭日之咆的表情……”

    ……

    贯日场中,还有不少机甲在训练,枪声回荡不断,如同滚雷。

    前方三方人马泾渭分明,姜卸甲视线扫过,表情微微一动,而很快按捺下心头情绪,微笑着迎了上去。

    高丽的姚圣基,天竺的加拉瓦,还有扶桑的芦屋道满,这都是老熟人了,几方都不用相互介绍。

    不过,芦屋道满的身后还跟了两人,看模样,却明显不是谈判人员。

    其中一名年轻男子姜卸甲还认识,其名冈海翔,是扶桑的后起之秀,驾驶古神机甲“绵津见”,被称作“二代森永大空”,据说有霸王资质。

    另一人则是一名和服少女,她一脸懵懂,好奇地打量着四周,眼珠时而转动,不知在思考着什么。

    “这是老朽的外孙女荻野幸子,”芦屋道满人老成精,立刻注意到了姜卸甲的疑惑目光,笑着道,“她是跟着未婚夫来的,只是来长长见识,可没什么谈判本领。”

    “未婚夫?”姜卸甲一愣,立刻明白过来,所谓的未婚夫,就是她身旁的冈海翔了。

    “果然是一对璧人,郎才女貌啊!”他笑了笑,不吝赞美之词。

    几方寒暄几句,很快步入正题。

    谈价之前,是测试性能。

    说白了,就是验货!

    参与投标的,分别是高丽方的神鸟柱,天竺方的迦梨,还有扶桑的座敷童子。

    不过,三方都不知道,眼下却半路杀出个程咬金,赵潜的“旭日之咆”!
←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